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虚无至尊道

遗弃之地,神秘玉符,至尊道义,孤傲少年……坚毅之心,无名剑诀,沧海情愿,苍茫...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百零六章 道祖鸿韵
章节列表
第一百零六章 道祖鸿韵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看到独孤无言的身影不过片刻间便消失在天际,一旁的凤儿忍不住对浩风说道:“喂,傻大个,碧血神丹你居然都舍得送给一个第一次见面的人。”说话之间,凤儿站到浩风的对面,脸色怪异的看着浩风,让他一阵的不自在。

只听浩风脸色突然一正,开口说道:“你个小丫头片子懂啥?方才我们去蓬莱仙岛,不是见到我大哥了么,我大哥与那独孤风乃是结拜兄弟!即使以彭祖修为也是无法看透那独孤风来历,而且道祖还曾因他现身,再说了,以这少年的进境速度和绝强实力,他日定然也是一方强者!”原来这浩风居然是那浩烈的弟弟。

“哼,分析的倒是头头是道,等回去后,看我不告诉族长爷爷,让他打你PP!”那凤儿却是狡黠一笑,恶狠狠的说道。毕竟这碧血神丹的主料麒麟圣血,只有麒麟一族的族长墨色麒麟方才拥有,所以说这碧血神丹乃是麒麟一族的圣药。

一听此言,浩风突然一愣,那原本肃然的脸色瞬间转换为献媚,笑嘻嘻的说道:“凤大小姐,您大人大量,胸怀广阔,这点弹丸小事,哪里还用劳动您的大驾前去,是不?”

那凤儿一见如此情景,嘴角顿时弯起一丝胜券在握的奸笑,点起脚尖拍拍浩风的肩膀,如大人一般说道:“哼哼,算你小子会说话,蓬莱仙岛彭祖给你我二人一人三颗天心圣丹,拿两颗来交换,本小姐自然不会去告密。”

浩风一听,脸色顿时狂变,哭丧脸说道:“我说大小姐没必要这么狠吧,就三颗天心圣丹,你居然要拿走两颗!”说到后面,浩风的语气猛然拔高,显然是誓死不从,不愿交换。

那凤儿闻言,脸色顿时严肃的说道:“好你个浩风,难道两颗天心圣丹比碧血神丹还珍贵么?天心圣丹也不过只是能够加快一点修炼速度而已,碧血神丹可是能够起死回生的!本小姐也不废话,一颗!拿来!”话虽如此说,但是最后凤儿还是退了一步。

毕竟浩风把碧血神丹送给独孤无言的初衷是对的,即使自己去麒麟族长爷爷那里去告状,也不会有什么效果,还不如退后一步,一颗到手再说。

凤儿的那点小心思,浩风岂能不知,只不过这丫头就是调皮了点而已,于是便装作很无奈的样子,手一翻,一颗碧绿色的药丸散发着诱人的药香,出现在手中。

只见一道红光闪过,那天心圣丹便到了凤儿手中,瞬间又消失不见,显然是被她收入储物袋里去了。

浩风却是不怎么在意,眼神无意间又忘了一眼无言离开的方向,便开口说道:“修界事了,我们便回去吧。”

见到凤儿点头,浩风缓缓伸出右手,淡淡的青光缓缓凝聚于手上。进入洪荒需要以神则之力破开重重空间方可!也就是说,没有神级的实力,便根本不可能进入洪荒界!

只见浩风大手一挥,破空便直接纷纷崩碎,一道漆黑的门户便出现在两人面前。递给凤儿一个眼神,浩风便直接踏步而入,身影消失不见。那凤儿吐了吐舌头,也跟着进去了,那空间之门也随之消失不见,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

话说,此时的独孤无言已然来到了乾坤门的大殿上空。乾坤门乃是上古之时传下来的门派,具体师承哪位前辈高人,却是知之甚少。此处名为:两仪山,上古之时此地因一座先天两仪大阵而闻名,只不过却是在两位准天尊位业高手的战斗中烟消云散。

对于这乾坤门,无言在魔宫也是查阅了不少的典籍。乾坤门的大殿就坐落在两仪山峰顶,而在两仪山周围却是布下了一座乾坤两仪剑阵!阵基乃是一柄高等灵器级别的法宝!即使是大乘期高手若是误入其中也绝对是有死无生!

