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虚无至尊道

遗弃之地,神秘玉符,至尊道义,孤傲少年……坚毅之心,无名剑诀,沧海情愿,苍茫...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百十六章 破灭幽冥
章节列表
第一百十六章 破灭幽冥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进入空间裂痕的独孤风在进来之前,却是也不知这裂痕能通往何处。徒一进入,在一片漆黑的空间之中,独孤风却是迷失了方向。无尽的空间法则临身,却是丝毫近不了身,破灭之道,破灭万物,即使是法则,也照破不误!

然而,破灭之道毕竟尚未大成,独孤风也不敢在这无尽的空间缝隙之中乱跑。若是遇到强悍的空间风暴,以自己如今修为,定然难逃陨落之局!凡是修者,对于这空间缝隙,那可绝对是闻之色变!

苍天血眸破碎之时,那最后的一道声音,让独孤风的心中已然确定了这一直跟随自己的小兽便是传说中的弑神兽!自己尚且不敢四处走动,那小兽却是视空间法则如无物一般,如鱼得水般的在一片漆黑的空间中蹦蹦跳跳,玩的不亦乐乎。

就在独孤风那个还在思考之时,却是心中警兆一起,眼神望向自己的左侧。在那里,一股强大的让人心惊的空间波动正缓缓出现,心中突然蹦出四个字眼:“空间风暴!”果然是怕什么,来什么。

剧烈的空间波动引动空间法则产生强大的撕扯力,让若一柄柄空间法则凝聚而成的刃刀,不断的冲击体外破灭剑元形成的护体光罩。由不得独孤风再去多想其他,唤回弑神小兽,剑元猛然提起,顿时照亮了整个漆黑的空间!

与此同时,独孤风也依稀可以看到,在自己的左侧方向,一道无法形容到底有多大的空间暴风正缓缓而来!以掌为剑,紫金色光芒大盛,口中暴喝:“给我破!”粘稠的犹如实质般的空间法则顿时被一剑之威重重破开,一道可容一人而过的空间裂痕出现在独孤风面前!

毕竟破灭之道初成,那空间法则的排斥之力,独孤风也是难以维持多久,也就不再犹豫,踏入而入,身影消失在了这片茫茫的空间缝隙之中。

独孤风的身影刚走,那超大型的空间风暴瞬间从独孤风原先之处肆虐而过,一道漆黑色的身影缓缓出现。此人背生双翼,一袭漆黑色的长袍,一对血色的眼眸让人感觉到一种暴虐的气息!周围恐怖的空间波动,仿若与这空间裂缝之中的无尽法则融合在一起一般。

“挺奇怪的一个人!实力明明不足一提,却是能够使出奇怪的神通,空间法则居然对其无用。我鲲鹏一代太古大神,居然只能龟缩在这空间裂缝之中!该死的鸿韵,待魔祖出世,我鲲鹏再次出现,看你能奈我何!”未想到,此人竟然是那曾经被鸿韵逼迫而逃的鲲鹏,他却是跑到了这无尽的空间缝隙之间来疗伤了。

这里是一片茫茫的大山!无尽的林海之间,同样也是生存着为数不少的妖兽,一只铁爪鹰在空中不停地盘旋,那锐利的眼睛时刻盯着下方的林海,今日整整一个清晨,它都还未抓到任何的猎物。

就在此时,那铁爪鹰却是突然感觉到背后的空间一阵的波动!作为魔界的妖兽,它同样拥有着大乘期的实力,感觉到不对劲后,它展开双翼瞬间就消失在天际!

一道紫色的身影缓缓出现在空中,长长的黑发飞舞,衣袍猎猎作响,一对月白色的双眸明显的有些疑惑,在其肩膀上蹲着一只如松鼠般的可爱小兽,它也是挠着小脑袋,有些不明所以,让人甚是好笑。

独孤风神念散发而出,感受着这处位面的气息,依然还是天地五行,却是比之修真界之中更是浓郁了无数倍!唯一不同的便是,在这元力之中,独孤风却是感受到了一种有些阴暗的感觉。结果如此,独孤风的眉头不禁一凝,口中自语道:“莫非,这里是魔界?”

