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虚无至尊道

遗弃之地,神秘玉符,至尊道义,孤傲少年……坚毅之心,无名剑诀,沧海情愿,苍茫...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百二七章 至尊道劫(下)
章节列表
第一百二七章 至尊道劫(下)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那沧桑的关怀之音,独孤风一听之下,心中微微一震。只见独孤风此刻似乎忘记了头顶即将落下的雷劫,也忽视了那杀机凛然的苍黄两天,眼神望向遥远虚空,似乎看破了重重空间而望到了一双关怀,慈祥的眼眸。

心底之间,一股无穷无尽的动力顿时涌来,独孤风双眼凛然,坚毅的望向苍天和黄天,手中紫金色光华闪过,大剑直指二人喝道:“来吧,剑在手中,我独孤风又有何惧之?”一语言出,场外的数万万魔界修者心神顿时被感染,一个个都从独孤风身上感受到了那种苍茫,不羁,无惧的决然!

苍天与黄天的存在,即使是对于天尊而言,都是一个神秘,更何况是神无涯这等不过准天尊位业的修者?此时的他心中一片震撼,从那玄袍与黄袍的两位中年人身上,他感受到了一种比之天尊更加玄奥,更加让自己迷茫的一种道的境界!这两人到底是怎样的一个存在?

神无涯都有这种感觉,那十大魔尊与数万万的魔界修者更是差了更多。这一瞬间,他们感觉似乎一直以来,自己都只是井里的一只青蛙,抬头所看到的天空,也不过井口一般大小,难道说,修行万万载,却是一直都在坐井观天?

独孤风那狂傲不羁的一言,却是让苍天勃然大怒,只见他那一双灰色的双眸陡然激射而出两道灰芒,周围空间纷纷崩碎,似乎在天际之上划出了一道鸿沟!那强悍的气势,让独孤风的眉头不禁陡然凝聚而起,这次的苍天比之当初的血眸,的确是不可同日而语!

心神一动,对于破灭之道略微有些明悟的独孤风将剑元融入手中大剑,依然还是那玄奥无比的一招剑势‘大江东去,一剑西来!’两道毁灭之光顿时被引动而向左侧激射而去,消失在天际!想必这两道灰芒落脚之处,若是有生灵的存在,定然又是一场杀孽!却是不知应该算在苍天的身上,还是独孤风的身上了。

虽说这一剑将两道毁灭之光引开,但是苍天的实力岂是一般?只见独孤风手中大剑顿时崩碎,经脉由于承受不住那强悍的能量冲击,而狂喷鲜血,受了重伤!与此同时,漆黑的虚空闪过一道紫雷,却是那五九雷劫也在此时降临!

看到雷劫降临,那黄天原本欲将挥出的袖袍,却是又缓缓收回。对于这神秘的紫雷劫,苍黄两天也是不敢有丝毫的大意,这其中的气息,凌驾在天道与大道之上,不是他们能够干涉的。此次前来,只需要尽全力让独孤风渡不过雷劫而身陨即可!

手中之剑被苍天击毁,紫雷瞬间便至,无奈之下,独孤风以掌代剑,‘一剑破灭’剑势直接硬接下来这道紫雷!撕心裂肺的疼痛顿时传入心神,而后麻痹的感觉又传遍全身,鲜血似乎不要钱一般连续三口喷出!一声凄惨的龙吟声响彻天地!

只见独孤风紫金色鳞片覆盖的右臂一片焦黑,无力的挂在右侧,雷劫之威竟然直接废了他的一条手臂!心念一动,体内所剩不多的剑元顿时涌向右臂,试图尽全力恢复右臂的损伤。然而,道终是无情,第二道五九雷劫紧跟而下!让独孤风的心中一片苍凉。

此时,围观的所有人都不再相信独孤风能够安然无恙的渡过此劫了。墨黎紧紧咬住嘴唇,心中担忧不已,但是却是无补于事,天威笼罩而下,她根本无法进入独孤风渡劫的范围!即使是那苍黄两天也只能在每九道雷劫过后的那片刻安静之时方能动手。

苍天与黄天冷漠的望着独孤风的身影,没有一丝的怜悯。而其他的数万万众人,包括魔界界主神无涯都被独孤风那苍凉的心境所感染,一个个都闭上眼睛,不忍去看。本来将要有一个绝代强者应劫而出,然而终究还是要身陨雷劫之下!是可叹,还是可悲?神无涯的心中,也甚是迷茫。

“天要亡我,我偏不亡!”生死关头,独孤风的心境反而平静的有些可怕,一双紫金色的深邃眼眸看不出丝毫表情,似乎是一种沧桑的淡然。独孤风的身影仿若回光返照一般暴起一阵炫目的紫金色光芒,身影冲天而起,化为一条张牙舞爪的紫金色神龙迎向那激射而下的紫雷!

