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虚无至尊道

遗弃之地,神秘玉符,至尊道义,孤傲少年……坚毅之心,无名剑诀,沧海情愿,苍茫...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百零九章 一战惊天地!
章节列表
第一百零九章 一战惊天地!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众人离开此处之后,却是并没有前往那巨兽守护的石碑。而是在独孤风的带领下,寻了一个比较宽阔而隐蔽的地方纷纷盘膝而坐恢复伤势。受伤最重的乃是妖神毕方与堕落天使路西法,其他人的伤势却是没有那么严重。

想到那天煞生死不知,想必是被那天道守护兽抛入了君王神墓之中去了。毕方既然能够被称作是混沌火鸟,两翼被撕裂,伤势虽然甚是严重,但是却还危急不到他的性命!只不过想要恢复的话,耗费的时间会多一些。

而那路西法则是全身都笼罩在一片血色神力之中,化为了一个巨大的血茧,独孤风一见之下,不由得想到,这可以算是在疗伤,也或许可以说是在进行另一种蜕变!这就是破而后立!

至于天魔,敖天两人的伤势却并不严重,便与独孤风聚在一起。只听那天魔首先开口说道:“未想到独孤兄被时空黑洞吸入其中,竟然也来到了这道墓之中,而且似乎实力更是强劲,让天魔心惊啊!”

独孤风闻言,淡淡一笑说道:“天魔兄说的哪里话,独孤所修功法特殊,在这道墓之中实力却是没有受到压制。”

天魔一听,心中也甚是惊奇,不过他人所修功法,天魔自然不会去问,便开口说道:“勿论其他,独孤兄救了天魔一命,他日定然报之!”

独孤风也是晓得,以这天魔的本性而言,自己若是过于客气,反而适得其反,于是便说道:“你我既然兄弟相称,又哪里需要如此言语,以后莫要再提!”

话音一落,两人对视一眼,顿时哈哈大笑,一切尽在不言之中。一旁未说话的敖天也是万分的高兴,毕竟独孤风没有死去,对于真龙一族那是绝对的福音!因为在他的身上发生的一切,给别人的永远都只是震撼!

就在此时,那敖天突然想起了一件事,便对独孤风说道:“在这道墓外围,我发现了一具龙神的骸骨!而且在你消失之后,玄浊龙神在万妖之地破封而出!但是仅仅只有龙魂!”

闻听此言,独孤风微微一愣,虽然早就已然知晓,不过如今亲自听敖天道来,依然还是有些惊讶。只见独孤风并未答话,而是单手一翻,一颗龙眼大小的金色龙珠赫然出现在手中!龙珠之上缓缓散发而出的亘古龙神之威,让天魔与敖天都感觉到了深深的震撼。这便是能够与天尊一决高下的龙神的龙珠!

“这道之墓地之中,到底隐藏了怎样的惊天秘密?”敖天眼神愣愣的望着独孤风手中的龙珠,不禁有些唏嘘的说道。

闻听敖天所问,天魔也同时望向独孤风,心中也甚是想要知道。毕竟独孤风在此实力没有受到压制的情况下,想必知道的秘闻以及发现的秘密更多一些。

只见独孤风缓缓皱眉,沉思了半响后缓缓说道:“这龙珠就是在那具你们发现的龙神骸骨之处得来的。而后在你们大战骸骨大军之时,那后方的亡灵之神也是被我斩杀!至于方才那只巨兽,你们知道那是什么样的存在么?”

说到这里,独孤风稍微一顿,便看到天魔与敖天两人眼神之中尽是迷惑,显然并不晓得。于是便接着说道:“那是天道守护兽!天道赋予其天道万法也无法磨灭的鳞甲!以及那天道之下最高法则:时空法则!”

独孤风淡淡的话语传入两人耳中,却是宛若一声惊雷!天道守护兽?万法无法磨灭的鳞甲!最高法则:时空法则!那独孤风是靠什么破开的那绝对防御一般的鳞甲?又是靠的什么神通秘术破开的那时空法则的禁锢之力?

