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虚无至尊道

遗弃之地,神秘玉符,至尊道义,孤傲少年……坚毅之心,无名剑诀,沧海情愿,苍茫...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百一十章 君王神墓
章节列表
第一百一十章 君王神墓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一声嘶哑的吼声传来,独孤风转身望去,原来是一个雕像舞动手中长枪向自己刺了过来。月白的眼眸之中杀机顿起,袖袍一挥,那雕像还未近身,便直接被一股紫金色剑元直接崩碎!

值得一提的是,这些雕像的攻击甚是强悍,天魔以逆天神魔凯护身,那一枪之威照样可以让其后退数丈!众人一见之下,顿时小心翼翼,大招频出,尽量不让这些雕像近身。

虽然如此,但是这些雕像却是仿若不死之身,众人的真元消耗也是甚大。若是就这样下去,真元耗尽之际,便是众人陨落之时了!这比之那亡灵道的骸骨大军更要难以对付!众人不禁都纷纷望向一直冷静的站在那里的独孤风。

在独孤风的意念之中,那双神秘的眼眸已经消失了踪迹。面对蜂拥而来的无数侍卫雕像,他屈指连弹,便有无数道巨大的紫金色剑芒激射而出!剑芒犀利的直接穿透一个个的雕像,片刻间,在独孤风身周数里方圆内全是碎石!

就在此时,独孤风的神念陡然发现,这些雕像之所以能够再次聚合在一起,就是因为在他们的胸口之处有一块结晶!只要将那结晶毁灭,这些雕像便无法再次复原!与此同时,被独孤风破碎的雕像也纷纷聚合在一起,而几个无意间被剑芒毁灭结晶的却是没有愈合!

“雕像胸口有结晶,毁之即可。”独孤风的话语淡淡传入众人的耳中,宛若天音!众人顿时魔刀狂劈,神枪乱舞,剑芒纷飞!无数的雕像顿时被崩碎,再也无法聚合在一起。众人终于在危难中看到了胜利的曙光。

那路西法更是羽翼一阵,直接腾空而起,想要发大招!然而就在此时,所有的雕像顿时都杀机凛然的盯向空中的路西法!无数的长枪顿时纷纷出手,投向空中!路西法一见之下,顿时大骇,赶紧从空中落了下来。

众人一见之下,心中顿时了然,原本众人也是打算腾空而起,直接飞入大殿深处不就得了。如今方才晓得,若是飞入空中,定然会被这些攻击强悍的长枪射成马蜂窝!

既然不能从空中离开,那么就只能将这数百万侍卫雕像毁灭了!众人顿时纷纷大喝一声,后羿顿足,一道道血箭纷纷激射而出,穿透了无数的雕像,神箭之威再次纵横无往!

天魔手中魔刀之上魔气缭绕,一声暴喝后,魔刀暴涨至万丈,一道延伸万丈的刀芒凌空劈下!顿时清空出一道真空地带!魔刀的劲力直接将数万的雕像结晶崩碎!

那血神子也是穿行在无尽的雕像之间,一个个的结晶被其掏出,然后纷纷捏碎!身后的雕像便跟着一点点的裂开,化为一堆碎石。

一袭血袍的嗜血老魔眼中血芒大盛,血刀贯日,以其为中心,一道道的血色刀芒纷纷劈斩而出,一片片的雕像纷纷都崩碎为一堆堆的碎石!

紫衣,敖天,路西法也是大招尽出,不过片刻间,被独孤风发现弱点的数百万雕像大军便被一众高手纷纷毁灭!待没有一个雕像还能站立之时,众人望去,只见整个大殿之内仿佛是经过一场大地震一般,满地都是碎石块!

见到此景,众人皆是舒了一口气。毕竟若是没有及时发现这些雕像的弱点的话,强悍的攻击,不死的亡灵,众人唯有身陨一途!

