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虚无至尊道

遗弃之地,神秘玉符,至尊道义,孤傲少年……坚毅之心,无名剑诀,沧海情愿,苍茫...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百二三章 十年悟心
章节列表
第一百二三章 十年悟心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在幽冥鬼尊前去追独孤风之时,整个鬼谷又是一片鸡飞狗跳。原来是那本来已经离去的寂灭魔尊却是又转回来了,将鬼谷之中被鬼宗软禁的墨黎带走了。临走之时,魔尊充满怒火的声音响彻整个鬼谷的上空:“幽冥那老家伙回来后,告诉他!我寂灭的孙女他也敢动?此事绝对不会如此简单就算了!”

整个鬼宗的无数高手却是也只能面面相觑,谁也不敢有丝毫的动作,也不敢有丝毫的反驳。那可是寂灭魔尊!魔界金字塔最顶端的人物!谁若是惹他不快,即使被杀了,也只能算是他倒霉,鬼尊回来,也不会因为一个魔帝而愿意与魔尊为敌。

寂灭魔尊带着墨黎一路瞬移,也就是片刻间,便回到了极北之地的寂灭魔宫。徒一安定下来,便见墨黎扑入魔尊怀里,哽咽的说道:“爷爷,墨儿好怕!”

看到自己的孙女受到了惊吓,寂灭魔尊眼眉一冷,抚摸着墨儿的长发,安慰的说道:“墨儿不要怕,爷爷在这里,幽冥居然敢动我寂灭的孙女,他会后悔的!”

听到爷爷的关怀,墨儿方才心中安定的点了点头,渐渐停止了哭泣,身躯微微一震,抬起头来,顾不得擦去眼角的泪水,赶紧问道:“爷爷,风哥哥呢?他一个人拦住了五位魔帝,不会出事吧!”

魔尊闻言,微微有些一愣,温柔的拭去墨儿俏脸上的泪花,笑着说道:“放心好了,你那风哥哥在我之前便杀到鬼宗,一人对敌数百魔帝未败,最后被鬼尊那老家伙打伤了,我拦住了幽冥一会儿,想必足够他逃到一个安全的地方了。”

虽然魔尊所言,意思是说,独孤风此时想必应该是安全的。但是墨黎却是眉头微皱,心中总是有些担忧,便又说道:“爷爷,墨儿心里担心,你派人找找风哥哥好不好。他对魔界可是一点都不熟悉的。若是出了什么事...”说道这里,墨黎却是并没有说下去,但是答案已经在心里了。

魔尊一见孙女如此,便也猜测了八九不离十,虽然月夜魔帝并没有告诉魔尊两人之事,魔尊也依然可以看出自己的孙女与那独孤风之间,看样子关系不一般。既然孙女都如此一说了,魔尊便转身朝向大殿入口冷声喝道:“来人,领我寂灭魔令,全魔界寻找一个叫做独孤风的青年,务必保证其安全!还有,魔宫所属势力,若是见到鬼宗势力,一并都给我拔了!”

话音刚落,便有一名一袭黑袍的中年人大步而入,单膝跪下,口中喊道:“是!魔尊!”紧接着,便见魔尊手中随意抛出一块漆黑如墨般的令牌,上面深深的刻着二字:寂灭!那中年人接住令牌,便躬身而去。

做完这一切,魔尊方才转向一旁的墨黎,微笑着说道:“这样,墨儿就不用担心了吧?”说话之时,魔尊的眼神却是带着一种怪异,看的墨黎小脸一红,知道爷爷想必是猜测出了什么。

墨黎点了点头,但是心中又怎会真的能够放心?听爷爷所说,风哥哥已然被鬼尊所伤,而对于魔界,风哥哥也是一点都不了解,若是真出了什么意外,自己以后的日子,要怎么去过?

