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虚无至尊道

遗弃之地,神秘玉符,至尊道义,孤傲少年……坚毅之心,无名剑诀,沧海情愿,苍茫...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百二十章 鬼道神通
章节列表
第一百二十章 鬼道神通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之所以带着墨黎离开,并不是说独孤风滥用情。在他的身上,背负着太多的责任以及所谓的使命。若是看不破这所谓的情关,修为几乎是寸步难行,甚至于停滞不前!在独孤风的心里,他对墨黎,并不是爱,而只是说是一种怜惜,一种不想辜负她的感觉。

独孤风或许是自私的,但是他会用生命来好好待墨黎。若是没有墨黎,还不知何年何月之时,他独孤风方能踏出无情心境。无情心境之后呢?独孤风也是不知。他只知道,如今的自己,心境修为又高了许多,突破剑我之境,指日可待!

在独孤风带着墨黎离开不久之后,月夜魔帝方才重新回到大殿之中。徒一进大殿,却是发现独孤风与墨黎皆然消失。就在她有些疑惑之时,空气突然波动起来,在她面前缓缓凝聚成一个人形虚影,正是那独孤风。

月夜魔帝冷静的望着独孤风留下的虚影,此时的她已然将那悲伤的情绪压制在了内心的深处,此时的她不是一个妻子,而是真正的魔界顶端的强者:魔帝!想必是独孤风带走了墨黎,那便看看他要说什么。

只见独孤风的虚影依然也是面无任何表情,便听他说道:“月夜前辈,墨儿我带走了。独孤还有很多事情要办,寂灭魔剑,寂灭魔诀,我都要还给寂灭魔宫。墨儿的安全,独孤可以用性命来保证。寂灭魔帝已然逝去,还望月夜前辈莫要太过伤怀。另外,墨儿也给您留下了玉简。”虚影说完之后,便缓缓消散,只留下那淡淡的话语还萦绕在月夜魔帝的脑海之中。

心境依然平淡的缓步走到桌旁,拿起桌上的玉简,月夜魔帝将神念探入其中,她也想要知道,自己的女儿到底是怎么想的。

“娘,独孤风这个人不知道为什么,给墨儿一种难以言明的感觉。与他相识,不过两天而已,但是在女儿看到他那落寞,有些忧伤的眼神的时候,感觉跟娘有些时候的眼神很像。至于后来的事情,却也不是他的错。女儿不在身边,娘要好好照顾自己。待有时间,墨儿会来看您的。”

言语很是短暂,但是月夜魔帝却是明白,自己的傻女儿这是在赌。将玉简轻轻放在桌子上,月夜魔帝缓步走到大殿门口,抬头望着有些暗淡的虚空,月夜魔帝自语道:“寂灭从小看到大的孩子,想必本性应该不坏。墨儿,希望你不会像娘一样。幸福,并不是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月阴城位于魔界的南方,独孤风对于魔界一点也不了解,有墨黎的陪伴,自然省了不少的事。此时两人飞行的方向便是魔界的北方,魔界的势力划分,墨黎这一路上来,也告诉了独孤风。

在魔界分为四大超级势力,北方是寂灭魔宫,南方是月阴魔宗,东方是暗夜魔殿,西方是幽冥鬼宗。修为已经达到玄魔境界的墨黎,身体下面的伤势自然好的很快。此时的她已经从独孤风的怀里钻了出来,两人一边交谈,一边向北飞去。

除了魔界的四大势力之外,还有一些无数的小门派,以及中型门派。有些门派或许势力不大,但是实力却是极强!例如巫族,虽然人数不多,但是那传承自上古大神的血脉,却是赋予了他们绝强的实力!在神界更是有着十二祖巫那般能够与天尊抗衡的强大存在!即使是四大势力也是不愿轻易招惹的。

也有很多的门派都是传承与上古时期。其开创之祖师,无一不是上古时期赫赫有名的顶尖高手!那强悍诡异的神通秘术层出不穷,更是有着神界的强大祖师,谁又敢去招惹?但是,不愿轻易招惹,并不是不敢!四大门派在神界的后台也甚是强硬!据说,四大门派的开山祖师,都是神界通天天尊的弟子!

