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虚无至尊道

遗弃之地,神秘玉符,至尊道义,孤傲少年……坚毅之心,无名剑诀,沧海情愿,苍茫...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百零四章 道墓第二层
章节列表
第一百零四章 道墓第二层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虽然这副骷髅是远古凶魔婆娑的骸骨,嗜血老魔除了刚开始有些震惊之外,却是不以为然。婆娑虽然远古之时实力强悍,但是如今却是已然身死,不过一副没有自主意识的骸骨罢了!那以身化身神通虽然让老魔震撼,但是仔细一想,便也就明白了,不过是骸骨拥有生前的本命神通而已。

想到这里,嗜血老魔便也不想再拖延时间,以免有什么变故。心念至此,只见老魔眼中寒光一闪,右手屠神,左手戮魔,两记神手直接将四具骷髅完全覆盖!

那手持化血神刀的婆娑本体,手中化血神刀当空一挥,一道血色刀芒迎向左手的戮魔手,那三具化身骷髅则迎向另一边的屠神手。

轰隆两声巨响,泛起漫天的烟尘!一道血芒陡然从尘烟之中射出,正是那婆娑本体无恙,杀了出来!而那三具化身则直接被一记神手拍散架了,然而却是片刻间又聚合在一起。

眼见对方如此难以料理,嗜血老魔不禁一股怒火冲上大脑,顿时脚下踏出步法,身影顿时飞退,双手快速无比的接起了无数的法印,直让人看的眼花缭乱。

只见嗜血老魔手上动作猛然停下,口中暴喝一声:“戮天杀手!”话音一落,漆黑的天空突然闪过一道惊雷,一只虚虚幻幻的数千丈大手猛然拍下!

婆娑骸骨也是感觉到了危险的来临,身影顿时停在原地,手中血刀腕了一个刀花,一道惊天的刀芒直冲天际,迎向那无形的大手!

两强相击,一声惊天的爆炸声传入耳中,整个大地也跟着猛烈的颤动起来,滚滚尘烟之中,只见一道血芒闪现其中,老魔眼中精光一闪,身法踏出,一手伸出便抓住了那道血芒。

“化血神刀!”嗜血老魔心情甚是激动,抚摸着那血色的刀身,不禁思绪万千。远古被封,神刀遗失,再次复得,神刀在手,吾便要看尔等还能如何嚣张!至于那凶魔婆娑的骸骨,已然在老魔的一记戮天杀手下,化为了粉末。

就在嗜血老魔还沉迷在自己内心的YY之中时,一声震天的吼声自远处传来,便依稀的可以看到一个黑点不断的向这里移动过来,显然不是一个善茬。

吼声传入耳中,老魔心神陡然一震,再也顾不得多想其他,脚下身法踏出,赶紧离开这是非之地。在这道墓之中,虽然说没有了天道法则的压制,但是全身真元却是只能发挥出巅峰时期的一两层,方才的一记戮天杀手已经几乎耗尽了真元,那赶过来的明显的是一个强悍的存在,老魔不跑才怪。

一路深入道墓深处,那声吼声的主人似乎并没有纠缠不休的追过来,让老魔心中大安。虽然真元几乎耗尽,但是有化血神刀在手,仅凭杀气便可挥出数十丈长的血色刀芒,一路之上,不知有多少的骸骨和魔魂葬在血刀之下。

化血神刀的刀芒,那乃是杀气凝聚为实质!不仅仅有着强大的物理打击,而且那凌厉的杀气对灵魂意识更是绝对的克星。一刀挥出,任你万丈骸骨,照样化为漫天骨粉,任你多强的魔魂,照样一声惨叫化为虚无,疑惑被血刀刀灵直接吞噬。

如当初后羿一样,此时在嗜血老魔的面前便耸立着一块高大的石碑,上书三字:亡灵道!老魔的嘴角泛起一丝冷笑,心中暗道,亡灵?那正好喂养我这化血神刀岂不妙哉?

