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虚无至尊道

遗弃之地,神秘玉符,至尊道义,孤傲少年……坚毅之心,无名剑诀,沧海情愿,苍茫...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百零五章 万丈龙神骸骨
章节列表
第一百零五章 万丈龙神骸骨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在这道墓之中,一切天地法则似乎都受到了影响,却是无法计算到底过去了多久的岁月。就在后羿与嗜血老魔两人沉寂在修炼之中时,心神却是陡然感应到有人来到了这里。

待两人几乎同时增开双眼之时,正好看到萧天逸的身影。那嗜血老魔血刀猛然提起便要动手,却是被后羿一把拉住,只听后羿开口说道:“呵呵,萧掌门,老魔有些条件反射,不要见怪啊。”

闻听后羿此言,嗜血老魔方才醒悟过来,众人出这道之墓地还要联手之事,便愤恨的将手中血刀收入体内,显然这段时间已经将血刀炼化了!真元也是恢复了不少。

这萧天逸模样的魔祖残念将两人的表现尽收眼里,虽然有些疑惑,却是并不担心这两人能对自己构成什么威胁。但是现在的自己却要隐瞒身份,便笑着开口说道:“哪里哪里,后羿大巫这是说的哪里话,这道墓之中,危险重重,我等联手,方才有机会到那魔祖祭坛,寻到出墓之路啊。”

后羿与嗜血老魔两人闻言,不禁同时一愣,对视一眼,没想到这萧天逸居然如此直白,便听那嗜血老魔说道:“哈哈,的确如此,难得萧掌门有如此胸怀!”

就在此时,接连数道身影出现在这片空间之中,正是天魔,天煞,冥河血神子,西方教皇,妖神毕方!众人看到天魔怀中抱着圣宗紫衣,虽然都微微有些疑惑,却是并没有说什么。

只见妖神毕方望向冥河血神子说道:“你个老家伙,肉身被毁了?”言语之间有些调笑的意味。

那冥河血神子一听,虚影的身体,微微有些波动,显然有些气愤,便听他恶狠狠说道:“死鸟,少说风凉话!老祖我要不是被偷袭,怎会肉身被毁!”那尖锐的声音,甚是难听!众人不禁都微微皱了皱眉头。

“老家伙,说话注意点!自己的徒子徒孙都不放过,居然还跑修界来丢人现眼!”一听对方居然骂自己,高傲的妖神毕方自然心中大怒,便反唇相讥的说道。

闻听此言,那冥河血神子气的哇哇直叫,还要再说些什么的时候,却听那后羿大巫说道:“好了,好了,冥河老祖,毕方妖神莫要争了,请听后羿一言!”待看到众人的目光都被吸引到自己身上之时,后羿便将自己与嗜血老魔事先商量好的想法,告诉了众人。

众人听完后羿所说,都微皱眉头,显然是对后羿所说的这亡灵道中的巨人实力如此强悍,感到了麻烦!他们倒是并不怀疑后羿的话语,毕竟在这道墓之中,一切都甚是诡异,这后羿即使是骗自己,又有何用?

就在众人还在深思之时,只听那教皇突然开口说道:“这主意不错,我路西法在此不知多少万万载的岁月了,终于有出去的机会了!”说话之时,这路西法眼神之中黑芒大盛,全身那浓烈的黑暗气息甚是惊人!

其他众人皆然一愣,显然是明白了这教皇看样子是被一道有意识的魔魂给夺舍了!而且还是他们神圣教廷的宿敌!如此浓烈的黑暗气息,远古之时定然是一尊魔神!唯独那萧天逸没有任何表情,众人却是没有发现他的眼神也是黑芒一闪而逝。

“路西法?远古之时西方天界有名的神魔之中,似乎并没有这个名号!”却是一旁的毕方甚是疑惑的问道,毕竟远古之时,毕方也算的上是一方妖神,对于当时洪荒的局势还是比较清楚的。同样是远古洪荒时期人物的后羿与嗜血老魔也是面现疑惑之色。

“妖族妖神,巫族大巫?原本神名:摩卡特已经被我抛弃,从此以后天地之间不再有摩卡特,只有我堕落天使:路西法!”言语之间,崩的一声,在其背后猛然张开六对墨黑色的丈宽羽翼,浓厚的黑暗神力将他整个身躯包裹,强横的气势缓缓扩散开来!