即使如此又能如何?独孤传人独孤无言那不惧强敌的秉性便注定了,这绝对会是一场死战!意念一动,天剑顿时从眉心之处缓缓飘出,化为一柄三尺青锋落在无言手中。随后一挥,天剑划过一道玄奥的轨迹,虚空之中便突然出现一道数千丈大的青色剑芒直劈向两仪山!

剑芒未至,在两仪山的上空突然暴起一阵黑白相间的阴阳两极之力!只见那阴阳两极之力化为一个阴阳鱼状的太极图正好顶在剑芒之上,与剑芒对峙在半空之中!

护宗大阵有变,而且如此巨大的动静,乾坤门的一众高手又岂能没有发觉?以天玄真人为首,数千乾坤门弟子纷纷在大殿之前集合,只见那天玄真人望着半空之中的情景,自言自语道:“该来的,终究还是来了!”以如今的情况来看,天玄又怎会不知这独孤无言定然是达到了当初独孤风的实力!若是没有实力,独孤无言又怎会来挑宗门?

但是乾坤门又怎么可能坐以待毙?只听那天玄真人转身对数千弟子说道:“众弟子听令!随时准备与强敌死战到底!”天玄这一番话说的是慷慨激昂!毕竟宗门内根本没有能够与独孤无言一较高下的绝顶高手。如果大阵被破,那么我便只能......

暂且不管天玄真人此时心中正在激烈的天人交战,无言却是发现这大阵虽然玄奥,却是并没有什么奇特之处。心念至此,只见他手中天剑暴起一阵青芒,带着冲天的气势化为一道青色剑芒,直接将那阴阳太极幻想破开!冲入了乾坤两仪剑阵之中!

徒一进入大阵,无言便感觉眼前景色突然消失不见,四周一片黑白之色,正是那无尽的阴阳两极之力!而且在自己的四周赫然有着八柄长剑围绕!似乎布成了一个玄奥的阵法将自己困在其中!这八柄长剑,四柄黑色,四柄白色,穿插其中,不停盘旋,让人眼花缭乱!

见到此景,无言心中不禁冷笑,剑阵?阴阳剑?那依然还是剑!师父曾说:修行《破言剑诀》所修剑道,在踏入剑我之境后便初窥破灭之道门槛,凡为剑者,境界之下便是蝼蚁!

想到这里,无言便直接一摆长袍,盘膝而坐,视那剑阵如无物,凝聚心神,意念守一!磅礴的剑意陡然自识海之中喷薄而出,激的那八柄阴阳剑不断的惊颤,发出一阵阵不甘的剑鸣!

这乾坤两仪剑阵之中的八柄阴阳剑正是大阵的阵基!传说中,混沌化阴阳,阴阳化两仪,两仪化四相,四相化八卦!八柄为八,两色为阴阳,一色四柄为四相!这大阵端的环环相扣,玄奥无比!

若是普通高手入这大阵之中,不死也要脱层皮!但是这乾坤两仪剑阵却是偏偏以八柄阴阳剑为阵基,恰好被剑诀剑意压制,不能不说这乃是天要亡他乾坤宗门了!

由于实质般的剑意幻化为一双双大手将八柄阴阳剑尽数缠绕。剑之压制神通顿时使出,只听八柄长剑暴起一声剑鸣后,却是纷纷灵气被封,从空中掉落下去,乾坤两仪剑阵顿时被破!

缓缓睁开双目,眼中精光一闪而逝,无言便也发现了下面的一众乾坤门弟子以及那高耸在云端的大殿。将剑元与剑意纷纷提至巅峰状态,只听无言口中冷冷喝道:“吾之剑意,境界之下皆为蝼蚁,意念所至,万物皆为我剑!”顿时整个两仪山之巅的所有事情纷纷拔地而起,腕托一柄柄泛着寒光的长剑密密麻麻的将数千乾坤门弟子包围在其中。

这正是独孤风以前在剑婴境界之时便领悟的万物为剑神通!这等招数对付境界不高的修者尚可,却是对那大乘境界的天玄真人以及几位宗门长老无用。

未等天玄真人下令,便有三位大乘境界的长老合力支撑起一个庞大的能量护罩将一众弟子护在其中!无数的碎石,草木,剑光击打在护罩之上,噼里啪啦,砰砰直响!

