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虚无至尊道

遗弃之地,神秘玉符,至尊道义,孤傲少年……坚毅之心,无名剑诀,沧海情愿,苍茫...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百十五章 苍天血眸
章节列表
第一百十五章 苍天血眸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茫茫沧海之上,一群食尸鸟不停的盘旋而过,整个沧海之上,一片的死寂。海面上漂浮着无数的沧海水族的尸体,有的甚是数千丈之巨!这些食尸鸟却是不用愁食物了。如果从上空俯视的话,可以发现,一条数千丈长的龙尸千疮百孔,密密麻麻的食尸鸟落在上面狠狠的啄食着。

突然之间,一声轰然巨响自深海之中传来,千万之多的食尸鸟却是丝毫没有反应过来时,一道粗大的万丈水柱猛然腾起!为数不少的食尸鸟羽翼被打湿,掉落在海里,有的则是被那巨大的冲击力直接震晕。只要落在了海里,他们最终也只会成为同类的食物罢了。

海水散去,天空之中却是虚空而立着一位身着紫袍的青年!那少年一对月白色的双眸冷冷的扫视了一遍这些让人讨厌的食尸鸟,袖袍突然一拂,口中喝道:“无尽之水,尽苍茫!”随着青年的话音一落,沧海顿时纷纷激射出无数的水剑击向天空中的食尸鸟!一群群的鸟尸落下,铺满了整个方圆数百万里的海域,一阵阵恶心的腐臭气息,让青年感觉一阵的不舒服。

空间微微一阵波动,那青年的身影没有任何预兆的消失不见。只留下了一片死寂,苍茫的尸体,乌黑色的海水,浓浓的腥臭,告知一切来此的生命,这里曾经有过一场惨烈的杀戮!

与此同时,在修真大陆雾隐峰之巅,一袭紫袍的独孤风眼神望向那已然即将落下的夕阳。一直不知看了多久,脑中浮现出无数的画面,也都纷纷被其封印入识海的深处,只听他自言自语道:“待吾何时方能明悟何为有情,何为无情?想必在见到若惜后,一切都会好了吧。”

此时夕阳已落,天空已经出现依稀的星辰。独孤风抬头仰望虚空,而后又扫视了一遍雾隐峰之下的茫茫林海。一股惊天的气势缓缓自独孤风体内散发而出,顿时天地之间风云变色!整个雾隐峰数百万里的方圆,墨色雷云滚滚而来,雷光闪烁,一股天地的威压让所有的修者都感觉到深深的压抑!却是无人敢于去探测一个究竟。

随着修为的渐渐展开,天空之中的雷鸣声也越来越大,一道道闪着深蓝色电光的落雷,彰显着天地的浩瀚之力,独孤风的眉头却是微微皱了起来。普通修界破碎虚空飞升,乃是完全展开修为引天地之变,而后心中生出顿悟,破空而去。

然而,此时的独孤风已然修为全放,天地虽然变色,却是没有一点顿悟的感觉。自己非仙非魔非妖非鬼,看来是无法飞升了。想到这里,独孤风的心中不禁有些暗暗焦急,如若不能飞升,又怎样去仙界找若惜呢?

天道法则规定,修真界中禁止出现超越仙级的实力!否则天降神罚惩之!此时独孤风便是将要面对所谓的天罚了!独孤风虽然不惧,但是如果不能飞升,这天罚抗之何用?

虚空之中,一只巨大的血色眼睛赫然出现在天空,那不带一丝感情的冷漠,比之独孤风的月白色双眸更让人感觉到一种蔑视,一种深深的寒意!这天罚明显的与独孤风曾经对抗过的天罚不同!似乎更强!独孤风的眼神不禁有些凝重。

无所畏惧的对视着虚空之上的血眸,独孤风从中感觉到一种熟悉的气息,就如当初道墓之中,魔祖祭坛前,那苍天身上的气息甚是相似!一个想法突然涌向心头,独孤风自语道:“苍天之眼!”

“道墓之中,我便感觉到你气息之中的杀意,今日终于还是来了。”凝视着血眸,独孤风那不带一丝情感的话语缓缓传入虚空。

“太古灭,亘古依然也是逃脱不掉,你是变数!留你不得!”一声充满的杀机的冰冷声音传入独孤风的心神,余音回荡,让独孤风的心中不禁泛起一阵怒气。

“莫非真的天道无情?你说不留,便不留?道墓之中,想必你也是无暇分身,一道显现的虚幻眼眸想要灭我独孤风?笑话!”淡淡的紫金色光芒显现而出,顿时猛然暴起,冲向天际!

那苍天之眼顿时激射而出一道血色雷电,击向独孤风!心静如水,面色淡然,一袖挥出,万丈剑芒顿时飞射而入天际,迎向血雷!右手缓缓伸出,紫金色光华缓缓凝聚而成一柄紫雷闪烁的神剑!