片刻之后,待一切都恢复平静,却见那原本教皇模样的路西法完全变了样子!如今的他变成了一个紫发披肩,漆黑色的瞳孔,面色邪异的年轻人!

众人虽然甚是惊讶,不过这改变自身面貌并非什么大神通,便听那毕方说道:“原来是远古天界战力第一人:战神摩卡特!据说与上古血族始祖该隐一战,最后同归于尽了!却是没有想到今日能够在此相见,呵呵!”

虽然毕方对摩卡特大家赞赏,不过对方似乎毫不领情,只听他冷冷说道:“毕方妖神,请不要再叫我摩卡特!我为路西法!乃是坠入黑暗的堕落神灵!上帝那些虚伪的家伙,让他们见鬼去吧!”

就在此时,一声梦呓声传来,顿时将众人的目光吸引向天魔那里,原来是那圣宗紫衣醒了!见到自己居然在别人怀里,紫衣顿时大惊,待看到是天魔之时,两人的眼神对视在一起,同时一愣,心中泛起一股别样的感觉。

沉默半响后,两人方才反应过来,只见紫衣脸色不禁一红,开口说道:“把我放下来!谢谢!”说话之时,那微红的小脸却是猛然一凝,冷漠的语气,不带一丝的感情!

天魔顿时反应了过来,只能无奈的将紫衣放了下来,场面顿时有些尴尬,任谁也绝对想不到,这孤傲无双的天魔居然与仙道一方的圣宗紫衣勾搭上了。

沉默了半响之后,只听那紫衣传音入密对天魔轻声说道:“谢谢你救了我!”这一言,却不似方才那般无情,颇有一番小女儿姿态,让天魔心中不禁微微荡漾。

就在此时,众人刚要商量接下来之事时,却是听那天魔突然说道:“敖天呢?”紫衣醒来之后,这天魔方才想起,那独孤风的好友敖天也是进了这道墓之中,如今却是不见人影,莫非出了什么事?

闻听天魔所言,那毕方此时也突然反应过来,应道:“金蝉子呢?”话音一落,毕方与天魔两人对视一眼,却不再是敌死相对。

两人同时向对方点了点头后,身影顿时消失在原处,却是从新返回到道墓外围,寻那敖天与金蝉子去了。

徒一出来,两人便分道扬镳,走了许久之后,天魔也是不禁皱紧了眉头,抬头仰望那漆黑的天空,周围冷风呼啸,远处骸骨咔嚓咔嚓的走动声,不绝于耳。

突然之间,天魔的心中再次想到了独孤风,这是第一个能够被孤傲的天魔承认的人!虽然两人初见之时,便惊天大战一场,但是那战斗而产生的友谊,却是丝毫不浅,宛若亲兄弟一般!

独孤兄肯定没死,我必须找到敖天,他日相见之时,我天魔也好有个交代!天魔的心中如此想到,便不再多做犹豫,继续向前行去,茫茫道墓,敖天兄,你在何处?

毕方却是不同于天魔,走了没有多久,毕方便感应到了一股强烈的波动,这波动正是佛门神通施展之时,方才会出现的波动!这并不是神念感应,而是随着修为境界的提升,而出现的心之感应!

循着对佛门气息的那一丝感应,毕方快步向那个方向行去。不过片刻间,一个诡异的场面,即使是见过无数场景的妖神毕方也是深深的被震撼了!

只见,在一片宽敞的土坑之中,一个身披袈裟,身上佛光普照的年轻僧人端坐其中,双手合十,嘴唇翻合,念动着佛家真言,正是那佛界转世佛陀:金蝉子!

真正让毕方震撼的是,在金蝉子的对面,一具金色的骸骨盘膝坐在远处,在骸骨的头顶,一颗龙眼大小的舍利子漂浮在那里,那舍利子之中却是不断的传出一声声箴言,显然是有意识的存在!