想到这里,独孤风面色更是难看,心中想到,没想到最终却是来了这魔界,而若惜却是在那仙界之中。本以为与若惜不久之后便可想见,却是未想到再次擦肩。若是再次劈开空间,却是不知又会去了哪里,想必仙魔妖冥天各界之间,应该也有通往仙界的通道吧。

既然如此,独孤风也就随遇而安之,毕竟这魔界,他日也必然要来。村长爷爷,也就是寂灭魔帝曾经的托付,以及忘情老者让自己寻找的五大神鼎,其中之一也在这魔界鬼谷之中。

身影自空中缓缓而落,独孤风站立在一棵百丈高大的巨树之上,心中却是突然想起了自己曾经在遗弃之地的深山之中潜修之景,那时的自己似乎才是踏出的第一步!若不是那异兽引动天雷,不仅让自己淬炼了肉身,更是让自己在那生死一线间寻到了一丝的灵感,我独孤风也未必会有今日修为。

记忆始终还是记忆,过去的依然还是过去,时间法则虽然可以倒流,人的心却是无法转回。独孤风的心中微微一叹,一袭微风吹过,巨树的树叶哗哗作响,一袭紫袍的身影却是早已消失不见。

自茫茫大山之中走出后,一路之上独孤风也是遇到了无数的修者,感应这些修者的修为却是比之在修真界之中的修者真元凝练到了一种极致而蜕变的另一种能量!想必便是所谓的魔元了!一路行来,却是发现了为数不少的真魔境界修者,更多的反而是最底层的凡魔,而那玄魔,魔帝,魔尊,却是一个未见。

魔界之中功法万千,神通自然不少。但是独孤风那一对月白之色的双眸依然还是吸引到了为数不少的修者注意。但是当他们望向那对不带一丝情感的双眸之时,心中却是陡然升起一丝寒意深入骨髓!顿时也就不敢再看。

不久之后,独孤风的面前却是出现了一座大城,那近乎万丈高大的城墙,玄奥的符文,以及对魔帝之下境界修者压制飞行的神奇大阵,比之修真界的天音城更是壮观,更显现而出一种苍茫!城门之上,三个大字甚是醒目:月阴城!

独孤风定睛一看,这月阴城三字显然是人为而刻,笔劲柔弱,彰显一番风趣,然而那笔道之间散发而出的气息,却是让独孤风感觉,书刻三字之人,定然也是一方绝世高手!境界不够的人,是绝对无法看出这些门道的。

就在独孤风望向那三字之时,一道柔弱的声音忽然传入耳中:“这位公子想必是第一次来月阴城吧,我们月阴城建成之时,可是月阴魔宗月夜魔帝题字的!”

进入魔界之后,这还是第一次有人与自己说话,独孤风缓缓转身,顿时一阵香气扑鼻,让人心旷神怡。一位身穿红裙的少女站在自己的身后,那一笑媚天下的眼睛忽闪忽闪的望着自己。

独孤风刚一转身之时,那少女也是看到了他那月白之色的双眸,明显一愣之后,却是蹬蹬退了两步。本来看他一袭紫袍,想必定然是一方年轻高手,在魔界之中,身穿紫袍,十有八九是玄魔之上的高手,有的甚是是高高在上的魔帝!本来以为月阴城又来了一个大客户,却是没有想到对方居然如此怪异。

看到那女子微微后退了两步,独孤风依然还是面无表情,口中缓缓说道:“多谢姑娘告知在下。”面前的女子虽然说是天地少有的绝色,但是独孤风一颗感情的心,已然被若惜一人占据,却是丝毫不为所动。

闻听独孤风所言,看到独孤风那淡然的表情,少女不禁微微一愣,眼神之中闪过一丝异色,微微欠身,悦耳的声音传入独孤风耳中:“公子说笑了。小女子墨黎,乃是月阴魔宗弟子,为远道而来的贵客服务,是我们的职责所在。”