已然踏破无情心境的独孤风此时自然不再是那不带一丝感情的冷漠。他感觉,墨儿其实是一个很不错的女孩。寂灭魔帝已然逝去多年,万载前,墨儿尚未出世,一直没有感受过父爱的她,想必心中定然也会有那么一个缺憾。想到这里,独孤风却是不禁有些迷茫,我不也是一样么。或许我和墨儿之间,真的是同命相连吧。

此时两人飞行在万丈高空,下面是一片茫茫的林海。独孤风的眼神望着那苍绿的山林,蔚蓝的天空,心境甚是平静而安详。早就已然天人合一的心境修为,赫然有些增长,虽然很缓慢。他感觉自己此时与整个天地第一次那么的契合,仿佛自己抬手之间,天地尽在掌控之中。

突然,独孤风心中警兆一起,顿时拉住墨黎停了下来。墨黎疑惑的望向独孤风,刚要问出了什么事,便看到两人已经被五位身穿黑色斗篷的修者围住了。明显的是鬼宗之人,而且为首那人也是那所谓的鬼冥魔帝!

“伤我鬼宗少宗主,便想这么就走了?”只听那鬼冥一双闪着绿芒的眼睛冷冷的盯着独孤风,没有丝毫掩饰的杀机犹如实质般让天地都赫然变色。

“鬼冥魔帝,是鬼目首先惹的事端,为何要怪风哥哥?”鬼宗虽然强势,但是寂灭魔尊乃是自己的爷爷,墨儿自然不惧他,所以方才如此说道。

“呵呵,墨小姐有所不知,此人身怀仙界幻影神殿冰魄神珠,定然是仙界的奸细!待我等拿下他,还要好好一番拷问!”那鬼冥自然有些忌惮寂灭魔尊,虽然言语甚是客气,但是那对着独孤风散发的强烈杀机,却是丝毫也未减弱分毫。

一直未言的独孤风将墨黎拉到自己的身后,眼神冷冷的对视着鬼冥魔帝,缓缓说道:“一醉方休的事,想必也是你们做的吧?”

鬼冥魔帝闻言,顿时有些微微一愣,反而笑着说道:“什么事?证据拿来啊!”虽然说是如此说,但是这鬼冥的意思很明显,就是我做的,你能奈我何?

闻听鬼冥所言,独孤风的心中,一股怒火直冲脑际!身上的气势缓缓凝聚,天地之间顿时风云涌动,狂风大起!只听独孤风说道:“证据?实力便是证据!”话音未落,只见独孤风手臂一划,一道惊天剑芒顿时将正北方的那名魔帝迫退!

就在此时,独孤风拍了一下墨黎后背,轻轻说道:“万里之外,等我。”墨黎也是晓得自己在这里只会耽误事,但是她的心中的确很担忧独孤风。毕竟对方是五位魔帝!整个魔界之中,除了魔尊,谁又能是五位魔帝的对手?

那鬼冥魔帝自然是看出了墨黎正是独孤风的软肋,但是墨黎的主意,他还不敢明目张胆的打,只听他冷然喝道:“拿下他,交给宗主处置!”话音一落,便不管那已然离去的墨黎,唤出一只巨大的鬼爪凌空向独孤风扣来!

与墨黎一场云雨,实力略微增长,而后踏破无情之境,今日吾便畅快淋漓的大战一场!心念至此,独孤风身上紫金色光芒大盛,冲天而起的璀璨光芒让独孤风看起来宛若一柄顶天立地的神剑!凌厉的剑意笼罩了整个数千里的方圆,不断的攻向鬼宗五大魔帝的心神!

“万鬼啸天!”只见五位魔帝组成一个诡异的阵势,顿时一个个张大嘴巴嚎叫起来,同时身上鬼气阴深,无尽的鬼气聚集在独孤风头顶,赫然形成一个巨大的鬼影!一阵阵的鬼啸声不断的攻向独孤风的识海!鬼道之人,本来就神念修为甚高,独孤风的剑意却是并未给五位魔帝造成多大的影响,反而被反攻过来。

“任你万千神通,吾皆一剑破之,破空!”随着独孤风的一声大喝,狂猛的剑意顿时破体而出,直冲天际!幻化出一柄万丈的剑影,剑尖直指头顶的鬼影!剑未至,那强悍的气势已然冲击的鬼影一阵剧烈的波动!