这种场景,以毕方的阅历,自然晓得这乃是金蝉子在于对面的骸骨斗法!那骸骨头顶既然有舍利子,那想必生前也是一尊佛陀!佛门灵界,不成佛陀,便无舍利,难逃轮回!

这般的斗法,毕方根本无法参与,若是自己胡乱的打扰到这两方的那种气势对峙的话,说不定自己反而会成为两人攻击的临界点!那样的话,就等于是自己与他们两人联手斗法了!

两人斗法皆然乃是佛门神通,那淡淡的梵音,能够影响到修者的心神!毕方便在那土坑之上盘膝而坐,心神沉入意识之中,意识守一,静待两人斗法的结果。若是那金蝉子要败,自然是要帮忙的!

只见那金蝉子全身泛起万丈金光,身后出现三道佛陀梵光,一个一尺身高的小金人从金蝉子丹田之处飘出,悬浮在头顶上,正是金蝉子的本命佛灵!

只听那金蝉子缓缓开口念道:“阿弥陀佛,西天佛祖有云:一花一草,一木一石,一世界。”

那对面的舍利子中紧接着传来一道梵音:“吾本为佛,世灭,物灭,吾灭,何来世界。”

“接引天尊有云,吾立三千宏愿,得成大佛之尊,佛曰:我愿普度众生,众人皆无因果。”

“吾曾为佛,亦为众生,佛不渡我,佛魂将灭!”那对面的舍利子却是猛然激烈的波动起来,那淡淡的话音之中,充满了不甘。

“以众生为念,正所谓,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金蝉子却是猛然高呼一声佛号,念起了佛家箴言,一道道佛印漂浮在两人之间,浓郁的佛家禅音缭绕。

“吾身死之时,以身为佛,妄入地狱,地狱不归,亿万载来,因缘皆断!”对面的骸骨的头颅之中猛然亮起两道黑芒,那头顶的舍利居然也佛光暗淡,一抹黑色浮现而出。

“阿弥陀佛,一日为佛,终日为佛,岂可妄言断之?”金蝉子高呼一声佛号,在说到最后一句之时,突然暴喝一声,想以佛门神通唤醒对面骸骨意识深处的佛性。

然而那骸骨却是丝毫不为所动,只听那舍利子之中传来一声冷漠的话语:“佛弃我,吾便弃佛,佛乎?道乎?魔乎?妖乎?本为道,而成佛身,非妖也,便一念成佛罢。”

话音一落,只见那舍利子竟然完全化为了漆黑之色,毫无任何佛光,只听咔嚓一声,那舍利子突然爆裂开来,化为一片黑雾瞬间钻入骸骨之内!那骸骨气势顿时暴涨,一股磅礴的魔气冲天而起!

“吾本为道,奈何成佛,居然是燃灯古佛!”那土坑之上的妖神毕方却是猛然惊醒,满脸讶然的望向那具骸骨。

“阿弥陀佛,孽缘,孽缘!金蝉子好生相劝,古佛仍然不肯回头,罢罢罢,今日便超渡你吧。”话音一落,只见那金蝉子单手掐了一个佛印,一只数丈大的金色手掌便猛然拍下,目标正是那燃灯古佛!

那燃灯骸骨见到金蝉子发动攻击,头颅之上两道黑芒顿时大盛,骨手之上黑色魔气环绕,一道同样巨大的黑色魔手便直挺挺的迎了上去!

妖神毕方便听轰然一声巨响,整个土坑之中便泛起漫天尘烟,一道金色身影飘飞而出,站到毕方身旁,正是那金蝉子!只听他高呼一声佛号,口中说道:“燃灯古佛佛魂未灭,却是一念成魔,贫僧一人难以敌他,妖神且助我一臂之力。”

毕方刚刚点头答应,便见一道漆黑的魔影自土坑之中跳跃而出,正是那燃灯骸骨,此时已然完全化魔!那原本金色的骸骨,此时却是泛着一丝金属光泽的墨色!

