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虚无至尊道

遗弃之地,神秘玉符,至尊道义,孤傲少年……坚毅之心,无名剑诀,沧海情愿,苍茫...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百二五章 至尊道劫(上)
章节列表
第一百二五章 至尊道劫(上)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就在独孤风那一声冷喝之后,虚空之中,一股天地的威严顿时显现而出,整个圣山之巅的无数强者皆然纷纷被那气势逼退出数万里之外!而那圣山之上原本禁止飞行的禁制也突然失去了效用。

天空之中,雷云涌动,一切都漆黑如墨一般,一道道神秘的紫雷闪烁,如此壮观,震撼的场景,自洪荒以来,在场的众人却是闻所未闻。十大魔尊也皆然都是面面相觑,这独孤风到底修行的是什么功法神通?即使是修为突飞猛进,也不会无缘无故的渡劫啊?

尽管所有人都想不通,但是独孤风的的确确是在渡劫!那原本蹲坐在独孤风肩膀上的小兽,此时也是消失不见,却是循着一丝的感应,跑到了夜风的肩膀上去了。毕竟在场的数万人,也唯有跟这夜风比较熟悉了。

为了更方便的应劫,独孤风已然缓缓飘身而起,眼神不带一丝情感波动的望着天空之中闪烁的无尽雷鸣。心中却是暗暗想到,时隔数百载,再遇雷劫,渡过之后,想必又是一番脱胎换骨!若是失败,想必便是形神俱灭之局。

失败?独孤风的确经历过。但是自信,独孤风的心中却是最强!雷劫如何?来便来罢,我独孤风已然还是以身历劫,仗剑抗之!心神凝聚到顶点,独孤风此时的状态也是有史以来最巅峰的时刻!

一道神秘的紫雷再次显现虚空,照亮了一片的黑暗,带起一阵紫色的光明,让所有人都感觉到微微的刺目。紧接着,便听到一声轰鸣声,一道紫雷却是不知何事已然劈在了独孤风的身上,带起一阵霹雳巴拉的紫色电光。

独孤风长发站起,嘴角明显的有些抽动。没想到,这次的雷劫居然如此强悍!意念艰难的一动,顿时全身剑元涌动,不断的修复被紫雷摧毁的身体,而那紫雷每一次闪烁,独孤风的脸上都明显的露出豆大的汗珠,嘴角不停的抽动,显然十分疼痛!

仅仅不过只是第一道雷劫,独孤风已然感觉全身都被这紫雷击的完全麻痹,全身的行动都有些不听使唤,即使是体内的剑元似乎都难以调动。这还不晓得这次雷劫到底会经历几道,按照正常来说,雷劫一般都是九九八十一道!如果仅仅第一道便如此强横,那后面的又要如何去抗衡?

然而,人有情,道却无情。未给独孤风任何的思考时间,又一道紫雷便在众人根本没有丝毫反应的时候,劈在了独孤风身上,暴起了一阵紫色强光。虽然疼痛难忍,但是独孤风那惨白的脸色依然还是那么的坚定!紫雷如此快的速度,根本不可能以神通对抗!

突然之间,独孤风心中似乎有所感悟,即使速度再快,也不至于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唯一能够解释的便是,方才那紫雷运行的轨迹,是直接破开空间,破开时间的法则而瞬间击在身上的!想到这里,独孤风的心中不禁大喜,居然直接放弃了肉体,转而将心神渐渐散开,去感受,却触摸那紫雷划过的痕迹。

神念探过去之后,不过瞬间,独孤风便沉入了那玄而又玄的大道精义之中,去感悟,去感受,独孤风可以明显的感觉到,自己对于空间与时间的理解也越清晰,如何来以破灭之道破开时空的想法也越来越成熟。

然而,就在独孤风即将能够将一切理清,便可领悟而出这紫雷划过轨迹的惊人神通之时,虚空之中却是雷鸣再闪,一道紫雷再次劈在独孤风的身上!心神完全沉寂在体悟之中的他,突然之间受到攻击,顿时心神一震,噗的一声,一口鲜血顿时飘洒而落。

只差一点点!只差那么一点点!仿若这一击并不是击伤的自己一般,独孤风面无表情的拭去嘴角的血痕,心中不停的喊着。方才真的就只差那么一点点便可以成功了!却是瞬间被这一道紫雷打乱了所有的推演,而功亏一篑!