说完之后,独孤风自然也是能够猜想到两人心中的疑惑,但是他却没有多说其他。因为很多的事情,就连他自己也是不清楚,他又如何来说?那自幼年之时,便浮现在意识深处的神秘玉符到底是什么?为什么以自己如今的实力,依然还是无法将玉符之事道出?

如今情形危急,实力方才是最重要的。三人也就不在多说其他,独孤风让二人继续修炼,而自己却是战在一处土坟之上,眼神迷茫的望着头顶那漆黑一片的天空。那深邃一般的墨色,是否如自己的内心一般,迷茫?无从选择?

不知过了多久之后,那后羿大巫却是第一个醒来。徒一增开双眼,后羿的双眼便陡然冷立,缓缓扫遍全场,方才发现原来众人都在盘膝修炼。心中不由得想到,那巨兽呢?众人又是如何脱险的?

“大巫醒了。”一道声音传入耳中,让后羿不禁微微一愣,顿时望向不远处的一座土坟之上,那一袭紫袍,长发飞舞的身影,正是独孤风此人。

心中虽然疑惑,但是后羿还不至于失态。在不打扰其他众人修炼的前提下,缓身站起,向独孤风那里走去。而独孤风却是没有回头,眼神依然还是望着那漆黑的天空。

不过片刻,后羿便与独孤风并肩而立,看到独孤风眼神一直望着遥远的虚空,不禁开口说道:“独孤兄果然无事,后羿也甚是高兴。”

独孤风闻言,仅仅只是淡淡的说道:“大难未死,误入此地,却是与众人再次相见。似乎一切都有一只大手操纵着。”此话出口,即使是独孤风自己也是心中大震!自己为何如此一说?但是自己心中的确有那么一丝怪异的感觉。

说者有心,听者无意,后羿却是没有从独孤风的话语之中联想到其他,只是开口说道:“呵呵,一切都是命运吧。大道之下,尽皆蝼蚁。此次想必是独孤兄救了我等吧。”

眼神依然还是望着那虚空,独孤风淡淡开口道:“些许小事,不足挂齿,同入此地,理应相互帮忙。”

那后羿自然晓得以独孤风这类本性孤傲之人,根本不在意这些,便也不再多提,有些无奈的说道:“入得此地,寻得混元玄铁神弓,却是依然无可奈何,寸步难行,唉....”

独孤风从后羿此言之中,却是感受到了一种沧桑的感觉。不禁有些感叹的说道:“这天地之间的一切,谁又能说的出,道的明?恐怕就是那高高在上的大道道祖也无法完全知晓吧。”

后羿闻言,不禁一愣,从这点点话语之中,他感觉到,如今的独孤风已然不是当初在修界之中的后起之秀那么简单了。在后羿的心中更是感觉,这独孤风的身份自己都不清楚,这独孤风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在他的身上到底有多少秘密?

说到这里,两人皆然不语,都静静的望着那远处一望无际的虚空,各有心事。岁月匆流,世人难明。独孤风的心中却是不禁又想到了那被自己掩埋在心底的苍茫记忆。

处于沉思之中的后羿却是没有发现,在独孤风的眼角处,两道清泪缓缓流下,掉落在土地之上,渗入其中。在独孤风的心中,一声呼唤缓缓响起:“若儿,你还好么。仙界之中,无亲无故,你是否受了什么委屈?”