心念至此,嗜血老魔便毫不理会那石碑,提刀便向里面走去。徒一跨过石碑,空间突然间一阵波动,老魔心中一紧,便看到眼前的事物不停的变换,显然是触动了某种玄机,进入到了另一片空间之中。

待一切都恢复正常之后,老魔那绷紧的神经依然不敢有丝毫的松懈,做好攻击和防御的准备,随时面对突发事件。眼神略微扫过此地,便发现依然还是漆黑的天空,苍茫的大地,偶尔几缕寒风吹过,带起漫天的尘烟。

偶尔有寒风的呼啸声,以及吹动血袍的猎猎声,同时老魔也是发现了在很远的地方能够依稀看到一些黑点,显然是所谓的亡灵了。在距离老魔数里之外,一道身影盘膝而坐,身后背着一柄玄黑色长弓,不是那后羿大巫,又能是谁?

在嗜血老魔刚刚出现在此地之时,修炼之中的后羿便心有所感,缓缓睁开双目,待看到是嗜血老魔之时,紧绷的神经方才有所松懈。站起身来,便看到那嗜血老魔身法展开,片刻间来到自己面前。

“后羿大巫?我说怎的一直不见你,原来早就便到此处了。”那嗜血老魔眼中讶色一闪,便开口说道。

后羿眼神略微打量了老魔一番,发现老魔身上并无尘土以及伤痕,看来一路过来,并无大碍,待看到老魔手中提着一柄血刀之时,瞳孔猛然一缩,笑着说道:“呵呵,当时心中有所感应,便一路进来了,恭喜老魔,如今化血神刀在手,想必实力大增啊!”

嗜血老魔也不是三岁小孩子,当然发现了后羿背着的玄黑色长弓,开口说道:“大巫此言说笑了,传说中的混元玄铁神弓在手,如今还有几人能是大巫对手。”老魔也知在这诡异的道墓之中,随时可能出现危机,若是有一两个实力强悍的盟友,自然少了许多顾虑,便也不吝啬的拍了后羿一个马屁。

老魔话音一落,两人顿时相视大笑,心中自然都甚是明白。老魔便趁热打铁的问道:“即使大巫提前到此,不知这亡灵道,却是有何不同之处?其中亡灵实力如何?”

只见后羿笑声嘎然而止,脸色一暗,便听后羿叹息一声说道:“实不相瞒,神弓到手之后,后羿一路杀将进来,未有一合之敌。而后便看到一块石碑,上书三字:亡灵道!”说到这里,后羿看了嗜血老魔一眼。

老魔自然明白后羿所想,便开口说道:“吾来此地之时,也是看到了那块写着亡灵道三字的石碑。”

听到老魔肯定的答复,后羿点了点头,继续说道:“当时神弓之威让我十分自信,便直接踏入其中。却是没有想到,这亡灵道之中的亡灵却是皆有肉身!而且都是万丈之巨!身上那浓重的死气以及亘古气息着实让我大吃一惊!遇到的第一个亡灵乃是一个身高万丈的巨人,幸好我后羿没有离开此地多远,若是慢上一时半刻,想必已然身陨其中了。”

后羿刚刚说完,嗜血老魔直接呆立当场,两人皆然沉默不语。许久之后,老魔方才将震撼的心神缓缓平复下来,眼神望向后羿,开口说道:“若是真如大巫所说,这可如何是好?魔祖祭坛定然在道墓深处,若是过不了这亡灵道,我等岂不是永生无法出去了?”

后羿闻言,沉思了片刻后说道:“老魔莫急,吾发现,在这道墓之中,修为虽然被削弱了十之八九,但是却可以运转功法,重新修炼!最多一年半载过后,我等修为便可恢复至巅峰,没有天道法则的压制,想必还是有几分机会的!”其实后羿也是感觉自己一人没有把握,方才将自己发现的秘密告诉了嗜血老魔。

老魔一听顿时大喜,然而略微一想,便有些担忧的开口说道:“吾有一言,不知当讲不当讲。”

后羿一见,不禁疑惑的说道:“何事?老魔你但说无妨!”