独孤风依然还是面无表情,仿佛发生的一切都跟自己无关,自己只是一个过客,一个看戏的坐客。此间事了,独孤风也未言语,便直接背负双手缓步向里面走去。后面的众人面面相觑之后,也只能无奈的跟了上去。

这一路走来,众人倒是没有再遇到什么危险,也没有遇到什么雕像。这大殿深处的浮雕,以及一些晦涩难懂的古文,却是让众人很是不明白。妖神毕方更是感觉这里跟天尊的妖皇宫有些异曲同工之妙。

又行了一会儿之后,在众人的面前再次出现一道古朴的大门,顿时所有人的面色都纷纷凝重起来。毕竟这道之墓地,越是往里,遇到的危险却是大,亡灵的实力也越强!如今这君王神墓已然是第三层!众人的心中都没有丝毫的把握!

方才若不是独孤风在此,而且还发现了雕像侍卫的弱点,众人想必已然身陨在此了。这君王神墓的第二道大门之后,到底又会出现什么样的强悍存在呢?

轻轻一推,大门轰然打开,大殿之中,有些昏暗。这些有些落寞的光晕也不知来自于何处。在众人的眼前,大厅的正中央,一个身穿玄黑色铠甲的战将背对着众人立在其中。

众人刚刚踏入其中,身后的大门便突然消失,自那战将身上,一股苍茫的久远气息缓缓传入众人心神,让所有人不禁心神一紧,全神戒备的盯着那一袭玄黑色铠甲的背影。

“亘古亡灵,栖息于此,已入此地,便无退路!”一道充满了沧桑的声音传入众人耳中,那战将却是缓缓转过身来。只见其一身玄黑色的铠甲护住了全身,只能看到一对血色的双眸充满了无尽的杀机!

“既无退路,一剑在手,战之便罢。”月白色的双眸冷冷的与那血眸对视,独孤风的口中淡淡说道。

闻听独孤风刺眼,那战将眼中血芒大盛,口中喝道:“君王之神,亘古便存,吾主亡灵,岂容尔等打扰!”话音一落,那战将猛然踏地,大地轰然震动,一道巨大的裂痕一直延伸至独孤风面前。

一见此景,众人纷纷怒目而视,大战一触即发!那天魔更是大喝一声:“已死之灵,嚣张至斯,受死吧!”魔气暴涨,魔威荡漾,逆天神魔凯护身的天魔手提丈长魔刀,便直接迎了上去!

魔刀贯穿天地,一道漆黑如墨般的万丈刀芒陡然劈下,整个大厅都跟着猛烈的颤动!那战将临危不乱,刀芒临身之际,只见其单手一抓,竟然直接抓住那刀芒刀刃之处,随着一声大喝,万丈刀芒竟被其一抓捏碎!

刀芒无所建功,天魔毫不在意,魔刀横批斩向战将脖颈!只见那战将微微侧身,轰然一声巨响,战将赫然仅以手臂便格挡住那惊天一刀!魔气凝聚而成的魔刀更是被那巨大的反弹之力崩碎!

即使如此,天魔依然脸色不变,一个转身,右脚带着破空之声,扫向战将头颅!众人皆未看清楚那战将动作,便看到天魔的右腿被战将直接抓住!那战将身上陡然爆发出一股冲天的气势!天魔直接被其震飞出去,轰然砸在远处的墙壁之上!

除开独孤风之外,敖天与毕方两人对天魔也算是有点共患难之情。两人对视一眼后,毕方便直接唤出神枪迎向战将,敖天则化为一道金芒,前去将天魔救回。

眼见一杆火光大盛的长枪袭来,那战将眼神红芒再闪,单手赫然直接抓住了枪头!毕方一见之下,顿时大惊,他居然丝毫没有发现这战将的动作!顿时全身火光大起,妖元灌入神枪之中,想要崩开战将的大手。

任凭毕方灌入多少妖元,那长枪依然还是纹丝不动,一股怒火顿时涌上心头,只听毕方猛然一声大喝道:“以吾之名,本命神火!”话音一落,那原本深红色的火焰顿时变成了透明一般,覆在战将手中,发出滋滋的声音。

就在此时,毕方猛然感到一股惊天的杀意涌入心神,只见那战将暴喝一声,手臂一挥,毕方便感觉自己被一股庞大的劲道直接甩了出去!轰隆一声,毕方顿时感觉眼冒金花,被砸在了墙壁上。

“小心!”有些眩晕的毕方陡然听到一声暴喝,便突然发现那战将居然直接甩手将神枪向自己激射而来!而且在神枪之上有一股诡异的波动,锁定了自己,让自己无法再控制!不禁心中大骇!