冲天而起的神龙一阵的变换,而后赫然化为一柄顶天而立的数万丈巨剑与紫雷轰然相击!就在此时,众人也都纷纷睁开双眼,却是赫然发现这等情景,一个个长大的嘴巴惊讶的无以复加!只见独孤风化为的巨剑直接将紫雷冲散,而后去势不减的继续冲向无尽的雷云!一道苍茫的声音同时清晰的在虚空中回荡:“剑破苍穹!”

巨剑瞬间冲入云端,消失在滚滚雷云之中,漆黑一片的虚空,偶尔能够看到紫雷闪烁,还有紫金色的光华暴起,众人的心神也是不禁都纷纷绷紧,似乎应劫之人不是独孤风,而是自己一般!这段时间观看那孤傲的青年应劫,那一袭黑袍的孤傲身影,却是深深的感染了这一众在魔界高傲的修者!

那苍天与黄天对视一眼,眼神之中都是有些惊讶,两人来此,却是有着时间的限制,毕竟主要任务还是要压制住那即将破封而出的魔祖,尽全力延缓其出世之期。两人也不敢大意的在此地多做久留,若是让那魔祖顺利的煞魔合一,一切计划说不定就要被全盘打乱了!

不知过了多久之后,苍天与黄天也是等的有些焦急的不耐烦之时,漆黑如墨般的虚空一声炸雷陡然惊起,一道身影无力的自虚空之中掉落而下,全身焦黑,看不清模样,但是所有人都知道,此人绝对就是那独孤风!

看到独孤风出现,苍天手中灰色玄气涌动,大手一挥,一颗丈宽的灰色光球顿时激射向独孤风!那黄天也同时袖袍一挥,空间一阵波动,天地之间的万千法则似乎都在这一切发生了某些细微的变化!苍天与黄天两人都市一眼后,便化为两道玄光消失在远处。

漆黑色的身影轰然砸在圣山之巅,顿时带起漫天烟尘,让众人无法看清楚其中的景象,也不知独孤风的伤势如何。那灰色的光球却是依然带着狂猛的气势将划过的空间纷纷崩碎而化混沌,冲向独孤风的落脚之处!

虽然那两位神秘叵测的中年人已经离去,但是即使是神无涯有心相救,他也没有那个能力,那颗灰色的光球,他完全可以肯定的说,如果自己去拦截的话,定然会被直接化为灰灰而形神俱灭!

与此同时,在人群之中,却是陡然发出一声惊叫:“墨儿呢?”众人纷纷望去,赫然发现出声之人是那月阴魔尊,而那原本站在魔尊身旁的魔界第一美女墨黎的身影却是消失不见。

发现这情况的寂灭魔尊心中却是突然升起一丝不好的预感,抬眼望去,只见那一袭蓝裙的少女不知何时出现在灰色光球划过的轨迹之处。寂灭魔尊等人还未来得及出声,便见整个虚空陡然暴起一阵的强光,而后一切都恢复了平静。

待所有人恢复视觉之后,原本漆黑如墨般的虚空已经尽数消散,恢复了那一片蔚蓝清静的天空。面目全非的洪荒圣山之巅,紫金色的鲜血还未干涸,明确的告诉众人,先前发生的一切,都不是虚幻,而是真实存在的!

在圣山之巅,一个高耸入云的万丈玄塔立在那里,那玄塔之底,正是那独孤风自虚空落下的地方!带着毁灭气息的灰色光球已然消失不见,消失的还有那原本绝代风华的蓝裙少女。点点蓝色的星光在空中飞舞,而缓缓飘落。

数万万众人一片安静,无一人出声,即使是那幽冥鬼尊的心中也不知在想些什么,而寂灭魔尊,月阴魔尊已然泪流满面,洪荒百族的六位魔尊也是一脸的惋惜。事实摆在众人的面前,一代天骄,孤傲的强者独孤风渡劫失败,被玄塔镇压生死不知!墨黎自爆身躯,为独孤风拦下了那毁灭光球,形神俱灭!

一眼望穿无尽重重虚空,在那仙界的一处神殿之中,原本站在窗前望着外面鸟语花香,感受着自己心中那份思念的蓝若惜猛然感觉到胸口一痛,嘴角溢出一道血迹!心神之中,一种害怕莫名的感觉让若惜直接呆立当场!

