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虚无至尊道

遗弃之地,神秘玉符,至尊道义,孤傲少年……坚毅之心,无名剑诀,沧海情愿,苍茫...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百零二章 天尊齐聚紫霄宫
章节列表
第一百零二章 天尊齐聚紫霄宫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且不说道之墓地的一众高手情形如何。这道之墓地的开启,开天辟地以来第一次,混沌三十三外天的一众天尊又怎会不知?就在各位天尊还在深思之时,一道威严的声音缓缓传入众人耳中:“且来紫霄宫。”

众位天尊一听之下,陡然一惊,心中不禁同时想到,道祖呼唤我等,莫非是关于那道之墓地一事?难道那道之墓地隐藏了什么秘密?还是那道之墓地有何特殊之处?

虽然为那天尊位业,不过毕竟仅仅只是天尊,不是那大道道祖,无法想明白之下,便都一一听令,踏云上那混沌三十三外天之上的紫霄宫去了。

刚一到紫霄宫宫门,众人自然也是瞧见了其他的各位天尊,特别是东皇天尊与太上,原始等人本来心中便是不合。不过毕竟身为天尊,活的岁月不知凡几,哪里还会意气用事?

见到太上天尊比自己先行赶到,便听那东皇高声喊道:“呵呵,这不是大师兄么,东皇有礼了!”说话之时,东皇微微稽首,表示对太上大师兄的尊敬。

那太上脸上看不出丝毫表情,他看了一眼表现怪异的东皇,口中缓缓说道:“东皇师弟无需多礼,恩师唤我等前来,想必有事,还是不要耽搁了为妙。”言语之间,太上手捋白须,意思是说这东皇过于做作。

那东皇天尊脸皮也是够厚,听闻太上所言,仍然面不改色,笑脸相迎,心中却是暗道,好你个太上,委实不给本尊颜面,若有一日本尊印证大道,必要你好看!

其他各位天尊自然是看到了东皇与太上两人的明争暗斗,却是无一人插言,这些活了不知多少岁月的老家伙,一个个的都甚是精明,谁也不愿去趟这混水。

就在那接引天尊眉头一皱,想要说些什么来表示对东皇的诚意之时,那紫霄宫大门突然打开,一个不过四尺身高的道童缓步走出,口中高喊道:“道祖有令,请各位天尊入宫!”

那道童说完之后,便站立一旁,给众位天尊让开了道路。众人一听,顿时按照长幼秩序排列,一一入内。虽然平时多有不合,但是在道祖门前,还是无人敢惹是生非的。曾经众人皆拜在道祖门下,长幼秩序,这等礼节,还是要注意的。

话说这众位天尊的长幼秩序,又是如何排列的呢?便见那为首之人,非那太上莫属,毕竟东皇,原始,通天等人皆称其为大师兄。而后之人便是,二师兄原始天尊,三师兄通天天尊,四师兄伏羲天尊,五师兄接引天尊,六师兄东皇天尊,最后一位便是那菩提天尊。

话说众人入内之后,便看到那大殿之中,正好有七个蒲团,在正前方有一云台,云台之上也有一个蒲团,两侧各站一个道童,想必便是道祖所坐之处了。紫霄宫的规矩,众人不知多少年前便已然知晓,便都一一入座,闭口不言,静待道祖现身。

这紫霄宫中,众人却是不知到底过了多久,概因这紫霄宫乃是道祖潜修之地,几乎另成一个空间,天道法则不存,皆为大道法则。而天尊位业不过只是达成天道,这大道之神秘之处,却是没有丝毫的领悟,来到紫霄宫,这众位天尊其实就跟凡人没什么两样了。

突然之间,紫霄宫大殿金花散落,天音缭绕,那云台上的蒲团之上,却是无声无息的端坐着一位面目慈祥,身穿青袍,须发皆白的老者。众位天尊自然有所感应,纷纷跪伏在下,高呼:“老师金安!”

