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虚无至尊道

遗弃之地,神秘玉符,至尊道义,孤傲少年……坚毅之心,无名剑诀,沧海情愿,苍茫...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百二四章 洪荒百族
章节列表
第一百二四章 洪荒百族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闻听夜风所言,独孤风方才缓缓抬头望向前方那高耸入云端的山峰。只是一眼望去,上端一片片缭绕的云雾阻碍了视线,让自己无法看清楚这山到底有多高。以独孤风的直觉来说,这洪荒圣山,绝对有数百万丈之高。而且从这苍茫的圣山之上,独孤风能够清晰的感受到那股源自远古之时的洪荒气息。

在独孤风打量着圣山的同时,夜风也在打量着他。方才那一声自语,虽然惊吓了夜风一跳,但是他却是赫然发现,这一直以来似乎都没有丝毫修为的大哥,居然如此的神秘!那一瞬间,他感觉到,似乎整个天地都与他完全的契合在了一起。

“既然到了,我们便上去吧。”片刻之后,独孤风缓缓收回眼神,转而向夜风说道。

闻听独孤风说话,夜风微微一愣之后,便收回了思绪,独孤风十年来,说话也绝对不超过十句,突然听到他说话,自然会有一些差异。回过神来之后,便赶紧说道:“那是自然,我们赶快上去吧,若是晚了,族长爷爷回去又要罚我去面壁了。”

言罢,两人便沿着山峰的石阶一步步的想上走去。在这整个洪荒圣山,有着一种十分玄奥的禁制存在,修者在此地,根本无法飞行!两人一路走来,夜风也向独孤风讲述了不少的关于洪荒百族的传说秘闻。

据说,盘古大神开天辟地之后,真龙,麒麟,凤凰三族鼎立,称霸洪荒。唯有洪荒百族团结在一起,方可在这广袤的洪荒大地生存。当时,洪荒百族之中,出现了两位亘古大神:伏羲和女娲!整个洪荒百族,一时无两!

随着洪荒的发展,大神通者纷纷出世,祖龙消失,真龙一族尽皆被灭!女娲天尊销声匿迹,麒麟,凤凰两族则被东皇天尊收入妖族。在这生死关头,伏羲大神毅然投入轮回,却是印证了大道成了人族第一皇!虚空天地,演算八卦,以身证道,得成天尊!因此,洪荒百族方才在那场大劫之中幸免于难。

独孤风听完之后,心中也是想到,这伏羲天尊的确是学究天人。天地之间,所有音律宗门道统皆传自他曾经为人皇之时。而那些阵法宗门,绝大部分,想必也是其证得天尊之后,而留下的道统。再加上这亿万万之众的洪荒百族,想必即使是那数量众多的妖族,也未必有其势力大吧。

其实独孤风一点都没有想错。洪荒八大天尊之中,虽然互有争斗,那伏羲天尊虽然一直低调,但是却一直没有人打他的主意。一个很重要的原因,也是伏羲手中掌控的如此众多的势力与气运!

对于洪荒百族的历史有了一些的了解,同时也让独孤风对于远古之时的秘闻知道的也更多一点。忽然之间,独孤风又想到在道墓之中,忘情老者与那苍天所提到的太古,亘古。虽然不明白,但是独孤风完全可以凭借直接肯定,这真正的大劫揭晓,定然与远古有关。

随着人流,两人边走边聊,也不知到底走了多久,眼前石阶不见,一眼望去,整个圣山之巅,人山人海,人声鼎沸。洪荒百族每五千年一次的聚会,虽然是族内举行,但是对于外来的修者,也并不排斥。毕竟各界之中,若说修者,还是以人族最多。

在山顶的最高处,一座万丈宽大的高台耸立在那里,当中有六位主席之位,两侧则是数百的其他座位。正中央则是耸立着一个数十丈高的大鼎。就在此时,便听夜风开口说道:“那中间的六个尊位,便是六位魔尊的位置!至于那数百的其他座位,则是给百族的族长以及德高望重的长老准备的。”

