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虚无至尊道

遗弃之地,神秘玉符,至尊道义,孤傲少年……坚毅之心,无名剑诀,沧海情愿,苍茫...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百二六章 至尊道劫(中)
章节列表
第一百二六章 至尊道劫(中)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时间已经不知过了多久,岁月苍茫而逝,可能是几个时辰,也或许是几年,几十年,几百年....直到弱水神鼎渐渐变小,而后化为一道蓝芒射入龙口之中后,围观的众人方才如梦初醒。

虚空之中的碧落天水之门消失不见,那原来冲天而起的黄泉之水,也无影无踪。场景再次恢复了一片安静,但是虚空之中那滚滚如墨般的雷云却是并未消散,反而更加的密集,一道道紫雷闪烁,一切似乎都是蓄势待发。

而就在此时,空间陡然一阵波动,一道中年人的身影显现在虚空之中。此人一袭黑袍,脸上带着一个黑铁面具,黑色长发飞舞,背负着双手,那绝强的气势,让在场的所有魔界修者,无不心神胆寒!那十大魔尊更是脸色狂变。

在所有人惊讶的目光中,十大魔尊纷纷躬身对那黑袍中年人行礼道:“恭迎界主!”魔界之中,一直流转着一个言说,据说在魔界,最顶端的十大魔尊之上,还有一个更加神秘的存在,那就是魔界界主神无涯!据说界主神无涯只会在每万载一次的仙魔大战方才出现,除开十大魔尊,其他修者却是几乎从未见过。

黑铁面具之上,一对漆黑色的眼眸淡淡的看了一眼十大魔尊,微微点了点头,却是并未有任何言语。由于带着面具,谁也不晓得神无涯是什么表情,就那么紧紧的盯着万里之外,那圣山之巅上空的数万丈紫金神龙!或许即使是这魔界界主,对于这怪异至斯的场景,也会深深的疑惑吧。

对于神无涯的到来,独孤风虽然有所感应,但是此时的他全神戒备的盯着上空的雷云,根本无法分心他事。突然之间,一道紫芒划过天际,宛若一片漆黑迷茫的星空划过的流星。独孤风与神无涯同时仰头望向天际,只见一道粗大的紫雷呼啸而来,气势汹汹。

嗷....一声震天的龙吟让数万万的魔界修者纷纷感觉到心神的颤抖,一个个从自己的心神之中走出,望向那还在以身抗雷劫的数万丈真龙。没有丝毫犹豫,只见独孤风龙爪之上紫金色光华暴起,顿时一只万丈紫金色龙爪凌空拍出!正是真龙一族神通秘术:真龙灭世印!

独孤风自然晓得,如今已然是四九雷劫,以一记真龙灭世印绝对无法有所建功,心念一动,巨大的龙角之上顿时一阵紫雷闪烁,与虚空之中的紫雷遥遥呼应!随着又一声龙吟响彻天地,龙角之上,一道比之雷劫小了一号的紫雷呼啸而冲天际,与那雷劫击在一起!

一阵强光再次暴起,除开独孤风之外的所有人,包括神无涯都感觉到眼睛微微有些刺痛,眼前的一切都化为一片白茫茫。眼睛还未恢复,所有人便听到一声震天的龙吟声,但是这声音却是充满了痛苦,似乎受到了极大的伤害。

作为魔界界主的神无涯,修为自然深不可测,不知凡几。众人之中,他也是最新恢复了视觉。只见那盘旋在空中的万丈紫金神龙此时不停的在空中翻滚。整个龙身一阵噼里啪啦的雷光闪烁,一片片紫金色的龙鳞纷纷掉落,汩汩的紫金色龙血滴滴而落,甚是凄惨。

四九雷劫,仅仅第一道,我独孤风居然就无法抵挡而重伤!虽然身上痛苦难忍,但是独孤风的心中却是一片苍茫。许久之后,紫雷渐渐隐去,万丈龙身之上,已然面目全非,伤痕累累,一滩滩的紫金色龙血染红了洪荒圣山之巅!