咬牙忍住这第三道紫雷的洗礼,独孤风的心中却是更加的坚韧!这一次,一定要成功!在下一道雷劫落下之前,领悟那直接破开时间与空间的玄奥!只有这样,才能渡过前九道雷劫!否则雷劫一道比之一道强,到了后面,即使性情再是坚韧,也绝对扛不住!

紫雷一阵闪烁之后,便渐渐的隐入了独孤风的体内,消失不见。此时的独孤风,全身一片焦黑,衣衫尽碎,甚是狼狈。但是那双坚毅的眼眸,却是依然还是闪着光亮,那是一种强大的自信,一种对于突破的渴望和期待!

场面如此宏大,而且那天地的威严气势,整个魔界的修者全部都有所感应。此时,在极北之地,身着蓝裙的少女望着南方那一片漆黑的虚空,总是有一种心神不宁的感觉。似乎在那里,有什么让自己担忧的事情要发生,亦或是自己担忧的人要出事一般。

“风哥哥!”少女心神突然一震,再也顾不上其他,身影腾空而起,向那诡异气息的魔界中心地带而去。在墨黎的心中,方才明显的能够感觉到,在这里,有着独孤风的气息!那让自己思念了十年之久的男子!

跨越无尽的空间,一丝丝的感应出现在仙界一处神殿之前的少女心中。她眼神忧郁的望向一片蔚蓝的天空,却是感觉一片阴霾。方才,她能明确的感觉到自己的心微微一痛,出了什么事?

一袭白裙的少女捂着自己的心口,自言自语的说道:“风哥哥,是你出事了么?若儿好想你,若儿好担心你。”沉寂在自己心境之中的少女,却是并没有发现,自己的眼角,两行清泪缓缓流下,又落在地上,迸溅而散。

“若儿,你怎么了?”一道关怀的声音在背后响起,顿时惊醒了若惜,赶紧将眼角的泪水拭去,转过了身来。

看到说话之人,若惜的面色却是没有丝毫的变化,仿若一个素不相识的陌路人。这是一位身穿白袍,身背一柄仙剑,面容英俊的青年,也同样是仙界年轻一代的第一人,他的名字叫昕尘。

“啊,若儿你哭了?怎么了?谁欺负你了?”昕尘见到若惜那微红的双眼,已经脸颊上明显的泪痕,不禁有些关切的问道,言语之间,也甚是担忧。

闻听此言,若惜的心中微微一暖,自从来到仙界,这音宗便是音律一脉在仙界的根基,无数天音琴宗飞升的前辈,都在这里。这叫做昕尘的师兄,对自己却是一直照顾有佳,如今已经不是懵懂少女的若惜,岂能看不出昕尘的心意?

虽然如此,但是在若惜的心中,除了独孤风,还能放下谁的身影?若说还有一人,那便是自己的父亲:蓝一天!想到这里,若惜却是伤怀的想到,不知父亲他老人家如今过的可好?她却不知,蓝一天此时还在魔宫之内深深的沉睡。

“谢谢昕尘师兄的关心,若惜没事,只是想起了自己的父亲。”若惜对着那青年微微欠身道谢。

“若儿师妹不用如此,做师兄的关心师妹,是应该的。”这对面的少女自从来到音宗,却是百多年来,甚少开口说话,每次听到她的声音,昕尘的心中都会感觉那声音宛若天音,久久萦绕在耳旁。