只见那燃灯骸骨眼中黑芒一闪,两道黑芒便激射而出,击向金蝉子与毕方两人!金蝉子面色不改,袖袍一挥,一道金色佛光冲天而起,正好将那两道黑芒拦截而下。

“燃灯古佛在远古之时乃是佛门灵山万佛之祖,虽然这不过只是身死后的骸骨所化,不过实力却是强劲!”金蝉子再次对毕方说了一句后,双手顿时结印,佛陀本相在背后显现,一个数丈高大的佛字出现在虚空之中!正是佛门神通:大日如来印!

既然燃灯古佛号称万佛之祖,自然法力比之如来多宝佛祖丝毫不弱,只见他骨手一挥,一个与那佛字一般大小的漆黑魔手顿时显现空中,佛魔相对,轰然一声巨响,大地震撼,轰鸣之声不绝于耳!

那毕方眼见之下,自然不能置身事外,意念一动,火红色的毕方神枪便出现在手中,扑哧一声,一对丈宽火翼在背后张开,瞬间冲向那远处的燃灯骸骨!

万佛之祖之名果然不假,只见那骸骨两只骨手连拍出漫天的魔印铺天盖地的将毕方的身影埋没!但是在那魔气缭绕之中,一团火光却是坚持在那里,永恒不灭!正是毕方舞动神枪将击来的的魔印纷纷击碎!神枪之上那炽热的神火片刻间便将魔印之上的魔气焚化为虚无!

“火舞苍穹!”只听那被魔印埋没的毕方猛然一声大喝,顿时冲起一团狂猛的烈焰将无数魔印纷纷焚化,一道如战神降临一般的火红色的身影冲天而起!神枪舞动,漫天的火焰升腾,顿时将那燃灯骸骨埋没其中!

望见无尽的火焰铺天盖地而来,那燃灯骸骨眼中黑芒一闪而逝,却是突然盘膝而坐,口中高呼:“佛我?魔我?佛性?魔性?我佛?我魔?一念而成佛?一念而成魔?找回本我,重新成佛?还是弃我本性,立成大魔?”

眼见那燃灯骸骨再次迷茫起来,金蝉子在远处瞅准机会,一个转身将袈裟抛向空中,双手合十念道:“阿弥陀佛,我佛如来,佛祖袈裟,普度众生!”随着真言念动,那空中袈裟猛然暴起万丈金光,化为数丈大小将燃灯骸骨笼罩其中!

空中的妖神毕方见到金蝉子以佛祖袈裟将要炼化燃灯,神枪舞了一个枪花,双翼一阵,便瞬间来到了金蝉子身侧,为其护法。

金蝉子对着毕方点了点头,便直接盘膝而坐,口中不停的念动佛门箴言,双手快速无比的接起了无数的法印,一颗硕大的佛陀舍利自丹田之中飘飞而出,那原本在其头顶的本命佛魂顿时将舍利抱在怀中,佛陀本相显现在身后,万丈佛光顿时照亮了整个虚空!

就在金蝉子全力炼化之时,那将燃灯骸骨包裹的袈裟猛然一阵颤动,便听一道冷漠的声音传出:“本可再度为佛,奈何佛祖袈裟炼之,罢罢罢,吾便以身立魔!”

金蝉子闻言,脸色狂变,惊呼道:“不好!佛祖袈裟对其无用!”话音一落,便听刺啦一声,那佛祖袈裟赫然被划开一道豁口,全身魔气缭绕的燃灯骸骨自其中缓缓走出。

见到此景,即使是毕方妖神也是脸色一变,这佛祖袈裟即使自己被困在其中,也要穷尽手段,方可脱困而出,若是佛祖亲至,自己想出来,那是根本不可能的!由此也可看出这金蝉子还是修为尚浅,而且与袈裟还未心神合一!

咬了咬牙,金蝉子全身佛光再次大盛,口中念道:“以我佛体,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菩提净土!”一道诡异的波动自金蝉子身上传出,毕方便感觉眼前景色一变,赫然来到另一处的空间!