跨越无尽时空,仙界之中,一座仙雾缭绕的大山之巅,一座辉煌的大殿耸立峰顶。在大殿的顶楼,一袭白衣的少女站立在窗口,迷茫的眼神痴痴的望着一望无际,蔚蓝的天空。“风哥哥,若儿一直在等你。若儿会乖乖的在这里等你,等你来牵若儿的手。”

蔚蓝的天空之中,却是突然闪过一道光亮,宛若一颗流星划过天际,让若惜的心中不禁一动,自言自语道:“难道是风哥哥感觉到了?”但是那光亮却是一闪而逝,消失的无影无踪,让若惜的心中不禁一阵失落。数年来依然还未哭干的泪水,无声无息的悄然落下。

道之墓地之中,耸立在土坟之上的孤傲少年眼神陡然一凝,苍茫的虚空之中,居然划过一道光亮。牙龈一咬,坚毅的眼神似乎想要直接穿越重重空间,心中坚定的说道:“若儿等我,即使面对再多的苦难,风哥哥也要踏上天巅找你!”

不知过了多久之后,众人皆然纷纷醒来,打破了独孤风与后羿那安宁的气氛。只见天魔,敖天,血神子,萧天逸,嗜血老魔,紫衣,金蝉子几人已然醒来。唯有那妖神毕方,堕落天使路西法已然还未醒来。

此时的毕方已然化为了人型,在其身上火红色的妖元甚是浓郁,背后两道丈宽的羽翼虚影正在缓缓凝实,显然即将大功告成。路西法化为的那巨大血茧也是十分的平静,想必也快破茧而出了。

静等片刻之后,只见那微闭双目的妖神毕方双手之间捏了一个手诀,便听其一声大喝:“混沌之火,万火之源,浴火重生,不死不灭!”惊人的气势陡然直冲天际,那虚影的双翼瞬间凝为实质,双翼一阵,身影便飞向虚空之中。

随着一声响彻天地的鸣叫声,一团火红在天空之中甚是显眼!一只展翼数万丈,只有一只独脚的神鸟出现在空中!周身熊熊燃烧的神火,让周围的空间都剧烈的颤动!一战重伤未死,这妖神毕方的实力境界也是大有提升!

感受着体内再次提升的实力,毕方心中却是没有丝毫的欣喜之色。巨兽一战,惨败!神鸟双翼更是被其撕裂!即使如今实力大增,如若再次面对那巨兽,毕方心中也是没有丝毫的把握!火红色的双眸淡淡的扫向下方,却是发现了一袭紫袍的独孤风,心中不禁微微一愣。

数万丈身影瞬间化为一道火光落在独孤风身旁,变化成了人型。就要开口问些什么的时候,突然感觉一股诡异的气息突然爆发而起!众人的眼神顿时望向包裹着路西法的巨大血茧!

只见那血茧此时猛然的颤动,宛若心脏一般膨胀收缩,让人感觉甚是诡异!特别是血茧之中散发而出的那惊人的气息,让人不得不正视!这破茧而出的路西法定然也是实力大增!

随着一道沉闷的声音传入众人耳中,那血茧之上却是裂开了一道缺口!一道血芒顿时激射向天际,绝强的气势让所有人心中都不禁震撼当场!那血茧也是诡异的消失的无影无踪,原本漆黑如墨色一般的天空,此时也化为了一片的血红!

那激射向天际的血芒之中,陡然传出一声暴喝:“以吾之名,本命法则,契!”随着这声暴喝,整个天空之中的血色陡然化为一片片的血云,却是让众人感觉不到丝毫的血腥之气。反而更是有着一股无往不前,要战便战的狂猛战意!

“居然领悟了本命法则,晋级神阶!”那抬头仰望虚空的毕方却是不禁有些惊讶的说道。众人之中若说神阶,那便只有毕方,后羿,嗜血老魔,金蝉子这等远古之时便存在的高手。在修界之中,实力被天道法则压制,却是无法真正的体现神阶的真正实力,但是仅仅是路西法领悟法则的场景便如此震撼,想必这神的称谓,也不是徒有虚名!

修道一途,一切尽皆惘然。生死一战,路西法战意盎然,拼死相对,虽然几乎重伤垂死,却是能够以身化茧,更是领悟了本命法则!这便是所谓的破而后立!