只听那老魔紧接着说道:“其实即使是你我恢复了巅峰修为,如大巫所讲那不过只是第一个亡灵,实力便如此强劲,若是深入道墓之中,想必还有更加强悍的存在!你我二人的实力恐怕不够啊!”

“那依老魔你的意思是?”此中缘由,后羿又岂会没有想到,他不过只是想让老魔自己说出来罢了。

后羿心中的那点心思,老魔又岂会猜想不到?但是如今关乎性命之忧,他也懒得计较,便直接开口说道:“进入这道墓之中,算上你我,共有十一人。大难当前,若是排除芥蒂,联手闯这亡灵道,想必把握更大!”

只见后羿闻言,顿时拍手说道:“好!老魔此法真乃妙计也,你我二人便在此处修炼,静等其他九人来此罢!”

嗜血老魔闻言,心中暗骂后羿此人心机够深,但也点点头表示赞同。而后,两人便都不在言语,盘膝而坐,静待天魔等人的到来。

此时,在道墓外围的某处,圣宗紫衣此时却是处于生死关头!在其上空,盘旋着一只数千丈的骨鸟!诡异的是,那骨鸟的头颅之上的两道眼孔,却是紫芒,与其他骸骨的绿芒显然不同。

在道墓之中,实力被压制极大,紫衣却是无法腾空而起,自然处于劣势。而且这骨鸟双翼扇动,带起风雷之声,攻击甚强。偶尔还能召唤几道紫黑色的阴雷劈向紫衣,让她险象环生。

紫衣晓得,若是在如此纠缠不休下去,最后身陨在此的定然是自己。想到这里,紫衣全身顿时紫芒大盛,手中紫宵神剑凌空飞起,而后紫衣手中法诀连掐,紫宵神剑顿时暴涨,一股惊天的剑意冲天而起,让那骨鸟的身影也是不禁一顿!

只听紫衣口中娇声喝道:“紫气东来,划破苍穹,紫宵剑诀!”随着剑诀的使出,紫宵神剑化为一柄数千丈高的巨剑,紧接着一化二,二化四,四化八,将那骨鸟直接围困在半空之中!

那骨鸟眼中紫芒一闪,双翼顿时猛烈扇动,居然妄想直接越过八道巨剑的阻拦,直接冲向紫衣!见到那骨鸟如此行径,紫衣冷哼一声,手中法诀顿时一转,八柄神剑便围着骨鸟以极快的速度旋转起来,那运转的玄奥轨迹,明显的是一座大阵!

那骨鸟每次想要冲出来,都被紫宵神剑崩飞到原处。急的那骨鸟上下颚张合,眼中紫芒大盛!传出一种怪异的叫声,让紫衣感觉心神难凝,手中掐的法诀差点出错!

感觉到事情可能有变,紫衣不敢再延误战机,想到这里,便直接脚踏七星八步,双手举过头顶,一柄虚幻的紫宵神剑出现在手中!漆黑的天空之中,陡然出现一道灰色的裂痕,在半空中那么的显眼!

那裂开的缝隙之中,却是陡然出现一只闭合着的巨大眼睛!那骨鸟似乎有所感应,抬头望向虚空,两道紫芒眼睛与虚空中的巨眼直接对视,却是安静了下来。

紫衣也是感觉有些诡异,但是对这紫宵神雷御剑诀,她还是有着极大的信心的,也就不再多做犹豫,双手之中的虚影神剑陡然射入虚空的巨眼之中,漆黑的天空之中猛然划过一道紫色惊雷!

如此巨大的动静,自然惊动了道墓外围的无数骸骨,魔魂,但是大多惧怕那神雷之威,不敢靠近,在紫衣的百丈之外却是围了密密麻麻的一大片!

话说那神剑虚影射入巨眼之中后,那巨眼猛然一阵颤动,缓缓张开,竟然是一只巨大的紫瞳!一道粗大的神雷赫然从紫瞳中激射而出!目标正是剑阵之中围困的骨鸟!

