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虚无至尊道

遗弃之地,神秘玉符,至尊道义,孤傲少年……坚毅之心,无名剑诀,沧海情愿,苍茫...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百零八章 天道守护兽
章节列表
第一百零八章 天道守护兽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话说在独孤风击杀亡灵之神瓦米西之时,那惊天动地的绝强气息,自然引得正在被围攻的众人注意。但是外围无穷无尽的亿万骸骨,根本无法前去查探!而且长久的战斗,已经极力的消耗他们的真元,哪里还有心思兼顾其他?

只听一声娇哼,修为稍弱的紫衣却是有些消耗过甚,真元有些紊乱!听到紫衣的一声娇哼,天魔心中自然是有些担心。只见天魔那巨大的手掌之上魔气缭绕,挥手间,一只魔手便轰然砸在紫衣前方的万千骸骨之中,减缓了紫衣的压力。

但是如此众多的骸骨,天魔这一击依然还是无补于事。急怒之下,天魔猛然踏足!大地猛然龟裂,无数骸骨掉落其中,纷纷被碾成了粉末,只见天魔手中魔气暴涨,一道数万丈长的黑色刀芒破空而落!顿时在无尽的骸骨之间劈出了一片数万丈长的真空地带!

看到天魔发飙,紫衣欣慰的一笑,而后便感觉头脑一阵眩晕,眼前渐渐的模糊。就在紫衣的身影要倒在地上之时,一道漆黑色的身影突然出现她身旁,再一次抱住了她。感受着怀中女子的体温,还有那淡淡的体香,天魔心中不禁再次一荡。

就在此时,那一直在当中盘膝而坐恢复妖元的妖神毕方恰好睁开了双目,眼中火光一闪,紧接着众人便听到一声刺耳的鸟鸣!顿时大喜,只见在半空之中,一只展翼有万丈宽的火红色大鸟显现,不是那神鸟毕方,还能是谁?

火色的眼瞳略微一扫,毕方便发现情形甚是危机,顾不得其他,全身顿时腾起数十丈高的火焰,原本漆黑的天空瞬间一片火红!整个数万里的方圆尽皆笼罩!只见毕方鸟喙微张,一道淡淡的声音顿时传入众人耳中:“本命法则,天地万火,皆尊我令!毁天灭地!”

随着毕方的话音一落,那余音依然还在众人耳中回旋,火红色的天空中顿时浮现一个个深红色的光亮!一个个包裹着神火的巨大陨石从天而降!除开天魔等人所在之处,数万里方圆尽皆一片火海!陨石击在大地上,响起连续的轰鸣声,大地猛烈颤动!每一个陨石的落下,都会出现一个数里方圆的大坑!

大范围华丽的火系神通秘术居然如此强悍,让众人不禁对毕方的实力再次刮目相看。那被独孤风派来帮助众人的异兽自然也是发现了这震撼的场景。只见它抬头仰望天空,小爪子挥舞着吱吱乱叫,不知在说些什么。

无尽骸骨的源头已经被独孤风拔掉,所以毕方这绝强的一个火系神通便将剩下的骷髅清理的差不多了。待一切都平静下来之后,便可以看到,整个数万里的方圆,大地皆然漆黑一片,一个个巨大的坑洞到处都是,一股烧焦的味道缓缓传入众人的嗅觉,一切都是那么的惨烈。

天空之中的火鸟再一次鸣叫一声,身影顿时化为一道火光落在地上,变化成了人型。如天魔,后羿等人却是长长的呼出一口浊气,心中暗道,终于还是成功的渡过了此劫。顿时一个个纷纷盘膝而坐,对于如今来说,尽快的将自身的实力提升至最佳的状态方能在这危机重重的道之墓地中存活下来。