突然之间,一道血箭陡然激射而来,轰的一声将神枪击飞!毕方顿时明白是那后羿大巫出手相助,不禁心中暗暗感激,向后羿望去。

两人对视一眼,点了点头后,毕方便意念一动,将神枪召唤入体内,方才后羿的一箭,已经将神枪上那诡异的能量击散。毕方也顿时感觉这战将甚是强横,自己不能力敌。

此时后羿已然神弓在手,一道道血箭激射而向那无人能敌的战将!只见那战将似乎直接视血箭如无物一般,手臂连挥,那些血箭便纷纷崩碎,丝毫不显神弓之威!

过了片刻之后,那战将似乎是有些不耐烦了,口中喝道:“尔等蝼蚁居然冒犯君王神威严,今日便是尔等忌日!”话音一落,便见战将大手一挥,顿时一股罡风暴起,苍茫的气势陡然爆发而出!

除了已然能够做到天人合一的独孤风之外,其他众人纷纷倒退数步,眼神之中尽是骇然!这战将的气势比之那天道守护兽更强!那天道守护兽虽说天尊之下,无限接近于天尊,只是因为那无物不破的鳞甲以及时空法则的缘故!单论实力和气势,这面前的战将却是更强!

“戮天神戟!听从吾之召唤!”只听那战将大喝一声,其面前的大地顿时炸开,一道乌光激射而出!赫然是一杆丈长神戟!那战将血眸望向空中神戟,身影直接腾空而起,神戟在手带起一阵罡风攻向站在最前方的独孤风!

月白色双眸冷然望向袭来的乌光,独孤风的面色第一次有些凝重,右手紫金色光芒大盛,一柄四尺长剑出现在手中,口中淡然说道:“一剑定乾坤!”长剑划过一道玄奥的轨迹,时间都仿佛放慢了数倍,那战将的身影陡然被定在了空中!

那妖神毕方面色一凝,顿时想到,在修界之时,独孤风便是用此招破掉了自己的领域!而如今这一招再次挥出,却是明显的比之当初强了不止一筹!

被定住人形的战将眼中红芒大盛,全身气势再次暴涨,顿时挣开了束缚,手中戮天神戟暴起一阵血芒再次凌空劈下!神戟划过的空间皆然粉碎,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空间黑洞!

独孤风无视战将那绝霸的气势,乾坤被破,依然还是面色淡然,长剑再挥,“一剑破乾坤!”紫金色长剑剑尖此时正好点在战将劈下神戟的尖端!围观的众人顿时感觉心神猛然一阵,胸口一阵的压抑!

一声诡异的声响传来,谁也无法说出那是一种什么样的声音。只见那战将的身影顿时倒飞而去,再次落回了原处,握住神戟的两手明显的有些微微的颤抖。一双血眸冷冷的盯着独孤风,却是无法看清被铠甲包裹的脸色。

两人对了一击之后,独孤风也是微微退了一步,双对眼眸再次对视,一切都显得那么的安静!即使是观战的天魔,后羿,毕方等人也是受到了这种压抑的气氛感染,心神非常不凝!

众人之中,紫衣修为最弱,过了片刻之后,却是无法忍受那种压抑的感觉,噗的一声,吐了一口鲜血!一旁的天魔赶紧扶住她,查看她的伤势。诡异的是,在紫衣吐血的那一刹那,那压抑的气氛却是陡然消失的无影无踪。让人感觉甚是疑惑!