眼见如此,独孤无言不禁泛起一丝不屑的冷笑,若是剑婴境界使出这万物为剑神通,或许难有成效,但是如今剑我之境,剑意更强,岂能还如往日一般?

只见独孤无言缓缓伸出右手,一指点向两仪山旁边的一座山峰。便看到那山峰猛然激烈的震颤,居然直接拔地而起,宛若一柄惊天石剑直接向一众乾坤门弟子砸去!

在所有人惊讶震撼的目光中,那巨大的山峰猛然砸在护罩之上!随着一声震耳欲聋的轰鸣声,整个两仪山顶顿斯乱石纷飞,暴起漫天尘烟!一道巨大的裂痕自峰顶一直延伸到山脚下!

即使是如此,无言依然不肯罢休,袖袍连挥,一道道惊天剑芒纷纷激射而入漫天烟尘之中,同时带起一声声凄惨的嚎叫和临死前的不甘怒吼!

一直持续了约有半个多时辰后,整个两仪山却是在也经不起无言如此这般狂轰乱炸,巨大的山峰陡然自云端崩塌!滚滚碎石崩落而下,砸在大地之上震荡的微微颤动!山脚下的丛林也是被整个夷为平地,远古之时便闻名的两仪山自此在修界除名!那乾坤门大殿被毁,宗门被灭,已然算是名存实亡了!

然而无言却是不知道,在临死之前,天玄真人却是自怀中取出一道玉符,运起真元便将其捏碎!却是不知乃是何意,临死之前天玄那邪恶的眼神却是绝对表明着,这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最后冷漠的望了一眼烟尘翻滚的乾坤门驻地,无言的心中不禁松了一口气,终于还是报仇了!师父你知道么?无言闭关潜修四载,忍住心中悲痛,只为了今日能够为师父出此恶气!徒儿便在这修界等师父回来!凡是曾经与师傅为敌的门派,徒儿都会一一向他们讨回血债!

片刻之后,无言方才缓缓平复下心神,刚要离开,却是眉头突然一皱,脸色凝重的望向下方已然还在翻滚的尘烟!在那里,一股惊人的气势缓缓升起,越来越高,越来越强,越来越惊人!

待烟尘散尽,只见那一片碎石之上却是站立着一位面色邪异的青年!一袭黑袍笼罩了全身,无法看清楚其双手,眼睛却是一对金色双瞳,让人一见之下,背后便顿时升起丝丝寒意!那背后张开的一对肉翼,却是能够让无言百分百断定,这不是一个人类!

“捏嘎嘎,是你这个小家伙毁了那鬼谷子老家伙的道统?”只见那诡异的青年抬头望向无言,用怪异的腔调问道。

无言眉头微微一皱,这家伙的声音委实难听,便冷然说道:“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那青年闻言,眼神之中金芒一闪,恶狠狠的说道:“好一个初生的小牛犊,老祖我最讨厌仰着脖子看人,你给我下来!”话音一落,半空之中的无言便猛然感觉身子一紧,整个人呗直接从空中拽了下来,砸在了地上!

胸口猛然传来一阵压抑,噗的一声,一口鲜血便自无言口中喷出。无言的心中充满了莫名的恐惧!没有丝毫的征兆,自己居然连反应的机会都没有!这怎么可能?

“怎么样?一个未成仙体的小家伙居然也敢跟老祖我如此讲话,端的是活够了!”说话之间,那青年却再次袖袍一挥,顿时又将无言扫飞数丈之外,砸落在地上,又是一口鲜血喷出!

能够作为独孤一脉的传人,性子哪里会不坚毅?无言便默不吭声,咬牙忍耐,识海中的剑意跃跃欲试想要捅破那禁锢自己的诡异能量!