那鬼冥魔帝眼见此景,却是面色不变,紧跟着喊道:“鬼道秘术:万鬼噬魂!”顿时五位魔帝手中法印一变,全身都腾起阵阵鬼焰涌向上空的鬼影!

本来摇摇欲散的鬼影赶紧大口一张顿时将无尽鬼焰尽数吸入口中!有了鬼焰的支持,鬼影顿时又涨大不少!只见那鬼影面目狰狞,一只巨大的鬼爪猛然抓向那万丈剑影!由剑意凝聚而成的剑影却是赫然直接被鬼爪像是抓实物一般直接抓住!独孤风也顿时感觉自己的剑意猛然一顿!

那鬼影抓住剑影之后,突然仰天哈哈大笑,那极其难听的声音传入独孤风的心神,让他不禁眉头微皱。只见那鬼叫突然嘎然而止!那鬼影张开巨大的如空洞一般的嘴巴赫然想要吞噬剑影!

头一次见到如此诡异的景象,即使是独孤风也是不禁微微有些骇然。若是剑意被吞噬,自己定然修为大损!来不及多想,手中捏了一个法印,右手当空一拍,一只万丈大的紫金色龙爪赫然出现在鬼影上空!那鬼影一见之下,顿时微微偏了下脑袋。但是那巨大的龙爪依然直接将那抓住剑影的鬼爪拍散!

意念一动,独孤风赶紧将散发在体外的剑意收回体内!未想到这鬼道神通居然专门克制神念!以自己这远远超越普通神念的剑意也依然差点吃了暗亏!

那鬼影一见剑影被收回,顿时气的哇哇大叫,从高空之中直接俯冲下来,巨大的鬼爪当空抓向独孤风!一对绿芒的鬼眼一闪,独孤风便感觉周围景象顿时幻象重生!

此时虽然双眸已然不是月白之色,但是在无情心境而领悟的破灭之眸却是还能使用!只见独孤风眼中紫金色光芒大盛,周围幻象顿时烟消云散!那巨大的鬼爪也同时将要临身!

剑道修为达到一定的境界,攻击临体,都会有自主的防护!只见独孤风身上陡然紫金色光芒大盛,一柄紫金色的巨大剑芒自他体内激射而出,直接将那鬼爪冲散,同时也将整个鬼影贯穿!

身上紫金色剑元笼罩,剑遁神通使出,独孤风顿时退到了数百丈之外。但是却仍然处于五大魔帝的包围之中。此时他方才明白,定然是这五位魔帝以一个特殊的阵势方才召唤而出这怪异的鬼影。

未想到单单以修为而论,自己看来的确不是这五位魔帝的对手。但是,破灭之道破灭万物,任你实实虚虚,虚虚实实,吾皆一剑破之!意念一动,右手之中剑元瞬间凝聚成一柄紫雷闪烁的紫金色长剑。只见独孤风冷冷的扫视了五位鬼宗魔帝,口中冷冷喝道:“一剑破乾坤!”

独孤风的一声冷喝话音已落,却是仍然响彻天地,余音缭绕!只见独孤风手中长剑缓缓挥出,动作奇慢无比,但是却是又感觉奇快无比!那鬼冥魔帝顿时感觉事情有些蹊跷,心中不敢有丝毫怠慢,赶紧喝道:“鬼道秘术:万鬼吞天!”

听到鬼冥魔帝的大喝,其他四位魔帝明显微微一愣,但是却是不敢怠慢,赶紧咬破舌尖,顿时五道血箭激射而向那上空的鬼影!得到五大魔帝精血的滋补,那鬼影顿时舒服的传出一声声的鬼叫!原本漆黑色的鬼影也化为了血色,一股暴虐的血腥气息顿时充斥了整个数千里方圆!