抬起柔弱的小手,拭去嘴角的血痕,若惜的脸颊之上,却是早已然清泪流下,哽咽的自言自语道:“风哥哥,你到底出了什么事,为什么若儿的心会那么痛,为什么若儿感觉好像失去了你!”此时此刻的蓝若惜,显得是那么的无助。

自飞升仙界以来,音宗便把自己当作宝贝一样,所有神通秘术尽数传授,似乎对自己的期盼甚高。在思念风哥哥的日子里,自己的修为,心境也是一步步的提升,如今已然玄仙后期巅峰境界。对于风哥哥那一丝心有灵犀的感应,她可以确定,风哥哥定然已经不在凡界,那么风哥哥此时在哪里呢?

难以放下心中的挂念,若惜快步的离开了自己的房间,前往音宗大殿,她要去找宗主爷爷,她要求宗主爷爷帮自己去找风哥哥,虽然自飞升以来,自己从未提过,但是以宗主爷爷对自己的宠爱,自己去求他,想必应该会帮自己的。

遗弃之地,独孤剑谷之中,此时的独孤无言已然具有了一派宗主的气质,一袭黑袍,身负长剑,背着双手站立在峭壁之巅,抬眼望去,剑谷之外人山人海,无数的武者盘膝而坐领悟那石碑之上的破言剑诀!整个遗弃之地的江湖武林再次掀起一阵武道狂潮!

欣慰的微微一笑,无言却是陡然感觉心神一痛,险些从万丈峭壁上掉落下去!让无言的心中大惊失色!如今的自己已然剑我之境小成境界,怎么可能会无缘无故的出现这种情况?缓缓压下心神,无言抬头仰望无尽虚空,面色担忧的说道:“莫非师父出事了?”

眼神扫了一下剑谷之中的景象,如今的剑谷已然有数千的弟子渡劫成功,得成剑婴,也算是很大的一股力量了!看来,是到了离开的时候了,如此众多剑谷弟子齐现修真界,吾到要看看,尔等所谓的修真大派能耐我剑谷何!这样或许便能够为师父分忧了!

修真界茫茫沧海之上,依然还是那存在于传说之中的岛屿,静坐在庭院之中的彭祖却是突然喷了一口鲜血,让一旁的浩烈大惊失色,赶紧扶住彭祖,拿出一颗天心圣丹给其服下。过了片刻,彭祖的脸色方才渐渐有些红润,挥手示意自己没事了。

见到此景,浩烈的心中甚是疑惑,便赶紧问道:“方才发生了何事,为何老祖你会突然吐血?”

彭祖淡淡的看了一眼浩烈,能够明显的从其眼中看到对自己深深的关心,便微微一笑道:“无碍,放心便是了。”

一语言罢,彭祖的脸色却是陡然变的黯然,有些无奈的说道:“独孤风以绝强剑势破碎虚空,却是去了那魔界!一朝顿悟,引来绝世雷劫,强者纷至沓来,两位神秘高手现世,独孤风渡劫失败,不知生死!吾也被那雷劫之力,还有那神秘高手的玄气伤到了神念,方才受伤!”

浩烈一听,心中顿时大惊,情不自禁的说道:“天地之间,除却高高在上的几位天尊,还有顶端的道祖,还有谁能如此轻易的就伤到老祖你?”

彭祖闻言,不禁有些落寞一笑,眼神望向苍茫天空,有些疑惑的说道:“这茫茫天地之间,我等不过一只小小蝼蚁,很多真正的秘闻,根本不是你我能够明白的,想必即使是那高高在上的天尊,也未必有我等想象中的那么逍遥!”

此言一出,彭祖与浩烈两人不禁都沉默不语,紧皱着双眉,表示这二人有陷入了深深的疑惑,道?终究到底,什么才是道?天道?似乎并没有那么简单!想到此处,二人似乎感觉到,一扇奇异的大门渐渐的敞开。

徐徐大风掠过,一袭白袍的老者衣袍猎猎作响,一声悠久的叹息声缓缓响彻虚空,余音缭绕:“最终还是败了,莫非一切真的是无法挽回?亿万生灵的希望,就看你能否渡过这个难关了!”话音未落,老者的身影也消失不见,只有那沉重的叹息,还在这苍茫的道墓之中回荡。

两道玄光自虚空之中陡然而至,没入祭坛之上的玄塔与天道法轮之中,魔祖祭坛周围的大阵暴起一阵的强光,天道法轮也极其快速的转动起来,祭坛之中,一声低沉的嘶吼声,响彻整个天地!魔祖出世,已然定局!