仔细一看,这鸿韵道祖却是与一直关注独孤风的年轻道人哪里有丝毫的相似之处?估计任谁也无法想象,这大道道祖在徒弟面前面色慈祥,一副老者模样,平时却是道貌岸然,化为一个年轻道人。

见到众位弟子如此尊师,鸿韵不禁手捋胡须,嘴角微笑,便见他淡淡的一挥手,顿时漫天金莲涌动,众位天尊便感觉身子一轻,又坐在了蒲团之上,师父的声音方才传入耳中:“众徒儿不必多礼。”

对于这道祖神通,众人数万万载前,便已司空见惯,自然没有什么好惊讶的,便都一一坐在那里,安然不语,静待恩师发言。

鸿韵淡淡的扫过众人一眼,便听他缓缓开口道:“尔等想必定然猜到了为师为何唤尔等前来,今日吾也不多言,告知尔等一道揭语:道墓开启,尽皆惘然,道墓再临,万古大劫!”言罢,鸿韵便微闭双目,不再言语。

众弟子之中,那坐于首位的大师兄太上眉头微皱,显然甚是不明,便跪伏在地开口说道:“万古大劫已然降临,道墓开启,又何来再临一说,徒儿愚钝,望老师告知。”后面的其他众位天尊自然也是不明,也都纷纷又跪伏在地,同样开口说道:“望老师告知!”

似乎早就料到会有如此一幕,那鸿韵微微睁开双目,再次挥手将众人扶起,却是听他开口说道:“吾虽为道祖,有些事也不是为师可以左右的,何谓亘古大劫,开启之时,揭语自然明了,尔等好自为之吧。”话音一落,便见漫天金莲纷纷消失,天音断绝于耳,那鸿韵的身影却是消失在了蒲团之上。

鸿韵刚走,便听那蒲团右侧的道童高声说道:“道祖有令,从今以后,紫霄宫闭门不见,请各位天尊回去吧。”

众位天尊一听,不禁都面露苦色,却是无可奈何,道祖不说,他们不明,便也只能静观其变,任其自然了。这种无法掌控一切的感觉,让众位高高在上的天尊确实难免有些别扭。

随后众人便再次跪伏在地,口中高呼:“恭送老师!”言罢,一一起身后,退出紫霄宫,回自己的潜修之地去了。

回去的路上,东皇天尊与佛门接引天尊,菩提天尊同行,离开混沌三十三外天后,便听那接引天尊首先开口说道:“东皇师弟,龙神玄浊已然出世,此时便在那洪荒龙谷之中,吾等该做如何打算?”

“师兄所言甚是,那龙神玄浊在远古之时便能够力敌原始而不败,如今虽然仅剩龙魂,但若是被他寻到龙珠,便能重塑龙身,恢复修为!”却是那菩提天尊在一旁也开口说道,言语之间,对那龙神玄浊似乎十分忌惮。

东皇一听,不禁冷笑道:“接引师兄,菩提师弟莫要担忧,且不说那玄浊如今仅剩龙魂,那龙珠在何处,我等尚且不知,他肯定也是无法感应到!而且洪荒龙谷有那祖龙陨落之时留下的大阵,他不出龙谷我等虽然无法,但是他若敢出龙谷,定让他彻底灰飞烟灭!”这东皇一言,让接引,菩提二人面面相觑,暗道,这东皇不愧是统领一族的妖尊,杀伐果断!

虽然如此,那菩提天尊还是忍不住说道:“那玄浊出世之时,老师也有出手,若是将其灭掉,老师那里却是不好交代啊。”

“呵呵,菩提师弟为那天尊,怎的如此胆小?我等毕竟为老师之徒,老师助那真龙一族一时,但是却对不会帮助他们一世!”听到菩提如此一说,东皇高深莫测的微笑暗示道。

闻听此言,接引,菩提天尊两人方才暗暗点头,心中也甚是赞同。随后三人便不再言语,东皇回他那妖皇宫,接引菩提两人回那西方佛界。

不仅仅是东皇三人有此小动作,太上天尊,原始天尊,通天天尊三人自然也不是善茬子。三人一路同行,却是去了那洪荒界之中的昆仑山玉虚宫!这玉虚宫在各界之中那绝对是鼎鼎有名!概因此处乃是原始天尊潜修之所!