独孤风闻言,点了点头,却是未再说什么。虽然对这女子有些微微的疑惑,但是一个不过凡魔境界的小小修者,他独孤风也未放在眼中。既然来了,那便进去看看。想到这里,就要抬步进城。

就在此时,却是又听到那身后的女子说道:“希望公子能够在月阴城玩的开心!”却是只见到独孤风的背影缓缓消失,渐渐的融入了人数众多的人群之中去了。

一直到独孤风的身影消失,墨黎依然还是愣愣的望着其离去的背影。这是怎样一个男子?他的眼神,他的背影,他的心,是否很孤独?魔界之中,无数高手搜寻炉鼎练功,而他似乎并没有走此捷径。我墨黎号称魔界第一美女,这男子却是面色未变分毫。

突然之间,墨黎面色一变,自语的说道:“哎呀,你这个笨蛋,居然忘了问他的名字了。”话音一落,墨黎的身影顿时紧跟着也冲入了进城的无数人群。

这魔界之中似乎并没有修真界那般死规矩一大堆。城门口也没有那还要查看身份令牌的臭规矩。虽然独孤风看起来有些怪异,但是魔界之中功法神通怪异的多了去了,那些所谓也并未在意,便让独孤风进城而去了。

入得城内,独孤风方才发现,这月阴城居然女子居多,男子甚少。街道两旁,更是青楼林立,让心境淡然的独孤风心中都不禁微微惊讶。走了许久之后,独孤风方才在一街道的一旁寻到了一个三层的茶楼,便缓缓步入其中。魔界之中,没有熟人,而这茶馆却是众多修者闲时聊天之所,或许能得到一些消息。

一直缓步来到三楼,恰好那临近街道的窗户位置无人,独孤风便走了过去,坐了下来。三楼的一众茶客却是纷纷侧目,眼神有些怪异。就在此时,一个茶楼的小厮屁颠颠的跑来,口中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这位公子,这三楼临窗之座,乃是月阴城城主月夜魔帝之女的专座,公子另换一处,如何?”

独孤风闻言,眼神略微一扫,方才发现这三楼已然满客,唯有自己所坐之处,心中虽然疑惑,但是孤傲如他,又岂会在意这些,便缓缓说道:“一壶清茶,上来即可。”

那小厮一听,顿时面露为难之色,但是看到独孤风一袭紫袍,显然身份高贵,而且那月白色的双眸自己却是不敢多看一眼,晓得自己得罪不起,便赶紧屁颠颠的离开,去寻掌柜的去了。

看到此景,独孤风依然还是一脸的淡然,眼神自窗户向人头攒动的街道望去,顿时感觉,这世间的一切,自己只是一个过客,一个看客。众生演绎的一出戏剧,而自己就在这里品茶看戏。在独孤风的心中,他喜欢这种感觉。

而三楼的一众茶客却是怪异的望着那一袭紫袍的青年,有不少的常客却是露出了一副看好戏的神色,显然看出来这青年想必是一个初来乍到,不明所谓的愣头青了。

过了片刻之后,一个身穿橘黄色长裙的少妇缓步走到独孤风的桌前,口中歉意的说道:“这位公子,真的很不好意思,这个座位一直被墨黎姑娘包下了,公子另换一处如何?”

独孤风一听此言,不禁微微一愣,墨黎?那不正是在城门口遇到的少女么?她是月夜城主的女儿?那少妇掌柜看到独孤风愣住,以为独孤风晓得墨黎姑娘之名,不禁感觉事情好办,待要吩咐小厮带其另换一处之时,却是听到独孤风再次缓缓开口。

只听独孤风依然还是那句话:“一壶清茶,上来即可。”那掌柜少妇不禁讶然一愣,整个三楼一片鸦雀无声。魔界中人,何人不知墨黎之名?这眼前的愣头小子居然丝毫也不在意?