顾不了那么许多,在独孤风的心中,这场诡异的雷劫一定要渡过去!必须!他还有很多责任,还有很多事要做!许多的迷茫需要自己去一一揭开,为何那君王神墓之中的君王神主与若惜张的一模一样,为何她也叫若惜?还有自己到底是谁?太古,亘古,到底是什么?还有那所谓的大劫,怎样才是真正的大劫?

念及此处,独孤风的心中不禁更加迷茫,巨大的头颅向天,一声凄惨的龙吟声,催人泪下,仿若英雄末路。那自来到一直未言的神无涯,却是缓缓开口说道:“你很强!我相信你能渡过此劫!”神无涯自己也不晓得,自己为何会有如此一言。在他的心中,他有一种直觉!这叫做独孤风的神秘青年,绝对不会那么简单!

魔界界主神无涯的声音虽然平淡,却是清晰传入了所有人的耳中。那寂灭魔帝一听,顿时也高声朝着独孤风喊道:“相信你!你能渡过此劫!”豪爽的声音响彻天地,让独孤风的心中不禁微微一震,巨大的龙目疑惑的望向数万里之遥的一众魔界修者。

独孤风方才一声向天不甘的龙吟也是感染了数万万魔界修者的内心,界主神无涯,以及寂灭魔帝的领头,顿时数万万之众的修者同声喊道:“相信你!加油!”响亮的声音直冲虚空,似乎想要直接冲破云端,破尽无穷雷云!

第一次,独孤风被外人所感染内心。鼻子一酸,独孤风险些哭了出来,第一次,独孤风感觉到,似乎自己并不孤单,并不孤独。还有如此之多的人支持自己!那高呼入空的鼓励,仿佛化成了一股强大的力量在独孤风的心中渐渐的滋生而出!

只见圣山之巅上空的数万丈龙身陡然暴起一阵紫金色的强光!整个龙身笼罩在一个紫金色的大茧之中,而后渐渐缩小。待紫金光芒散尽,只见独孤风赫然变化为最强的状态:人龙之身!人身约有丈高,全身紫金色鳞片覆盖全身,一双手臂完全是一对龙爪,高昂的龙头,显示着真龙一族的孤傲,长长的龙角向天,欲与天争!一条长长的龙尾拖在身后,这才是最完美的战斗形态!

右手之中,紫金色光华缓缓凝聚,一柄丈长大剑赫然出现手中!无需任何言语,独孤风剑指苍天,怒喝一声:“来吧,一剑在手,我独孤风便一剑向天!想灭我独孤风,没那么容易!”

仿佛是印证独孤风此言一般,虚空之中顿时紫雷连闪,一道道紫雷纷纷劈下,一次便是连续六道雷劫!独孤风眼神淡然,而不复以往的凝重,手中丈长大剑长挥,顿时带动周围空间猛烈波动,宛若大河之水滔滔骇浪,只听独孤风口中淡淡念道:“大江东去,一剑西来!”

随着独孤风的话音一落,丈长大剑划过一个扇形,剑尖划过六道紫雷的前端,大剑一引,顿时将六道紫雷引向左侧,轰然劈在洪荒圣山之上!整个圣山顿时一阵猛烈的颤动,碎石滚滚而落,赫然矮了整整数丈!可见那雷劫之威!

万里之遥的数万万众人纷纷拍手叫好,即使是那神无涯心中也是暗道,果然天纵奇才,在这生死之境的瞬间,如此诡异,如此奇妙的剑势居然也能领悟而出!怪不得各位天尊让我来看看此地到底发生了何事,却是没有想到,居然能够目睹一个绝世强者的诞生!

似乎是感觉到独孤风如此轻易的便化解了六道雷劫,虚空之中顿时雷鸣闪烁,一连三道紫雷接连落下!在半空之中,三道紫雷却是赫然聚集在一起,化为一条紫色雷龙,张牙舞爪的直扑而下,而且似乎还发出一阵阵传入心神的龙吟之声!