只见血色天空缓缓暗淡下来,渐渐的变回了那一片的漆黑墨色。路西法的身影显现在虚空之中,全身血色神力涌动,一股法则的波动缓缓在周身震动,十二对数丈宽的血色羽翼在背后舒展开来。

“弃光明,入黑暗,为战而生,为战而死,远古战神之名,陨落后的狂战法则!”血色的双眸缓缓睁开,路西法口中缓缓念道。

独孤风淡淡的望着发生的一切,陡然感觉,似乎这里的一切,自己都无法真正的融入其中,似乎自己只是一个旁观者。微微闭上双眼,脑海之中不由得浮现两字:忘情!

转过身来,迷茫的望着远处的虚空,那位老者曾言,老夫忘情。一位老者为何自号:忘情?为什么在自己的心中会浮现出这两字?有情,有了若惜,我独孤风方才有了这一往无前的豪气!肩负师父,村长爷爷的嘱咐,方才一直战斗至今!

无情呢?情之一道,在修道一途,最是难明。以情入道者,要么进境突飞猛进,要么终生止步于此,难有存进!人人皆说,天道无情。何为无情?没有感情便是无情?修道重在修心,已然有情,便试试那无情为何,锤炼自己的心境罢。

心念至此,独孤风便感觉自己的心陡然变的甚是冷漠,一切有情的感觉纷纷被封印在内心深处。距离其最近的后羿与毕方两人皆然有些疑惑的望向独孤风,却是发现,独孤风的双眼此时一片月白之色!甚是诡异!

“独孤兄?”一旁的后羿不禁有些担心的唤了独孤风一声,却是陡然对上了一双一片月白的双眸,不禁心中陡然升起一丝的寒意。

此时路西法也收起气势,气息敛入自身,来到了众人之中。如今的路西法已然不再是一身的黑暗神力气息,即使是现在气势尽敛的他,已然还能让众人感受到一股深然的战意!

路西法与独孤风两人从未谋面,第一次见面,一个狂战法则初生,战意凛然,一个孤傲无双,世间少有。月白的双眸对上血色双眸,两股决然的气势顿时冲击在一起!众人纷纷退避,唯恐殃及池鱼!

此时已然踏入无情之境的独孤风全身气势陡然暴起,紫金色的破灭剑元提升至巅峰状态,剑意破体而出,在虚空中化为一柄数万丈高大的剑影!那磅礴的剑意居然让那伪装为萧天逸的魔祖残念体内的逆天魔剑都微微颤抖!

月白的眼眸冷漠的望了一眼萧天逸,却是丝毫没有理会他,转向了对面的路西法。那魔祖残念却是骇的脸色煞白,任他如何去想,也绝对想不到这独孤风对于剑道的领悟居然如此之高!隐藏的如此之深的逆天魔剑依然还是被他感觉到了。

一阵剑鸣声陡然想起,却是紫衣体内的紫宵神剑再也无法抵挡独孤风那磅礴的剑意,自主的从紫衣体内飘飞而出,在空中不停的抖动,任凭紫衣掐什么法诀,都无法将神剑唤回。

就在此时,那路西法眼中血芒大盛,一股惊天的气势陡然冲起,狂霸的战意直接将紫宵神剑冲飞而出!紫衣与神剑心神相连,也是受到了些牵连,吐了一小口鲜血。

天魔自然也是看到了,不过对于这种情形,他也无法说什么,那高大的身影却是直接站在了紫衣前方为他挡住了两人那磅礴的气势!紫衣望着眼前的背影,心中不由得泛起一丝的温暖,在她的心里陡然有一种想要抱住这个背影的冲动。

“为战而生,为战而死,狂战法则,聚我神兵!”只听那路西法口中冷然说道,随即天空之中陡然暴射下一道血色光柱落在其身前!大地猛然一阵剧烈的颤动,裂开一道巨大的裂缝!一柄丈高的血色巨剑缓缓拔地而起!