广袤的神界,洪荒虚空,一位须发皆白的老者眼神有些遗憾,惋惜的说道:“至尊道劫,对于现在的你而言,还是太难了,更何况你已经暴露在了苍天与黄天这人的视线之中。太古界灭,我亘古莫非也是难逃此局?罢罢罢,一切还未有一个真正的定数。”言罢,老者在那混沌之天缓缓踏步而去,却是不知去了哪里。

不周山之巅,太上天尊,原始天尊,通天天尊,伏羲天尊皆然同时停下手中动作,缓缓放下茶杯。只听那太上天尊首先开口说道:“好一个至强的年轻人,那出现的两位神秘人,莫非是那传说中的苍天与黄天?那镇压独孤风的玄塔,莫非就是传说中的天道玄塔?”

其他三位天尊闻言,不禁都是心神微震,面色有些明显的不自然。沉默半响,却是那伏羲天尊首先将这震惊的消息缓缓压下,手缕白须淡淡说道:“想必东皇,接引,菩提三人也是晓得了此事,顺其自然便罢,有些事情,即使我等身为天尊,还是不要参与为妙。”

话音一落,三位天尊顿时脸色一变,待望向伏羲之时,却是看到他微微一笑,身影渐渐消失在原处,在说话之时,便已然离去多时了。如此之景,让太上,原始,通天三人不禁对这伏羲刮目相看,这一向低调的伏羲的修为似乎已然在自己等人之上了。

伏羲的身影刚刚出现在那在洪荒不起眼的小山之上之时,一道洪亮的声音却是陡然传入耳中:“伏羲师兄,东皇已经等候多时。”

听到此言,伏羲天尊似乎并没有多少惊讶,缓步走向山顶,在他自己经常站立的巨石之上却是盘膝而坐着一位身穿金袍,面貌威严的中年人,一柄未出鞘的长剑漂浮在其身后,正是那妖族的至尊——东皇天尊!

只见伏羲距离那巨石尚有数步之遥,便见其缓缓踏出一步,时间顿时仿佛停止在了那霎那之间,东皇的心中不禁微微一愣,转头想右侧望去,却见伏羲不知何时盘膝而坐,面带微笑的望着自己。一见此景,东皇不禁大笑说道:“恭喜师兄修为大进,时间法则的妙用的确让师弟惊讶万分啊。”

听到东皇的恭维,伏羲也不过只是淡淡一笑便罢,对于东皇的了解,他又怎会不知其性情?无事不登三宝殿,此次来找自己,定然有事。于是便缓缓开口说道:“不知东皇师弟来找我何事?”对于他们这些高高在上的天尊而言,所谓的客套已然不需要,不死不灭的他们根本不需要。

东皇微微一笑,悬浮在其身后的长剑发出一声清脆的剑鸣,而后落在东皇怀中。只见他手抚剑鞘,言语淡然的说道:“大劫将起,一切难有定数,巫妖两族恩怨,终要有一个了断,我妖族亿万之众,但是那巫族似乎也有不少准备,不灭巫魂不知凡几,于是便来此,厚颜请伏羲师兄助我一臂之力。”

闻听东皇所言,伏羲却是并未回答,缓缓起身,来到巨石旁,遥望山下一片苍茫,心中哪里又不会明白?混沌初开,自己与妹妹女娲都是人首蛇身,起初也是妖族的一尊大神,虽然后来有种种的变故,但是却是仍然改变不了本源。

沉思了许久之后,伏羲便转身面向东皇缓缓说道:“吾与妖族的因果,终究还是要有一个了断的,不过,我只出手一次!”

一直抚剑的东皇天尊闻言顿时哈哈一笑,站起身后,对着伏羲拱手说道:“东皇先行谢过师兄了!还有要事,便先行一步了!”一语言罢,东皇的身影便渐渐消失在原处,如泡沫一般的残影随风飘散而去。整个荒山之巅,一声悠久的叹息声缭绕不断,甚是沧桑。

自独孤风被封印,已然又过去了十年,原本耸立在魔界中央的洪荒圣山乃是百族的圣地,如今却是成了禁地!独孤风曾经血洒长空,紫金色的血液在圣山之上一时未干涸,万兽惊惧那血液之中的真龙威严,不敢靠近!