若惜的嘴角勉强的挂起一丝微笑,淡淡说道:“昕尘师兄,以后还是不要叫若儿了,除了风哥哥,还有爹爹,别人还是叫我若惜好了。若惜有些累了,先去休息了。”微微一想,若惜还是决定让面前的男子打消心中的念头,便微微躬身说道,而后与其擦肩而过。

昕尘的心中猛然一震,感觉自己那颗年轻的心微微有些痛。出生于仙界,修道五百载而成玄仙,可以说是整个仙界的年轻一代第一人!多少大宗大派的年轻女修,无一不想与之结为道侣,共参天道。然而唯一能让自己这颗仙心颤动的伊人,却是好像心中已有他人。

望着那让自己的心神依然还在颤动的少女背影,一点点的消失,而后不见。昕尘不禁自言自语道:“能够让你一直挂念,百多年,甚至更久的人,会是什么样子的?他有我如此这般优秀么?”

就在此时,魔界中心地带的洪荒圣山之巅,漆黑的虚空之上,一道神秘紫芒闪过,第五道雷劫即将临身之时。只听孤傲而立的青年突然喝道:“原来如此!”话音未落,微闭的双目缓缓睁开,两道紫芒激射而出!让一众围观的强者都感觉到眼睛微微的刺痛。

只见独孤风右手缓缓伸出,顿时一道紫雷激射到手中,却是并没有击打在身上。紫雷在其手中,片刻之间凝聚而成一个雷球。那神秘玄奥而又叵测的诡异气息,即使是十大魔尊都感觉到了心神的颤抖和震撼!

五指微微用力,那雷球便缓缓消失,渐渐融入了独孤风的右臂之中,全身顿时雷鸣闪烁,一阵噼里啪啦的声响响彻虚空。而此时的独孤风却不再是面色惨白,却是十分的享受一般的张开双臂,感受着紫雷淬体的玄妙快感。

九九雷劫,前面一九的玄妙已然被独孤风看透,明悟。整整九道雷劫之力,皆然被独孤风以《紫宵剑体》的秘法尽数吸入体内,肉身再一次被淬炼的更加强悍!强了数倍不止!看着自己如今紫色光华闪烁的手掌,独孤风自信,如今的肉体力量比之原先自己变化成为真龙之身,还要更强!

这才不过只是一九雷劫,后面还有更强的二九,三九,一直到最后的九九雷劫。此时的独孤风心中,没有一丝的担忧,没有一点点的害怕,而是一片的斗志!他完全自信,若是成功渡过这场雷劫,即使所谓的魔尊,也绝对不是自己的一合之敌!

咔嚓一声,漆黑的夜空之中,一道紫雷闪烁,照亮了一片的黑暗。一道醒目的粗大紫雷在天际划过一道玄奥无比的轨迹,向独孤风激射而来,那声势比之先前的诡异紫雷强大的不止数倍!

传说中,原本是没有光亮的,天地之间的第一道曙光便是来自于黑暗。

斗志高昂的独孤风全身紫芒冲天而起,数丈高的紫焰腾起,手中紫金色光华闪烁,一柄紫雷缠绕的四尺长剑出现在手中。那长剑之上缠绕的紫雷,与那天际边激射而来的紫雷,似乎一模一样,不同的是,长剑上的紫雷,没有落下的紫雷那强横的声势。

面无表情,手臂一阵,长剑挥空,一道万丈剑芒顿时激射而出,轰然一声巨响,紫雷瞬间便将剑芒冲散,声势不减的继续落下。面色一凝,独孤风眉心之处紫雷闪烁,一柄寸许紫剑缓缓飘出,瞬间化为数万丈之巨,剑尖遥指空中紫雷!