远处的小异兽见到一切都已然好转,便抓了抓小脑袋,吱吱一叫,身影顿时消失在远处,不知去了哪里。但是在这面墓地之中,想必去找,也是去找独孤风了吧。

看到众人纷纷盘膝运气,意念一动,一杆火红色的神枪便赫然出现在毕方手中。暗含精光的双眼扫了一遍众人的脸庞,毕方的心中也是暗暗欣慰,如果不是这些原本敌我相对的一群人齐心协力的话,单独行动在这亡灵道中,想必早已身陨多时了。

众人之中恢复最快的便是敖天了,毕竟其变化为六爪龙身,那庞大的龙元和肉身强悍的龙体,自身的消耗很小。其后醒来的便是天煞了,方才变化为天煞本体,却是吸纳了不少的煞气,炼化之后,自身的修为也是略有增加。

随后不过多时,众人也都纷纷醒来,便都盘膝坐在地上围成一团。毕竟此场大战,一切都甚是诡异,众人也是要商议一下,看看能否发现一些蹊跷之处。

徒一开始,便听那后羿大巫开口说道:“这场骸骨大战,那无穷无尽的骸骨大军,各位想必也是深有体会吧。以我的想法来说,想必在道墓的更深处定然有一处基地,若不是如此的话,哪里会有这么无穷无尽的骸骨?”说完之后,后羿便观看众人的表情,让大家说说自己的看法。

听完后羿所说,众人纷纷皱眉,若是真是如此的话,那么众人该何去何从?去道墓深处?那里有基地,想必还是会有无穷无尽的骸骨!冒然前往必然力竭身陨其中!那如果不继续前进,又能去哪里呢?道之墓地,一入难回!

就在此时,那一直沉默少言的堕落天使路西法却是缓缓开口说道:“大巫虽然说的也有道理,但是以我的看法来说,想必是有一位亡灵法神的存在!亡灵法师一脉实力不高,但是那奇特的召唤亡灵之术,却是能够让已经身陨的强者遗体重新战斗!而且各位想必也是感受到了极远之处爆发的一股强悍气息!定然是那亡灵法师身陨或者离开,否则即使毕方妖神一记神通秘术,这些骸骨依然还是无穷无尽!”

众人一听,皆然大吃一惊!这路西法所说却是有事实根据。众人在战斗之时,也的确感受到了那道墓深处的某个地方爆发出的强横气息!那也就是说,在这道墓之中还存在其他的一些有意识的存在?想到这里,众人却是不禁又是苦恼起来。

过了片刻之后,那天魔却是忍不住说道:“勿论我等在这里怎么去想,都是无法确定在道墓深处到底是个如何情景!那我们便直接闯进去!是生是死,听天由命去罢!”

闻听天魔所言,众人却是不禁都暗暗点头,那妖神毕方更是赞同的说道:“恩,天魔说的很对!我等便杀将进去!任他万千骸骨,我等至死不休!”

毕方的一声豪言壮语,不禁让众人心中都腾起熊熊战火!自从入了这道墓之中,往日在修界呼风唤雨的众位却是处处缩手缩脚,对于他们这般境界的强者来说,何时受过这等窝囊的气?

随后众人便纷纷起身,以毕方,后羿,天魔,天煞等人为首,战意熊熊的向亡灵之道的深处行去!众人心中谁也不晓得这深处到底还存在着什么亘古亿万的秘密,也不知其中还有什么强悍的存在。

不知走了多久,周围的景色却是没有一点的变化,依然还是一个个土坟,苍茫的大地,漆黑色的天空。在途中,众人发现了一个数万丈宽大的坑洞,最后大家分析之后想到,这或许就是当初那强悍气息的源处。心中不禁暗暗骇然,在这道墓之中,众多神通皆是无法使用,实力也受到了很大的压制,依然能够发挥出如此神通的存在,那该有多强大?