在紫衣吐血的瞬间,独孤风与战将的身影同时消失不见,半空之中陡然出现一阵轰鸣声!众人谁都无法看清楚两人的动作,只能听到无尽的轰鸣声不绝于耳,想必两人此时正大战在一起。

自从踏入修界以来,无数的磨难迎接而来,无数次的生死之战间,实力也跟着突飞猛进,如今却是剑我之境已然大成!下一个剑境又是什么?独孤风的心中也是不知。道墓之中,强大的存在无数,或许在这里,自己还能再次寻到那突破的契机!

与战将之争,已然不知多久了,两人也都拼出了真火,那战将身上血芒大盛,神戟每一次挥动,空间都会跟着崩碎,而且神戟似乎也蕴含着空间撕裂的法则,攻击甚是强悍!一袭紫袍的独孤风全身笼罩在一片紫金色光芒之中,手中长剑每次挥动,都能直接破开空间直接攻向战将,那战将布下的空间封锁,等同虚设!

已然领悟了狂战法则的路西法盯着空中的战斗,心中的战火熊熊燃烧!体内的战意蓬勃而出,全身笼罩在血芒之中!那战将的法则赫然也是狂战法则!战将自然也是感觉到了下方的狂战法则波动!

独孤风与战将两人一时间也是难以分出胜负。下方的路西法却是再也忍不住,口中猛然响起一声长啸,十二对羽翼一阵冲将上来!却是直接被独孤风两人交战的气劲崩飞!但是路西法依然还是双眼血红,不停的向上冲来,又一次次的被崩飞!

“以剑为本,以身为基,破灭之道!”口中冷喝一声,独孤风屈指连弹九九八十一道紫金色剑芒,顿时化为八十一柄神剑围绕在战将周身,破灭剑元所蕴含的深然破灭之道,让战将丝毫不敢妄动!

只见独孤风袖袍一挥,顿时将那冲将而来的路西法再次拍飞,毕竟若是路西法冲过去,定然会被破灭剑元直接毁灭!这并不是说独孤风有情,而是因为一种下意识的举动而已!

月白色双眸冷然的望了战将最后一眼,似乎在说永别,便听独孤风口中冷冷念道:“破灭虚无!”咔嚓,大殿的上空陡然裂开一道巨大的裂痕!一柄紫雷缠绕的数万丈巨剑直冲而下!那无往不及,毁灭一切的气息让那战将的心中不禁感觉到了深深寒意!

随着一声响彻天地轰然巨响,整个大殿都跟着猛烈的颤动,碎石纷飞,墙壁倒塌!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望着眼前的景象,脑中不时的回放独孤风那惊天的一剑之威!那无往不及的凛然霸气,那任你百般无奈,吾依然一剑破之的决然孤傲!留给众人的,只有那深深的震撼!

独孤风还是那即使亘古破灭,也不会有丝毫表情的月白色双眸冷冷的望着一片硝烟。破灭之下,第一次是对付那亡灵之神召唤而来的太古巨魔,如今对付的是一个亘古之时便存在的绝世战将,他对自己这最强一击“破灭虚无”是绝对自信的!

就在此时,一道乌光陡然自硝烟之中冲天而起,瞬间就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一道声音响彻虚空,传入众人耳中:“战将之魂,亘古不灭,吾今日败了,但是劝你们不要打扰君王神主的安息,否则...”

众人闻言,却是并没有太大的吃惊之色,毕竟这里既然号称君王神墓,肯定会有那所谓的君王神遗骨的存在!而且在入口的石碑上也是提到了君王神遗骨和不灭魂!唯有独孤风却是眼神苍茫的望向墓地深处,口中暗道,君王神主,莫非就是那对眼眸?

“调息一下,恢复真元。”独孤风淡淡的言语传入众人耳中,便见他依然还是站立虚空,背对着众人,似乎一场大战下来,他并不要休息。

独孤风既然这样说,天魔与敖天自然晓得独孤风的性格,也就没有多说其他,直接盘膝而坐,开始调息。在场众人,哪一个不是在修界呼风唤雨的存在。于今来到这道墓之中,却处处受挫,落了后退!以他们的性格,自然要尽一切的可能提升自己的实力!

