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虚无至尊道

遗弃之地,神秘玉符,至尊道义,孤傲少年……坚毅之心,无名剑诀,沧海情愿,苍茫...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百十八章 要战便战!
章节列表
第一百十八章 要战便战!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也不知过了多久,小兽的口水也不知流了多少,墨黎的声音已经慢慢的变的沙哑起来,随着独孤风的一声低吼,一切都安静了下来。小兽也甚是通灵,跑到角落里,装作睡着了的样子。

又过了很长的一段安静后,一声梦呓声缓缓传来,却是那墨黎醒了过来。她感觉到自己似乎躺在地上,自己的身上似乎压着什么。缓缓睁开双眼,却是陡然发现一个全身**的男人压在自己的身上,刚要大叫之时,却是突然发现这男人正是独孤风。

她轻轻的推了推独孤风,却是发现他已经睡着了。毕竟独孤风喝了整整六坛醉生梦死,强烈**的效用过去之后,却是直接就睡着了。与此同时,墨黎也是发现自己的衣衫已然尽数被撕碎,自己那骄傲的胸部还被独孤风的大手狠狠的抓着,一种麻痒的感觉顿时传遍全身,让她一阵的脸红。

咬了咬牙,墨黎微微用力将独孤风从身上推了下来,却是猛然感觉下身一痛,不禁哼了一声。直起身来,墨黎的眼神顿时凝固在了那里。在木质的地板上,一片殷红,自己居然被独孤风给....泪水再也忍不住,墨黎抱着胸口,柔弱的哭泣起来。

过了一会儿之后,墨黎虽然哭的不是那么厉害了,但是仍然还是微微的抽泣。她自己也是好好了想了一下,如果说是酒后乱性的话,这几乎不可能!毕竟自己就喝了一坛!玄魔的境界还不至于喝上一坛醉生梦死就会不省人事,任人摆布。

就在此时,墨黎脑中突然生出一个想法。莫非第一坛的醉生梦死被人做了手脚?她仔细的回忆了一下,在独孤风依然还在豪饮后面五坛之时,自己就已然有些不对劲了。而独孤风想必是修为高强,所以才会发作的比较晚。

想通了这点,墨黎不甘心的咬了咬牙,轻轻的褪去身上依然破碎不堪的衣衫,从储物袋中取出一套紫色长裙换在身上。那沉睡的独孤风就在自己的身旁,虽然已经跟他做过了,但是在一个男子面前全身**,她还是有些不习惯,虽然这男子正在沉睡。

修为能够达到玄魔境界,墨黎也不是未见过世面的懵懂少女。穿好衣服后,她便开始考虑,以后怎么办?独孤风醒来之后,那样的场景该怎么办?自己已然不是处子之身,以娘的眼光定然能够一眼看出,自己又要如何来解释?

就在少女还在深思之时,独孤风的体内却是发生着惊人的变化。墨黎虽然乃是魔界第一美女,但是真正招引这些各大门派的弟子纷纷追随的原因乃是她为那天地极阴之体!天地之间,阴阳交合乃万物繁衍之正道!男为阳,女为阴,采阴补阳,纳阳补阴,混沌化阴阳,阴阳亦可化混沌!

阳刚之气,凡是男人皆有,不过修为越高,阳刚之气也是越重。女人的阴柔之力也是如此。但是天地之间却是存在有极少数的纯阳之体,极阴之体!若是阴阳交合,演化混沌与自身真元融合,修为定然暴涨!

天地五行转化而来的阴阳两极之力乃是黑白两色,而独孤风的体内那阴阳两极,却是金色与灰色!两色能量交融在一起,渐渐演化成一团说不出道不明的能量瞬间融入紫金色的破灭剑元!可惜的是,独孤风不是所谓的纯阳之体,墨黎却是并未得到什么好处。

就在此时,忘忧阁的房间门却是轰然一声整个被一股强悍的能量砸飞!一道身影瞬间出现在眼神戒备的墨黎眼前。只见来人乃是一位绝代风华的少妇,身着浅绿色长裙,冷冽的眼神扫视了整个忘忧阁,却是赫然发现了墨黎,不禁微微一愣。

“娘!”待看清来人模样之时,墨黎却是再也忍不住的失声痛哭,扑入了来人的怀里。

“墨黎,你没事吧。谁欺负你了,娘要杀了他!”抚摸着女儿的后背,这少妇却是眼神凌厉的望向那还躺在地上昏睡的独孤风,杀机顿时涌上心头!