挥手散去手中长剑,只见独孤风面色淡然的一步踏入,赫然与数万丈紫剑融为一体!那巨大的紫剑顿时暴起一股强悍的气势冲天而起,整个一片漆黑如墨般的虚空,似乎便如衬托这紫剑一般,显得微末一般。

紫剑的剑尖与紫雷相触,顿时激起漫天紫金色光华散落,随着一声响彻天地的巨响,围观的数万万魔界高手纷纷心神大震,赶紧纷纷退出数万里之遥,即使是那高高在上的十大魔尊,也不敢再轻易的踏入那漆黑如墨般雷云的笼罩范围。

肉眼可见,天际之上一道身影激射而下,轰然砸在圣山之巅,整个圣山都跟着猛烈的颤动,落石滚滚,漫天尘烟。想必便是那独孤风被紫雷当空劈下!而那天际边袭来的紫雷也是消失不见,显然独孤风虽然受伤,但是也安然的渡过了这二九雷劫的第一道。

在圣山之巅,一个巨大的坑洞之中,独孤风硬撑着站立而起,此时他的全身都无一处完好,尽皆焦黑,但是身上那强悍的气息,腾起的丈高紫焰,仍然表示着,这青年的心中,战意依然昂然!我独孤风还有许多责任没有完成,若儿还在仙界等我,我岂能死?若我死了,若惜该怎么办?

一股苍茫的气息自独孤风的心中缓缓滋生,那仍然清澈的眼眸冷然的望向虚空,可以清晰看到,在虚空之中,紫雷闪烁,渐渐的凝聚,下一道雷劫即将落下!不等你来,吾便往矣!独孤风的心中大喝一声,身影再次腾空而起,带着惊天的气势,化为一柄万丈神剑,迎了上去!

与此同时,天际之中,一道紫雷再次闪过,玄奥无比的轨迹再次显现虚空,独孤风已然明悟了紫雷运行的轨迹,自然不会再出现那种莫名其妙便被击中的情景。围观的众人只可以看到,一柄万丈神剑,与天际边划过的紫雷,在不到一息的瞬间便轰然相击!依然还是一道依稀可见的黑影被轰然劈下!整个圣山再次晃动。

见到此景,洪荒百族的六位魔尊心中却是有些气愤,你说你独孤风在哪里渡劫不好,偏偏要在我百族的圣山渡劫,自远古洪荒之时,一直传承至今的圣山,在这强大的天威之下,岂不是会毁于一旦了?我等六人如何面对神界的列祖列宗?

二九雷劫,连续九道,独孤风的以身化剑,也冲天九次!九次与紫雷相争,同样九次被紫雷劈下,鲜血似乎已经不值钱了,肉身都几近于将要崩溃,紫金色的鲜血汩汩的流淌了一地,染红了整个洪荒圣山!但是独孤风那坚毅的双眸之中的神采,却是没有丝毫的涣散,依然还是那么的坚强!执着!

不同于独孤风第一次在遗弃之地渡劫,这次神秘紫色雷劫,却是震惊了各界!不仅仅只有魔界的无数强者,纷纷有所感应。仙界十大仙尊,妖界十大妖尊,天界界主上帝,鬼界十殿阎罗,还有神界之上的无数大神通者,高高在上的天地主宰:天尊!无数双眼眸,都疑惑的望向魔界!

在各界之中,有一处特殊之地,这里可以称之为一界,也可以称之为神界极西之地的一地,这里便是佛门在洪荒之时的发源之地:灵山!灵山之巅,佛光普照的大殿最高处,一位面色慈祥,手捏兰花,身披红黄袈裟,背后佛光环绕的僧人端坐于一金色的莲台之上。

在这僧人的面前,一位面色疾苦,头戴道稽,身穿青色道袍,腰间插着一杆七色宝光环绕的树枝的道人凌空端坐,与对面的僧人恰好面对面。两人此时都微闭着双目,面色凝重,手中掐着一个个的法决,似乎在推演,掐算什么。

过了小半刻,只见那宝相端严的僧人缓缓睁开双目,开口说道:“师弟,魔界之事,天机不显,吾也算不出什么。”

闻听僧人所言,那道人也便停止了手中掐算的动作,睁开双目,甚是疑惑的说道:“的确如此,一切似乎都不在大道之中,循着那一丝道机,都无法掐算出分毫。”