虽然想是这样想,此时战意盎然的众人却是心中没有丝毫的畏惧,便直接离开了此处,继续向深处行去。没过多久,众人便停了下来。

在正前方,一个高大的身影守护在一块巨大的石碑之前。这身影高有数万丈之巨,身上覆盖着漆黑色的鳞片,狰狞的头颅十分像龙,却是没有龙角。粗大的腿部,一根根倒刺闪着深深寒光,想必那威力定然不下于神兵利器!此外在其身后还依稀可以看到一条长长的巨尾。

众人之所以没有一拥而上,却是因为这怪异的巨兽身上散发出的气息比之原本那万丈巨人更加的深邃!仿若深渊一般,让众人没有丝毫的途径来估测出这巨兽的实力。唯一可以肯定的是,这巨兽定然比之那巨人强了不止一筹!至于强了多少,众人的心中也是没有丝毫的底细。

那巨兽却是似乎直接无视了众人的存在,难道是存在什么结界一般的事物阻挡了巨兽的视线,还是这巨兽自信自己强大的实力,丝毫不将众人这般蝼蚁放在眼中?

孤傲如天魔这般的存在,岂能忍受的了这种想法?只见那天魔双拳紧握,口中喝道:“莫要犹豫了,既然来了,那便倾尽所能,痛痛快快的战他一战!”说话之间,天魔身上已然泛起深深的魔气,气势提升至巅峰状态,便要冲将上去。

一听此言,毕方与天魔对视一眼,两人同时生出一种英雄相惜的感觉!未对其他众人说些什么,两人便提起真元冲了上去!随着一声暴喝,自天魔右手猛然劈出一道数千丈高漆黑如墨般的刀芒,那力拔山兮气盖世的无往豪气,顿时让其他众人心中暗生惭愧。

一道道身影纷纷激射而出,正是其他众人紧跟着天魔,毕方二人的脚步冲将出来,誓死与这巨兽拼死一战!只见那第三个冲出来的敖天身上猛然腾起数丈高的金色火焰,紧接着整个虚空都暴起一道刺眼的强光!一声震天的龙吟声响彻天地!

众人冲了上去,那巨兽自然也是发现了。只见那巨兽眼中红芒一闪,无数道血芒便铺天盖地的激射而来!面对天魔的那一记刀芒,那巨兽右爪一拍,轰然一声巨响后,巨兽也是没有受到任何的伤害!

面对这些密布整个空间的血芒,众人也是神通尽出,各色的神通秘术在虚空之中演化出炫丽的光景!但是这美丽的景象之中,却是暗含着无尽的杀机!莫非真的是越是美丽的东西,越是危险么?

紧紧徒一交手,众人便感觉出了这巨兽的实力的确强悍无比!只见那妖神毕方单手一翻,一块金色的令牌便赫然出现在手中。只听毕方口中念念有词道:“今日,毕方大逆不道,毁天尊令,还本体!”话音一落,只见毕方另一只手掐了一个法诀,那天尊令便猛然爆发出一阵金色的强光!即使是那巨兽也是不禁退后了数步。

一声悦耳的鸣叫声响起,让众人心中不禁泛起一丝平静的感觉。唯独那远古之时便跟毕方大战了无数次的后羿晓得,这才是真正的毕方神鸟!天地之间独一无二的混沌火鸟!即使是凤凰一族也是多有不如。

强光散尽,虚空之中,一只展翼数万丈的巨鸟飞翔在空中!一袭火红色的羽翼,全身熊熊燃烧的妖艳神火,一对漠视苍生冷冽的双眸!化为真正本体的毕方在体型上却是比之那巨兽不过小了一点点而已!

天魔一见之下,顿时口中哈哈狂笑,痴笑道:“好!好!好!”三声好字出口,便见天魔手中结印,口中念道:“苍茫天地,唤我本心,大魔本体,现!”顿时原本漆黑的天空顿时魔云滚滚而来!一道漆黑的墨色光柱陡然自虚空中激射而下,将天魔的身影掩盖其中!

一声恐怖的魔吼声冲天而起,魔气纷纷聚集在一起,一道数万丈高大的身影拔地而起!大口一张,那滚滚魔气顿时被其吸入腹中,一阵爆豆声响起,那爆炸一般的力量让所有人都感觉到深深的震撼!

