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虚无至尊道

遗弃之地,神秘玉符,至尊道义,孤傲少年……坚毅之心,无名剑诀,沧海情愿,苍茫...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百十四章 信完美者永生(恶搞)
章节列表
第一百十四章 信完美者永生(恶搞)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话说,独孤风遣无言进入空间通道,无言自己也是不知到底在空间之中穿行了多久后,眼前豁然开朗,方才发现自己已然到了一处山峰之巅。一块耸立的巨大石碑,顿时让独孤无言心中的记忆纷纷涌上心头,这便是那断天峰之巅,师父曾经破碎虚空而入修界的地方!自己当初破碎虚空之时,也是在此地。

身影凌空立在虚空之中,独孤无言却是突然发现,在那石碑脚下却是有着一道身穿白袍的少年神色凝重的望着石碑上的文字。无言心中也甚是惊奇,这断天峰之巅,最起码需要九阶高手的修为方可上来,这少年一看之下,最多不过也就十八九岁,莫非已然九阶了?

在仔细一看,无言却是从这少年身上感受到了绝强的剑意,与自己乃是苏归同途,显然也是修行了《破言剑诀》!无言嘴角微微一笑,身影飘然而下,落在少年背后!

一直用心观看碑文的少年,剑意也是一直在身周警戒,无言也未刻意隐藏身形,自然是被他感觉到了。只见那少年猛然转身,眼神凝重的望着无言说道:“晚辈冒然来此,不知前辈是?”

无言微笑着看着少年,却是并未答话,转而问道:“小友姓甚名甚?”

闻听无言所问,那少年却是转而叹了一口气,手中血芒闪现,一柄血色长剑赫然出现在手中,杀机凛然的说道:“既然不能善了,那便战罢,我便是:独孤破天!”话音一落,剑意顿时破体而出,直冲云端!那剑意之中更是暗含无尽的杀机,若不是屠尽百万生灵,是绝对不会有如此强烈的杀气的。

但是独孤一脉根本不是什么所谓的正道义士,境界之下,尽皆蝼蚁罢了!看到破天似乎想要动手,无言笑着说道:“先莫要急着动手,你且看这。”说话之时,独孤无言右手缓缓伸出,青色光华在手中缓缓凝聚,一柄青色长剑顿时显现而出。

见到这景象之时,独孤破天虽然疑惑,但是心中的戒备却是丝毫也没有松懈下来。但是当那青色长剑散发出的磅礴剑意居然引动自己体内的剑意遥相呼应之时,却是骇然变色!只见他突然跪在地上,磕头说道:“三代弟子独孤破天便见前辈!不知是独孤风师祖,还是独孤无言师父?”

袖袍一拂,独孤破天顿时感觉一股气劲将自己托起,便听无言说道:“我为二代弟子独孤无言。”说话间,无言手中的青色长剑顿时缓缓消散,磅礴的剑意也消逝而去。

独孤破天闻言,便要再次跪下,以行师徒之礼,却是突然感觉自己被一股气劲锁住,只听无言微笑着说道:“我独孤一脉勿需如此,心中有为师便可。”

见到师父如此,独孤破天便也不再坚持,于是便问道:“在师祖的山谷的峭壁之上,一百多年前,师父不是留言说要破碎虚空而去修真界去么?”已经一百多年过去了,却是没有想到师父如今看起来,也就是二十多岁的样子,那独孤风师祖是什么样子呢?

“呵呵,为师破空而去修真界的确是事实,不过受你师祖之命前来此地广开门户,立下我独孤一脉的宗门!”无言随后便将在修真界的一些见闻以及经历跟独孤破天说了一些,提到师父独孤风之时,更是大加推崇,让破天不禁更加想要一睹师祖风采。

过了许久之后,断天峰之上缓步走下两人,让山脚下的一众江湖中人不禁纷纷侧目,毕竟能够上得断天峰的人,无一不是江湖之中赫赫有名的九阶高手!在一众羡慕,崇拜的目光中,无言与破天两人面色淡然的走过。