话说,在寂灭魔尊拦住幽冥鬼尊的那片刻的时间,独孤风已然逃出了魔尊神念对自己的感应。而独孤风却是能够做到与天地契合一体,即使是神念再次扫过,也绝对无法发现他。那幽冥鬼尊寻了许久,却是一丝一毫的线索都没有发现,便怒气冲天的回鬼宗去了。

返回到鬼谷,见到一片狼藉的宗门驻地,再也无法忍受怒火的鬼尊,一对惨绿色的双眸冷然的望向虚空,恶狠狠的说道:“想玩?本尊便陪你们玩!”

“鬼宗弟子听令,持我鬼令,若是遇到寂灭魔宫所属势力,都给我灭掉!整个魔界,即使是给我挖地三尺,也要找到那个叫做独孤风的青年!本尊要活口!”

独孤风破碎虚空而来魔界,不过短短数日之间,整个魔界却是风起云涌,第一大势力寂灭魔宫与第三大势力幽冥鬼宗,却是公然的直接开战,所属势力只要见面,便是不死不休,大打出手!

除此之外,魔界还有东方的暗夜魔殿,南方的月夜魔宗。一直以来,寂灭魔宫都与月夜魔宗交好,暗夜魔殿与幽冥鬼宗虽说没有什么大的往来,但是若是真的全魔界开战,两大宗门也唯有联手一途,方才能够与寂灭魔宫,月夜魔宗对敌。

整个魔界,共有十大魔尊!除开四大超级势力的四位魔尊之外,其他的六位魔尊,有的是如那闲云野鹤一般的散修,无忧无虑,逍遥快活。有的则是属于一些隐秘门派,功法神通超绝,但是人丁稀少。至于这六位魔尊在魔界之中,虽然如雷贯耳,但是在众人眼前出现的次数,却是少之又少。

整整十年间,不管是寂灭魔宫,还是幽冥鬼宗,大战小站无数场,但是那叫做独孤风的青年,却是一直未有丝毫音讯。而那一直在寂灭魔宫之中等待的墨儿,十年来,却是没有笑过一次。与独孤风相识之时,不过两天,被人算计而失身与他。虽说有些好感,但是也绝对不至于没有丝毫的想法。

后来强迫自己去爱上一个他,渐渐的将要慢慢习惯,却是又一别十载。这十年的时间,对于修者而言,虽然不过只是弹指一瞬间。但是墨黎却是在这十年间,想了好多好多。十年来,没有一日,自己不为独孤风担忧,想到极端之处,眼泪却是早已哭干。她的心中,已然断定,自己的确是喜欢上了这个眼神总是有些苍茫,有些忧郁的男子。

站在魔宫大殿之前,墨黎的眼神迷茫的望着那无尽的虚空,仿佛在天际边出现了那青年手端一杯清茶,眼神望向窗外的忧郁模样,不禁自语道:“风哥哥,你是否无事呢?为何不来找墨儿呢?”

在墨儿的身后,一袭黑袍的寂灭魔尊的身影缓缓出现,望着自己孙女那有些凄凉的背影,心中不禁微微有些歉疚。当初若是直接与鬼尊翻脸,便可直接将独孤风带回。为何自己却是非要考验一下自己的儿子看大的孩子到底如何?这小子却是十年间杳无音讯,连我魔界魔尊都是不知其到底是生是死。

在魔界之中,四大超级势力控制了整个魔界,但是唯有那最中心的地带,却是不归这四大势力管辖。这里是无数远古之时便传承至今的隐秘门派,强大种族的聚集之地。魔界十大魔尊,便有六位魔尊出自于此!

此时,在一处浓密的山林之间,一个看起来不过十八九岁的少年,身后跟着一位身穿黑袍,看起来约有二十四五的青年。只听那少年转身对那青年说道:“我说大哥,你走快点成不,百族聚会就要开始了,要不是猎杀嘶空兽耽误了这么久,而你老人家却是什么忙都帮不上,我至于么我!”