血眸冷冷的望了一眼独孤风剑意凝聚而成的万丈剑影,路西法双脚猛然踏地,狂猛的战意再次暴涨,顿时在空中凝聚而成一只身长万丈的血色巨虎虚影!一声声响彻天地的虎啸震慑着一众人等的心神!

血影一闪,路西法的身影便陡然消失不见,那面前的血色巨剑也跟着消失!对面的独孤风依然还是淡然而立,月白的双眸之中看不到一丝的波动。只见其袖袍淡淡一挥,一道千丈剑芒便陡然激射而出,目标正是自己的左侧!

空间一阵波动,路西法的身影显现而出,手中血色巨剑力劈而下,一道血色剑芒轰然与紫金色剑芒相击在一起。紧接着路西法的身影连闪,一道道数千丈的血芒激射而来,而独孤风则是一脸淡然的立在原地,屈指弹出一道道的剑芒,以静制动!

两人的剑意化为的剑影与战意化成的巨虎则早已冲入虚空之中战在一起,只见剑影破开重重空间斩向巨虎,而巨虎则是虎啸连连,动作总是能够飞快的躲开,即使偶尔被劈散了,依然还能再次聚合在一起!

战斗了许久之后,路西法见到如此这般似乎无法奈何对面的青年,身影顿时停了下来,猛然大喝一声:“战!”随着这一声暴喝,虚空之上的虎影也跟着响起一声虎啸,一阵诡异的波动顿时铺天盖地的化为惊天的战意冲击向独孤风的心神!

狂战法则,遇强则强,愈战愈勇,绝霸战意,跪伏万敌!感受到那战意的强大,独孤风月白色的双眸依然还是冷冷的望着,已然无情的心境完全放开,任凭那战意蜂拥而入,却是无所是从,在独孤风的心神之中,一切都空荡荡的。

在毕方,天魔等人的眼中看到的却是另一种场景,只见那血色的仿若实质般的战意完全将独孤风的身影埋没,但是独孤风那一袭紫袍的身影,却是仿若一叶孤舟在大海之中,任你惊涛骇浪,吾自独孤漂泊!不谈修为,只论这无为的境界,便已然天地少有!

“剑为我,我为剑,天地为剑,吾便为天地。”默然的话语自独孤风口中淡淡传出,顿时在所有人的意念之中,却是突然消失了对独孤风的感应!然而肉眼却是能够明确的看到他依然还站在那里!

毕方与天魔对视一眼,心中不禁暗道,天人合一!整个洪荒,除开那准天尊位业第一人彭祖之外,便只有那高高在上的天尊方才能够达到的最高境界!与整个天地契合一体!这独孤风到底是什么来历?难道只是简简单单的一条真龙而已?

“天道无情,以情寄道,何用?意念所至,皆为吾剑!”又一声话语传出,顿时整个天地之间无尽的元气化为漫天的剑光激射向路西法的身影,即使是已然被紫衣刚刚寻回的紫宵神剑也是陡然不受控制的激射向路西法!

情况的陡然转变,却是依然没有让路西法有丝毫的惊讶,面对铺天盖地的剑芒,只听路西法头颅向天猛然一声暴喝!独孤风的绝强实力,反而更是激起了他狂战法则的潜能!你越强!我便越强!

“狂战惊天!”气势再次暴涨的路西法身后十二翼猛然张开,身影顿时直冲天际,手中血色巨剑瞬间暴涨至数万丈,居高临下的直接劈向独孤风的身影!

“吾既为剑,但凡用剑者,境界在吾之下,皆然不敢拔剑相向!”眼见如此强悍的攻击临身,独孤风却是依然不动分毫,缓缓说道。

独孤风话音一落,众人便发现那空中劈斩而下的数万丈血色巨剑居然诡异的直接崩溃在空中!气息受到牵引的路西法却是猛然吐了一口鲜血,眼神也是有些讶然的望向独孤风。

就在此时,萧天逸却是突然大吼一声,众人惊讶的望去,只见一柄血黑色长剑陡然自萧天逸眉心之处激射而出,目标正是那背负双手冷然而立的独孤风!