三人来到玉虚宫后,三个蒲团分开而坐,成三角之势,便听那性子有些急的通天开口说道:“老师所言到底为何,通天心中甚是不明。”言罢目光便望向太上,原始二人,在他以为,这两位师兄或许打斗不如自己,但是这道机,天机,却是比自己胜了一筹。

沉思片刻后,便听那原始天尊缓缓说道:“道墓开启,尽皆惘然,想必是说,道墓已然开启,一切都无法挽回吧,但是其中辛秘,吾也难以料之,我曾演算天机,也是不知所云。”说到这里,这高高在上的一方天尊也是不禁眉头微皱。

那太上天尊此时却是恢复了平时那清心寡欲,淡然之心,只听他接过原始话语说道:“道墓再临,万古大劫,想必是说,道墓还会再次开启临世,那时真正的大劫方才开始!”至于为何如此一说,太上却是没有言明,想必也是不知。

如此仅仅言谈三两句,却是没有讨论出一个所以然来,三人便皆默然不语,一个个心中不断推演,想要从那天道之中的条条天机从寻到一丝的灵感。

不知过了多久之后,那太上天尊微微一叹,将通天与原始两人的目光吸引过来,便开口说道:“一切顺其自然吧,我等小心翼翼方为上策!这次大劫与往常却是不同,待道墓开启,尽皆惘然过后,吾等在另作打算。”

闻听太上所言,原始与通天两人也是微微点头,表示赞同。毕竟一切都是迷茫之中,小心翼翼的确少不得。

话说那众位天尊之中,唯一默默无闻的便是那伏羲天尊了,自紫霄宫中出来之后,他便一路踏云,前往自己的潜修之所:落霞山。

这伏羲贵为一方天尊,潜修之所却是也无宫殿,也无弟子,仅仅在山顶之处,有一蒲团,甚是单调。这各界之中,凡是音律一脉,皆传自伏羲道统,但是这伏羲却是一直不管不问,从未在意过。

徒一回来,伏羲便端坐于蒲团之上,眼神望向那虚空,心中一片茫然。他不是茫然道祖方才所言,而是茫然自己已经茫然了无数载的事情。

盘古大神开天辟地之后,伏羲便自一个巨蛋之中破壳而出,算是天地之间最早的生灵之一。与他一道出世的还有一个女孩,名为:女娲。两人结为兄弟,伏羲为兄,女娲为妹,待二人渐渐长大,而后紫霄宫道祖讲道,二人也前去听道,一同被道祖收入门墙。

苦修不知多少岁月,最终机缘所至,二人都证了那天尊位业。伏羲自己乃是得了那天皇之位,天道有感,降下大功德,得成道果。而自己的那位妹妹却是不知从何得到天机,竟然捏土造人而成天尊位业!然而让人无法明白的是,自从自己的妹妹捏土造人之后,人族大兴,女娲却是消失的无影无踪,不知去了何处。

万万载过,他寻遍了洪荒,而后又寻遍了各界,却是丝毫没有音讯。他问道祖,道祖却是摇头不语,什么也不说。在寻女娲的过程中,虽说传下了道统,却是没有丝毫的心思去跟东皇,太上等人争什么天地主角。

在他的心中,他只想找到自己的妹妹女娲!作为一个兄长,却是没有照顾好自己的妹妹,即使为那天尊又能如何?即使天道无情,难道我伏羲证了天尊,便也要无情么?一蛋同生,血脉相连,你要我如何无情?

整个天地间,任谁也绝对无法想象,这高高在上,众生膜拜的伏羲天尊的内心之中,居然如此执着于情。天尊之下,皆为蝼蚁,或许是那女娲不是蝼蚁,方才让伏羲如此上心,还是说真的是因为血脉相连,血浓于水?这伏羲的心声,谁又能听的到?