那僧人又岂会不了解自己的师弟?微微一笑后,便有些警告的说道:“如今道祖不出,大劫降临,还是不要多惹事端,想必太上,原始,通天等人也不会前去的。道祖曾言,一切顺其自然,莫出洪荒,我等还是守好本分罢。”

那道人一听师兄所说,不禁面皮一红,唯唯诺诺的说道:“是师兄,师弟又犯了老毛病了。”

僧人一见师弟如此模样,不禁轻笑,他与这师弟自鸿蒙之时未化形便在一起,混沌天地初开,同时化形而出,在一起不知多少元会了,而后又共同创立佛门而成天尊位业,这师弟什么事都要去凑热闹的性子却是一直未变。

停顿了片刻,僧人收回思绪,淡淡说道:“既然如此,师弟便回去修炼去吧。亘古大劫将至,一切难料,看看在那之前,是否有机会能够看破天道,得成大道!”

道人闻言,面色微微有些激动之色,对着师兄躬身一礼后,身影缓缓变淡,而后消失不见,想必是听从师兄所言,回去潜修了。

看到师弟已然离去,僧人的面色却是突然凝重起来。眼神迷茫的望向大殿顶端,似乎看向那无尽的虚空,只听他自言自语的说道:“未想到,我接引也有拼搏的一天。希望与东皇一并联手,能够真正的将一切掌控其中!”此人,原来便是那高高在九天之上的接引天尊!那离开的道人,想必便是那菩提天尊了。

一语言罢,接引天尊便微微闭上双目,嘴里不停的念道佛门经文,顿时漫天金莲涌动,一片祥和的气息。却是那接引天尊沉入了修炼之中去了。

此时,洪荒神界的苍茫大地,还有那一望无际的无尽虚空之上,是安静,是祥和,还是未雨绸缪之前的片刻?开天辟地以来,无数场大劫,小劫,应劫之人皆然化为灰灰,存活下来的人,却是又要担心下一次的大劫,来来往往,反反复复,何时是终?

高高的虚空之上,一轮金色的炎日挂在那里。在炎日之上,一座金碧辉煌的大殿耸立其上,尚未临近,便能明确的感受那威严的帝王之气!这里便是那东皇天尊的东皇宫所在!

在东皇宫的大殿顶端,一位中年人身着一身金袍,腰间配着一柄长剑,手中端着一壶浊酒,猛然灌入口中,望向虚空的眼神陡然一愣,口中喝道:“十二祖巫,杀我大哥,我会报仇的!待一切揭晓之时,吾待要看看尔等,还有何能耐翻天!”莫非一代妖皇天尊预谋如此之久,只是为了其大哥报仇?

洪荒神界的顶天柱不周山之巅,太上天尊,原始天尊,通天天尊再次聚首,然而此次却是又多了一人。只见此人乃是一位面色淡然的老者,须发皆白,青色的道袍之上,却是赫然印着一个巨大的八卦图,随意一想,便可得知,虚空排八卦而成天尊之人,不是那伏羲天尊,又能是谁?

“呵呵,难得我等还有机会共座在一起。”伏羲天尊刚到,便听到那性情最是豪爽的通天天尊大笑一声说道。

“嗯,通天师弟所说甚是,既然难得,便品茶论道一番,也是不枉此行啊。”作为大师兄,太上天尊自然不能不说什么,便见他随手一挥,四人面前便都出现一个小案桌,每个人的面前皆有一壶清茶,一个小茶杯。

四位天尊对视一眼,却是不禁都拂须大笑,也不谈事,都不慌不忙的倒上一杯清茶,浅酌一口便放下。只听那太上天尊首先开口说道:“魔界之中的诡异气息,想必众位师弟也都有所感应吧。而且那位置,似乎正是伏羲师弟曾经洪荒时期的道场:洪荒圣山。”