一股无尽的杀机临身,独孤风缓缓转身,月白色双眸默然的望着激射而来的长剑,口中淡淡开口道:“苍茫之剑,吾之剑境,尚未大成,莫非真以为奈何你不得?”

话音一落,只见独孤风单手伸出,屈指一弹,那血黑色魔剑便陡然翻了一个跟头,随后在空中盘旋了一圈后,落在了独孤风手中!那魔剑也甚是顽强,一直在其手中不停的颤动,猛烈的杀气喷薄而出!

冷冷的望着手中魔剑,独孤风的脸上看不到任何其他的表情。只见他手中捏了一个手诀,口中淡淡说道:“以独孤之名,以剑意为引,封汝之力!”话音一落,便打入魔剑之中一道剑诀!

血黑色魔剑猛烈的颤动了片刻之后,便顿时黯淡无光,一眼望去,宛若一柄凡兵而已,没有丝毫刚才狂傲不羁的气势。那萧天逸眼睛顿时化为漆黑之色,轰然一声巨响后,漫天血肉纷飞,一道漆黑色的魔影激射而出,顿时消失在天际。

这突然的变故让众人不禁有些愣神,原本只是独孤风与路西法之间的切磋,如今却是变成了萧天逸突然身死?就在众人还在疑惑之时,只听独孤风淡淡说道:“萧天逸早已身死,被一丝魔念俯身,此剑想必便是那所谓的天罚剑了。”

众人闻言顿时大惊,只听那后羿开口说道:“据说这天罚剑虽然威力无穷,可惜但凡得此剑者皆然不得好死!”其他众人自然也是晓得这个说法,也是纷纷点头。

独孤风云依然还是面无表情,冷然说道:“天罚剑不过只是表象,此剑并非如此简单。”话音一落,在道墓深处陡然传来一股惊天煞气,独孤风手中的魔剑顿时一阵猛烈的颤动,瞬间脱手而出,直冲天际!消失的无影无踪。

如此怪异的景象,众人纷纷大惊,待看向独孤风之时,却是发现他正遥遥的望着魔剑消失的方向,口中淡淡说道:“一切谜底,尽在道墓之中,前方便是君王神墓。”以他不受压制的惊人剑意甚至在那个方向感觉到一声暴虐的嘶吼。

路西法与独孤风一战,显然是战败。不过在这道墓之中,除开独孤风,其他众人实力皆被压制,所以也并没有任何的芥蒂。天魔疑惑的望了一眼道墓深处,口中紧跟着说道:“众人皆然修为尽复,我等便继续向这道墓深处去吧。”

言罢,众人以独孤风为首,纷纷缓步向道墓深处行去。在曾经与天道守护兽大战之处,众人依然还记得那里那有一块高大的石碑。想必跟踏入亡灵道之时一般,那里便是下一层:君王神墓的入口吧。

过了许久之后,待众人再次回到那里之时,却是发现此处依然被无尽的骸骨盘踞,一眼望去,最起码有上百万的骸骨!而且一个个的头颅之上都亮着两道血芒!正是因为吸纳了天道守护兽之血而进化的表象!

毕方一见之下,心中自然大怒,双翼被撕裂的耻辱在他的心中一直是个芥蒂!眼见如此众多的骸骨挡住了去路,便要变化本体放出灭世神火!

还未等毕方有所动作之时,一声清脆的剑鸣声传入众人心神,顿斯只见在众人前方无数道的紫金色剑芒化为一个巨大的剑网,凡是踏入其中的骸骨纷纷化为漫天骨粉,随着苍风飘散。

众人踏入其中,众多骸骨感应到了众人身上的血肉气息自然纷纷前仆后继而来,但是也都纷纷被剑网搅碎,众人一行就如一柄尖刀,直接插入其中!独孤风神威已然让所有人心中暗暗佩服!