“黑暗凝聚吾魂,堕落始祖血契!”却是那堕落天使路西法眼神迷茫的念动了一段口诀!话音一落,一股诡异的气息顿时传遍全场。只见那路西法眼神之中血芒大盛,原本全身环绕的黑暗神力却是纷纷转化成了血色!六对丈宽的黑色羽翼却是陡然暴涨至数十丈的血翼!

诸强纷纷动手,敖天岂肯落后他人?巨大的龙口微张,一段箴言便响彻整个虚空:“大道三千,亘古血脉,觉醒吧!沉睡在血液中的力量!”只见敖天那原本万丈的龙身却是再次暴涨!一股绝强的气势冲天而起!数万丈的龙神在空中缓缓盘旋,亘古龙威缓缓传入众人心神。

首先便见那毕方右翼一扇,一道火光顿时冲击向那巨兽!这不过片刻间的一切变化,让那巨兽也是有些微微愣在那里。眼见毕方发动攻击,那巨兽眼中凶芒一闪,巨口一张,一道血光便迎了上去!

变化为大魔本体的天魔仰天一笑,大步迈开,巨大的拳头带着狂猛的魔气轰向巨兽的脑袋!另一只手中却是魔气凝聚,一柄万丈魔刀赫然出现在手中!

血色的双眸冷然的望着那数万丈高大的巨兽,六对羽翼缓缓扇动,血色的神力在胸前缓缓凝聚,一柄千丈血色巨剑赫然出现在空中!十二翼顿时猛然扇动起来,路西法的身影瞬间消失不见!同时消失的还有那柄千丈血剑!

一声龙吼声响起,一道万丈巨爪猛然自空中拍下,目标正是那巨兽的脑袋!正是敖天使出了真龙一族的神通秘术:真龙灭世印!

强悍的能量纷纷冲击而来,众多强大神通秘术尽出,却是更加激起了那巨兽的凶性!利爪一挥,顿时挡住天魔的拳头,双眼之中两道血柱冲天而起,顿时将那巨大的龙爪击散!突然之间,一道血影出现在巨兽的眼前!正是路西法!

只见路西法手中血剑劈斩而下,那巨兽却是临危不乱,眼皮顿时遮挡下来,脑袋一偏,血剑轰然斩在巨兽的脸上!剧痛传入心神,一声嘶吼猛然响起,一只巨大的爪影仿佛直接跨越了空间,路西法根本没有丝毫的反应时间,瞬间便被击飞!

大喝一声,万丈魔刀立劈而向巨兽脖颈!一道透明的火焰缓缓自毕方口中喷出,正是那毕方的本命神火!于是同时,敖天龙尾一扫,抽向巨兽的腰间!

那巨兽被激怒,血色的双眼依然盯着被拍飞的路西法,却是不管不顾天魔与敖天的攻击,巨口一张,再次喷出一道更加凝聚的血柱迎向毕方的神火,顿时大步迈开,冲向路西法!

轰隆一声,万丈魔刀劈斩在巨兽脖颈,却是没有将头颅斩下!那巨大的反弹之力却是将万丈的魔刀崩碎!敖天的龙尾扫在巨兽的腰间,巨兽依然还是纹丝不动的继续冲向路西法,而敖天却是感觉尾巴一阵火热的疼痛!

就在此时,一道黑影突然冲将出来,那巨兽却是直接被撞飞出去!正是那天煞也变身本命煞体过来帮忙了。将巨兽撞飞之后,天煞怒啸一声,巨大的爪影轰的一声砸在巨兽的脑袋上!迸溅起漫天碎石!

天煞心中警兆一起,还未反应过来,便感觉腰身猛然一痛,身影顿时被击飞出去!赫然是那巨兽几近万丈的巨尾!如此被群殴,巨兽早已暴怒!头颅向天嘶吼一声,那巨兽的气势却是再次暴涨!砰的一声,一对万丈肉翼赫然在巨兽的背后张开!绝霸的气势不断的冲击着众人的心神!