对于这点,独孤风自然也是能够猜测到,便点了点头,神念略微一扫之下,整个圣山之巅的修者修为便尽收眼底。让独孤风万分惊讶的是,这前来参加聚会的最低也是玄魔后期境界!至于其他的则一律的全是魔帝!魔帝后期巅峰境界的强者,也不在少数!这洪荒百族的实力,可见一般。

“幸好我们赶到了,聚会马上就开始了。我要去我们夜族的那里去了,你就在这里,跟外来的修者一起吧。”夜风遥遥的看到了自己的族人,知道聚会的规矩,外族人是不可以参加圣典的,便略微有些歉意的对独孤风说道。

对此,独孤风却是并不在意,点了点头,便挥手示意夜风去吧。看到夜风离开后,独孤风便缓步在人群的夹缝之间,缓缓穿行,仿若一个人世间沧桑的过客。面对一个身上没有丝毫元力波动的凡人,一众外族高手虽然诧异,却是并没有说什么。反而看到那一袭黑袍的青年缓缓穿行的瞬间,他们同时都生出一种感觉,自己等人在他面前似乎只是一个悲哀的戏子。

待众人回过神来,摇头散去心中那种怪异的感觉之时,却是突然发现,那一袭黑袍,肩上站立一只小兽的青年的身影已然消失不见。神念扫视整个圣山之巅,也是没有任何的线索。让一众自以为是的魔帝高手心中暗暗吃惊。

而此时,独孤风已然来到了山巅的一处角落,心神与天地完全的契合一体,不用肉眼来看,整个圣山之上的无数高手,绝对无一人能够发现在角落中仿若看戏一般的独孤风。在这片刻的瞬间,独孤风似乎抓住了心中那丝丝的灵感,仿佛突破剑我之境的大门,近在眼前,只要自己能够抬起手臂轻轻一推,便可踏入一个新的境界!

不知过了多久之后,熙熙攘攘的人群哗然安静下来,虚空之中,缓缓出现六位一袭白袍,须发也皆白的老者,落座在高台中间的六个尊位之上。一阵安静过后,人群顿时欢呼起来。这便是洪荒百族的六位魔尊!也是洪荒百族在魔界立足的根本!

六位魔尊皆然面色淡然的看着一切,对于那些外来的修者,却是看也不看一眼,对于洪荒百族的各族之人,眼神之中,却是明显的流露出一丝的欣慰。洪荒百族虽然内战不断,但是若是有外族来侵,百族定然还是一团,百族百战,战无不胜!

既然六位魔尊已然到此,各族之中便纷纷走出数百位德高望重的老者,一列为族长,一列则为推举而出的各族大祭司。徒一落座,六位魔尊便纷纷站立而起,数百位族长与大祭司,还有高台之下的百族弟子也纷纷举起手臂。

只听六位魔尊异口同声喊道:“百族的弟子们,是谁庇佑我百族生存至今!是谁造福我百族万民安享生乐!大神伏羲!”

随着六位魔尊的话音一落,整个洪荒圣山之巅顿时想起千万百族弟子的呼喊声:“大神伏羲!大神伏羲!大神伏羲!庇佑百族!庇佑百族!庇佑百族!”

“祭血!”六位魔尊再次大喝一声,顿时撩起左臂,单手一划,一道血口便显现而出,六道血箭激射向高台之上的大鼎之中!洪荒百族的其他众人顿时一个个学着魔尊动作,划破左臂,顿时无数道血箭激射而入那大鼎之中!整个大鼎顿时一片血红!

此时一直沉寂在自己内心之中的独孤风豁然睁开双眸,眼前的景象却是深深的将其震撼了。祭血,并不是为了祈祷,也不是为了举行什么盛大的仪式。以血祭誓,这是洪荒百族在以自身鲜血融为一体,向伏羲大神表示自己的衷心!