蔑视的看了一眼苍天血眸,手中长剑缓缓劈下,划出一道玄奥的轨迹!空间纷纷崩碎,无数的空间碎片破散开来,却是一时半刻都难以愈合!只听独孤风口中冷冷念道:“一剑破灭!”

时间都仿佛停止在了那一瞬间!独孤风的一剑之威竟然直接破开了时间,空间,还有无数的天道法则,一剑斩在了苍天之眼正中!咔嚓,仿若玻璃碎裂的声音一般,那强势出场的苍天之眼赫然一点点的化为漫天血色碎片,天空之中无尽的雷鸣,墨色的雷云也仿若被卡住脖子的鸭子一般,嘎然而止!一切都恢复了初始的平静!

一道灰色的身影自独孤风的袖袍之中飞出,正是那在独孤风潜修参悟弱水神鼎之时,无聊而又不想离开独孤风的小兽!这段时间以来,它却是一直都在独孤风的衣袖之中睡大觉。

挥舞着小爪子,小兽龇牙咧嘴的对着虚空中的苍天之眼的碎片示威,方才独孤风的斩天一剑,小兽在其袖袍之中,却是看的清清楚楚。既然自己的后台这么硬,自己自然要嚣张一点。

“破灭,弑神?”一道讶然的声音缓缓自虚空之中传来,却是转而杳无音讯。在那苍天之眼出现的位置,被独孤风那一剑破灭斩出的空间裂痕却是依然还在,一直没有愈合。

眼神自虚空之中移开,眼神最后扫视了一遍雾隐群峰,在这里,我独孤风拥有最深刻的记忆!在这里,我独孤风经历过数次的生死之劫,在这里,我独孤风一直成长到如今这个境界!

想到这里,缓缓放下心绪,最后留恋的看了一眼思雅峰,那曾经是若惜住的地方。独孤风怀抱小兽腾空而起,瞬间进入那空间裂痕之中!随后那空间裂痕方才一点点的愈合,天地一片安静。修真界无数的高手都讶然的望着雾隐峰的方向。方才那惊天的气势,还有天地威压,却是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来的快,去的也快。

茫茫沧海之中,若说对这一切都甚是明了的,便是那彭祖无疑。独孤风的身影消失之后,彭祖转向一旁的浩烈,缓缓说道:“独孤风已然自道墓之中回归,却是不见毕方,后羿等人。这道墓到底其中有何秘密?天道之眼,独孤风居然也能一剑破之,还真是让老夫也是惊讶其神速一般的进境速度。”

一旁的浩烈明显的看到了彭祖虽然一脸淡然之色,显然心中也绝对会有一丝的感慨,不禁哈哈大笑道:“我浩烈的兄弟岂会一般?时空黑洞尚且奈何他不得!以他如此快的修炼速度,想必有朝一日却是能够超越你彭祖也未必不可,老祖你可是苦修了无数载,依然还未勘破那最后的一层薄薄的膜。”

彭祖闻言,微微一笑后,淡淡说道:“很有可能!虽说道之一途,境界进阶过快,心境会不稳,对以后进阶更高的境界造成更大的障碍。但是反观这独孤风,却是丝毫不见心境不稳之兆。真可谓是天纵奇才!”

闻听彭祖所言,浩烈也是满色欢喜的连连点头。心中却是暗道,看来我远古三族重临洪荒的日子不远了。在浩烈的心里,他有一种感觉,他感觉这独孤风或许便是那在亘古洪荒之时,便消失的万龙之祖:祖龙!那曾经能够与道祖比肩的存在!

在独孤风一剑崩碎苍天之眼时,道墓之中的忘情老者那苍老的眼神似乎看破层层空间,将一切尽收眼底,只见他嘴角微微一笑,转身望向玄塔之顶的天道法轮,有些讽刺的说道:“苍天,你也太小看他了,怎么样,丢人丢到家了吧。”

一声冷哼陡然自天道法轮之中传出,一道冷冷的声音说道:“莫要高兴的太早,若不是要全力压制魔祖出世,你以为凭他如今修为能是本尊一合之敌?大劫末日,便是亘古界灭之时!”

听到苍天所言,忘情老者似乎不知听了多少遍厌倦了一般,脸色一点变化也没有,淡淡的转身,不再理会苍天,眼神不知在望向何处,也不知在看什么。

雾隐峰顶,独孤风的身影刚刚消失不久,一袭青袍的老者缓缓现身,赫然是那久未出现的鸿韵道祖!眼神疑惑的望了一眼独孤风曾经一剑斩破苍天之眼的地方,感受着独孤风那一剑破灭的气息,只听他有些疑惑的自语道:“你的身份,即使是我也是无法确定了。魔祖出世,已然定局,苍黄两天,还有那神秘的大道,或许唯有靠你了。”

一语言罢,鸿韵的身影也是缓缓消失,一声久久的叹息却是余音缭绕,慑人心神。作为大道道祖的他,高高在上,却是又因何而叹息?莫非真如忘情老者所说,即使是大道道祖,也不过只是大道之下的一只蝼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