闻听大师兄所言,原始天尊,通天至尊也同时点了点头,放下手中茶杯望向那一脸淡然的伏羲天尊。只见那伏羲天尊淡淡一笑,缓缓说道:“那不过只是吾为百族之主之时的道场罢了。至于那里发生了何事,居然能够震惊各界,吾也是毫不知情。”

一听伏羲此话出口,太上等人皆然面色有些凝重。对于伏羲的话语,他们都会百分百相信的。到了他们这等境界,对于所谓的谎言根本不屑一顾,要么不说,若是说了,便是说的是实话。众人沉默了片刻之后,只听那一直未言的原始天尊说道:“我等不知,想必东皇,接引,菩提他们也是不知。道祖曾言,我等莫要出洪荒,想必定然有其深意,这魔界之事,我等还是不要参与的好。”

众人听到原始天尊所言,也都赞同的点了点头,那通天天尊缓缓开口说道:“魔界之中,大多数都为吾之道统,待事情结束,想必便会有消息传上来。各界界主虽说不在我等掌控之中,但是问些事情,这点面子还会给的。”

通天所说,其实也正是各位天尊的心中所想。既然如此,四位天尊便皆然闭口不言,仿佛方才的话题,并没有存在一般。品着清茶,共讨论那虚无缥缈的道之一途,岁月,时间,在他们天尊眼中,根本不存在所谓的限制。

依然还是那一片骸骨累累,苍茫无尽的道墓之中。一袭白袍的忘情老者眼神淡淡的望向那漆黑一片的虚空,一对眼眸似乎看破世间一切,直接跨越了无尽时空。眼神迷茫,自言自语道:“这气息,莫非是传说之中的道劫?所谓的至尊道劫?”

就在老者呓语之时,那一直耸立在祭坛之上的天道玄塔,与那顶端的天道法轮之中皆然激射而出两道玄黄之气,直入虚空,而后渐渐的消失在一片漆黑苍茫的天际。忘情老者见到此景,嘴角却是不禁露出一丝不屑的冷笑。

忘情老者缓步来到祭坛旁边,口中淡淡说道:“老魔,至尊道劫的气息,你感觉到了么?”

老者话音刚落,这数万里方圆的魔祖祭坛却是突然猛烈的颤动起来,那天道玄塔与天道法轮顿时纷纷暴起一阵玄黄之气来压制!只听一声怒喝传来:“两个小兔崽子居然留下的本名元能!”

许久未听到老朋友的声音,忘情老者嘴角不禁微微一笑,口中骂道:“你个死老魔就不要这么嚣张了,若不是怕引出那神秘的大道出现,我等又没有把握,这两个小家伙早就被我灭了!”说道后面,老者的眼神却是突然一冷,不带一丝的情感,眼眸在那一瞬间变化为月白之色。

“哦?你个老不死的似乎有另辟蹊径领悟了另一种神通!你刚才说什么?那诡异的气息,真的是传说中的至尊道劫?”魔祖那苍茫的声音,明显的有些微微的激动,整个祭坛也跟着再次的猛烈的晃动!

听到魔祖所问,忘情老者却是未言,转身望向那依然还是一片漆黑如墨的虚空,似乎自语,也似乎在告诉魔祖一般说道:“我也不清楚。但是大道已然被我等接触的差不多了,而这股气息却是不在天道,不在大道。或许真的是那神秘的真正的道!”

“唉,我的神念与修为绝大多数被两个小兔崽子压制,却是无法感受清楚,但是若是真如你所说,或许这次大劫,能够有那一线生机!”魔祖也是缓缓的平复下自己的心神,言语也变的波澜不惊的淡淡说道。

“若真的是至尊道劫,一切皆为定数,苍黄两天即使去了,也无法阻止。但是道劫,道劫,岂是那么容易渡过的?这近距离的接触道之精义的机会,希望他能够好好的把握!太古,亘古亿万万生灵的未来,毁灭亦或是存在,全在他的手中了!”