与战将之战,独孤风心中已然明白,以自己的实力,虽说可以战败战将,但是那战将之主:君王神,自己却是没有一丝的把握!甚至可以说,自己绝对不会是对方的对手!既然不是对手,那么我更要拼上一拼,兴许会在生死之间,再次进行一次突破!

过了许久之后,众人也都调息完毕,天魔与毕方两人也不过只是受了一点的轻伤而已,以他们的修为以及本体恢复速度,自然不是什么问题。而其他的众人却是并未参战,打坐调息,也不过只是将自己的状态提升至巅峰。

缓缓自空中落下,独孤风一人当先,向墓地深处行去,身后其他众人赶紧跟上。行了许久之后,一道身影却是挡在了众人的面前,最让众人吃惊的是,此人正是在修界之时便消失了很久的蚩尤!

“蚩尤大哥!”那后羿看到是蚩尤,不禁惊呼出口。毕竟蚩尤虽为大魔,但是仍然也是巫族的大巫!巫族一脉,传承盘古大神血脉,自然都把彼此当做兄弟一般!

闻听后羿呼喊,那蚩尤却是眼神冷漠的望了一眼,便陡然望向天魔,口中说道:“什么逆天大魔,不过只是一个传承了亘古的阴谋罢了!”

那天魔闻言,陡然一惊,眼神望向蚩尤,追问道:“此言何解?”

只见那蚩尤猖狂一笑,冷冷说道:“亘古魔祖,封于道墓,残念轮回,我为第一魔,你为第二魔,而天煞则为所谓的分煞而已!真是可笑,我等还以为煞魔本是天地所生!”

众人闻言,皆是大惊,从进入道墓之中,在那石碑上便提到了魔祖祭坛,直到如今,却是第一次听到这魔祖之名!若是如蚩尤所说,那天魔,天煞,蚩尤三人岂不是魔祖的残念轮回转世了?

听完蚩尤所说,天魔却是沉默了下来。自从来到这道墓之中,天魔便感觉到自己与天煞之间,似乎存在着某一种联系,但是那种感觉却是说不出,道不明,而且两人之间也甚是有些排斥那种感觉。

至于其他的众人则是皆然沉默,毕竟这等事情,他们心中也是震撼的无以复加,或许唯有紫衣的心中多了一些关怀。以天魔孤傲无双的本性,他又怎能忍受的了自己只不过是魔祖的残念转世?

“天煞呢?”天魔抬起头颅盯着蚩尤问道。天道守护兽一战,天煞被其扔入君王神墓,如今也是杳无音讯。

蚩尤闻言,脸色顿时一变,有些无奈的说道:“天煞被君王神主封印了。魔祖出世之际,煞魔合一,魔祖真身!”话说到这里,蚩尤的眼神也甚是有些迷茫,语气之间,还有深深的不甘!

“到底需要怎样,你可以明说了。”天魔似乎也看出了什么,眼神冷然的望向蚩尤,语气之间,不带一丝的感情。他能明显的感觉到,事实或许便如自己想的一般无二。

只见蚩尤听到天魔所说之后,脸色一正,缓缓说道:“煞魔,天煞已去,唯有你我为魔,决出其一,你我最终必有一战!今日便做个了解吧!”话语一落,一柄漆黑色的魔刀缓缓出现手中,赫然就是远古之时闻名洪荒的虎魄魔刀!

“战便战罢!”随着天魔话音一落,全身魔气顿时暴涨,深然的魔气在体外宛若黑色的魔火一般,让人看不到天魔的表情!一柄冒着魔火的丈长魔刀凝聚在手中,刀尖直指前方的蚩尤!

