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虚无至尊道

遗弃之地,神秘玉符,至尊道义,孤傲少年……坚毅之心,无名剑诀,沧海情愿,苍茫...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百十三章 沧海深渊
章节列表
第一百十三章 沧海深渊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道墓之中,一切法则混乱不堪,独孤风也是不知修界之中过了多少的岁月。片刻之后,独孤风已然落在了雾隐峰之巅。不过他的眉头却是紧紧的皱着,粘稠的犹如实质般的杀机笼罩了整个雾隐峰!月白色的双眸冷冷的望向虚空,惊天的剑意破体而出,天地变色,雷云滚动!

此时在魔宫大殿,独孤无言正与火魔在一起下棋,无言的身后,那名侍女就那么静静的立着。突然之间,只见无言脸色骤然一变,口中自语道:“师父回来了!”火魔与那侍女尚未明白过来,便见无言的身影已然消失不见,不知去了哪里。

“琴宗被灭,何人所为?”雾隐峰之巅,一对月白色的双眸冷然的不知在看向何处,但是那冲天的杀机,磅礴的剑意,却是震惊了整个修界!即使是大乘境界的高手,以及沧海水族的那几条伪龙王,都皆然感觉到来自于灵魂之中的那种恐惧!

“师父!”一道身影陡然来到独孤风身前,却是直接跪下,让独孤风那已然无情的心境,不禁有些微微的松动。

“修为已至剑我初境,不错,不错。何人灭我天音琴宗,无言可知?”先是夸奖了无言一下,但是随后言语顿时转变,杀机更甚!

独孤无言一听,不禁脸现愧疚之色,只听他开口回答道:“是这样的,师父......”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魔宫之中自然有所记载,而且更加的详细。

“万妖殿,雷音寺,沧海水族,好!好!好!”闻听无言所说,独孤风却是不怒反笑,明显的是已经怒到了极点!

无言自然晓得师父的性子,顿时说道;“师父,万妖殿,乾坤门,雷音寺已经被徒儿给灭了!唯独那沧海水族,徒儿不熟水性,却是无可奈何。”

激动过后,独孤风微微闭上双目,心神缓缓凝聚,渐渐的平复了下来。过了半响之后,只听独孤风开口说道:“无言,为师有一事吩咐你去做,你愿意么?”

虽然不知为何师父的双眸化为了月白之色,也不知为何此时的师父让他感觉那么的遥远,那么的漠然,冷漠。但是他仍然还是点了点头说道:“请师父明示,刀山火海,依然往矣!”

袖袍一挥,一股气劲便将跪着的无言托起,独孤风的眼神迷茫的望向无尽的虚空,口中缓缓说道:“蓝前辈便让其在魔宫安歇,为师送你回凡界,无言你立一宗门广收弟子传授《破言剑诀》,破碎虚空之后,便继续在这雾隐峰之巅立下宗门!”不知为何,独孤风却是又想起了遗弃之地,也不知为何自己会想到立下宗门之事。

无言一听,顿时有些疑惑的望了一眼师父,但是在无言心中,不管师父让自己做什么,自己都应该无条件的去做,便立刻说道:“师父放心!徒儿定当竭尽全力!”

独孤风点了点头,开口说道:“冰魄神珠给我,为师不久之后,或许便该去那仙魔妖冥界了。道墓一行,修界已过百载,为师也该走了。”

无言未说什么,他心中明白,发生的这一切,师父比之自己的心里更加的难过。冰魄神珠赫然出现在手中,递给了师傅,随后手中又捏了一个法诀,便给魔宫的那女子和火魔发出一道传信玉符后,便静立一旁,等着师父的安排。

只见独孤风屈指弹出一道剑芒冲天而起,空间纷纷崩碎,出现一道门户,其中漆黑一片,不知穿越之后,会去往何处。只听独孤风说道:“道之一途,骸骨茫茫,一切慎之。”