“吱吱..”一声叫声突然传入月夜魔帝耳中,一道灰色的身影瞬间出现在独孤风的身旁,赫然是一只灰色的如松鼠般的小兽。只见那小兽挥舞着自己的小爪子,眼神警惕的望向月夜魔帝,因为它感觉到了这少妇身上猛烈的杀气。

以独孤风的修为,以及他那变态一般的极致剑意,如此大的动静自然也是将其惊醒。缓缓睁开双眸,独孤风在墨黎与魔帝的目光中**站起,墨黎却是又趴在母亲怀里,不好意思去看。而月夜魔帝却是丝毫不在意,狂猛的杀机却是更加的凌厉!

微微皱眉,独孤风感觉到了一股杀机,月白色的双眸顿时望向那在门口的少妇,同时也发现自己居然是**的!就在独孤风还在疑惑之时,便听对面的少妇冷喝一声:“畜生,受死吧!”话音未落,便直接抬手甩出一道乌光向独孤风激射而来。

面对战斗,不管在什么状态,独孤风都是全力以赴!不管自己还是全身**,独孤风屈指一弹,一道紫金色的剑芒便直接激射而出,轰的一声与乌光击在一起!整个忘忧阁猛烈的颤动起来,差点在两人的一击之下崩塌!

“坏我女儿清白,若不杀你,我月夜如何在魔界立足!”通过方才一击,月夜魔帝也是感觉到了这面前的年轻人修为不弱,说不定很有可能是魔帝境界的修为!但是女儿处子之身被破,她的心中怒火滔天,岂能善了?

在说话的这会儿功夫,独孤风却是从储物袋中取出一道漆黑色长袍冷静的穿在身上。由于经常战斗,独孤风也是在储物袋中放了不少的衣衫。虽然心中有着种种的疑惑,但是他也晓得一时半刻是绝对无法解释清楚的,战便战!我独孤风未怕过任何人!

正在抽泣的墨黎望了独孤风一眼,刚要说些什么,却是感觉母亲将自己从怀里推出,两人的身影顿时破开忘忧阁的屋顶,腾空而去!忘忧阁中,只剩下了抓耳挠腮,不明所以的小兽,还有眼神焦急暗暗担心的墨黎。不知她是在为月夜魔帝担心,还是在为那毁了自己清白的独孤风担心。

这一日,整个月阴城皆然轰动起来。在城中的高空之中,两道身影对空而立,其中一名少妇打扮的众人皆然认了出来,正是那赫赫有名的月阴城城主月夜魔帝!而那对空而立的一位青年,也有为数不少的人认出那正是在茶楼与墨黎小姐一起品茶之人。

只见独孤风冷然而立,月白色双眸看不出任何感情,身上紫金色光芒闪烁,冷冽的气势丝毫不亚于对面的月夜魔帝!让月夜魔帝不禁暗暗心惊,自己可是实实在在的魔帝后期的绝顶高手,而对面的这青年看起来修行岁月并不算太长,居然也有如此修为?莫非是魔界之中哪个不出世的老怪物,修行不知多少岁月,只不过容貌依然年轻?

想到这里,月夜魔帝心中更是大怒,滔天魔气顿时冲天而起,笼罩了整个月阴城!一白一黑两柄飞剑自丹田之中缓缓飘出,正是其纵横魔界而成名的月阴双剑!反观对面的独孤风依然还是淡然而立,手中紫金色光华闪过,一柄四尺长剑赫然出现手中,剑指苍茫大地,气势再次暴涨!