那青年闻言,嘴角不禁微微一笑,却是并没有任何的言语。那嘶空兽却是有着玄魔后期巅峰的实力,这少年实力与其相当,自己不帮忙,却是想要让他多一些磨练而已。十年前,若不是这少年救了自己,想必在这深山之中,自己早就已然葬生兽口了。

青年虽然没有说什么,但是在其肩膀之上,却是一直蹲着一只如松鼠般的异兽。听到那少年言语之间似乎对自己的小主人不满,顿时挥舞着小爪子,意思好像在说:“在多嘴,小心哥哥削你!”

那少年一见之下,顿时悻悻的缩了缩脖子。虽说自己好歹也是玄魔巅峰境界的修者,在魔界也算是年轻一代的强者了。十年前,在老林之中发现了面前这重伤昏迷的大哥,便将其带回了族人的聚居地。

自从他醒来之后,一直甚少言语,族人也以为他是失去了记忆,而且他看起来也没有丝毫的修为,想必是由于重伤而损伤了修为。族长似乎感觉他曾经绝对不简单,却是一直让他居住在族中。五年前,从他袖袍之中,却是钻出了一只朦朦胧胧,似乎刚刚睡醒的小兽。

四年前,自己带着这大哥去深山捕猎,却是遇到了一只洪荒异种双翼龙蛇。那双翼龙蛇的实力,即使是魔帝遇到了,也绝对不好对付,何况是自己这不过是玄魔境界的修为呢?而且双翼龙蛇的速度奇快无比,即使是想要逃跑,也几乎没有任何的机会。

就在自己绝望之时,只见一道灰影闪过,双翼龙蛇那数千丈的身影便轰然倒塌,一只如松鼠般的小兽,举着一颗比它自己还要大的兽丹出现在那大哥的肩膀上。那是自己第一次见到这小兽恐怖至极的实力!

见到那少年不再言语,青年不禁微微一笑,转头望了眼蹲坐在自己肩膀上的小兽,却是发现它此时还非常人性化的伸出两个手指头,一副得意的样子。这青年,便是那在魔界消失了十年之久的独孤风。

缓步跟着少年渐渐的前行,百族聚会乃是盛事,在这范围之内,是不允许飞行的。时间也是充裕,独孤风便回忆了一下自己十年来的经过。那救了自己的少年,名为:夜风。夜族乃是传承与上古洪荒之时的一个人丁稀少的种族!天生一对漆黑色羽翼,使得夜族能够完美的掌控风之力。视夜间如白日一般的双眸,让他们成为了夜间丛林的王者!夜族之名,也由此得来。

感觉到自己的修为不足,伤势恢复之后,独孤风却是并没有冒然离去。十年之间,也甚少言语,一直将心神沉寂在识海之中,不断的推演剑境的变化,要如何突破如今的剑我之境。强悍的真龙之身,在面对幽冥鬼尊那至强的攻击之时,依然还是不堪一击的被击成重伤!

同等修为境界的魔帝,对于自己而言,不过只是一群蝼蚁,不废吹灰之力便可一剑灭之。但是这魔尊那强悍的修为,的确让独孤风算是大开了眼界。之所以称之为魔尊,乃是由魔帝境界突破后,魔元无数倍提升,而演化出了一种在魔界几近无敌的能量!

自己的《破灭神诀》虽然玄奥,而且不在天道之中,但是身处于魔界之中,而且在境界上,自己修行的岁月还是尚浅,自然不是那魔尊对手。虽说在道墓之中几乎所向无敌,想必后羿,毕方等人被压制的实力,绝对不是一点半点吧。

破灭剑元如今在经脉之中几乎凝聚成固体,剑我之境已经达到绝对的巅峰状态。但是依然还是不够,这样的实力,绝对还不是那魔尊的对手!而且那鬼谷之中定然存在着五大神鼎之中的其一!否则那鬼尊不会在自己祭起弱水神鼎之时,而露出那怪异的眼神。

虽说夜族已经隐居在山林之间,但是对于外界发生的大事,还是能有所耳闻的。十年来,寂灭魔宫与幽冥鬼宗已然完全敌对,想必跟自己绝对有所关系!寂灭魔尊想必是从月夜魔帝那里知道了自己的身份。而且魔界传言,寂灭魔尊之所以对鬼宗对手,却是因为鬼宗软禁了他的孙女。想必墨黎如今也是安然无恙的。

与此同时,两大势力同时在寻找一个叫做独孤风的青年,却是让整个魔界的所有人不禁愣然。鬼宗说,这独孤风盗走了鬼宗秘宝,方才全魔界通缉。而寂灭魔宫传来的消息更是惊人!这独孤风居然是魔界第一美女墨黎姑娘的未婚夫!