只听紫衣再次一声娇喝:“拙!”耗尽自己最后的真元掐出了最后一道法印!顿时感觉头脑猛然一阵眩晕!意识一阵模糊,却是直接晕了过去。

就在此时,一道漆黑色的魔影陡然出现在紫衣身旁,将昏迷的紫衣抱在了怀中。察觉到紫衣并无大碍,魔影不禁松了一口气,暗道幸好来的及时。

这魔影一身漆黑铠甲覆盖全身,一头长发披散到腰间,一双眼睛一片漆黑之色,正是那天魔!冷冽的眼神扫向那在百丈之外的无数骸骨,狂猛的魔气蜂拥而出,顿时将无数骸骨,魔魂惊退!

见到此景,天魔冷哼一声,眼神望向空中的情景。只见随着紫衣掐出最后一道法印,那原本围绕骨鸟旋转的八柄神剑陡然冲入虚空之中,八合四,四合二,二合一,与落下的紫色惊雷融合在一起!

轰然一声巨响,在半空之中亮起强烈的紫色电光,那神雷的气息让一众亡灵骸骨纷纷四散逃亡!身具死亡气息的他们最这天地之间的浩然正雷,有着一种本能的惧怕!

漫天的碎骨炸飞而出,紫光散尽,一柄三尺青锋掉落在地上。那骨鸟却是消失的无影无踪,显然已经在惊雷之下,粉身碎骨了!唯有那骨鸟的头颅是完好无损的。

抱着紫衣缓步走到紫宵神剑旁边,天魔便想捡起神剑,带着紫衣离开此处。突然之间,天魔的眼角瞥见那骨鸟的头颅猛然一阵颤动!眼部的两个窟窿中亮起诡异的紫芒!紧接着,满地的碎骨陡然飞向半空之中,与那头骨一起又组成了一只完好无损的巨大骨鸟!

如今情景,天魔心中不禁一怒。温柔的将紫衣放在紫宵神剑旁边,口中轻声说道:“你好好在这里休息,这只废鸟,就交给我了!”

话音一落,天魔双眼冷冽的望向半空之中的骨鸟,身影暴射而起,瞬间来到骨鸟身旁,双手之上魔气环绕,猛然抱住骨鸟那巨大的骨翼!口中暴喝:“起!”

随着天魔的一声大喝,天魔的全身顿时黑芒大盛!猛烈的魔气蜂拥而出,竟然直接把那骨翼从骨鸟身上卸了下来!

“天魔变身大法!”随手将那千丈的骨翼抛飞,天魔再次暴喝一声,身影顿时暴涨至数千丈!那巨大的骨鸟在天魔面前却是根本不值一提!

那骨鸟根本没有丝毫反应的机会,便直接被天魔抓住了头颅,只见天魔右膝猛然抬起,直接将骨鸟的头颅完全粉碎!随后天魔再次大喝一声:“灭天手!”一只数千丈巨大的魔手毫无征兆的出现在虚空中,直接将骨鸟从空中拍落!大地猛然震颤,烟尘滚滚!

天魔数千丈的身影冷立一旁,淡淡的望着那滚滚尘烟。突然之间,两道紫芒激射而出,天魔甚至都没反应过来,便看到那两道紫芒射入了那昏迷之中的紫衣体内!一旁的紫宵神剑似乎也有所感应,紧跟着也从眉心之处进入紫衣体内。

“贼子敢尔!”这突然发生的变故让天魔勃然大怒,抬手又是一记灭天手拍在那滚滚烟尘之中,身影瞬间来到紫衣旁边,将她托在手中。

查看了片刻之后,发现那紫芒入体,似乎并没有对紫衣造成什么伤害。而且紫衣依然安详的沉睡,面色也没有什么异样,天魔方才渐渐心安。那骨鸟则早就被天魔的灭天手直接化为了灰烬。

天魔的身影缓缓变小,瞬间化为了正常大小,望了一眼怀中的紫衣,缓缓向道墓深处行去。在天魔的心中不知为何有一种想法,他要保护这个女子,这个曾经与他为敌,想要杀自己而后快的女子。

这一众进入道墓的修者之中,最诡异的便是那萧天逸了!即使在龙神玄浊出世之时,尚且看他不透,若说他身上没有诡异,谁会相信?