“哦?居然还想反抗?空间法则的妙用,岂是你一个小小修者所能抗拒的?”冷冷的话语宛若一道寒冷的剑芒猛然刺入无言心神,整个识海顿时跟着一阵波动,噗噗噗,无言感觉头脑一阵眩晕,连喷了两大口鲜血!

太强了!根本无法反抗!但是师傅的仇还要我来报!我要坚持住!坚持住!无言却是哼都没哼一声,咬牙忍耐,心中不停的为自己打气,让自己不至于昏迷过去,若是能坚持住,说不定还有一丝的转机也不一定。

“鬼谷子那老家伙居然也舍得,我老祖不就是吞吃了他三位徒弟而已,居然燃尽生命之火将我老祖封印至今!你说是不是很可恶!”那自称老祖的青年冷冷的盯着趴在地上的无言,面目狰狞的质问道。

此时的无言心神凝聚到极致在支持自己的意识,又哪里能够回答他?见到无言不说话,那青年更是大怒,袖袍连挥五道气劲再次将无言扫飞!无言更是鲜血狂喷,内脏受了十分严重的伤势!

神情冷漠的望了一眼在那里吐血重伤的无言,那青年的眼中却是无甚怜悯,让眼神在无言看来,似乎对方根本丝毫没有把自己当回事!一个玩物?一种蔑视?一直蝼蚁?

在也无法忍受心中的滔天怒火,无言猛然抬头对天狂啸!潜力完全激发,顿时将那禁锢自己的诡异能量冲散,化为一道残影扑向那诡异的青年!此时的无言却是双眼血红,处于爆发的边缘!

见到无言居然冲破了自己的空间禁锢,那青年不禁微微一愣,然而无言此时的实力,他依然还是丝毫也不放在眼中!只见丈宽的右翼猛然一阵扇动,无言便只看到了一片残影闪过,意识丝毫没有反应过来,直接被扇飞出去数十丈远!血洒长空!

这一击却是不同于方才,落到地上之后,只见无言嘴角汩汩的流淌着鲜血,却是直接昏迷了过去,没有了丝毫的意识。在对面那诡异的青年手中,无言就宛若一个刚刚出生的孩童一般,不堪一击!

冷漠的扫了一眼昏迷了过去的无言,只见那青年嘴角泛起一丝冷笑说道:“居然如此不堪一击,老祖我还没玩够!”话音一落,只见其袖袍再次一挥,却是想要直接将无言击杀!

就在此时,虚空之中猛然响起一声冷喝:“孽畜尔敢!”只见无言身前空间猛然一阵波动,一道身影缓缓出现,正是一位须发皆白,身穿青色道袍的老者!

青年挥出的那一道气劲却是还未到老者身旁,便直接消散于无形间,只听那老者冷冷的看着他说道:“鲲鹏!今日本尊便灭了你!让你烟消云散!”话音一落,那老者手中金光一闪,却是出现一根长鞭,其上符文密布,一股苍茫的气息让人窒息!

“鸿韵!”那名为鲲鹏的青年面色骤然一变,惊呼道。身影顿时消失在原处,不知去了哪里。

“想跑?”只见鸿韵嘴角泛起一丝不屑的冷笑,袖袍一挥,无言的身影便消失无踪,鸿韵的身影也同时消失不见,一切甚是诡异!

此时在沧海之上,空间突然一阵波动,那身背双翼的鲲鹏的身影出现在半空之中,眼神冷冽的盯着自己的前方,心中暗暗焦急!在这亘古界之中,道祖亲临,自己又如何能逃的了?

只见鸿韵的身影无声无息间出现在鲲鹏前方数十丈远之处,口中冷冷说道:“在我界之中,你能逃到何处?莫非真以为我道祖之名是假的?”

“鸿韵,莫非你真要赶紧杀绝?待我师魔祖降临,你也难逃!”那鲲鹏却是死鸭子嘴硬,依然还想求那一线生机。

“执迷不悟,何为道?我,幽冥,祖龙,盘古,亿万万载,依然还是难明!”那鸿韵道祖却是不知为何说了一番晦涩难懂的话语,手中长鞭便直接抛飞空中,抽向对面的鲲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