包括独孤风在内的所有人纷纷退开,空出了中间数千里方圆。从两人的对话里可以明白,两人之间的一战,是宿命!魔祖,魔祖到底是怎样一个存在?一缕残念的转世轮回,便强如天魔,蚩尤这般,若真如蚩尤所说,煞魔合一,魔祖真身,真正的亘古魔祖降临之时,那将是怎样的强大?莫非这才是真正的万古大劫?

不提其他众人如何之想,场中的天魔与蚩尤却是战在了一起!虎魄魔刀远古之时便屠了千万生灵,无数灵魂元神滋补刀灵,这魔刀凶威自然强横!但是天魔逆天神魔凯在身,绝对的防御,即使是虎魄魔刀也难以破开,两人也是谁也奈何不得谁。

“魔刀噬魂!”只听蚩尤大喝一声,魔刀一挥,一只万丈高大的巨虎自刀身跳出,咆哮一声,扑向天魔!那声虎啸却是直接攻击心神!虎魄凶威,杀机凛然,若是旁人自然不敌,但是天魔乃是何人?大喝一声,巍然不惧,手中魔刀长挥,万丈刀芒劈空斩下!

万丈刀芒斩来,那虎魄却是虎爪一拍,顿时顶在刀芒落下的轨迹!虎尾一扫,便直接抽向天魔!轰然一声巨响,刀芒劈在虎爪之上,让虎魄退了一步,但是虎尾已然还是扫了过来。

一双魔瞳冷然望着扫来的虎尾,手中魔刀魔气暴涨,只听天魔口中暴喝一声,长刀插在自己左侧,竟然想要直接以刀挡住这一尾!

砰地一声,虎尾扫在长刀之上,天魔的身影顿时向右飞射而去!长刀在地上划出了一道数千里的鸿沟!徒一停下,魔刀再挥,这次挥出的赫然是一道死灰色的刀芒!让人感觉甚是诡异!

“天魔也领悟法则了!”对于这种情景最是了解的毕方自言自语道。其他众人闻言也是大惊,未想到入得这道墓之中,天魔也领悟了神阶的门槛:法则!

“亘古大魔,阻我者,毁灭之!”随着天魔一声大喝,漆黑的天空顿时转化为了一片死灰!领悟法则,天地皆惊,天象变动!

“居然是毁灭法则!好,便让你见识下我蚩尤纵横洪荒的本命法则:吞噬!虎魄合一!”只见那万丈虎魄陡然化为一道黑影钻入蚩尤眉心!顿时蚩尤的气势冲天而起!手中响起一声长啸,赫然以双手接住天魔那毁灭一刀!

轰隆一声,大地迸裂,碎石纷飞,蚩尤双手赫然卡住了那柄死灰色刀芒!而且让众人更加震惊的是,那刀芒赫然以极快的速度变小,而蚩尤的气势却是反之暴涨!莫非蚩尤在吸收刀芒的力量?

如此景象,自然还是毕方这曾经的远古妖神最是明白,只听他缓缓说道:“蚩尤的本命法则:吞噬,远古之时无数妖神丧命其手,更是也有着为数不少的准天尊位业高手!通天天尊一战,蚩尤重伤而逃,而后便被七玄葵水阵封印了。”在场的众人虽然都晓得这蚩尤曾经的战绩,如今再次听完,心中依然还是深深震撼!

“更让我吃惊的反而是天魔,毁灭法则,乃是天道法则之中至高法则之一,若是给他时间,说不定未来一日,这天魔便得证天尊位业!”说道此处,毕方也是有些唏嘘。

此时蚩尤已然完全吞噬了天魔那至强一击的刀芒力量,眼神冰冷的望向天魔说道:“未想到你会在此时领悟了神则,不过已经晚了!以你未大成的神则,根本抵挡不了我吞噬法则!”

