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虚无至尊道

遗弃之地,神秘玉符,至尊道义,孤傲少年……坚毅之心,无名剑诀,沧海情愿,苍茫...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百十一章 君王神主
章节列表
第一百十一章 君王神主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吾天生为魔,便一生为魔,苍茫世间,吾一刀灭之!”气势已经凝聚到极点的天魔眼神迷茫的望向虚空,自言自语道,然而似乎没人能够理解他心中的那份沧桑。

“好!好!好!问天地,苍茫迷,谁人懂?今日勿论胜负,我蚩尤都佩服你天魔!”闻听天魔所言,蚩尤心中大有所感,连叫三声好,甚是爽快的说道。

只可惜英雄相见恨晚,两人之间终归只能留下一人!天空之中死灰之色似乎也是在为一人送行。天魔眼神骤然一冷,贯穿天地的数万丈毁灭之刃划出一道玄奥的轨迹向蚩尤劈斩而来!

“吞天噬地!”蚩尤头顶的空间黑洞豁然张大向劈来的刀芒迎去!毁灭的气息,吞噬的法则,万里方圆万物寂灭!一袭紫袍,孤傲而立的独孤风身上泛起淡淡的紫金色光芒,依然挺立其中,未退分毫!

在数万里之外的众人皆然发现,整个万里的方圆,天魔,蚩尤,独孤风的身影都消失不见,唯有一片漆黑笼罩!就在所有人还在暗暗焦急之时,那一片漆黑却是猛然爆开,强悍的能量冲击让所有人都被冲退了数步!

待一切平静下来,赫然发现,整个数万里方圆一片狼藉,地面矮了数丈,唯有独孤风所立之处,一切都是安然无恙!妖神毕方等人不禁有些骇然,这独孤风的实力未免有些太强了。以前自己根本不放在心上的一只修界蝼蚁,如今已然站在了自己的头顶,一个足以让自己仰视的地步!

虽说如果出了这道之墓地,以独孤风的修为未必是自己等人的对手,但是若是给他足够的时间,终有一日,谁人能敌?说不定,即使是天尊境界,也是唾手可得吧?

众人的眼睛顿时都望向中央的战况,只见天魔与蚩尤两人依然还是站立在远处。只不过,此时的天魔显然有些喘气,魔气消耗的很大。对面的蚩尤全身死灰色覆盖,渐渐的一点点敛入自身。豁然睁开双眼,只听蚩尤喝道:“最终,还是我蚩尤更胜一筹!”

“未必!”站在千里之外的独孤风却是突然淡淡的说了二字。

就在众人还在疑惑独孤风此言何意之时,即使天魔也是面色有些疑惑,显然也是并不知情。突然间,只见蚩尤的身体陡然涨大,面目狰狞,蚩尤本人更是骇然的睁开眼睛,口中连连喊道:“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中,只听轰然一声巨响,蚩尤整个身躯猛然爆炸!强横的能量冲击,吹起独孤风的紫袍猎猎作响,那围观的众人更是感觉心神猛然一阵,纷纷吐了一口鲜血!一道漆黑色的魔魂陡然自爆炸的中心之处飞射而出,瞬间没入不明所以的天魔体内。

魔魂入体后,只见那原本有些力竭的天魔身上猛然暴起一阵漆黑如墨的魔气,宛若魔焰,腾起足有数百丈高!天地之间,风云变色!漆黑如墨的天空,却是滴滴答答的落下了雨滴,只不过,这雨滴是血雨!一代大魔蚩尤大尊,陨落!