“徒那小子,莫要给脸不要脸,墨黎姑娘的位置,岂是你坐得起的?”在距离独孤风所坐之处最近的一个茶座上猛然站立起一道身影,怒声骂道。

听到这个声音,三楼的一众茶客顿时生出看好戏的想法,而那掌柜少妇更是面现无奈之色,这怒声而骂之人正是魔界第三大宗门,鬼宗的少宗主鬼目!其爱慕墨黎已然百年之久,而且甚是直接长住在了月阴城,就是为了近水楼台先得月。

月白色的双眸之中,一股深深的寒意,让一旁的掌柜少妇不禁连连后退数步,心中大骇!自己可是即将踏入玄魔境界的真魔,这少年仅仅气势便可将自己迫退,莫非已然是玄魔境界高手?

那出生怒骂之人,一袭黑袍,面色有些惨白之色,面目狰狞,眼神邪异,在其身旁却是有着三位黑色斗篷遮住全身的护卫,每个人的修为都是玄魔境界,难怪此人居然如此狂妄自负。冷漠的眼神望向那人,让那鬼目却是不禁感觉一阵寒意传入心神。

虽然独孤风让自己感觉有些怪异,但是既然站了出来,已然骑虎难下,而且在魔界之中,又有几人敢于跟鬼宗作对的?至于对面的青年看起来也不像是在魔界赫赫有名之人。为自己打气之后,只听他冷声喝道:“看什么看!本少爷今日就让你晓得,什么叫天外天,人外人!”

话音一落,只见那鬼目眼中绿芒大盛,独孤风顿时感觉心神之中传来一阵阵的鬼啸神嚎之声,而自己的周围的场景也突然转化为了一片修罗地狱一般,一片死寂!血色的天空,血色的大地,自己的面前是一具具血色的死尸!天空之中,一对绿色的眼眸充满杀机的盯着自己,无尽的亡灵呼喊之声,诱惑着自己坠落那一旁的一个巨大的血池!

独孤风一动未动,整个茶馆四楼也是一片的安静,众人皆知,这鬼目之名便是来自其那天生的一对幽冥眼!即使是境界比之其高出一些的高手,也栽在其手中不知凡几!反观那孤傲的青年已然还是坐在那里,一点动作也没有。

鬼哭四起,诱惑之音,一切皆尽迷茫,虚幻!月白色的双眸左眼陡然闪现一道紫金色光华,三层的一众茶客便惊讶的听到那鬼目突然捂住双眼不停的哀嚎声。鬼目身旁的三位高手顿时成扇形将其保护起来,冷冽的眼神自斗篷之中望向那依然一脸淡然的独孤风。

三大玄魔高手其中一人手中灰色鬼气缠绕,身影带起一道残影,一只巨大的鬼爪猛然抓向独孤风的天灵盖!已然还是默不作声,纹丝不动的独孤风眼神一冷,屈指一弹,一声剑鸣声慑人心神!一道紫金色的巨大剑芒激射而去,顿时将那鬼爪破去,那身穿斗篷的玄魔高手更是狂喷一口鲜血,被击飞出去,撞倒了数个茶座,轰然一声砸在茶楼的墙壁上!整个茶楼都跟着一阵猛烈的颤动。

如此巨大的动静,自然惊动了为数不少的人,茶楼下面两层的修为顿时纷纷疑惑的向三楼望去,但是一个个却是不敢上去。虽然慕名墨黎姑娘而来,但是没有一定的身份背景和修为,这三楼是没有资格上去的。

至于在独孤风与玄魔高手出手的瞬间,月阴城中的一众玄魔高手却是清晰的感觉到了那股惊人的气息!端坐于月阴城中央一座府邸之中的一位少妇也是面色疑惑的望向茶楼方向,口中自言自语道:“墨黎这丫头那又打斗起来了?一股气息是那鬼宗,另一股气息怎的如此怪异?”虽然如此想到,但是作为一城之主,她却是并没有前去,一切消息,自会有人告知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