“拙!”就在此时,一声暴喝声响起!一道粗大的血箭冲天而起,猛然击在巨兽的眼睛上!带起了一道血柱!

刚刚完成最强变身的巨兽却是突然收到伤害,一声凄惨的嘶吼声响起,一只巨大的血眼却是直接被那血箭击碎了!那剩下的一只独眼冷然望向那在远处目瞪口呆的后羿!正是这渺小的蝼蚁将自己的一只眼睛毁掉的!

独眼之中血芒再闪,一道诡异的波动顿时传开,所有众人顿时感觉仿佛一切都停止了下来!眼睛能够看到,意识还在,但是身体却是丝毫也无法动弹!体内的能量也被禁锢了!

只见巨兽的身影猛然一闪,顿时消失不见,却是瞬间出现的后羿面前!巨大的脚掌轰然踏下!众人的心中顿时感觉一阵莫名的悲痛!毕竟一路战来,不知多久,众人已然有些惺惺相惜!

身影再闪,那巨兽又出现在路西法面前,巨大的利爪拍下!路西法的身影顿时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中。毕竟路西法不是专修肉身的修者,以这巨兽的一爪之力,想必路西法凶多吉少!

就在此时,敖天陡然发现,一条万丈巨尾猛然扫来,顿时一股猛烈的剧痛传入心神,万丈龙身直接被扫飞!便直接没有了任何知觉!

妖神毕方感觉双翼猛然一阵剧痛传来,原来是那巨兽两只利爪正在撕扯自己的羽翼!心中还未出现任何想法之时,一股剧痛猛然传来,便也没有了知觉。

剩下的天魔,天煞,以及那未动手的血神子和萧天逸都是骇然变色!妖神毕方的本体居然被这巨兽直接撕扯下双翼!那喷薄而出的漫天血色让他们心中不禁泛起一种深深的恐惧!

在道墓深处的那巨大的祭坛旁边,独孤风却是不知自己与这老者下棋已经下了多久了。就在此时,一声吱吱叫响起,顿时吸引了独孤风的注意。转头一望之下,赫然发现是那小异兽回来了。

终于找到了独孤风,那小异兽顿时欢喜的跳入他怀中。那叫做忘情的老者却是疑惑的望了一眼小异兽,口中淡淡说道:“弑神兽?”

老者声音虽小,但是独孤风依然还是听到了,不禁也甚是疑惑的问道:“前辈,什么弑神兽?莫非是这小家伙?”说话之间,独孤风疑惑的望着怀里的小异兽,不禁想到,这小家伙哪里像是能够弑神的模样。

就在此时,只听那老者缓缓开口说道:“呵呵,具体的老夫也不是十分确定,不管在太古,还是亘古,传说中弑神兽乃是天地所生,神级修者皆然已经掌握法则之力的妙用。但是这弑神兽却是能够直接无视法则之力,不在天道之中,也不在大道之列。成年的弑神兽的利爪可以轻易的破开天尊的亘古不灭金身!”说话之时,这老者也是十分疑惑的望向这小兽。毕竟不管是太古还是亘古,还从来没有出现过弑神兽。

独孤风闻听老者之言,心中也是暗暗惊讶,这成年的弑神兽莫非连天尊都可弑杀?但是独孤风却是不相信这小兽是弑神兽,毕竟如果真的如老者所说,弑神兽那种存在又岂会粘着自己?

想到这里便听独孤风说道:“呵呵,这小兽未必就是传说中的弑神兽,不过能够在这道之墓地中生存下来,想必这小兽也不简单。”

那老者闻言却只是笑了笑,突然脸色微微一变,口中说道:“小友的几个朋友似乎有麻烦了。”

听到老者所说,独孤风身影一阵,赶紧问道:“出了何事?他们现在何处?”未与他们在一起,独孤风自然有自己的想法。以其孤傲的本性,既然能够在这道墓之中独行,那么他便不愿意跟别人一起。

那老者脸色一正,便听其说道:“他们穿越了亡灵道,此时已然快要踏入君王墓地之时,却是碰到了天道守护兽!”