月阴城之中自然不仅仅只有月夜魔帝这一位魔帝!只见月阴城中突然冲天而起八道身影,将独孤风团团围住。其中有五道身影皆然乃是一袭漆黑色斗篷覆盖全身,独孤风并不陌生。另外的三道身影都是一身白袍,应该是月夜魔帝手下的吧。

“月夜魔帝,此人差点杀死我鬼宗少宗主,便交给我等,如何?”那五道一袭斗篷的高手中的其中一人开口对月夜魔帝说道。

那三位一袭白袍的魔帝高手皆然望向月夜魔帝,显然是以她为马首是瞻。只见月夜魔帝眉头一皱,毕竟自己的女儿清白被毁,这等事情岂可让他人晓得?又岂可借他们之手?想到这里,便见她有些不悦的说道:“这是我月阴城之事,多谢鬼冥魔帝好意了。”

鬼冥魔帝闻言,却是并没有再继续请战,只听他缓缓开口说道:“好,那我等便为魔帝压阵好了。”这月夜魔帝身份不低,这鬼冥却是也惹不起,便也只要退步。

独孤风静立其中,面色淡然,月白色双眸冷然的扫视了九人,突然开口说道:“无需多言,你们一起上吧,要战便战!”狂妄不羁的话语顿时让一众高傲的魔帝高手心中勃然大怒。

“好狂妄的小子!”只听月夜魔帝冷哼一声,意念一动,月阴双剑顿时化为一道流光击向独孤风!另外的三位白袍魔帝高手也同时祭起自己的法宝,整个月阴城上空一阵璀璨的光华照亮整个虚空!那八位鬼宗高手却是并未参战,纷纷退后,却是隐隐将独孤风的后路堵上。

那三位白袍魔帝,其中一人祭起的乃是一柄魔气缠绕的乌黑色飞剑,瞬间化为一柄万丈高大的魔剑,带着惨烈的破空声劈向独孤风的头颅!

还有一位魔帝祭起的乃是一个巨大的光罩,光罩之中魔光闪烁,显然是一件困敌的法宝!高手之争,一线之间,若是被困住,几乎已然定了死局!因此独孤风更在意的便是此类的法宝。

另外一人祭起的居然是一个圆环状的法宝,只见那人将圆环抛向空中,圆环顿时迎风便涨,瞬间化为丈宽,独孤风顿时感觉到一股束缚之力加身,自己的剑元运行顿时受到了影响,变的缓慢无比。

若是换做其他的魔帝在此,第一选择定然是逃跑!同等级的高手,两人束缚,两人攻击,就算你是魔帝巅峰境界的强者,也绝对难以全身而退!然而孤傲如独孤风这般,他岂会选择逃跑一途?正如他那句话说的一样:“要战便战!”

脸色淡然,月白色双眸之中仍然还是没有一丝的感情波动。手中紫金色长剑随手一挥,一道万丈紫金色剑芒顿时破空而去,应向那劈来的万丈魔剑!剑意破体而出,顿时直冲天际!一道万丈剑影顿时冲向头顶那道圆环一般的法宝!

与此同时,独孤风的左手幻化成爪,一道紫金色的万丈爪影顿时抓向那欲将自己困住的巨大光罩!至于那月阴双剑,独孤风却是不屑一顾,吾修剑道,凡用剑者,皆受我的压制!那月阴双剑眼看便要刺在独孤风身上之时,月夜魔帝却是突然感觉自己失去了对飞剑的感应!只见两柄飞剑突然一顿,随后便从空中掉落,甚是诡异。

随着接连不断的轰鸣声,只见独孤风的万丈剑芒竟然直接将那万丈魔剑劈飞,魔剑顿时缩小,飞到了那白袍魔帝手中,只见那魔帝一脸的心痛之色!原来这魔剑却是被独孤风一剑斩的灵性全无。

独孤风那一记真龙灭世印幻化而出的巨大龙爪轰然一声直接将那光罩崩飞,那白袍魔帝与法宝心神相连,自然是受到了影响,眉头顿时皱起,神念受到了微微的创伤。

若说这一次交锋,受伤最终的莫过于那抛出圆环法宝的魔帝了。独孤风凝聚的实质剑意赫然直接将那圆环之中的神识印记直接冲散!那白袍魔帝顿时脸色猛然一变,一口鲜血喷洒长空!身体也是摇摇晃晃,若不是旁边的同伴扶住,几乎差点从空中掉落。

整个月阴城观战的一众看客皆然鸦雀无声!即使是那五位鬼宗的魔帝高手,也是骇然变色!任谁都无法想得到,这青年居然至强如斯!一人独剑,连破三位魔帝的攻击,并且重伤一位魔帝!