这正是金蝉子的佛门领域神通:菩提净土!这乃是金蝉子成佛之时,菩提天尊亲自传授!只见这领域之中,梵音缭绕,不停的影响修者心神,数百棵数千丈高大的菩提树生长其中,恰好摆成一座菩提大阵!这乃是菩提天尊所创,属于佛门秘阵之一!

此时那已然立身成魔的燃灯骸骨就被困在菩提大阵之中!据金蝉子参悟过的佛门典籍,这燃灯古佛对这菩提大阵似乎没有接触过,菩提天尊也是甚少传授佛门弟子神通秘术。所以金蝉子还是有些把握的,但是这菩提大阵只能影响修者心神,让修者沉迷幻境之中,却是并无甚杀伤力。

念及此处,便听金蝉子对毕方说道:“这菩提大阵只能将古佛骸骨困住,却是无法炼化杀伤,还请妖神出手才是!”

毕方一听,略微一沉思,便也想明白了事情的原委,这燃灯古佛生前佛法高深,虽然入魔,但是这佛门神通对其的杀伤力却是几乎可以忽略不计!那佛骨已成魔骨,更是难以磨灭!

对着金蝉子点了点头,毕方便直接将神枪收入体内,双翼一阵冲天而起!透明的本命神火再次熊熊燃烧,只见毕方身上火光一闪,瞬间变化出接近万丈的神鸟本体!鸟喙之中透明的神火缓缓凝聚,周围的空间甚至都被这神火融化,露出了外面的道墓景象!

片刻之后,只听一声刺耳的啼叫,一道透明的火柱自鸟喙之中喷向那被困在菩提大阵之中的燃灯骸骨!一直关注情势的金蝉子手中顿时掐了几个法印将菩提大阵撤去,同时也将领域收回!毕竟这毕方本命神火之威铸就了毕方远古威名,自己这菩提净土说不定会被这一道神火尽数焚尽!自己修炼千万载的领域,岂不是煞费苦心了?

大阵和领域徒一消失,那被幻境困扰的燃灯骸骨猛然惊醒!却是突然发现一道透明般的炙炎向自己冲来,根本无法做出丝毫反应,整个身影便被火柱淹没其中!

火焰燃烧了许久之后,一切都平静了下来。待毕方鸟喙一张将本命神火收回之后,在那燃灯骸骨之处,骸骨的身影已然消失不见,显然是被神火焚灭了!

金蝉子缓缓起身,面色肃然的走了过去,弯腰从地上捡起了一颗弹丸大小的黑色珠子。此时毕方也重新变化成人型来到了金蝉子身旁,待看到这黑色珠子之时,便甚是疑惑的开口问道:“这是何物?燃灯已然入魔,莫非是舍利?但是舍利不是金色的么?”

只见金蝉子一脸的悲痛之色,缓缓开口道:“燃灯古佛在这道墓沉寂亿万载,心有不甘,碎舍利,以佛魂成魔!舍利融入魔骨,却是被妖神以神火焚灭,最后成了这魔骨舍利!”

闻听此言,毕方方才恍然大悟,随后便看到金蝉子将这魔骨舍利收入袖袍之中,那地上已经撕开一道裂口的袈裟腾飞而起,自主的披在其身上,便听金蝉子再次说道:“燃灯古佛曾经也是我佛门前辈,有朝一日定要带其舍利回到灵界交与佛祖。”

对此毕方也是点了点头,无甚可说,待金蝉子将一切弄妥之后,便听毕方将众人在亡灵道的情形以及打算告诉了金蝉子。听完之后,金蝉子也甚是赞同的点了点头数道:“如此甚好!”言罢,两人便不再耽搁,一路向道墓深处行去。

话说那天魔寻了许久,却是一直未发现敖天身影,心中不禁暗暗焦急,不管是生是死,他必须要寻到,以后方可给独孤风一个交代!这孤傲的天魔却是言出必行,跟自己较上了劲。

又找了不知多少时间之后,天魔翻过一个高大的土坟,却是赫然发现远处一道身穿金袍的身影,不禁暗暗欣喜,不是那敖天,还能是谁。众人之中,唯有敖天身穿金袍,而且这道墓之中哪里还会有其他生灵。

待天魔走过去之后,却是发现敖天正立在一具数万丈的骸骨前面发呆。只见那骸骨如蛇一般盘在那里,一直延伸数万丈之巨!一颗硕大的头颅之上的两只巨大的龙角,表明这乃是一条真龙骸骨!再仔细一看其抓骨,却是赫然发现,这龙爪之上居然有八只骨指,八爪龙神!