淡淡的紫金色光晕浮现在身上撑起了一个光罩,血色雨滴滴落在其上,那声声清晰入耳的落寞,无奈,不甘。月白色的双眸看不出任何表情,淡淡的望向天魔,口中自言自语道:“一生一死,死去新来,亘古因果,何时是终。”

围观的众人自然也是纷纷提起真元,谁也不想让这血雨落在身上。唯独那后羿大巫呆立在那里,任凭雨滴落在身上,泛起一片血红。蚩尤大魔,曾经也是蚩尤大巫,也是他后羿的结拜大哥!如今陨落,虽说乃是天命使然,后羿依然还是会难过。

“大哥走好,我知道,你对巫族怀有愧疚,你在九泉之下看着吧,巫族会再临洪荒大地!”后羿心中暗暗说道,这也是他唯一能做的了。

血雨下了许久之后,缓缓停了下来。一直头颅向天,微闭双目的天魔却是陡然睁开双眼,口中痴痴大笑道:“原来如此,原来如此!我天魔一生孤傲自负,却未想到竟然只是一个残念!而且还是所谓的逃不了的责任!为什么,为什么!”一声沉重的嘶吼声,响彻天地,却是没有人回答他。

境界依然颇高的独孤风也是有些明白,月白色的双眸仰望虚空,淡淡说道:“魔祖出世,已然定局,煞魔合一,唉.....”他没有望向天魔,但是天魔却是明白,独孤风是在说自己。

缓缓压制住心中的激动,天魔的面色却是渐渐平静了下来,似乎一切都未发生过。而其他众人却是面面相觑,不知独孤风与天魔两人这是打的什么哑谜。

“后羿大巫...”眼神望向后羿,天魔想要开口说些什么,却是陡然被后羿打断,只听他说道:“天魔不必多说,我心里明白。或许这就是蚩尤大哥最终的归处罢。”言罢,两人却是谁也不知再继续说些什么,场面有些微微的安静。

也未再说其他,独孤风便缓步向墓地深处行去,在他的心中还有一个谜团,为何那与自己对视的眼眸,自己会感觉到那么的熟悉?为什么会有一种时曾相识的感觉?

对于独孤风突然变得冷漠,众人的心中自然也是明白,这乃是独孤风将自己的心沉入到了一个境界之中,他的心境在进行一个蜕变!谁也不知,当独孤风完全蜕变之后,他的实力又会恐怖到什么程度?

众人一行走了很久之后,却是来到了一座辉煌的大殿之内,宛若凡界的皇宫。在众人的前方一个高高在上的龙榻之上端坐着一位身穿白裙的女子!两侧却是有着两排十二个战将守护!

眼见此景,独孤风眉头一凝,十二位战将!仅仅只是一位战将,便已然需要自己全力相拼方可。如今十二战将在此,那端坐于龙榻之上的,想必就是君王神主了!自己这方,简直不堪一击!

在众人进入大殿之时,那十二战将便感觉到了,纷纷战枪挺立,深然的战意狂涌向众人!面无表情的独孤风立在众人之首,冷冷一哼,那磅礴的战意顿时被其一人挡住!在独孤风与十二战将之间,凝重的气氛甚是粘稠,任你战意狂霸,吾一人破之!

独孤风身后众人,哪个不是本性孤傲之辈?顿时一股股磅礴的气势冲天而起,帮助独孤风迎向十二战将的战意!有了众人的帮忙,独孤风压力骤减,磅礴的剑意破体而出,在半空中凝聚成一柄万丈高大的紫色剑影,凌厉的剑意不停的冲击向十二战将!

就在此时,独孤风月白色的双眸却是突然望向那端坐于龙榻之上的女子。只见那女子缓缓抬头,深邃的眼睛与独孤风对视在一起。终于清晰的看到女子的容颜,独孤风的心中却是不禁一震,万千思绪突破了枷锁纷纷涌上心头,无情心境顿时被打破,噗的一声,吐了一口鲜血。

那女子见到独孤风突然吐血,不禁有些疑惑的望向他,袖手一挥,十二战将与众人的气势顿时烟消云散。天魔,毕方,后羿等人顿时便要冲将上去,大战一场,却是被独孤风拦住。只听独孤风缓缓说道:“稍安勿躁,我有事要问她。”

此时已然恢复到正常神色的眼眸,却是多了一分情感,让天魔等人放心下来。抬头望向那女子,独孤风的眼神有些迷茫的说道:“若惜,是你么?”此话一出,那对面的十二战将顿时大怒,口中喝道:“大胆!君王神主名讳岂是你可随便乱叫的!”