眼见独孤风那惊天一剑破开重重空间和万千法则而来,那血色鬼影顿时暴涨至数万丈高大,大口一张,顿时天地之间无尽的灵气,天地万物皆纷纷涌向他的大嘴!天地顿时变色,雷云之中雷电闪烁!即使是独孤风的身影也受到那强大的吸力影响而微微颤动。

心神一动,独孤风顿时进入那玄奥的天地合一之境,任你吸力再大,除非你真的能够吞天!否则我独孤风的身影便丝毫不为所动!虽然号称万鬼吞天,但是若是真的能吞天,即使是天尊也绝对办不到!

那鬼影本来就不是实体,感应之中顿时不见了独孤风的身影,但是神通秘术出手容易,想要收回就难了!整个数千里方圆的任何一切都纷纷被其吞噬!数千里方圆寸草不生,生灵全无!即使是天空的云彩也消失不见!天地之间,一片漆黑如墨!

据说,不管在何时,没有绝对的黑暗,也没有绝对的光明!在这漆黑一片的诡异之所,却是依然还有那一道紫金色的剑痕缓缓划过!在漆黑一片的空间劈出一道醒目的裂痕!血色鬼影的动作嘎然而止,无声无息的瞬间消散!数千里方圆之外的灵气顿时蜂拥而来,漆黑色的空间缓缓褪去,一股灵性渐渐出现。

鬼影神通被破,那五位魔帝顿时一个个吐血倒飞而去!只听那鬼冥魔帝大吼一声:“走!”话音未落,已然当先化为一道黑芒向西方逃去!

对于这鬼冥魔帝,独孤风心中恨极,眼见他要逃跑,眼神之中杀机凛然,手中长剑再次挥出,冷冷的话语响彻天地:“一剑破灭!”长剑缓缓落下,未有丝毫壮观震撼的场景,但是那已然在天际边化为一个黑点的鬼冥魔帝的身影却是陡然自空中落下。这一剑竟然是瞬间破开了空间,直接将那鬼冥魔帝的灵魂本源击散!

手中长剑缓缓散去,一切都恢复了安静,对于那四位逃跑的魔帝,独孤风却是并没有赶尽杀绝。之所以杀那鬼冥魔帝,却是因为独孤风凭直接感觉那酒楼之事定然是他所为!不杀那其他的四位魔帝,则是因为独孤风感觉杀这些蝼蚁没有丝毫的意义!

眼神淡淡的扫视数千里方圆,方才万鬼吞天的神通竟然将此处完全化为了另一片空间!没有一丝生灵的气息,一切都被吞噬,一切都毁于一旦!抬头仰望虚空,此时那漆如墨般的天空已然泛起了蔚蓝之色,灵气虽然很是淡薄,但是假以时日,想必便能够完全恢复了。

我本不愿杀戮,世人却是逼我杀戮。鬼宗,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若是再来犯我独孤风,我不介意让你整个鬼宗成为一片死地!以后的路还长,我独孤风绝对不会让一切变数存在!独孤风的心中冷冷说道,随后便腾空向北方飞去。

虽然独孤风如此所想,但是还是想的太简单。在魔界,鬼宗本身就是睚眦必报!先是差点废了鬼宗少宗主鬼目,而后手中出现冰魄神珠引得他人窥视,现在又斩杀鬼冥魔帝!此事又岂会善了?或许在独孤风的心中,对于那所谓的高高在上的魔尊,也是想要挑战一番吧。

不过片刻间,万里之遥便至。但是独孤风却是没有看到墨黎的身影!明明说好的,不是在万里之外等我的么?独孤风的眉头不禁皱了起来。莫非那鬼宗之人真的敢向墨黎下手?强横的剑意顿时破体而出,强势的将整个数万里方圆扫视一遍后,独孤风却是感觉到,这里还残留着鬼宗神通秘术的气息!跟方才鬼冥五人的气息甚是相似!

怒火顿时充斥了独孤风的整个脑海!充满杀机的眼神望向西方,身影顿时消失不见,在原处还回荡着一声冷冷的话语:“鬼宗,今日吾便让你真的成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