老者说完,独孤风也未冲动的便直接前去,而是接着问道:“前辈,何为天道守护兽?”

“所谓天道守护兽,便是天道赋予其实力和生命,而一些天道不想让修者踏入之地,便让它们来守护。天道守护兽之名也是由此而来。”那老者却是没有丝毫犹豫的缓缓说道。

独孤风一听,脸色顿时一变,天道守护兽?天道赋予其实力和生命?莫非天道不是虚无缥缈的,而是真实纯在的?想到这里,即使是独孤风自己也是不敢相信!

那老者自然是能够猜想到独孤风心中所想,便手捋胡须接着说道;“大道道祖乃为鸿韵,天道自然也是纯在的。你看那个法轮,那便是天道法轮!”随后老者手指向那祭坛之中的巨塔顶端。

紧接着,老者继续说道:“天道法则便是天道的体现,天道法轮之中蕴含万千法则,其中有一化身,便名为:苍天!看到那玄色巨塔了么?这是:天道玄塔!那便是另一个天道化身黄天变化而成!”

独孤风听完老者所说,心中的震撼已然无法用言语表明!如今第一次听说,天道是真实存在的,而且还存在天道两身,一曰:苍天!一曰:黄天!一为:天道法轮!一为:天道玄塔!

看到独孤风那惊讶的表情,老者心神丝毫不为所动,口中淡淡说道:“你不是一般的人,终有一日,这些你依然还是会知晓。太古,亘古,大劫,亘古迷,谁人解?”

独孤风闻言,心中大震!眼睛紧紧的盯着老者激动的说道:“前辈,莫非你知小风身世之谜?何为那太古,何又为那亘古?”

老者未答,缓缓起身,眼神望向那天道玄塔之上的天道法轮,或许望向的是更高的地方。只听老者仿若自言自语一般说道:“太古亡,尽皆无,亘古起,入轮回。何为太古,何为亘古。天地之间还有几人晓得。又有几人晓得什么才是真正的大劫?即使是鸿韵,想必也是不知吧。”

老者的一言一语,独孤风在一旁都听的清清楚楚,但是那玄奥无比,却又暗含玄机的话语却是丝毫也听不明白。不禁疑惑的说道:“前辈,小风不明白。”

老者闻言,却是缓缓一笑,口中说道:“该知道之时,你自然会晓得。一切皆有玄机在其中,吾也无法言明。”

独孤风一听老者如此一说,便知肯定无法从老者这里知道些什么了。便开口问道:“对了,方才前辈所说的那天道守护兽的实力如何?”既然不能再知道些什么,独孤风不禁有些担忧敖天他们此时的情况来。

“未至天尊境,却是无限接近于天尊!天道赋予其对任何法则之力都免疫的鳞片防御!而且更让其掌握了天道之下第一法则:时空法则!”老者却是又变回了原先一般,知无不言。

独孤风不禁微微一愣,口中疑惑的说道:“那不等于是绝对防御了么?时空法则?这个法则,小风还是第一次听说。”

老者微微一笑,淡淡说道:“哪里会存在所谓的绝对防御,天道之上尚有大道,踏入天尊之境便可无视其所谓免疫了。至于那时空法则却是时间法则与空间法则结合一起,无视时间与空间的存在!”

只听一旁的独孤风顿时惊呼道:“要天尊才可以?再加上如此犀利的时空法则,那敖天,天魔他们岂不是有死无生?”说话之时,独孤风心中也是想到,即使是自己前去,也定然不是那天道守护兽的对手!如今虽强,却是距离天尊之境相差甚远!