然而就在此时,两道身影突然出现在两人面前,无言神念一扫,便知这两人不过只是普通的九阶武者罢了。只听其中一个胡须浓重的中年人看了独孤破天一眼,突然惊讶的说道;“独孤破天?!”言语之间,似乎对独孤破天甚是惧怕,甚至有些胆寒。

独孤无言一见两人如此,不禁有些诧异,莫非破天在江湖之中很有名气么?就在此时,却是听到破天传音入密说道:“师父,弟子原本是魔门少门主,全家被叛徒所杀,剑意大成之时,曾经杀入魔门,屠了满门,还有无数所谓的正道义士。”

独孤无言只是点了点头,并没有说什么,便开口说道:“两位朋友拦住我二人,有何事?”一群蝼蚁而已,而且还是不知所谓的蝼蚁,杀了便杀了,无言也不会在意。

那中年人一旁的一位书生打扮的中年人却是啪的一声,打开手中折扇,客气的说道:“如今整个武林江湖皆入永生教,看二位似乎还不是我教中人,于是便前来想邀。”

听到那儒生如此一言,无言与破天两人对视一眼,显然都不怎么知情,破天屠了魔门之后,便一路来了断天峰之巅,却是也不知情,无言虽然破碎虚空已然百多年,却是也根本未听说过永生教。

“两位朋友,这永生教是怎么回事?在下久未入世,却是不知。”独孤无言有些疑惑的开口向两人问道。

“呵呵,看来两位朋友都是潜修的武林高手啊,永生教乃是最近三年刚刚兴起,众多九阶高手皆知,大限来临,我等也将身死,化为一堆枯骨!但是永生教主却是能够渡给我等一道元气,让我等可以继续生存下去!所以才叫永生教,教主名为:完美!”依然还是那儒生打扮的中年人将这一切告知了独孤无言与破天两人。

听完这人如此一说,无言顿时感觉有些想笑。定然是一位修为依然突破凡界桎梏的修者在这里装神弄鬼!修者的真元具有强大的生命源力,渡给武者一丝,便可让其多活十年,而他想要恢复,却不过只是少半天而已。但是这也是有限制的,也就是修者渡给同一个武者的真元,最多能延长其寿命百年。百年之后,便失去了效用。

但是随后一想,这永生教的存在,似乎阻碍了独孤一脉的发展,若是立下宗门,定然会与这永生教处于对立面。不过,这永生教教主:完美,走的毕竟不是正途,反而让一众武者走入歧途。而我独孤一脉的《破言剑诀》,只要天赋够好,剑婴一成,便几乎便等于永生不死了。

那两位九阶高手看着面前的此人似乎再想些什么,不禁有些疑惑,反观那赫赫有名的独孤破天似乎一点也不在意。就在此时,只见那人脸色一变,连同独孤破天一起突然消失的无影无踪。

两人见到如此诡异的场景,不禁面面相觑,莫非烟花了?两个大活人,搜的一下就没了?明明刚才还在的啊,难道是高人?妖怪?

独孤无言之所以带着破天离开,却是因为在北方感觉到了一股修者的气息!从气息判断,最起码也是位渡劫期的修者!从能量来判断,似乎还是个妖族!而且对方似乎有意吸引自己前来。

远远的便看到一座小山峰顶,一道身着白衣的背影正背对着自己,便带着破天化为一道青芒落在了其身后。

“你们来了。”一声悦耳的声音缓缓传入无言与破天耳中,那白色的身影转过身来,赫然是一个美貌的少女,而且这少女给人一种甚是可爱的感觉,一点也看不出妖族的影子。但是那浓厚的妖元气息,却是让无言百分百确定,对方的确是妖族。

“你是何人?修界妖族?”无言心中对于妖族一向是敌对的,概因当初妖族妖神毕方处处对敌师父独孤风,甚是曾经以火种让师父生命悬于一线。此时无言的双眼之中也同时泛起了一丝的杀意,虽说对方看起来甚是可爱,而且还是个少女,但是在无言的眼中,依然照杀不误!