闻听忘情老者所言,巨大的祭坛之中传来一声悠久的叹息,只听那魔祖淡淡说道:“一切顺其自然罢,待到大劫显现之时,一切都将会有一个定数了!我如今也将煞魔合一,潜修去也。”

魔祖声音渐渐淡去,一切都安静了下来,一阵微风吹过,拂起老者的白袍,似乎整个天地之间,唯有这老者的眼神依然还在迷茫,担忧,希冀的望着那无尽的虚空,似乎也可以听得到其心底的一声沧桑的叹息。

而魔界洪荒圣山之巅的独孤风却是不知自己已经受到了如此众多的关注,还有自己肩上那沉重的责任。但是即使他知道了又能如何?面对如此诡异强悍的雷劫,他自己的心中都没有底数,只能靠着自己那坚强的意志支撑着。

二九雷劫已过,三九雷劫却是迟迟不来,似乎在给独孤风休息的时间,让他来恢复自己那满身的创伤。虽然心中疑惑,独孤风依然还是巴不得多给自己一点时间。这片刻之间,身上的伤势已经恢复了七七八八,但是那意志的消耗,却不是一时半刻能够完全恢复的。

一道炸雷般的声音清晰传入独孤风的识海,让他的心神不禁一颤,全身戒备起来。只见虚空之上雷鸣闪烁,神秘的紫雷再次现身,随着咔嚓一声,已然领悟玄奥轨迹的独孤风明显的看到一道粗大的紫雷划过天际,向自己激射而来!

冷冷一哼,独孤风没有丝毫的犹豫,全身紫焰升腾,剑元提起,双手向天,双脚踏地大喝一声:“一剑破乾坤!”话音未落,无尽的紫芒顿时聚集在双手之间,片刻便在头顶汇聚成一柄冲天而立的紫金色巨剑!

紫雷的威压临体,独孤风脚下的大地纷纷龟裂开来,整个洪荒圣山猛烈的颤动,碎石滚落,已然涨红的脸色一凝,独孤风最后双臂用力,暴喝道:“破!破!破!而我破!”巨剑向空,苍茫气势冲天而起!那最后的嘶吼声,还久久在数万万的高手心中回荡,即使是那十大魔尊,此时对这独孤风也不禁肃然起敬!

那紫雷却是不复以往的强悍,赫然直接被独孤风这惊天的一剑直接破灭!紫金色巨剑去势不减的继续直冲天际,插入虚空!插入那无尽的墨色雷云!似乎独孤风的这一剑想要直接捅破苍天!

所有人突然感觉到耳边一阵轰鸣,一道强光传来,顿时一个个眼前看不清丝毫景象,而神念也无法探出!这种诡异,无助的感觉,让一众高手不禁心中暗暗吃惊!同时也都感觉到深深的恐惧!待眼睛渐渐的恢复了视觉,所有人赫然发现,那原本漆黑一片的虚空,赫然出现一道巨大的豁口!

即使那十大魔尊也都目光呆滞的望着那巨大的豁口,心中惊恐莫名!独孤风的一剑之威,不仅仅只是在抗衡天威,居然敢于直接藐视天威,一剑破天!眼神再次望向那圣山之巅大口大口喘息的独孤风,他们的心中自古到今,都没有被如此震撼过!那一身伤痕,但是依然孤傲的身影,让他们的心中不禁都升起了敬意!

天似乎怒了!独孤风的一剑居然直接破天,让天怒了。随着一声雷鸣,顿时天际划过无数道密密麻麻的粗大紫雷激射而下!先前仅仅一道便让独孤风几近强弩之末,而今无数道,即使是让独孤风恢复到巅峰境界,也是绝对无法抗衡!

围观的数万万高手的心中不禁都升起一丝的苍凉!不知是兔死狐悲,还是为一代天骄的即将陨落而惋惜。那一袭孤傲的身影此时却是眼神迷茫,没有一丝的惧怕,也没有一丝的惋惜,也没有所谓的不甘而高呼天道不公。似乎在这瞬间的生死之间,独孤风反而看破了。

既然无法而为之,吾便做最后一搏!“嗷....”就在此时,一声震天的龙吟声响彻天地!让所有人的心中不禁一震!抬眼望去,只见独孤风的身影已然消失不见,一条张牙舞爪的数万丈紫金色神龙盘旋在天际!