与此同时,独孤风突然感觉到,自己体内那已然凝聚到极点的剑元却是忽然有了一丝的波动,还有一声清晰传入识海的咔嚓声。独孤风的眼神,顿时定格在了这一瞬间!仿佛整个天地都停止了,自己的识海也停止了,剑元也停止了那缓慢的流动。

洪荒百族祭血刚刚结束,整个圣山之巅的所有人心中顿时都生出一种怪异的感觉。六位魔尊的眼神也顿时都面色疑惑的望向头顶虚空。山巅的无尽浮云,让一切都显得那么的迷茫,愈加的诡异。

就在此时,一道紫芒闪过天际,顿时一阵炸雷响彻虚空,骇了所有人心神一跳。即使是强如魔尊这般的强者,心中对那闪过的一丝紫芒,都感觉到了深深的骇然!那是一种来自于灵魂深处,与生俱来的颤抖和惧怕!

圣山之巅,一个不起眼的角落,一股让人心惊的气息缓缓传来,顿时吸引了所有人的眼睛。在那角落中,一袭黑袍,微闭双目的独孤风身上紫金色光芒闪烁,浓厚的剑元,让所有人都感觉到深深的震撼!那一丝破灭之道的气息,即使是六位魔尊都感觉到了震惊!

那紫芒闪过方才片刻之间,整个天地顿时一片漆黑!以圣山之巅为中心,数百万里的方圆之内,尽皆墨色乌云涌动!一道道让所有修者都骇然的神秘紫雷闪烁其中,一声声炸雷传入心神,震荡的识海不停的颤抖!

洪荒圣山位于魔界的中心地带,如此惊人的事情突然发生,自然吸引了整个魔界的大神通者的注意!东西南北四方顿时纷纷激射而来四道乌光,想必正是那四大超级势力的四大魔尊!魔界虽然比之修真界不知大了多少倍,但是对于魔界顶尖的魔尊来说,如此距离,也不过只是跨越几次空间而已。

另一个让整个魔界都震惊的消失,顿时在圣山的无数修者之间传递,魔界十大魔尊聚首在一起!原因不是这所谓的洪荒百族的五千年圣典,也不是有什么要事,大事。而是因为,在圣典举行之时,一个一袭黑袍,孤傲的青年在瞬间顿悟,而引发的天变!

徒一看到独孤风的身影,那幽冥鬼尊双眼之间绿芒大盛,口中恶狠狠说道:“居然是这小子,消失了十年,今日还是本尊抓到了!”虽然说是如此说,但是鬼尊并没有冒然的直接冲将过去。毕竟还有那一直维护这小子的寂灭魔尊在此。

“呵呵,幽冥老兄,寂灭我就是怎么也想不通,这年轻人到底拿了你什么宝贝东西,居然让你不惜与我寂灭魔宫对敌?”从那名为独孤风的青年孤傲而立的身影来看,寂灭魔尊完全可以断定,这青年绝对不会偷盗幽冥鬼尊的秘宝。因为这类人,都有一个共同的性格!那就是不屑!你秘宝再强,又如何?吾不屑之!

看到幽冥鬼尊与寂灭魔尊两人刚到此地,便针锋相对,其余的八大魔尊却是两不相帮,也不看戏,眼神纷纷疑惑的望向那在山峰之巅的一侧,孤傲而立,背负双手,黑袍猎猎作响的青年强者。

“这小子偷盗我秘宝,又关你寂灭魔宫何事!莫非真以为我幽冥鬼宗怕了你寂灭魔宫?”对于那神殿的渴望,对于能够超越其余魔尊的强大实力的渴望,幽冥鬼尊却是下定决心与寂灭魔宫翻脸了!

寂灭魔尊一听此言,冷然一哼,冷冽的说道:“寂灭魔宫,数百年来不出极北之地,看来所有人都感觉我寂灭魔宫不如从前了!莫说这独孤风与本尊有些渊源,就凭你鬼尊敢软禁我孙女墨黎,就足以让本尊对你开战了!”