此时在一处土坟旁边,在萧天逸的面前便站立着一个魔影,若是仔细一看,便能发现,正是在众人进入道墓之中后,那出现的诡异魔影。

“恩?本尊的逆天魔剑竟然被你这具肉体给融合了?”那魔影冷冽的说道。

“不错,但若不是他强行以灵魂献祭来融合逆天魔剑,我这一缕封印其中的神念也不会逃出了。”那萧天逸却是诡异的回答道,让人惊奇的是,他的声音居然与那魔影一模一样!

“恩,你这一道神念,再加上我这个分化而出的魔影,煞魔也都来了。魔祖出世,为时不远了!哈哈!”那魔影嚣张的大笑道。

“呵呵,魔祖出世,天地皆伏!幸好当初本尊分化出两道残魂转世轮回,你我两道残念也成功有了意识,到时候逆天魔剑,逆天神魔凯齐聚,魔祖将重临洪荒大地!”萧天逸脸色陡然变的甚是狰狞,猖狂的笑道。

“你也不要高兴的太早了,他们几人此时实力不足,尚且没过亡灵道。魔祖神威虽强,这道墓也更是诡异,很多事情也不是魔祖能够左右的!待他们到了魔祖祭坛之际,便是魔祖再度复出之时!你应该知道你的使命吧?”那魔影冷冷的再次说道。

“我自己明白,不过这具身体的实力不足,却是需要你的帮助。”萧天逸的眼神也猛然转冷,言语淡淡的说道。

“哈哈,皆为本尊残念,本为一体,何来你我一说?”话音一落,那魔影陡然化为一阵黑雾,渗入萧天逸体内!顿时一股惊天的魔威冲天而起!震撼的那漆黑的虚空也是有些波动。

张开双臂,感受着实力的极度暴涨,萧天逸舒服的想要呻吟,过了片刻,气势尽敛体内,一切便都恢复了正常。一柄七尺长的漆黑色魔剑从体内飘出,被萧天逸抓在手中。

“天罚剑?愚昧的修者!逆天魔剑才是真正的本相!哈哈!”萧天逸抚摸着漆黑的剑身,面目狰狞的笑道。

“这些愚蠢的人们,你们将荣幸的成为魔祖出世的第一道祭品!”狰狞的眼神望向道墓深处,萧天逸眼中杀机一闪,将逆天魔剑收入体内,缓步向道墓深处行去。

于此同时,妖神毕方也是遇到了一幕让他心中狂喜的情景!在毕方正前方的一个土坟之上,一杆丈长的火红色长枪插在那里!那被深深死亡气息掩盖的火元力波动,毕方却是依然能够深切的感受到!

“毕方神枪!”紧紧的盯着长枪,毕方口中自言自语说道,身影却是没有向前走去。在这道墓之中,凡是皆然诡异异常,他而已不敢轻举妄动。

毕方神枪曾经乃是用毕方尾部火羽炼化而成,那血脉相连的感觉,让毕方心中总有一种过去将长枪拔出的冲动!心思缜密的毕方抬手挥出一道烈火烧向那长枪之下的土坟。

只见那火焰围住土坟之后,那土坟却是没有丝毫的反应,就在毕方以为自己多虑了之时,那毕方神枪却是猛然一阵颤动,让毕方的火焰尽数收入其中!

猛然间,大地猛烈的颤动,龟裂开来,惊的毕方赶紧后退到数千里之外,只见那土坟整个崩塌,出现一个数千里的巨大坑洞!一只巨大的爪子猛然自坑洞中伸出,一道数千丈高大的身影爬出!

居然是一只巨大的骨龙!不过这不是一条真龙,而是拥有一丝真龙血脉的伪龙而已!而且尚且不如敖华一类的龙族的血脉纯净,这是西方蛮夷一族的图腾,神圣巨龙的骨骼!

那骨龙出现之后,双翼猛然张开,宽有数千丈,高有数千丈!头颅之上却是没有龙角,只有一杆长枪插在头颅之上!骨龙的全身覆盖着漆黑的地狱冥焰,显然生前是一只火系巨龙!