无言最后望了一眼自己的师父,身影腾空而起,没有丝毫的犹豫,瞬间进入了空间通道之中!紧接着,那通道也缓缓消失,唯有独孤风一人静静的立在雾隐峰之巅。

茫茫沧海之上,这一天却是一片阴霾,却是未落一滴雨。似乎有一种未雨绸缪的感觉,也似乎是有一种不详的预兆。青龙王敖华浮在海面之上,有些疑惑,迷茫的望着头顶阴霾的天空,心中总是有一股深深的不安。

就在此时,身后传来一道苍老的声音:“青龙王,在这里做什么,三位龙王已经在等我们很久了。”敖华转头一看,原来是那老玄龟。

只听他微微一叹,有些无奈的说道:“老龟,你说为什么看到这即将下雨的阴霾,我会有一种大劫将至的感觉?”

老玄龟闻言,不禁一愣,随后说道:“青龙王却是多虑了,百年前,独孤风被时空黑洞吞噬,修界的大神通者皆然前往道墓之中,百年已过,却是杳无音讯,如今修界,又有谁还能威胁到我沧海水族一脉?”

敖华一听老玄龟说的有理,不禁为自己的提心吊胆有些哭笑不得,随即他又想到,或许是那独孤风给自己的阴影太大了。时空黑洞吞噬,想必应该是凶多吉少了,否则应该早就回来了。毕竟灭了天音琴宗,沧海水族也算是罪魁祸首。

敖华自嘲的摇了摇头,便与老玄龟一同潜入深海,前往龙宫去了。他们却是没有发现,虚空之上的一对月白之色的双眸冷漠的将一切尽收眼底。只听那一袭紫袍的青年嘴角一撇,冷冷哼道:“一群不知所谓的蝼蚁。”

最后蔑视一般的扫了一眼下方的沧海,只见独孤风手中捏了一个法诀,顿时天地变色,风云涌动,雷鸣闪烁,一柄紫色神秘闪电缠绕的万丈巨剑显现在空中!剑尖直指下方沧海,与提前布下的破灭剑阵遥相呼应!

意念一动,巨剑顿时直冲而下,下方的破灭剑阵也陡然暴起一阵紫金色光芒,一道光柱直冲天际,那紫金色巨剑再次暴涨至数万丈之巨!沧海水面顿时腾起数万丈高的海浪,一个方圆数万里的巨大漩涡出现在海面上,整个沧海一阵的混乱!

异象刚起,龙宫之中刚刚坐下的五人顿时脸色一变,顾不得其他,赶紧就要出去看看。未出龙宫,便看到在龙宫之外已经一片紫金色光芒,九九八十一柄紫金色神剑分开耸立,显然是一座大阵!神剑之上散发而出的惊人剑意,让五人升不起一丝想要去破阵的想法。

敖华此时方才明白,看来自己担忧的事情,果然还是发生了。从这惊人的剑意上看,除了那独孤风,还能有谁?他那传人独孤无言并没有这么强的实力!不用入水,便可灭我龙宫!

随着一声轰然巨响,敖天,老玄龟等人纷纷感觉失去了意识,数道数万丈高的巨浪翻涌而起,无数水族的残肢断臂纷飞!即使是修真大陆与神圣大陆也都跟着猛烈的晃动了一下!无数渡劫,大乘境界的修者脸色骇然的望向东方的沧海!在那里,什么样的存在要灭水族?

对于无数生灵的死亡,独孤风选择了冷漠,他们也曾杀生无数,自己又杀了他们,或许以后,还会有更强的存在杀了自己。一切都是为了生存,不管你的修为多强,你也逃脱不了生存二字,这才是最重要的!既然如此,那么就只能适者生存了。

当一切渐渐平静下来后,在那惊天一剑的落下之处,却是赫然出现一道延绵数万里,深不见底的鸿沟!自那鸿沟之中,独孤风赫然感觉到一股苍茫的太古气息!与君王神主,忘情老者身上的很像!而且似乎里面还有什么东西,还呼唤自己。