圣山之巅,那高耸入云端的玄塔之旁,十年来一直有一只小巧的如松鼠般的异兽守护,魔帝级别修者只要前去,尽皆身死!即使是魔尊也要狼狈而逃!魔界界主神无涯曾经与那小兽大战一场,小兽虽然不是对手,但是神无涯招数尽出,也无法将小兽制服。

感慨小兽对主人的衷心,神无涯便发下魔界界主神令,整个洪荒圣山便被划为了魔界的禁地!凡是私自闯入其中者,生死不论!然而整个魔界之中,却是只有一人能够靠近那万丈的玄塔。此人便是小兽也是熟悉的夜风。

此时的夜风已然是魔帝级别的高手,短短十年间,一朝顿悟突破玄魔巅峰境界。每日,他都会准备上一些珍奇野果带去给小兽吃,小兽也是甚通灵性,毕竟在独孤风重伤之时,是这叫做夜风的少年相救,小兽又怎会再伤害他?而且小兽也是明白,以夜风的实力,自己小爪子一挥,他就得完蛋。

圣山之巅,同时也是魔界第一美女墨黎的陨落之所,寂灭魔尊,月夜魔帝,月阴魔尊三人却是只能远远的看着,默默的流泪。不管夜风如何劝说,小兽就是不同意其他人踏入此地,寂灭魔尊等人也是毫无办法,曾经一次对敌,寂灭魔尊险些被小兽的利爪划过脖颈!

在玄塔之旁,有着一座碎石堆砌的祭台,上面供奉着瓜果,点燃着芸香,这一切都是夜风受寂灭魔尊,月阴魔尊所托,专门为墨黎搭建的。在祭台的后面,一座小土坟那么的打眼,一块墓碑,让人心酸,上书:痴儿墨黎之墓!

仙界之中,在音宗大殿内,高坐其上的天音仙尊告知了若惜所想要知道的事情,在魔界,十年前,一位叫做独孤风的年轻强者横空出世,一剑败四魔帝,而后大战幽冥鬼尊,一朝顿悟,神秘雷劫临身,两位神秘高手插手,渡劫失败,被一座玄塔镇压!寂灭魔尊孙女墨黎,为救他而自爆身躯,阻拦了一记神秘高手的攻击!

若惜不知道自己是如何走出大殿的,在她的心中,一道声音不断的在识海出现,要去魔界找风哥哥,去魔界找风哥哥!下意识的,若惜便要腾空而起,寻求进入魔界之法,便听一声叹息传来:“痴儿,莫要去寻了,每万载仙魔两界的通道方会再次打开,除开仙尊级别,没有人能够在这之前前往魔界,静等千载,爷爷带你去。”

听到这句声音,若惜再也无法忍受心中的难受,无力的蹲在草丛之中哭泣起来,在她的心中,风哥哥这三个字,不知被呼唤了几次,几百次,几万次,似乎这三字已经深深的烙在了灵魂的深处,一生一世的印记!

沉寂在悲伤的少女,却是没有丝毫察觉到,在其背后,一脸落寞的昕尘的身影缓缓出现,他知道,少女的哭泣,不是为了自己。从仙尊爷爷那里,他也知道了,一个叫做独孤风的年轻强者,才是少女真正爱的人。

一剑败四魔帝,大战幽冥鬼尊,以身抗雷劫,是啊,或许唯有如此这般的强者方才能够得到若惜的青睐吧?缓缓解下背后的长剑,为了寻求强大的实力,自己毅然选择了修炼最凶险,也是最难的剑道,仙界第一年轻高手?看来也不过只是一个笑话。

眼神迷茫的抬头仰望头顶蔚蓝的天空,这一刻,昕尘突然感觉,一切都那么的苍茫,仿佛自己的心在这霎那之间尘封了起来,手抚长剑,这自己以心淬炼了数百载的长剑,或许唯有它才是一直陪伴自己左右,不离不弃的人了吧,他似乎感受到了长剑传递过来的生命气息!

“我要离开音宗,行走仙界,我要去挑战无数的高高在上的魔帝,最终挑战仙尊!我要变强!比那叫做独孤风的青年更强!”心中这样坚定的想到,昕尘便最后深深的看了一眼那柔弱哭泣的少女,脸色坚毅的踏空而去。

昕尘刚刚离去,音宗大殿的上空,一位须发皆白的青袍老者将一切都尽收眼底,只听他微微叹道:“一朝情殇,剑灵生,昕尘啊昕尘,果然不负爷爷所望。”望着昕尘渐渐消失在天际的背影,青袍老者手缕白须,脸上挂着欣慰的笑容。

眼神转而望向那依然还在哭泣的少女,老者不禁微微叹息道:“天纵奇才,五行之体,却是为情所困,唉...情之一字,最是麻烦,吾也难以相帮,罢罢罢,随它去吧。”话音一落,老者的身影缓缓消失在空中,略微一想,便可得知,这青袍老者,想必便是那天音仙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