巨大的颚骨上下张合,一声声嘶哑的龙吼声,响彻天地!毕方一见之下,怒道:“一只杂种龙,居然借助我神枪之力拥有地狱冥焰,今日我毕方便让你化为灰烬!”

话音一落,只见毕方身上猛然腾起深红色的神火,身影暴涨,片刻间,一只展翼接近万丈的巨鸟,腾飞在半空中!正是毕方变化出了本体!

那原本高大的骨龙,在毕方的面前,却是略微小了一号,顿时张口向毕方喷出一道漆黑色的冥焰!神鸟毕方乃是玩火的祖宗,又怎会怕火焰?只见毕方鸟喙一张,一口纯净的神火便也喷了过去。

在这道墓之中,没有天道法则的压制,毕方变化出的元神本体自然比之在外面更强!本体神通消耗的妖元几乎可以忽略不计!这骨龙,毕方根本没有丝毫放在眼中。

只见那阴深的地狱冥焰遇到毕方的神火之后,却是瞬间便被神火消融的无影无踪,漫天的神火顿时将骨龙包围其中,熊熊燃烧起来!那骨龙只能在其中不停的翻腾,嘶吼,却是没有丝毫的作用。

片刻之后,那巨大的骨龙便化为了一对灰烬,在没有天道法则的压制下,这毕方神火的威力居然恐怖至斯!在那一片火海之中,一杆火红色的长枪冲天而起,漂浮在毕方面前,不停的颤动。

张口收回神火之后,那巨大的毕方本体渐渐的变小,化为人形。一把抓住神枪,毕方的身影便落在了地上。在这道之墓地中,除非变化本体,否则是无法飞行的。而且在这危机起伏的道墓之中,越是腾空而起,反而越是众多亡灵的攻击目标!

抚摸着火红色的神枪,毕方的心情甚是激动。毕竟曾经是自己身上的一片火羽,相隔了亿万载却是再次回到了自己的手中!感叹了半响之后,神枪化为一道红芒钻入毕方体内。

毕方神枪曾经是毕方的本命火羽,自然无需耗费功夫来炼化,但是在这道墓之中纯在了亿万载,却是沾染了死亡气息,以体内神火的威力,想必一年半载便可将其中气息尽数炼化。而且毕方神火这种极阳之火,正好也是这种死亡之力的克星。

此间事了,毕方也就不再滞留此地,再次淡淡的望了一眼此地那巨大的坑洞后,毕方转身向道之墓地深处行去,此行是福是祸尚且不知,只能顺其自然了。

还有另外一人,便是那血神殿殿主了,不不不,应该说,是那冥河老祖的血神子!这血神子乃是无形无影之体,不入五行,不入轮回!专门污秽其他修者的法宝元神,端的是阴险至极。

在这道墓之中,除了无尽的骸骨之外,却是还有着游荡在这里,失去意识的魔魂。却是正好合冥河老祖的心意,这为数众多的魔魂正是祭炼他这血神子的绝佳材料!

这一路行来,却是不知被血神子吞噬了多少魔魂,神魂。实力暴涨的速度,几乎无法形容!概因这道墓之中的精魂,皆然乃是曾经远古洪荒之时的顶尖强者之魂,其中的魂力自然纯净无比!

就在血神子吞噬魔魂,享受着实力暴涨的快感之时,漆黑的虚空中却是陡然出现一只巨大的魔手,一掌把血神殿殿主的肉身拍了个稀巴烂!浓重的血腥气息,顿时招引来无数的骸骨,魔魂。

面目狰狞的冥河化身血神子自一片血肉中飘出,一声尖锐的声音缓缓说道:“哪个缩头缩尾的家伙,居然敢暗算老祖!”血色的双眸扫过这个虚空,却是没有发现丝毫的异常,一片血红色的身影却是为他招引来了无数的魔魂!