看到这里,即使是天魔心中也甚是震撼!与天尊一般存在的八爪龙神已然身死!而且骸骨竟然就在这道墓之中!这怎能不让人震撼?天魔不禁想到,在那亡灵道之中,还会有什么亘古的存在?

天魔的到来,敖天自然也是有所感应,连他自己都不晓得在这里站了多久,眼见龙神骸骨在此,自己是悲伤么?为自己悲伤?为龙神悲伤?还是为整个真龙一族悲伤?或许都有吧,敖天也只能如此想到。

淡淡的转身望向天魔,敖天缓缓开口道:“这是我真龙一族,龙神的骸骨!”言语之间,悲伤之色尽显而出,敖天双目之中的难过,天魔自然能够看的到。

拍了拍敖天的肩膀,天魔又怎会不知龙神在真龙一族的地位?作为一条真龙,龙神的陨落,又如何能让敖天不悲伤?这是存在于真龙一族血脉之中的情谊!

“龙神或许没有死!”敖天又突然说了一句,让天魔不禁惊讶万分。

紧接着便听敖天接着说道:“我们来这道墓之时,玄浊龙神破封而出,当时只是一条龙魂!而这里却只是骸骨,而且没有龙珠!这骸骨很有可能就是玄浊龙神的!”说道这里,敖天的心神不禁有些激动。

天魔一听感觉也甚是在理,或许这真的是玄浊龙神的骸骨也说不定。但此时离开此地才是正事,便对敖天说道:“不要想这么多了,真龙一族定然会再次重临天地!此时离开这道墓才是正道,其他众人已经在下一层亡灵道会和,大家准备暂时联手共度难关!”

随后天魔便将后羿所说之事告知了敖天。听完之后,敖天也是感觉这道墓的确诡异莫测,便也赞同联手之事,最后深深的望了一眼龙神骸骨,敖天将心中的感伤散去,随着天魔向道墓深处走去。

两人刚走不久,在那龙神骸骨的后面缓缓走出一道身影,此人身穿紫袍,长发披肩,年轻的面孔之上却仿佛历尽了沧桑!在这年轻人的怀里却是抱着一只乖巧的松鼠一般的异兽,让人万分惊讶!莫非这道墓之中,除开天魔,后羿等人,还有其他的存在?

望着天魔两人离开的背影,这青年自言自语的缓缓说道:“玄浊龙神出世?”随后淡淡的望了一眼手中的一颗龙眼大小的金色珠子,一阵寒风吹过,带起漫天的尘烟,那青年的身影却是消失的无影无踪,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

此时在亡灵道入口之处,众人等了许久之后,毕方与金蝉子的赶到,让众人安心不少。但是又过了很长的时间,就在众人等的不耐烦之时,天魔与敖天的身影方才姗姗来迟。

既然都到齐了,众人便盘膝而坐围成一圈,各自讲述了自己的所得,以及对这道墓有何发现。讨论了许久之后,除了敖天与金蝉子这两个最晚赶到的修者之外,其他人却是多少都有些收获。但是唯一的欠缺之处,便是没有一人发现关于这道墓的信息。

想了很久,也未想明白的众人便商议下一个结果,从现在开始众人都闭关修炼,轮回看守,待众人修为尽复之后,便一起去闯这亡灵道!所有人纷纷答应,便开始修炼不提。

在修真大陆魔域深处的魔宫大殿之上,魔宫宫主火魔与独孤无言相对而坐,只听那独孤无言说道:“天魔前辈等人在修真界消失了已经有四年之久了,不知火魔前辈有何想法?”