“战便战!莫非我幽冥鬼尊会怕你了你寂灭老魔不成!”只听那鬼尊冷声一喝,身影却是顿时消失不见,让一旁的寂灭魔尊勃然大怒!原来是鬼尊居然趁此机会,一把抓向那在顿悟之中的独孤风去了。

一旁的其他八位魔尊不禁面面相觑,任谁都没想到,不过是因为一个青年,两大超级势力,居然在此公然宣战!随即,作为魔界金字塔顶端的他们,心中又岂能不明白?野心这种东西,不管在何时何地何处,都会存在!一切,需要的不过只是一个导火索罢了!

众位魔尊之中,那月夜魔尊却是唯一的女性。一节白沙挡住了脸面,让人瞧不出什么模样,但是那窈窕的身材,以及那如寒冰一般冷然的气息,却是让所有人心中顿时生出一种冰女神的感觉。

在那鬼尊出手之时,寂灭魔尊便已然追了过去,想要拦住他。此时月夜魔尊望向寂灭魔尊的背影,一双清澈的眼眸却是泛起一丝怪异的想法。那青年到底是什么身份,足以让你如此慎重对待?莫非月夜魔帝有些事情没有告诉我么?

整个圣山之巅的所有人都没有想到,作为高高在上的幽冥鬼尊,居然会对一个在魔界默默无闻的青年出手!能够出现在这里的修者,无一不是在魔界有身份有地位的人。随即也便想到了,莫非这青年便是幽冥鬼宗通缉了十年之久的独孤风?

在鬼尊自以为自己这一抓之下,处于顿悟之中的独孤风定然无法闪开之时。一道灰影顿时闪现而出,让幽冥鬼尊心神大震,一丝不好的预感出现在脑中!然而如今骑虎难下,若是自己收手,岂不是让魔界众人贻笑大方?便加大魔元的强度,硬着头皮一把抓下!

轰然一声巨响过后,寂灭魔尊顿时心道不好,自己还是拦截晚了!毕竟这幽冥鬼尊比之自己的实力,可以说是不相上下,他早有预谋提早出手,自己自然难以拦截。这一切也不过只是发生在电光火石的一瞬间而已。

众人抬眼望去,却是惊讶的发现,独孤风的身影依然还孤傲的挺立在那里,身上紫金色的光芒不停的闪烁,与虚空之中那无尽神秘的紫雷遥相呼应,似乎一切都安然无恙。但是当众人望向那站立在半空之中的幽冥鬼尊之时,却是惊讶的发现,那鬼尊出手的一只手臂之上,一道宽大的伤口,还在汩汩的留着黑色的血液。

如此场景,全场哗然!若说那一众魔帝没有看出来,但是几位魔尊却是看的清清楚楚,方才闪过的一道灰影,正是蹲坐在独孤风肩上的那只小兽!只见那小兽此时有些疼痛的将自己的小爪子放在嘴边不停的舔着,嘴里不停的吱吱乱叫。

没有人认识这种小兽,即使是存在了不知多少岁月的十大魔尊也无法猜测出这小兽的来历。但是这小兽的实力,却是能够让十位魔尊都感觉到骇然!方才幽冥鬼尊的一击,虽然不强,但是他心中却是清楚的明白,即使是魔帝后期的巅峰强者,也绝对不敢硬接!更何况还在自己的鬼尊之身上留下如此巨大的伤痕!

方才小兽帮独孤风抵挡住鬼尊的一击,那一直沉寂在心神之中的独孤风也缓缓睁开了双眸,淡淡的眼神望向全身绿光笼罩的鬼尊,冷冷说道:“伤我小兽,待吾渡劫成功,定然讨回!”话音一落,只见独孤风袖袍一挥,一道万丈剑芒顿时激射而出,凌空斩向那一脸怒容的幽冥鬼尊。

此时手臂上的伤口已然无碍,幽冥鬼尊同样大袖一挥,一只万丈鬼爪便迎了上去。轰然一声巨响过后,幽冥鬼尊顿时感觉,方才那一道剑芒的攻击,与十年前在鬼谷一战之时,已然不可同日而语!那强横的修为,比之自己也不过只是小逊一筹而已!不过十年,进境速度怎么可能如此之快?幽冥鬼尊的心中不禁骇然的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