在这道墓之中,这些魔魂之间也是会互相吞噬的!哪个魔魂的魂力强,便能强行将一个不如自己的魔魂吞噬!而后实力大涨!这点到底血神子自然晓得,不过这一路之上,他却是没有发现一个魂力异常强悍的魔魂存在,不禁有些疑惑。

疑惑归疑惑,这蜂拥而来的无尽魔魂,可是等于无尽的养料啊,血神子顿时放下心中所想,向那些魔魂迎了上去!

这些魔魂虽然失去了意识,但是作为一个存在的灵魂,对于危险的感觉还是有的!他们从血神子身上感受到了那深深的恐惧!顿时如做鸟兽散一般,四散逃离,气的血神子哇哇直叫!那原本数以万计的魔魂,却是不过被他吞噬了千多个,其他的全跑了。

眼见肉身完全被毁,血神子也是无奈,便只好如一个游魂一般,飘飘着向道墓深处行去。心中暗想,若是出了此地,便在寻一个绝佳肉身附在其上吧。

此时在一片漆黑的空间之中,美貌的后土却是脸现狂怒之色,恶狠狠的说道:“好你个该死的冥河!居然吞噬了如此众多的魔魂!先毁你肉身!他日我巫族重临洪荒之时,定要跟你好好计算一番!”原来那突然将血神子肉身拍成稀巴烂的魔手,便是后土使出来的。

实力大涨,正飘飞着向道墓深处行去的血神子却是陡然一颤,自言自语道:“难道是本尊打颤呢?不应该啊?”怎么想也想不透的血神子,想了一小会儿,便作罢不想,继续向道墓深处行去。

众人一行,皆然向那道墓深处赶去,那神圣大陆的教皇此时也面临着踏入道墓第二道关卡之前的最后一关!顺着心中的那丝丝灵感,教皇一直向道墓深处走来。其他人都暂且经过一番与骸骨的苦战之后,方才略有所得。

而这教皇却是一路过来,没有任何的骸骨暴起向他攻击,那些巨大的骸骨缓缓走动,仿佛视教皇如无物一般,那些魔魂也偶尔从他头顶飘过,却是也没有丝毫恶意!

教皇虽然疑惑,但是那心底的呼唤却是愈加的强烈,最后还是咬咬牙向里面走去。连他自己都不晓得到底走了又多久,他来到了一座数丈高的土坟前,在这土坟之前耸立着一柄接近丈长的巨大双手剑!

在土坟之上,一座巨大的由骸骨构造的神殿让教皇感觉一阵的诡异!但是那双手大剑之上传来的浓郁圣洁气息,却是让他将疑惑抛到脑后,双脚踏上骸骨组成的台阶,一步步的走向神殿!

徒一踏入神殿之中,一个庄严的声音缓缓传入教皇耳中:“虔诚的信徒,能够跟随我的召唤而来此,已经可以证明你对神的虔诚!我乃远古之时,战神摩卡特!与该隐一战,上帝之子耶稣弃我而去,吾最终与该隐同归于尽!坠落至此,吾对上帝耶和华感到失望!那便放弃光明而选择黑暗,你便是吾第一个祭品!”

就在教皇还在惊讶莫名之时,意识深处陡然传来一阵剧烈的疼痛,三对洁白的羽翼猛然在背后张开!但是诡异的是,教皇的身上并没有腾起洁白的圣光,反而是漆黑的魔气!

洁白的羽翼之上,一道道诡异的魔法神符浮现,教皇身上神圣的气息渐渐减弱,一股浓烈的黑暗气息缓缓传开,过了许久之后,洁白的羽翼,完全化为了漆黑色!

刺啦一声,教皇背后的衣衫猛然爆开,接连三对羽翼再次展开!全身笼罩在漆黑的黑暗力量之中,六对漆黑的羽翼猛烈扇动!这由骸骨构造的神殿猛然炸开,教皇的身影腾空而起,飞去虚空!

“该死的耶稣,逼迫我走向死亡!该死的耶和华,也不救赎我即将坠落的灵魂!从此以后,我便不再是战神摩卡特,我是堕落天使:路西法!”言罢,眼神望向道墓深处,身影瞬间消失在半空中,消失不见。

各强纷纷汇聚向道墓第二层:亡灵道!冥河血神子肉身被毁,萧天逸诡异的成为了魔祖的一缕残念,教皇身死化名路西法!其他众人也都纷纷各有所获,祸兮?福兮?难明也。

其他众人最起码各有所得,却是唯独天魔,天煞两人没有得到什么好处。这又怎么可能么?