至于其他的一些消息,却也不过只是魔界中人的一些猜测罢了。而夜族之中的所有人,也绝对不会想到,在自己族内,这位一袭黑袍,十年来甚少言语,行事低调的青年,便是掀起整个魔界暗流涌动的始作俑者:独孤风!

魔界之中,自然也是有着凡人的存在。在走出深山之后,来来往往的人群,都纷纷聚集而向,那远处微微可以看清楚的耸入云端的山峰!山峰之巅,便是魔界洪荒百族,没五千年聚会一次的地方。若说魔界之中,实力最强的势力,不是什么所谓的四大超级势力,而是洪荒百族!亿万万之众的族人,六位魔尊!整个魔界之中,谁人能阻?

但是洪荒百族,除开五千年一次的聚会之外,平时却是甚少来往,而且很多种族之间更是战火连连,甚少和睦。想要让整个洪荒百族完全凝聚成一团,无异于天人说梦,根本没有丝毫的可能性。

一个玄魔境界的年轻强者,却是与一个没有丝毫修为的凡人同行,自然让一众来往的修者微微有些惊讶。有些心思紧密的自然想到,或许这肩上蹲坐小兽的青年乃是一位绝世的强者,修为已经达到了返璞归真的境界!

整个魔界之中,即使是高高在上的十位魔尊,除非将修为压制,但是也无法像独孤风这般,一言一行,一动之间,平淡如水,真真正正的返璞归真。从一个凡人,修行到高强的境界,只要天资超群,天赋异禀,的确不难。但是若是从一个绝强的修者,从新做回凡人,试问,又有几人能够做得到。

这不是对天道法则,天地规则的领悟,而是一种对于人性,对于生活,对于自己的内心的一种体会,一种升华,一种不在天道之中的另一种真谛。

有情之时,冲冠一怒为红颜!天涯相隔为情殇!而后,伊人飞升而去,得忘情老者点化,入得无情心境,无情无形,寂灭万物,那时候的独孤风比之如今,实力更强!一对月白色的无情双眸似乎能够看破世间万物,我只是一个旁观的过客,即使天地灭绝,也跟我无关一般。

那如今呢?下一步,该如何去走?若是有情,自己一心只为伊人,只为责任,虽说实力在这种执着之下,能够飞速暴涨,但是却是在心中永远是个不可磨灭的坑洞!对于以后,难料,难料啊!否则那忘情老者,也不会以一句箴言点化自己了。

而至于无情,那不过只是一个从有情向另一种心境的渡过期!有些时候,必须要能做到无情,方可真正的看破看开一切迷茫,而不至于迷失在自己的心魔之中。突然之间,独孤风的脑海之中灵光一闪,忘情老者曾经说过的一句话,久久环绕在识海之中:“有情如何,无情若何,有情而伤,无情而往,罢罢罢,折其中,有情亦无情,便罢。”

仿佛心中的一扇大门终于被自己推开,独孤风却是不禁自语道:“原来如此!怪不得前辈自称忘情!有情亦无情,那便不就是忘情吗?”

一路走来,独孤风一直未言,此时徒一开口,却是突然吓了前面的夜风一大跳,只见他转过身来疑惑的看向独孤风说道:“我说大哥,您老人家又怎么了?终于到了洪荒圣山脚下了,差点被你那一惊一乍的吓丢了魂!”与此同时,夜风突然发现,自己面前的这位大哥,似乎与以往不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