天魔还未说甚,气势狂猛的蚩尤便化为一道黑芒激射而来!眼神一冷,漆黑的魔瞳瞬间化为一片死灰!两道毁灭神光激射而向蚩尤的身影!轰的一声,蚩尤化为的那道黑芒却是陡然被击飞出去!显现而出一脸讶色的蚩尤本体。

“怎么可能!”脸色讶然的蚩尤甚是惊讶的说道,显然不相信自己居然一点都没反应过来,便被两道灰芒击中。

“哈哈,曾经与毕方妖神一战,借其神火之力练就了一双魔瞳,却是不知何用。如今领悟了神则,便是那毁灭之瞳!”天魔仰头哈哈大笑道,先前由于蚩尤的强势而有些郁闷的心情陡然烟消云散。

闻听此言,众人心中不禁都微微一愣,若是如此的话?所有人的目光同时望向一袭紫袍,静立在那里的独孤风。那一对月白色的双眸又会有什么样的惊人神通?

蚩尤大魔毕竟是远古之时的存在,对于自己的实力还是比较自信的,口中冷然喝道:“不过小技尔,看我这招:魔吞天地!”话音一落,以蚩尤为中心的数万里方圆的所有人顿时感受到一股惊人的吸力,拉扯着众人体内的真元!

一见蚩尤如此,众人纷纷再次后退,唯恐被蚩尤吞噬。毕竟单纯以实力而言,除了独孤风,即使是毕方也是没有丝毫把握是那蚩尤的对手。众人之中,也唯有那独孤风没有退后丝毫,一对月白的双眸冷冷的望着中央的两人,在那磅礴的气势之中,宛若一叶孤舟。

“这才是真正的高手!”毕方,后羿,路西法,金蝉子,嗜血老魔等人的心中,都不禁同时浮现出同样的想法,那一袭紫袍,背负双手,冷然立在场中的独孤风!

蚩尤这一招魔吞天地,受到影响最大的莫过于天魔了!只见天魔牙关紧咬,双脚已然深深踏入地下,全身骨骼爆响,至于手中魔刀早就崩溃!逆天神魔凯对于这庞大的吸力,也是无可奈何!

“啊!啊!”这种憋屈的感觉,让孤傲的天魔再也无法忍受,只见他头颅仰天嘶吼,全身魔气暴涨数十丈高,直冲天际!一对死灰色的双眸顿时闪现两道毁灭神光激射向蚩尤!

看到天魔气势暴涨,蚩尤原本并不在意,但是那毁灭神光,他依然还是没有反应过来,便直接被击在胸口,体内魔气顿时受到影响,魔吞天地神通嘎然而止!

既然神通无用,蚩尤眼神一冷,手提虎魄魔刀瞬间冲向天魔,那就肉搏!胜者为王!天魔自然丝毫不惧,丈长魔刀再次浮现手中,迎向气势汹汹的蚩尤!一刀漆黑如墨,一刀死灰寂灭!

两人每一次相击,天魔都会感到魔刀之上的魔气被蚩尤吞噬,而蚩尤也是每次都感觉到那被自己吞噬的死灰色魔气进入体内后,却是难以炼化,一个劲的破坏自己的经脉!毁灭法则之力,岂是那么好吞噬的?如果可以肆无忌惮的吞噬的话,那蚩尤早就天地无敌了。

天魔自然是不知道蚩尤体内的情况,毁灭之力被吞噬,他也是无可奈何,也只能硬着头皮上。在他的心里还有一个想法,即使吞噬法则再强,他终究有一个底线!他就不信这蚩尤能一直吞噬下去!早晚撑死他!

在众人看来,蚩尤与天魔之战,碎石崩飞,空间碎裂,魔刀纵横,魔气冲天!却是不知二人都在硬撑,一个想要撑死蚩尤,一个想要在自己达到极限之前耗死天魔!

冷然观战的独孤风却是心中一颤,眼神顿时向君王神墓深处望去。在那里,一对苍茫的眼神似乎等待着自己与其对视!默然无为,已然无情的心境,对视那双苍茫神眼,独孤风的心中一片平静!

“你是谁?”

“你又是谁?”

“是啊,我又是谁?”

两对眼眸的主人似乎是在交流,却是仅仅三句,便不再任何的言语。突然之间,独孤风感觉到自那双眼眸之中,一股强横的威压缓缓传入心神,王者的霸气,境界的威严!