此时那一直孤行的天煞却是面对着一对绿色的眼眸,心神绷紧,随时准备战斗!这是一个数万丈高大的魔魂!一片虚影的身体,看不清什么形状,但是那两道如眼眸一般的绿芒,若是望去,顿时全身打起冷颤。

如果是普通魔魂,天煞自然不惧,本命天煞之力是所有灵魂的克星!但是从这万丈魔魂身上传来的波动,却是让天煞感觉这魔魂身上也是煞气!天煞之力乃是本命之力,除非天生,常人的灵魂之中怎会拥有本命煞力?

只听那魔魂想起一声若有若无的咆哮声,一道巨大的魔手从一片虚影的魔魂之上陡然出现,居高临下向天煞抓来。

天煞一见,眼中寒光一闪,口中喝道:“天阴地煞,本命为煞,天罡七二,地煞三六,涨!”随着天煞的箴言念出,身影顿时猛然暴涨,片刻间便与那数万丈高的魔魂一般高大!若论这变化之法,除了巫族的九转不灭金身诀之外,便属地煞三十六法最强!

心念一转之下,天煞顿时想到,这魔魂既然拥有地煞之力,想必生前定然也是煞体!虽然不是自己这般天煞之体,却也有那么几分煞气可以吸收!

只见天煞喷出一口精纯的天煞之力将魔魂包裹,丝毫不理会那魔魂在里面凄惨的嚎叫,手中法诀连掐,顿时要施展本命神通秘术,将这魔魂炼化!

随着法印接的速度越来越快,那魔魂的惨叫也更加凄惨,只见魔魂缓缓缩小,一股阴深的煞力在其中缓缓凝聚,天煞的双手间还不时的迸射出一道道的印符击在那魔魂上,片刻之后,那魔魂的身影便已然消失在半空中,唯独剩下一颗弹丸大小的煞珠!

这煞珠乃是煞力凝聚到极致方可生成的结核。这万丈高大的魔魂,方才凝聚这么弹丸大小的一颗煞珠,便可想而知,这煞力的奇特了!在修真界各大势力纷争之时,这天煞却是甚少出手,但是仅仅只是从方才那惊天神通秘术来看,这天煞绝对不弱于那天魔!

天魔之所以能够成名,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在远古之时蚩尤大魔之故,所以大魔之身在修真界让人闻风丧胆!而天煞的煞体之说,虽然在各大势力的典籍之中也有记载,但是远古之时却是没有出过什么实力很强的修者!

这煞体也是分三六九等的:阴煞,地煞,神煞,天煞!阴煞最弱,天煞最强!方才那个万丈魔魂,依天煞来看,顶多算是一个阴煞之魂!或许也是因为吞噬了数量众多的魔魂之后,自行演化而出的煞力罢了。

变化为平常大小之后,天煞随手一招,那漂浮在半空中的煞珠便飘到手中,只见天煞直接将那煞珠抛入口中,便盘膝而坐,开始炼化!

在这魔魂附近的数万里方圆,似乎并没有其他魔魂的存在,可能这魔魂在这道墓外围也算得上是一方强者了,今日遇到天煞这真正的煞星,却是徒为人做了嫁衣。

过了许久之后,天煞缓缓睁开双目,却是没有丝毫的喜悦之色,概因那颗煞珠,不过只是将自身的煞力提升了一丝丝而已罢了。那煞珠之内的煞力比之自己的天煞之力,纯度太差!根本没有任何的帮助,若是吸收这东西多了,反而会因为煞力不纯,耽误了修行。

想到这里,天煞便也不再多做滞留,起身缓步向道墓深处行去。在道墓的深处,那种对自己深切的呼唤,还有自己心底的一丝迷茫,这一切到底是什么? 他要去解开这个疑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