闻听独孤无言这么一说,火魔不禁一愣,自从四年前这少年醒来之后,听闻天音琴宗大劫,却是丝毫不为所动,反而一直闭关潜修了四年!如今这少年就坐在自己面前,自己却是丝毫也无法看透!

“呵呵,我这老家伙能有什么想法,不知独孤少侠这四年来有何收获没有?”火魔这厮却是巧妙的将话题转开,神色甚是关切的问道。

“师父不在此处,无言岂可辜负师父的期望,如今依然踏入剑我之境。”独孤无言却是丝毫也不避讳的将实情道出。

这《破言剑诀》的境界划分,火魔又哪里晓得?但是看独孤无言如此自信的模样,显然这剑我之境绝对非同小可!便试探着问道:“令师独孤风四年前是何修为?”

淡淡的看了一眼火魔,无言轻轻一笑,开口说道:“告诉火魔前辈又有何妨,恩师当年便也是剑我之境!”这一句话说的甚是平静,却是让火魔内心深深的被震撼了一番!眼前的少年居然不到十年间便已经达到了独孤风当年的境界!

想到这里,火魔不禁一叹,神色甚是无奈的说道:“无言你想做什么便去做吧,我老了,该去休息了!”话音一落,火魔便缓缓起身,向大殿里面走去,背影甚是有些落寞。

看着火魔离去的身影,独孤无言走到大殿之外,双眼望向一片苍茫的虚空,眼中猛然杀机大起,口中自言自语道:“万妖殿,乾坤门,我要血染修界!”

就在此时,一个身穿黑裙的俏丽女子缓缓走了过来,抱住无言,温柔的说道:“一切小心,我等你回来。”

轻轻的吻了一下女子的樱唇,一切尽在不言中,无言的身影便直接腾空而起,瞬间消失在天际。

正女子正是当初被无言走火入魔而强J的侍女,无言的身影早已消失在天空之中,她却依然还在那里静静的望着,一切宁静而安详。

若说无言的第一站,自然是那极西之地的万妖殿!静立在苍茫的虚空之中,无言凝视着下方那渺小的大殿,心念一动,青色的天剑缓缓自眉心之处飘飞而出,迎风便涨,瞬间化为数千丈之巨!

紧接着,只见无言手中连续掐了数道法印,身影顿时化为一道青芒与天剑合一,数千丈的巨剑便直接自高空劈向下方的妖殿!

自从毕方走后,这万妖殿的主事之人便是那青龙王敖华。此时他正端坐在大殿之中闭目修行,心神之中突然感觉一阵不宁,便缓缓睁开了双眼。

就在敖华还在思考到底是何事让自己心神不宁之时,猛然感到虚空之中一股磅礴的气势陡然压来,不禁骇然变色!

“轰隆...”耸立在一座山峰之顶的万妖殿猛然暴起一声惊响!那强大的能量冲击,整个修真界的所有大乘期高手皆然有所感应,纷纷脸色骇然,赶紧收回神念,不敢探测!从这气息判断,这出手之人定然是超越大乘期高手的准仙级存在!

万妖殿的变故,自然被山脚下的百万妖众感觉到了,皆然脸色惊讶的望向那中央的峰顶。只见整个山峰陡然消失了整整一截!而原本耸立在峰顶的妖殿却是消失的无影无踪!

就在众多小妖尚未明白怎么回事之时,一道青芒陡然自滚滚的万丈尘烟之中冲天而去,瞬间消失在天际,不知去了哪里。只留下一群面面相觑,不明所以的妖众。

一剑毁了万妖殿的无言此时心情甚是畅快,仿佛胸口压抑了许久的一口浊气吐出一般,但是随即便眼神一冷,身影飞向东北方!若不是乾坤门的那个老牛鼻子将师傅困在大阵之中,师傅有怎会被那时空黑洞吞噬?

就在无言想到此处之时,突然感觉到前方的空间猛然一阵波动,顿时停了下来,立在虚空,眼神冷冷的望着前方空间波动之处!