独孤风月白色的双眸依然冷立,不带一丝感情的望着正前方的月夜魔帝,缓缓开口说道:“我想,有些事,我们要好好的谈谈。”其实独孤风心中也是明了,自己的修为也就与月夜魔帝相当,只不过自己强在剑意的强横,以及剑元的变态!一众魔帝高手哪能没有惊人的神通秘术?独孤风虽然不惧,但是这根本没必要的战斗,独孤风也不需要,他不是战斗狂!

“好好谈谈?你做的好事,你居然还有脸说?本帝今日与你不死不休!”双剑虽然失去了神念感应,但是作为一位魔帝,更是一城之主,岂能没有别的法宝?只见月夜魔帝的丹田之处缓缓飘出一个月白色的**,**之上散发的气息,让在场的所有魔帝高手皆然变色!

“天器?神则之力?”独孤风月白色双眸淡然的看着月夜魔帝的动作,口中淡淡的说道。

“即使你知道也是无用,受死吧!”月夜魔帝恶狠狠的说道,言罢,手中法决一掐,那月轮顿时暴起一阵强光,一股阴冷的气息,让所有人感觉一阵的不舒服。

独孤风却是不再言语,单手一番,手中赫然出现一颗白色的珠子,只不过这珠子却是散发着一股惊人的寒气,虽然与那月轮的气息截然不同,但是却是比之丝毫不差!

三位白袍魔帝一见此景,顿时大惊,他们却是未想到,这年轻人居然也有天器。而鬼宗的那五位魔帝高手,却是皆然露出了贪婪的神色。那为首的鬼冥魔帝心中却是暗道,这小子居然有天器,杀了他,天器就是本帝的了。

独孤风此时心中也是有些惊讶,以往这冰魄神珠散发的气息,绝对没有今日这般强横。随后独孤风突然想到,自己融合了弱水神鼎,天地万水皆尊我令,这冰魄神珠乃是水属性天器,想必也是恰好尊我之令!

“冰魄神珠?”众人之中唯独那月夜魔帝脸色狂变,眼神凌厉的望向独孤风。

独孤风闻言,心中一阵,月白色双眸首次有些激动的望向月夜魔帝,开口问道:“你也知道冰魄神珠?”

此时即使是其他的八位魔帝也是有些惊讶,这冰魄神珠可是仙界幻影神殿的天器,居然会在此人手中。莫非这人与那幻影神殿有何牵连?若是如此的话,这年轻人在魔界定然寸步难行!自开天辟地以来,仙魔不两立,身怀幻影神殿天器,几乎可能会受到整个魔界的追杀!

但是月夜魔帝的心中却是不是如此想的,别人不知道,但是她的心里却是晓得,万载前的仙魔大战,魔界第一大宗的寂灭魔帝与幻影神殿的天影仙帝大战,这冰魄神珠正是那天影仙帝当时所用的法宝!两人大战之时,自己就在附近,岂能不知?最后两人最后各出绝世神通,却是打破了空间,出现一个小型的时空黑洞,将二人吞噬,从此音讯全无!魔界,仙界之人却是都以为两位高手陨落了,但是今日冰魄神珠再现魔界!此中定然有些蹊跷!

虽然如此,但是这月夜魔帝为何如此关心此事?她与寂灭魔帝与天影仙帝又有何关系?这其中到底有多少的疑团?

“我想我们可以谈谈。”月夜魔帝却是缓缓一压下激动的心神,收起月轮,对着独孤风缓缓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