天魔等人也是不禁大惊,那毕方更是晓得,蓝若惜已然被自己逼迫飞升仙界而去,又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道墓之中,又怎么可能成了君王神主?但是这女子的确与蓝若惜张的一般模样。

“你怎么知道我叫若惜呢?你是谁?”那女子一愣,却是缓缓起身,来到独孤风的面前,疑惑的看着他问道。

“我是独孤风啊,你不记得我了么?”独孤风望着面前的少女,在自己的心中,期盼的多少次,回望了多少次,今日相见,却是并不相识。

“独孤风?”那少女疑惑的摸了摸自己的下巴,显然还是想不起来。独孤风的心中不由得想到了一种可能。

“你不是飞升仙界了么。”为了验证自己的想法,独孤风再次开口问道。

少女闻言,不禁微微一愣,皱着眉头的可爱模样,让独孤风的心中不禁微痛。只听少女说道:“仙界是什么地方啊?我在这里好久了,我都不知道多少岁月了。”

听到少女如此一说,独孤风不禁有些失望,心中想到,难道自己的若惜和面前的若惜有什么关联么?同样的样貌,同样的声音,同样的名字,难道世间真的有如此巧合么?

独孤风与那少女不禁都微微皱起了眉头,就这么相对站着,突然那少女望着独孤风的脸庞,纤手缓缓伸出,抚摸向他的脸庞。独孤风的心中猛然一阵,却是没有闪避,任由那小手抚摸在自己的脸上。

“玄录哥哥,是你么?”少女的眼睛微红,两行清泪缓缓流下,那楚楚动人的模样,让独孤风的心中不禁十分的难受。在他的脑海之中,却是不禁浮现当初在天音洞中,若惜守护在自己的身旁数年,自己醒来的那一刻。

十二战将与天魔等人见到此景,不禁有些目瞪口呆。只见那十二战将纷纷单膝跪下,齐声喊道:“玄录大神消逝亘古,已然无数载,神主节哀!”

闻听此言,独孤风与少女不禁一愣,那少女醒悟过来之后,发现自己的小手还放在独孤风的脸上,不禁小脸一红,赶紧把我缩了回来。独孤风却是刚刚发现,自己不知何时也悄然泪下,泪水打湿了对面少女的纤手。

突然之间,一道声音传入独孤风耳中:“玄录大神消逝之后,神主悲伤至极,三魂七魄却是有那一魂四魄跟随玄录大神而去!希望小兄弟不要再让神主伤怀了!”独孤风一眼望去,那十二战将的为首一人正看向自己,赫然是曾经与自己一战的那人。

独孤风只是点了点头,却是并未说什么,在他的心中,还有很多很多的疑惑,他说不了什么,承诺不了什么!这少女不是他心中的若惜,而是所谓的君王神主,那么若惜呢?莫非是这神主的一魂四魄的转世之身?那么是否会有一日,她要收回呢?

就在此时,只听那少女缓缓说道:“自从太古界灭亡之后,魔祖叔叔就让我一直在这里,说早晚有一天会出去,玄录哥哥也早晚会回来。你真的不是玄录哥哥么?”少女却是没有抬起头,显然还是有些不好意思。

“吾名独孤风,不是玄录。”既然一切都是定然之局,那么我还有什么好留恋的。以身为本,以心为基,或许在我的境界达到一个顶点的时候,一切的疑团便会纷纷展开,那么一切的定局,都不再是定局了。

经过战将的提醒,独孤风却是再次将记忆深深的埋入心底,黑色的眼瞳再次变为了月白之色,身上一股淡淡的冷漠,让所有人都感觉,自己与他好远,明明近在咫尺,却仿佛相隔天涯。

低声说话的少女自然感受到了独孤风的变化,不禁疑惑的抬头看了看独孤风月白色的双眸,开口问道:“你是是怎么来到这里的呢?”