“呵呵,也不是说绝对要天尊之境方可。天道法则虽然万千,但是依然还是有的法则从未出现过,那些法则便可无视那所谓的法则免疫。比如你那功法而演化出的破灭之道!虽未成法则,但是却不弱于法则!”老者望着独孤风,捋须说道。

陡然闻听此言,独孤风顿时想到了曾经与妖神毕方大战之时,毕方也曾说过自己这是神则,如今经过老者这么一解释,看来自己的破灭之道还不在天道之列!想必比之所谓的法则还有更深的潜力可挖!

念及这里,独孤风顿时抱拳对着老者拱手说道:“今日多谢前辈解惑,小风这便去帮朋友渡过此劫,改日再叙。”

见到老者淡淡的挥了挥手,独孤风便不再做任何犹豫,提起剑元,顿时冲天而起,瞬间消失在天际。心中却是疑惑的想到,忘情?为何从未听人提起过?直呼道祖鸿韵名讳,想必也不是简单之辈吧?

望着独孤风离去的方向,那老者却是缓缓自语道:“忘情?真的能忘么?贯穿两界,以情入道,有情如何,无情若何?最终却是弃情而悟忘情。大道法则三千,条条皆可入道。鸿韵啊鸿韵,为何老夫我依然还是看不开,悟不透呢?”

而在独孤风离去之时,似乎忘记了将那小兽带上,其实乃是因为心中对那天道守护兽没有什么底细,怕带上这小兽而让它受到什么伤害。此时那小兽却是对着独孤风离去的方向挥舞着小爪子,嘴里吱吱的叫着。

缓缓收回思绪,那老者也是发现了这疑是弑神兽的小兽,那小兽也同时望向那老者,顿时一老一小大眼瞪小眼。老者心念一动,自身的气势缓缓释放一丝丝向那小兽压迫而去。

就在此时,只见那小兽眼中寒光一闪,顿时警惕的望向老者,小爪子对着他比划着,那抓尖更是露出一小截利爪,闪烁着深深的寒光!嘴里吱吱的乱叫,也不晓得是什么意思。

“呵呵,你这小家伙,老夫我不过是跟你开个玩笑罢了。”那老者将气势顿时收回体内,对着小兽笑骂道。心中却是想道,这小兽十有八九便是那传说中的弑神兽了!

说完此言,老者便不在理会那小兽。身影缓步走动,渐渐变淡,最后化为一片虚无,空中回荡着一声淡淡的叹息:“万古大劫,此等异兽也然出世,乱了,乱了!唉....”

那小兽莫名其妙的望着周围,忽然发现方才那老家伙不见了,顿时不禁吱吱直叫。望了望独孤风方才离去的方向,却是也不想去找,突然发现那石桌却是还在,便直接跳了上去,不过片刻之后,连续的呼噜声便缓缓传来。

飞行了不知多久,独孤风终于发现了一块高大的石碑!越来越近后,独孤风依稀的可以看到一只万丈巨兽利爪之上似乎正抓着一个巨人!定睛一看,赫然是那天魔!

眼见天魔有难,独孤风心中不禁一怒!紫金色剑元顿时凝聚在手中,一道璀璨的万丈剑芒便激射而去!强大的气势临体,那巨兽自然也是有所感觉,转过身来,独眼之中闪过一丝不屑,毕竟此处被自己使用时空法则完全禁锢了!又多了一个来找死的!

巨口猛然张开便要一口撕裂天魔的脖颈之时,轰然一声巨响,紧接着巨兽猛然嘶吼一声,背后传来深深剧痛!被巨兽布下的时空禁锢却是陡然消失的无影无踪!一道延伸数千丈的巨大伤口赫然出现在巨兽的背后,血红色的鲜血汩汩流出,不过片刻便形成一条小河。

冷然的立在半空之中,独孤风眼神扫遍全场。赫然发现那毕方妖神本体的两翼被撕裂!敖天万丈龙身就横在远处,却是不知生死!却是不见了那后羿大巫的身影。金蝉子,萧天逸,血神子三人却是都没有动手,目瞪口呆的站在远方。那堕落天使路西法和天煞也是不见踪影。

此时的天魔虽然毫无反抗之力,但是却并无伤痕。大魔本体亘古不灭!岂是那么容易便会被毁灭的?此时时空禁锢已然失效,便听那天魔惊讶的说道:“独孤兄!我天魔就说了,你怎会轻易身陨?”