紧跟在独孤风身后的敖天疑惑的望了一眼他的背影,对于他的变化,敖天的心中又怎会感受不到?在这孤傲少年的肩上,谁也不知到底肩负着一个怎样的使命,他只能不停的进步,再进步!天地之道,已然被亘古以来的无数修者悟出,那么他就只能另辟蹊径,走一条别人没有走过的路,只有这样才能得到更强大,更叵测的力量!

想到这里,敖天的心中不禁沉沉的叹了口气,万古大劫,没有实力,一切尽皆惘然。在独孤风的身上,有真龙一族再现洪荒的责任,有为了一个誓言而要破言的使命,还有为了红颜,宁愿屠戮亿万生灵的决心!至于是否还有其他,敖天也是不知。

对于独孤风的成长,若是最是了解的便是天魔与金蝉子两人了。徒一入修界之时,独孤风修为小成,便斩杀万妖殿两大护法,而后再斩雷音寺大乘境界高僧。修真盛会之上,天魔强势,无人可敌,独孤风一剑在手,以真龙之身力敌天魔!

就在即将一朝顿悟之时,却是被一众门派高手围攻而消失。数年之后,独孤归来,大战毕方妖神,数次出生入死,如今却是已然凌驾在众人之上,境界更是越来越高!这就是心境的磨练!数万载的苦修,也比不得在磨练之中的一朝顿悟!

就在众人都沉寂在自己的心神之中还在思考之时,前方的独孤风却是突然停了下来。众人顿时纷纷惊醒,定睛一看,原来众人已然来到了那高耸入天际的石碑之前。

众人纷纷向四周望去,却是惊讶的发现,那原本一望无际的数百万骸骨已经皆然消失的无影无踪!整个大地一片苍凉,徐徐冷风吹过,带起漫天尘烟,苍茫的感觉出现在每个人的心底。

震惊的望着前方一袭紫袍的背影,在所有人的心底都不禁想到,绝世强者,孤傲天地,战苍穹,立自身,斯人一剑,屠尽百万苍茫骸骨!

众人毕竟都是见过大场面的人,不过片刻之后便缓缓平复下震撼的心神,顿时都望向那高耸在面前的石碑。只见在石碑之上竖刻着:太古灭,亘古现,君王神,不灭魂,难灭骨!在最后的结尾之处,上书:君王神墓!

看完之后,众人顿时面面相觑,君王神?那是一个怎样的存在?开天辟地至今,却是从未听到此等传言。但是可以肯定的是,既然这里能够成为道墓的第三层,那绝对比之第二层更要凶险万分!仅仅只是第二层,若是没有独孤风相助,众人皆然早已身陨多时。

月白色的双眸扫完石碑之上的字迹之后,独孤风也未转身,便直接向前走去。这石碑一切正常,却是没有发现任何的蹊跷之处。其他众人看到独孤风行动,便也只好将自己心中所想放下,紧随着独孤风的身影行去。

众人的身影刚刚跨过石碑,便跟原先在亡灵道之时一模一样,直接消失不见,显然是进入了另一片空间。独孤风的心中不禁想到,为何我以前一路飞行便可直接进入最深处,根本没有这些所谓的空间跨越?其实他哪里晓得,若不是那自称忘情的老者指引,以他如今的修为是绝对不可能直接飞过去的。

眼前景色变幻之后,众人顿时惊讶的发现,这君王神墓竟然是在一座大殿之中!此时众人便都站在大殿的入口,古朴苍茫的大殿之上,四个大字醒目的书刻在那里:君王神墓!