“无意间而来。”独孤风默然说道,面色之上看不出丝毫表情的变化,将一切看在眼里的少女却是不禁感觉自己的心微微一痛,为何在面前的男子身上,自己会感觉他跟玄录哥哥真的好像。

“哦,出路在魔祖叔叔修炼的地方,你们从这里出去就能看到。”少女指向大殿的左侧,在那里赫然有着一道闪着微微蓝光的大门。

“既然如此,就此告别。”冷漠的话语自独孤风口中缓缓道出,让少女的身躯不禁一震,待抬眼望去,独孤风的身影已然向那大门走去,天魔等人虽然疑惑,但是也赶紧跟上。

就在众人快要走到大门之时,身后却是传来了少女的轻声呼唤:“你以后还会来看我么?”

闻听此言,独孤风的身躯微微一震,顿时停了下来,没有人发现,他那月白色的双眸在黑白两色之间来回的变换,最后依然还是停留在了月白之色。冷冷的话音缓缓传入少女耳中,独孤风的身影已然消失不见,踏入了大门之中。

“他日有缘,定会再见!”耳中依然还回旋着独孤风最后的声音,少女的眼神有些迷茫的蹲在地上,轻声的哭泣。

在踏入大门的瞬间,那战将的话语再次出现在耳中:“天煞已经被魔祖收回,你们此行前去,或许会在魔祖那里见到他,在你身上我感受到了玄录大神的气息,虽然我不相信你是,但是希望未来的结局是完美的吧。”

有些东西,注定了的,就永远不会再有其他的改变。独孤风的心中缓缓说道,即使是他自己,心中也是不明白自己此言到底是何意。

“神主,还请节哀!魔祖曾说,让我等静静等待,待一切明了之时,一切都会揭开!”十二战将为首那人见到独孤风等人离开之后,便对蹲在那里的少女缓缓说道。

“恩,刑天战将不用说了,我心里明白。”少女缓缓起身,纤手擦去脸上的泪痕,却是突然发现自己的右手上也有泪水。脑中不禁想到,他心中的那个若惜是谁,是我么。他为什么哭泣,那个同样叫做若惜的女孩呢。

缓步走回龙榻之上坐下,少女微微闭上双眼,心中最后说道,玄录哥哥,我就在你坐了无数载的龙榻上等你回来。随后,一切都安静了下来,那十二战将与少女都宛若一个雕塑一般,陷入了无尽的沉眠,下次苏醒,不知又是何时。苍茫岁月,匆匆流走,谁人能数。

独孤风一众人等踏入那蓝色大门之后,时空一阵的转换后,却是再次回到了那苍茫的大地之上。在众人的面前,赫然便是独孤风曾经见到的壮观的魔祖祭坛!

如今再看这魔祖祭坛,独孤风却是有了不同的感受,月白色的双眸,左眼猛然化为紫金色,淡淡的望向那最上空的天道法轮,顿时发现,原来这天道法轮不时的发出一阵阵的诡异波动,似乎在压制着什么。那天道玄塔似乎也是在镇压着什么。

“呵呵,一别不多时日,小友却是大有长进啊。”一声淡淡的声音传入众人耳中,顿时让众人脸色一变。

紫金色缓缓淡去,双眼再次变为月白之色,独孤风静静的望着自己的面前。一阵诡异的波动之后,一袭青袍的身影缓缓出现,正是自称忘情的老者。

“前辈。”即使是已然无情心境的独孤风对这老者依然还是有些莫名的尊敬。终于再次来到了这魔祖祭坛,不知又会在揭开哪个谜团?独孤风的心中尽是疑惑。

“呵呵,老夫忘情,既然来到了这里,便随我来吧。”老者望向天魔等人,缓缓开口说道,随后便当先一人向祭坛走去。独孤风等人也随后跟了过去。

【推荐朋友好书:《大唐飞仙》古典仙侠,再现仙境飘渺!《近战召唤师》:这里的一切,你绝对想不到,变形金刚照样也能召唤的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