“沧海深渊?!”独孤风心中自言自语道。心念至此,身影顿时化为一道紫金色光芒,瞬间没入鸿沟之中。

徒一进入其中,周围一片漆黑,庞大的水压顿时涌来,但是拥有真龙血脉的他却是不以为然,水是龙的天下!水压直接绕过独孤风的身体,却是丝毫也无法近身。

不知向下潜了多久之后,独孤风终于感觉到双脚落地,却是赫然发现,在自己的面前一个巨大的洞口宛若恶魔的嘴巴一样,想要将自己吞噬!从这山洞之中,独孤风能够感觉到一股很强的气息!想必应该是什么上古时期的水怪!那呼唤自己来此的气息,也是从这里面散发而出的。

独孤风不是笨蛋,自然不会冒然进入其中,屈指一弹,一道紫金色剑芒照亮周围的一片漆黑,陡然射入洞中!随着一声嘶哑的吼声响起,山洞陡然崩塌,周围的石壁也是纷纷落下碎石!一道万丈的身影出现在独孤风的眼前!

此兽九首,皆为龙头,一身青色的鳞甲泛着寒光,六条巨大的脚掌支撑着庞大的躯体!在巨兽的身后,一个千丈高大的巨鼎泛着微弱的金光呼唤着自己的心神!

面对此兽,勿需多说,一战便罢!心念一动,万丈紫金色光芒顿时大盛!照亮了整个深渊!独孤风此时方才发现,在自己的左侧赫然有一块石碑,上刻:沧海深渊,失落五鼎之一:弱水鼎,守护兽:弱水龙蛇!

就在此时,只见那龙蛇九头张开,顿时无尽的葵水玄气蜂拥而来,让独孤风瞬间收回了心神!袖袍一挥,无数剑芒纷飞,瞬间将那葵水玄气斩破!独孤风的身影紧跟着腾空而起,挥手间,一道万丈剑芒力劈而下,轰然砸在龙蛇的中间的龙头之上!

破灭剑元,破灭之道,任你防御再高,也是无用,尽皆破之!那龙蛇之头赫然被这一剑斩下,砸落在地!剧痛传来,龙蛇忍不住嘶吼一声,伤口之处却是瞬间蠕动,又长出了一个头来。

肉体被伤,龙蛇大怒之下,顿时一头伸来,想要以利齿撕裂独孤风,以解心头之恨。冷冷一哼,独孤风袖袍连挥,顿时漫天剑芒激射而出,道道皆然万丈,龙蛇九头瞬间同时被斩!

本以为如此一来,这龙蛇定然难以痊愈,却是惊讶的发现,仅仅一息之间,九个龙头赫然有完好如初!独孤风的心中,不禁感觉到了棘手!若是此兽乃是不死之身,任我神通再强,也是无奈。若是用大招的话,又怕会毁了此兽身后巨鼎,顿时感觉有些难办。

只见那龙蛇此时显然已经暴怒到了极点,十八只眼睛都泛起血红,在这漆黑的深渊之中,甚是显眼。九口张开,一股诡异的能量顿时铺天盖地而来,让独孤风的心神顿时绷紧,全身戒备起来。

独孤风意念一动,万物为剑,顿时漫天蕴含破灭之道的剑芒激射而出,迎向那诡异无形的能量!然而毕竟破灭之道仅仅初成,却是并没有完全的将那能量破掉,依然还是有零星落在身上的光罩之上。破灭剑元与那诡异能量顿时交融起来,那诡异能量与破灭剑元之争,居然丝毫不落下风,让独孤风暗暗心惊!

曾经与毕方多次大战,即使是以毕方的那火种,若是再次遇到自己的破灭剑元,独孤风完全自信,以破灭剑元便可直接将其破灭!那火种可是混沌之时遗落的一丝神火!虽然并不精纯。

“无根之水!”这诡异的能量蕴含的浓重水元力波动,让独孤风不禁想到了无根之水!传说中,无根之水乃是混沌五行之水!也称之为弱水!弱时,可锁万物,无时可冰封万物!这龙蛇虽然可以操控混沌之水,似乎并不懂如何来用。

右手之中紫金色光芒大盛,剑元狂涌而出,一柄紫色雷光闪烁的紫金色长剑赫然出现在手中,“一剑破乾坤!”一声暴喝冷然响起,紫金色长剑缓缓划出一道玄奥轨迹,顿时万物毁灭,尽皆破开!即使是漆黑如墨的深渊空间,也被破开,崩碎成黑色的碎片!