那高高昂起的龙头,以及那龙头之上明显过长的龙角,无一不表示着,这是一条亘古之时便存在的真龙!数万丈之巨的龙身,以及那龙爪之上的七只长长的龙指,这是七爪龙帝!最让人惊讶的反而是那龙身之上覆盖的泛着紫金色光晕的龙鳞!

紫金色的真龙?远古洪荒之时,绝对没有一条真龙是紫金色的!真龙一族除开那神秘的祖龙之外,即使是那两位龙神,也是金龙!金龙是真龙一族真正的王者!根据古老相传,虽然除了两位龙神之外,无人见过祖龙真身,但是祖龙也绝对不是紫金色龙身!

这个疑问,无一人能够想明白。祖龙的传说,即使在洪荒也只是一个谜团。初见独孤风龙身之时,即使是大道道祖鸿韵也是无法认出,而只能猜测,何况是一众不过只是天道之下的蝼蚁?

只见独孤风巨大的龙头仰天,龙口一张,一团蓝色光亮出现在天际,瞬间化为了一个顶天而立的万丈巨鼎!巨鼎之上,一股苍茫,比之亘古洪荒更加久远的气息缓缓传开,天地之间无尽的水属性元力蜂拥而来,聚集向那神鼎!能够清晰看到,在神鼎之上,醒目的刻着二字:弱水!

在场的数万万众人之中,自然有着为数不少的水属性体质的修者。他们惊恐的感觉到,自己体内的魔元赫然丝毫不受控制的蜂拥而出,汇聚向那神鼎,不过片刻间,体内真元便消耗一空,身影纷纷自天空落下!一旁的众人发现后,方才将他们一一救下!数万丈高空若是掉落下去,绝对会被摔死!

龙口微张,一道洪亮的声音顿时响彻天地:“上穷碧落下黄泉!”瞬间只听,咔嚓两声,虚空之中却是赫然裂开一道巨大的缝隙,无尽滔滔天水涌出,尽皆被弱水神鼎吸纳,而在圣山之巅的大地之上,也是突然出现一道巨大的黑洞,滚滚黄泉之水冲天而起,涌入神鼎!

如今震惊的场面,已经无法用言语表明,即使是存在了不知多久的十大魔尊,也从来没有见到过这等场景!上穷碧落下黄泉,碧落天水在一方,黄泉轮回一苍茫!

这发生的一切,其实也不过只是在瞬间罢了!那弱水神鼎鼎口瞬间冲天而起一股强大的吸力,无穷无尽的紫雷顿时被吸纳而入其中!万丈巨鼎之中一声声沉闷的轰鸣声,不绝于耳!独孤风的心中也是紧紧地捏了一把汗。

虽说对于弱水神鼎,独孤风能够感觉到它的不普通。但是对于那神秘的紫雷,他的心中更是无法估测其威力!即使变化为了龙身,肉身的强度再次增强,他也不敢轻易的去尝试以身抗衡这无穷无尽的漫天紫雷!希望弱水神鼎能够让自己渡过此劫!独孤风此时,也算是在做这最后的一搏!若是不行,自己还有底牌!

自己还有那一直在识海深处的神秘玉符!而且大不了最后燃烧生命元力,做那最后一搏!总之,不到万不得已,独孤风绝对不会再拿自己的性命去赌。若是真的回天乏术,那便真的要拼命了!

眼神望着那在空中不断颤动的弱水神鼎,独孤风的心中比谁都紧张,与神鼎心神相连的他,明显的感受到,这紫雷虽强,但是在贯穿天地的碧落天水,与黄泉之水的支撑下,应该没有什么大问题!心神再次感受了下神鼎之内的情况,独孤风的心神方才稍稍有些舒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