“让我下跪?你认为可能么?”回递给对方一个信息后,独孤风便直接与整个天地契合为一。任你气势纵横,吾自己孤傲而立。除非你的气势能够让天地跪伏!不!即使天地跪伏了,我独孤风已然孤傲而立!

那股气势突然之间消失的无影无踪,似乎也是知道这样无法奈何的了独孤风。但是紧接着独孤风便感觉自己眼前景色一变,突然来到了一处鸟语花香之地。月白色的双眸冷然的扫了一遍,却是赫然发现在自己的前方,一袭白衣的少女正背对着自己轻声哭泣。

“为何我的心神会颤动,为何那轻声的哭泣,我会感觉到那么的熟悉?”独孤风不知为何自己的心中会冒起这些想法,望着那少女的背影,他陡然发现,自己的脸庞之上,不知何时已然挂上了两道清晰的泪痕。

本以无情的心境触景生情,却是陡然便要崩碎!心念一动,月白色的左眼却是陡然亮起一道紫金色光芒,顿时万物皆去,一切不复存在!他想呼喊那少女的名字,却是始终没有说出口。泪痕消失在脸庞,面目依然还是那么的冷然。一切仿佛都从来没有发生过。

当场景重新回到神墓之中后,那与自己对视的双眼显然有些惊讶,似乎不相信独孤风能够这么快便从自己的幻境之中出来。

“为何你的双眼是月白?”

“我也不知。”

“你的能力好奇怪。”

“奇怪?或许吧。”

言罢之后,那对眼眸却是缓缓消失,独孤风的神念也是无法察觉到丝毫迹象。在独孤风的心中,他也有一个疑问:“为何你的双眼,我会感觉到那么的熟悉?”然而对方已经离开,只有等下次再问了。他有一种感觉,很快,他们还会再次见面的。

此时再看场中,天魔与蚩尤两人已然分开而立,天魔手中长刀向天,漆黑色的天空陡然一片死灰!无尽的毁灭之力化为一道道的光柱向其手中长刀聚集而来!那凌厉的气势,即使是独孤风都感觉到了丝丝危险的气息!

“破灭之道,毁灭法则,似乎也有异曲同工之妙。只不过,吾乃为道,尔却入了天道。”想到此处,独孤风也不知是为了天魔叹息,还是为了自己叹息。另辟蹊径,不入天道,不悟大道,自己能走到何时是头?

“以心为基,以剑为引,一曲破灭。”独孤风那月白色的双眸微微一皱,却是不知为何,心中冒出了如此一言。

此时那对面的蚩尤却是面色凝重,全身笼罩在一片魔气之中,在其面前,一个漆黑的漩涡缓缓漂浮,显然是将吞噬法则运转到了极致!天魔这最后的一击,自己能够吃的下,就决定了这最后一击的胜负!

要么自己直接被毁灭之力直接爆体而亡,大魔之魂被天魔融合。要么自己吞噬掉这最后一击,那魔气耗尽的天魔,也照样任我宰割!想到这里,蚩尤的心里也不禁有些苍凉的感觉。纵横洪荒无数载,时至今日,却是为了生存,不得不拼。

天魔的气势已然提升到了极限,数万丈长的死灰色魔刀耸立在天魔头顶!一股凌厉的气息陡然锁定了远处的蚩尤!

蚩尤自然也是感应到了,胸前漆黑色漩涡陡然升空,不停的涨大,直到笼罩数万里方圆!攻击未至,两大法则便已然开始相互在虚空之中排斥!一声声的爆鸣响彻天地!

围观的众人也是明白两人要做最后一击了,顿时纷纷快速的再次后退了万里之外。从这攻击的气势来看,估计整个数万里方圆都会化为一片灰烬!

唯有一人依然还是静静的立在天魔,蚩尤两人数千里之外。一袭紫袍,背负双手,月白色双眸静静地望着无尽的虚空的独孤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