闻听天魔话语,独孤风不禁微微一笑,口中说道:“天魔兄暂且休息片刻!待独孤斩了这厮,你我二人在好好聊聊!”话音一落,手中紫金色光芒再起,一柄万丈剑芒赫然出现在虚空之中!、

“破空!”随着独孤风的一声暴喝,那万丈剑芒瞬间力劈而下!空间纷纷崩碎,剑芒划过一道玄奥的轨迹轰然劈在了守护兽的头颅之上!

“嗷嗷...”陡然被重创,那守护兽也是忍不住不停的嘶吼起来。自己那亘古以来便存在的不灭鳞甲却是根本无法防御那看起来不过尔尔的剑芒。亿万载来,还是头一次!

只见在独孤风的一剑之威下,那守护兽的整个头颅赫然被一剑劈开,数道血柱喷薄出数丈高的鲜血,不过片刻间便血流成河。刺鼻的血腥味,似乎整个天地都是血色的。

那天道守护兽似乎依然不甘心,利爪长挥,想要击向独孤风,却是挥到半途中时轰然砸在苍茫大地之上!天尊之下,无限接近于天尊境界的守护兽就这么轻易的就死了?其实不然,如若不是破灭之道不在天道之列,独孤风是绝对不可能如此轻松的!

而那所谓的无限接近于天尊境界,却只是针对所谓的天道之下的修者而言罢了!跟修为的高强却是没有多大的关系。况且如果实力太差的人,又怎么可能会领悟那天道之外的其他法则?

“天魔兄,此地不宜久留,寻找一下其他人,我们速度离去。”微微一皱眉,独孤风便对一旁的天魔说道。毕竟如此浓重的血腥味,不过片刻定然会吸引无尽的亡灵前来!

震惊于独孤风的实力而有些愣神的天魔陡然听到小风的话语,顿时点了点头,去寻找其他众人了。徒一开始便被守护兽猛踏一下的后羿之处,却是发现后羿整个人已经镶嵌在大地之中,心脉之中微微还有心跳,显然并未死去。这大巫之体也的确够强悍的了。

独孤风却是直接来到了敖天身旁,意念一扫之下便也发现了敖天不过是昏迷了过去而已,并无大碍。剑意陡然凝成一束,化为一道声音传入敖天识海之中:“敖天!此时不醒,更待何时!”

嗷!一声响彻天地的龙吟声陡然响起,那敖天却是在瞬间便被独孤风的一具箴言振醒而来!金芒闪过,敖天顿时化为人型,面色欢喜的说道:“好!好!好!没事就好!”那眼神之中的关切之情让独孤风心中不禁暗暗感动!

听天魔所言,天煞却是被那巨兽以空间法则捏成了一个圆球,仍向了石碑的另一边去了。然众人心中不禁都有些唏嘘。在找到那堕落天使路西法之时,却是发现他也没有被那一抓拍个粉身碎骨。

只不过路西法之时已然受了极其严重的内伤,一时半刻却是无法醒来了。一场大战下来,战力最强的毕方,天魔,后羿,路西法,敖天,天煞都纷纷重伤,未参战的紫衣,嗜血老魔,萧天逸,血神子等人却是根本未来得及插手便被那震撼的情景愣在了那里。

随后众人便纷纷集合在一起,虽然都惊讶于独孤风的突然出现,此时情况有些特殊,却是谁也不好意思多问,便纷纷离开此时。

众人刚刚走后不久,原本被此处强大气息震慑而不敢前来的无尽亡灵骸骨,纷至沓来。那浓重的血腥气息,依然还有更多的亡灵感觉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