面对独孤风这至强的一剑,对面的龙蛇没有丝毫反抗之力,身体一点点的破碎,突然化为一道蓝光射入那千丈的巨鼎之中,一切都恢复了初始的平静安详。

散去手中长剑,一剑破乾坤的气势也顿时消散而去,一道紫芒闪过,独孤风的身影瞬间出现在巨鼎旁边!伸手抚摸着巨鼎,一股惊人的寒气顿时涌入体内,却是赫然吸纳入肉身之中,独孤风顿时大惊,赶紧将手收回,神念扫遍全身,却是没有发现丝毫的异样,肉体的柔韧度却是增强了很多!

发现此等现象,独孤风顿时更是吃惊,这鼎到底是怎样一个存在?又是谁铸造的?为什么那忘情老者让自己来找,而且让自己将鼎融合?他自己为什么不来?

想了片刻,独孤风却是怎么也想不通,但是他却是坚信,那老者定然不会害自己。若是想要害自己的话,在道墓之中,以他那超越天道的实力,想杀自己简直是轻而易举!

这巨鼎对自己的呼唤愈加的强烈起来,独孤风也就不再多想其他,缓缓将手放在巨鼎之上,闭上双目,神念探入其中,想要一窥究竟!

神念刚刚探入其中,一幅幅残破的画面顿时蜂拥涌入识海,让独孤风顿时感觉一阵头晕脑胀,强大的识海居然差点崩溃!画面虽多,却是一点都无法看清楚,而且都是残破的,让独孤风顿时一阵疑惑。

待其睁开双眼之时,却是惊讶的发现,那巨鼎已然消失不见!独孤风脸色一变,左右看了一下,月白色的双眸冷然而暗含杀机!强横的剑意更是将整个深渊扫视了一遍,却是丝毫也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就在此时,一段话语显现在识海之中:“弱水神鼎,天地万水,皆尊吾令!”此言在脑海之中不停的回荡,独孤风顿时感觉自己似乎有了一种顿悟。

“天地万水,皆尊我令!”独孤风嘴里自言自语的念道,右手缓缓伸出,顿时深海之中的无尽水元力蜂拥而来,在手中汇聚成了一柄水蓝色长剑!

独孤风一见此景,顿时大喜!若是如此一来,自己就仿若有了水灵之体,而且更强!心念一转,独孤风口中淡淡念道:“无根之水,剑成!”话音一落,手中水蓝色长剑顿时缓缓变淡,最后消失不见。

独孤风顿时面露喜色,手中长剑无形,正是无根之水!若是以之演化剑道,定然又是一绝强神通!以弱水之力困敌,无根之水冰封,若是再战毕方,独孤风也是不惧!

得此神鼎,独孤风自然是要闭关参悟,以便拥有更强的神通!毕竟以后自己将要面对的敌人只会越来越强!高高在上的天尊,虚无缥缈的天道,无一不是至强的存在,恐怕即使是自己五行俱全,掌控混沌五行,估计也不是那苍黄两天的对手。

虽然如此,但是能多增强一些实力,自然不可错过!想到这里,独孤风便不再犹豫,屈指弹出九九八十一道剑芒,以自己为中心布下了一个破灭剑阵,盘膝坐于当中,开始修炼起来。

而此时,在道墓之中,魔祖祭坛之前,一位须发皆白的老者眼神似乎穿越了层层的空间,口中欣慰的自语道:“果然不负我所望,弱水神鼎到手!五鼎聚齐,开混沌五行大阵,演化混沌鸿蒙,你便有可能领悟你那破灭之道!这样的话,或许你便会在亘古大劫之中生存下来!至于天道,大道的阻隔?”

说到这里,老者淡然的目光望向祭坛之中的天道玄塔,以及那在顶端不断旋转的天道法轮,平静的眼眸深处,却是赫然闪过一丝厉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