君王神墓的大门是关闭着的,但是众人却是都感觉这里面似乎有一个强悍的恶魔正张开大口等待众人进入其中。而且这大殿给人的感觉甚是诡异,神秘。即使是如今的独孤风心中也是没底。

但是既然来到了这里,自然便要继续前行,此时别无他路,那么便只能走这君王神墓了!念及此处,独孤风缓步向前,轻轻一推,那闭合的大门便吱吱的打开,众人顿时都绷紧神经,随时准备好防御和战斗的准备。

定睛向大殿之中望去,在外面看这大殿顶多百丈多高,但是其中却是别有洞天,只见这大殿之中,向上望去,依然还是那漆黑色的天空,在众人的前方,无数的雕像耸立其中,赫然像是一个个持枪的侍卫。一眼望去,最起码有百万之多!

“咦,这些雕像为何那么像是洪荒昊天界主的卫兵?”那后羿见此场景,顿时感觉有些熟悉,不禁有些疑惑的说道。

闻听后羿所说,嗜血老魔与后羿定睛一看,也感觉甚是熟悉,不禁暗暗点头。只听独孤风淡淡说道:“既为君王神,或许便是其生前卫兵。”说话之间,独孤风屈指弹出一道剑芒激射向距离众人最近的一个雕像。

轰然一声巨响,只见那雕像猛然一阵剧烈的颤动,却是没有发生任何的变化。见到此景,众人不禁微微有些惊讶,虽说是随手一击,但是以独孤风的修为境界,这一道剑芒的攻击岂能小视?然而劈在这雕像之上,却是连点石屑都没掉下来。

独孤风依然还是面色淡然,庞大的剑意破体而出,顿时将数百万的雕像扫了一遍,却是依然没有发现什么异象。就在此时,那路西法却是缓步走出说道:“我来试试。”

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中,只见路西法缓步向那些雕像走去。还未走到近处,便看到那些雕像便纷纷猛烈颤动,身上的石屑纷纷掉落,双眼之中亮起两道血芒,猛烈的杀机望向独孤风等人。

“妄入君王神墓,打扰主上沉睡,尔等该死!”只听其中的一个雕像嘴唇张合,一道嘶哑的声音便传入众人耳中。

路西法距离雕像最近,手中血芒一闪,全身暴起强猛的战意,一道万丈血芒便直接劈向已经能够行动的数十个雕像!只见其中的一个雕像猛然长枪顿地,口中喝道:“兄弟们速速醒来!护卫神主!”

话音刚落,路西法的血芒便轰然劈下!轰隆一声巨响过后,整个大地都跟着猛烈的震颤,地上龟裂开一道巨大的裂痕!正是血芒劈下的轨迹!路西法一剑之下,顿时碎石纷飞,数十个雕像纷纷化为碎石。

然而众人却是发现,在前方的数百万的雕像群之中,石屑掉落的声音不绝于耳,方才那雕像的一言却是惊醒了大殿之中的数百万亡灵!而且被路西法一剑劈碎的那数十个雕像居然也诡异的又再次聚合在一起!

这种诡异的现象,让天魔一众人等皆然头皮发麻!若是不能完全毁灭,这数百万亡灵侍卫的围攻,岂是儿戏?但是如今已然骑虎难下,入得道墓之中,便绝对没有退路!毕方手中神枪显现,顿时冲入无尽雕像之中。

天魔手中魔气凝聚,一柄魔刀赫然在手,轻声对紫衣说道:“别离开我太远。”随后便大喝一声,冲将上去。

紫衣闻言,突然一愣,望了一眼天魔的背影,心中暗道,我紫衣决定了,即使所有人都误会我,放弃我,宗门不要我,我的心也是他的!

眼神默然的望着发生的一切,独孤风背负双手,眼神缓缓向大殿的更深处望去!在那里,他分明能够感觉到有一双深邃的眼睛望着众人,那神色像是在看一群....蝼蚁。而那眼神似乎也发下了自己,那到底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