就在众位天尊纷纷离开之后,混沌三十三外天之上的紫霄宫却是诡异的消失的无影无踪。那老者模样的鸿韵的身影缓缓出现在那紫霄宫之处,口中缓缓说道:“造化玉牒,造化神符,造化神珠,三大道宝之中到底蕴含了什么秘密?大道法则三千尽在其中,然而那天道,大道之上的真正的道是什么?老兄你可以毅然轮回,以亘古修为做代价,我鸿韵却是无那气魄,毕竟大道还是需要有人来掌管秩序才行,却是不如你逍遥啊!”

言罢之后,那鸿韵道祖却是静静的立在那里,眼神向下望去,似乎穿越了无尽空间,再次自言自语说道:“玉牒在我手,神符在你心,女娲携神珠,但是还有一个道魔之祖的存在,天地之间有正,便有邪,有仙便有魔,有我道祖,自然也有魔祖!唉....”此言一罢,便见那鸿韵道祖的身影缓缓消失,不知去了何处。

此时在那道墓之中,那比之其他众人首先进入墓地的后羿大巫却是没有在通道之中遇到无尽的骷髅。进入广袤的墓地之后,他却是感受到了一股父神气息的召唤!让他的心神不禁激烈的波动起来!循着那一丝的灵感,他一直向墓地深处走去。

这墓地之中从外围向内,那些巨大的骸骨,越是向里面,越是巨大!而且偶尔还会出现一些神魂,魔魂,有的高大数千丈,有的高大数万丈,后羿身具生气,自然是这些不死亡灵的最爱,顿时被无尽的骸骨,魔魂,神魂包围!

不知杀了多久之后,强如后羿,也是不禁感觉有些筋疲力竭!就在此时,一只巨大的手掌猛然破开重重空间,直接抓住后羿的身影,将其拽入了空间裂痕之中!那无尽的魔魂,神魂也跟着钻入其中,消失不见,一切便又再次恢复了平静。

蒙蒙之中,后羿感觉自己进入了一片另外的空间,忽然想到自己是被一只巨手抓来,心神大骇,猛然睁开了双眼!只见一道道万丈,数万丈高的神魂,魔魂飘荡在一片漆黑的空间之中,密密麻麻,数以百万计!后羿直感觉自己的后背冒起了冷汗,头皮一阵的发麻!

“后羿..”一听呼唤声传入后羿耳中,让他心神不禁一震,顿时紧绷起神经,冷冽的眼神扫过整个空间,冷冷喝道:“何人在此装神弄鬼!”这后羿的一声大喝,却是在整个空间之中不停的回荡,让人感觉愈加的诡异!

“大胆!”一声娇喝传来,却是震得后羿一阵眩晕,那声音依然还在整个空间缭绕,但是后羿却是从这声音之中,听到了一种熟悉的感觉!

“若是想要害你,这些亘古不灭魂早就把你给吞噬了!”这道声音却是缓缓传来,让后羿猛然清醒过来,一道身影缓缓出现在后羿面前。

这出现的身影赫然是一个女子!宽大的土黄色长袍覆盖在窈窕身躯之上,却是丝毫无法掩盖这女子的妩媚,反而更显诱惑,那美貌的面孔在后羿的意识深处却是记忆如此的深刻!

看到这女子,后羿突然一阵失神,虎目之中却是缓缓流下两道浊泪,只见后羿突然跪下叩头说道:“不孝之子后羿拜见祖神后土!”

那女子闻言,面色略微缓和,微笑着说道:“痴儿,我虽为后土,却是不复巫神,难道不能叫我一声母亲么?”

那跪伏在地哭泣的后羿闻言,身躯猛然一颤,抬起头来望着眼前美貌的女子,哽咽的喊道:“母亲!孩儿以为永生永世无法与你相见了!”顿时后羿突然起身,抱住了那名为后土的女子,失声痛哭起来。

“好孩子,这万万载来,却是苦了你了!”后土抚着后羿宽大的肩膀,低声安慰道。一代祖巫后土,此时面目一片慈祥,溺爱的望着趴在自己怀里哭泣的孩子,心情甚是愉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