“我才不是!我是感觉你们两个身上的气息跟曾经的一个故人很像!当年他想杀我,却是并没有杀我。”那少女小嘴一撅,有些怀念的说道。

无言与破天对视一眼,心中甚是惊讶,若是如她所说,那定然是独孤风了!莫非师祖与这少女曾经有何瓜葛?

“你说那人,或许便是在下恩师,不过却是从未听师傅提起过。”无言虽然对少女的话半信半疑,不过这少女的实力,以无言剑我之境的修为却是并未放在眼里。

“当年,在深山老林中.....”少女将自己与那当初那少年的故事再次提起,正是当年独孤风被江湖通缉而逼迫潜入深山之中修行的故事。而这少女居然正是那最后以天雷攻击独孤风,反而被其借助淬炼肉身的从云虎!

两人听完少女所说,也就放下了心中的芥蒂,根据少女所说,当年独孤风剑意大成,天雷淬体之后,感觉她修行不易,便饶其一命。而当初她未化形,独孤风也不晓得,她居然是母的。

“原来是母老虎哇。”独孤破天听完这有些搞笑的片段,不禁讶然失笑道。

“你说谁是母老虎,臭小子!听好了,本姑娘叫:完美!太古雷虎血脉!”少女狠狠的瞪着独孤破天,恶狠狠的说道,看起来的确甚像一只小老虎。

无言听完,不禁一笑,既然如此,看来这立下宗门一事,便没有那么麻烦了。随后跟这少女商量了一下,那少女一听是独孤风发下的任务,顿时欢喜的一一应下。原来她搞出那个永生教却是为了玩而已,她不晓得要怎样去修界,在这遗弃之地也甚是无聊。

而后三人考虑后,决定宗门就立在祖师独孤的那个山谷!而宗门的名字就叫:剑谷!

这一日,整个遗弃之地的江湖都是不平静的。晴朗的天空,小鸟飞过,一片明朗,却是凭空响起一声炸雷般的声音:“吾乃独孤一脉,独孤无言是也,在此立下宗门:剑谷!《破言剑诀》破亘古定律,剑意大成,可入修真界!”

此言一出,整个武林江湖顿时风起云涌,一批批的武者纷纷踏来,却是仍然有一些江湖好手却是有些疑惑。但是接下来的一个声音,却是让所有人打消了疑惑,“吾乃完美是也,独孤一脉尽皆大神通者,众人皆可前来!”

如此一来,无数的修者尽皆涌向独孤山谷所在的深山老林,几乎将数千里方圆的老林踏成平地!只不过,一条一直延伸到山谷的大道,却是被众人探测了出来。正所谓,路是人走出来的,走的人多了,就成了路。

面对如此众多的武者,独孤无言,独孤破天,完美三人却是面露苦色,如此众多的人,那要怎么去收人啊?三人想了许久之后,便听独孤无言说道:“在山谷外,吾立一石碑,在其上刻《破言剑诀》!而后山谷入口之处立一小阵,非剑意小成者,不得入内。”两人一听,顿时叫好。

在山谷外众人等的正是焦急之时,却是陡然看到天空中轰然落下一块百丈高大的巨石!随后一道泛着青色光芒的神剑瞬间将巨石削成一块石碑!而后更是在其上留下了一篇玄奥异常的口诀!口诀的名字便是:破言剑诀!

随后那神剑破空而去,羡煞众人,一道洪亮的声音响彻天地:“人数过多,吾留《破言剑诀》于此,众人皆可习之,剑意小成者可入山谷,成为剑谷弟子,剑意未小成者,不可妄入,山谷入口之处,有一阵法!”

一听如此,众人顿时纷纷开始研习,为数不少的天资纵横之辈,已然盘膝而坐,开始修行起来。至于山谷之内的三人却是一个个盘膝而坐,修炼去了。独孤无言已然将如何成就剑婴之境教给了破天,想必最多一年半载的便可突破了。

整个遗弃之地,再也不复当初的武道没落,九阶高手杞人忧天之景。在长安城外数万里之遥,成百上千万的武者纷纷在此盘膝而坐,闭目修行,好一片壮观之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