眼神未有丝毫变化,独孤风依然还是方才一般,大剑长挥,顿时将雷龙引开,激射向右上方虚空!冲散了一片的雷云,虚空之中同时想起一阵阵轰鸣之声,而后一切便又恢复了片刻的宁静,似乎每九道雷劫过后,都会给独孤风一点的恢复时间。但是同样也是表示着越往后,雷劫将会数以倍计的更强!

围观的数万万修者也是不禁都为独孤风捏了一把冷汗,然而就在此时,却见那独孤风猛然噗的一声,狂喷一口紫金色鲜血,手中大剑瞬间崩碎!虽然以绝妙剑势将雷劫引开,但是雷劫那惊人的压力和能量冲击却是依然通过大剑传入体内,却是受了不轻的内伤!

四九已过,独孤风也就不再多做犹豫,虚空之中便盘膝而坐,想要在最短的时间内尽可能的多恢复一些消耗的剑元,修复内伤!内视之下,独孤风心中却是大惊!经脉之内的剑元此时已经甚是稀少,而自己吸纳天地之间的五行元力竟然无法转换成剑元!独孤风的心中不禁泛起一丝的绝望。

然而事已至此,绝望也是无用,独孤风眼神顿时一冷,没有剑元的补充,大不了我独孤风燃烧生命元力!有那神秘玉符在身,我独孤风即使是拼,也要拼出一线的生机!心念进入识海之中,只见在广袤的识海中,一个迷你型的蓝色神鼎悬浮在那里,光芒暗淡。

独孤风晓得,弱水神鼎虽说成功的阻拦了那无尽紫雷,但是神鼎本身的灵气消耗也是甚大,只能让其慢慢恢复,如今自己剑元无法恢复,根本不可能耗费剑元来修复它。如今修为无法恢复,也没有什么办法分能够在最短的时间内实力暴涨,独孤风便将一丝心神游离在体外,全心沉入识海之中推演剑道!

如果能够在这短短的瞬间领悟更强更诡异的神通的话,或许便能够搏得更多的生机!渡过雷劫的希望也就越大!就像方才的‘大江东去,一剑西来’一般,若是没有方才的这招剑势,那九道雷劫虽然能够扛过去,但是也绝对是强弩之末了!

随着对剑道以及破灭之道的不断推演,独孤风感觉虽然经历这前面的四九雷劫,伤势甚是严重。但是似乎自己体内的剑元,以及对于道的领悟正在像一个更加玄妙的方向转变!而且同时,独孤风的心中冒出一个想法,莫非是自己过于自负而选择了抗争,真的要去顺其自然,一切任由摆布?

识海之中,独孤风摇了摇头,想那可笑的想法散去。以自己的本性怎么可能愿意去任由摆布,宁愿以身战死,也绝对不愿意违心去做自己不愿意做的事!而且,雷劫之下,岂有所谓的投机取巧之法?若是真的按照那样去做,说不定直接便被雷劫化为了灰灰,形神俱灭,一切都晚了!命运这种东西,还是放在自己的手中最是放心!

与此同时,独孤风心神一动,顿时缓缓睁开双目,抬头望向虚空,只见雷云再次疯狂涌动,预兆着雷劫将要再次临身!极远之处,一道遁光激射而来,不过片刻便来到了万里之外,无法进入独孤风应劫的范围,一袭蓝裙的少女,正是那感觉到心神不宁而赶到的墨黎!

“墨儿,你怎来了?”却是那寂灭魔尊看到墨黎到来,顿时来到她身边,甚是关怀的问道。

看了一眼自己的爷爷,墨黎那有些微红的双眼让人看着都心碎。只听她哽咽的说道:“我不放心,就来看看。果然是风哥哥出事了!”

此时全神戒备的独孤风却是并没有发现墨黎的到来。这五九雷劫似乎一直都在酝酿,不知会有多么强悍的威力,紫金色光华在手中缓缓凝聚,丈长大剑再次显现手中,剑尖遥指虚空!孤傲不逊的决然气势凛然冲天而起!