只见那空间波动之处,一道空间裂痕无声无息的出现之后,却是从中走出两道身影。其中一人乃是一中年男子,面色严肃冷峻,身穿一身青袍!另外一个却是一妙龄少女,那浅笑的嘴角让人感觉像是恶魔的微笑是的,身穿火红色的长裙,让人感觉那么的妖艳。

“两位拦住无言,却是何意?”冷冷的望着这两位不速之客,无言言语甚是冷淡的说道。

“你小子真是笨蛋,你刚刚砸了毕方那老鸟的老窝,你说我们来干啥的。”却听那少女嘴角一弯,用看白痴的眼光看着无言笑骂道。

无言一听,心中不禁一怒,顿时便要提起剑元与这二人大战一番之时,却见那中年人瞪了那少女一眼,开口说道:“小友莫听这丫头乱说,吾乃麒麟一族浩风,这丫头是凤凰一族的凤儿,贸然打扰之处,还望莫怪。”

眼见这中年人如此通情达理,无言顿时将凝聚在手中的剑元散去,微微抱拳说道:“未想到是麒麟一族与凤凰一族的前辈到此,无言无礼之处,还望海涵。”毕竟自己的师傅也是远古之时的真龙一族,而且听说在远古之时真龙一族与麒麟,凤凰一族乃是至交!该有的礼数,无言自然要做到。

“呵呵,莫要如此客气,虽然如今麒麟一族与凤凰一族在妖族名下,不过我等二族却是不屑为那妖族!听说你师父独孤风乃是真龙一族?”那浩风见到无言突然之间如此有礼数,不禁有些讶然的说道。

“不错,独孤风正是家师!”这一点在无言心中甚是自豪,于是便十分肯定的说道。

“你可知,你师父现在何处?”浩风却是突然问了这么一句。

“家师在四年前被时空黑洞吞噬,如今却是生死不知。”说到这里,独孤无言心中甚是有些自责和无奈,如果当初自己有如今的修为,便能够帮上师傅的忙,而不至于成为累赘!他又哪里知道,若不是独孤风带他前去那危险之地见识一番,他独孤无言又怎么可能在短短的四年间便突破到剑我之境?即使以独孤风惊天之才,也是历尽了不知多少苦难方才有如今修为!

闻听此言,浩风与那凤儿不禁对视一眼,恍然大悟,怪不得在龙神玄浊出世之时,那独孤风却是未到!原来是被时空黑洞给吞噬了,心中不禁也是暗暗想道,独孤风想必是凶多吉少了。

想虽然是这样想,但是话可不能这么说,只听那浩风说道:“呵呵,小友放心便是,令师定然会安然无事的!如今你灭了那万妖殿,那毕方老鸟回来之后,定会找你麻烦的!”

感受到浩风话语之中的关心,无言不禁有些感动的说道:“谢谢前辈的关心,无言也是相信师傅定然还会回来的,那毕方若是想要报复,无言一一接下就是!”这无言的性子却是如独孤风一般的倔强和毫无畏惧。

“好!好!我二人这就要回洪荒去了,却是帮不了什么忙,这里有一颗碧血神丹,能够起死回生,保你一命!此行前去乾坤门,你却是要小心行事。”浩风甚是关切的说道,同时递给了无言一个小瓷瓶,想必便是那所谓的碧血神丹。

“赶紧收起来吧,碧血神丹可是必须以麒麟圣血为主料方能炼制,天地之间甚是少有!”一旁的凤儿却是没有想到浩风如此大方,在一旁唏嘘说道。

无言自然也晓得既然浩风拿了出来,自己要是拒绝的话便显得自己过于矫情了,而且如此至宝能够送人,也算是浩风看得起自己!而且师父很可能与其颇有些渊源,无言便伸出双手接过。

“如此恩情,无言无以为报!他日若有用到之处,比当极尽所能!”无言甚是坚定的对浩风说道。

浩风闻言,欣慰了笑了一笑,便开口说道:“呵呵,莫要如此客气,即使事了,你便前去乾坤门吧,我二人也要回洪荒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