场外的墨黎望着场中那龙头人身的独孤风,虽然看不出丝毫心中男子的模样,但是那传递入心神的感觉,却是明显的告诉自己,这就是独孤风,就是风哥哥,就是那让自己思念了十年之久,在自己心中无法磨灭的男子!

“爷爷,到底出了什么事,为什么风哥哥变成了这个模样?”微红的双眼望向一旁的寂灭魔尊,墨黎的心中甚是焦急的问道。

即使是寂灭魔尊对于如此诡异的场景也是不知所措,只听他沉沉的叹息一声,有些无奈的说道:“爷爷也是不知,似乎是独孤风顿悟了什么,而应劫。至于变成这个模样,好像是他身具远古之时真龙一族的血脉!”

墨黎做为魔界第一美女的名号,她的到来,自然是吸引了这数万万魔界修者的注意,除了那一直静立虚空的神无涯,以及其他的八位魔尊之外,便唯有那月阴魔尊淡淡的说了一句:“墨儿,许久未见,愈加的漂亮了。那应劫的独孤风是你情人?”

墨黎一听这道声音,不禁小脸微微一红,望向那带着面纱的月阴魔尊,墨黎有些撒娇的开口说道:“奶奶,你怎么可以乱说!”

一旁的寂灭魔尊却是脸色有些不自然的离墨黎和月阴魔尊两人远了一点。月阴魔尊一看之下,眼角撇了他一眼,有些挖苦的说道:“真是越老越回去了,居然怕成这个样子。”

寂灭魔尊一听,顿时感觉有些尴尬,不知说什么好,墨黎也不是十分清楚爷爷和奶奶之间到底出了什么问题,此时她的心中最关系的就是独孤风现在的情形!抬眼望去,能够清晰的看到,整个洪荒圣山之巅,紫金色的鲜血是那么的醒目!再看独孤风全身紫金色的鳞片,便也能知晓风哥哥定然受了极其严重的伤势!

就在这紧要的关头,虚空之中一阵波动,却是赫然又出现了两道身影,其中一位中年人模样,身穿黄色道袍,背负着双手,完全无视在场的数万万魔界修者,眼神冷冽的望着场中的独孤风!另一位也是位中年人模样,身穿玄色道袍,不带一丝情感的目光扫视了众人一眼后,也杀机凛然的望向独孤风。

即使是神无涯在这两人出现之时,心中顿时感觉到深深的骇然!更何况那十位魔尊以及一群玄魔,魔帝级别的蝼蚁了!全场数万万修者却是无一人敢多看一眼虚空之上的两道身影!似乎在这两人身上一股玄奥的道机显现,在他们面前,所有人都感觉到了自己的渺小,似乎自己不过只是一只蝼蚁,一颗棋子罢了!

别人不知,不代表独孤风也是不知,有所感应的独孤风淡淡的望向万里之外的玄袍中年人与黄袍中年人。那玄袍之人,独孤风一眼便能认出,正是那苍天!而那黄袍之人,不用猜测也可以晓得,想必定然是天道二天,另外一天,黄天!

不用动脑子,独孤风也能够猜测到,苍黄两天来此,定然是阻止自己渡劫,亦或是在自己历劫之时,加以阻挠,让自己身死雷劫之下!在那天罚之时,苍天便化身血眸想要加害自己,虽然没有成功,但是如今看来是势在必得,否则不会两天齐出!

“我独孤风面子还真大,高高在上俯视万物蝼蚁的苍黄两天居然都来了!”独孤风心神沉入识海,一对眼眸却是赫然转化为了紫金色,语气之间,不带一丝感情,没有一点的妥协!

苍黄两天自然能够听出独孤风言语之间的讽刺之意,只见那第一次现身的黄天冷冷一哼,袖袍一挥,顿时一股玄奥无比的气息陡然传入独孤风的心神之中!与此同时,独孤风的耳中出现一个苍老的声音:“天道二天,苍天掌控毁灭,黄天掌控封印,一切小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