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虚无至尊道

遗弃之地,神秘玉符,至尊道义,孤傲少年……坚毅之心,无名剑诀,沧海情愿,苍茫...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百三零章 蓬莱仙岛
章节列表
第一百三零章 蓬莱仙岛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茫然的漂浮在沧海上空,蓬莱仙岛果然不愧是修界沧海最神秘的所在。以独孤无言如今剑我之境的神念修为,却是丝毫也没有发现一点的踪迹,如今他只能在这里等,等那位神秘的彭祖前辈出现,见他一面,解开他心中的疑惑。

等了许久,也未见彭祖出现,独孤无言的心境反而越来越安静,没有丝毫的暴躁和焦急,这在修心一途中,无言却是做的很好。可以说,独孤一脉的传承,是独孤风一手传下来的。剑魔独孤曾经说过话,独孤风也同样告诉的无言,无言也同样告诉了剑谷的一众弟子,最深刻的一句话便是:练剑便是练心!

突然之间,神念微微一动,在无言的前方,一座小岛在一片的仙雾朦胧中缓缓出现。一见此景,无言会心一笑,闲庭信步的踏空而去,落在小岛之上。徒一入岛,一股精纯的灵气扑面而来,让无言精神不禁为之一振。抬眼望去,整个蓬莱仙岛一片绿色,生机盎然,小岛中央,一座古朴的庭院甚是醒目,想必便是那彭祖前辈的修行之所了。

就在此时,整个仙岛的上空,一股诡异玄奥的能量笼罩了整个岛屿,无言此时方才晓得,自己找不到仙岛,看来是有一座玄奥的阵法守护,怪不得呢。要事在身,无言也无暇去观看蓬莱之景,直接腾空而起,向那庭院而去。

来到庭院之前,并没有什么牌匾或者石碑介绍,让无言不禁想到,这彭祖果然乃是世外高人也!正所谓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缓步来到门前,无言抬手便欲敲门,只见那两扇木门却是吱的一声,自己就打开了。

与此同时,一道苍老而慈祥的声音传入无言耳中:“既然来了,小友请进。”微微一愣神后,无言便微微一笑,走了进去,两扇木门也跟着关上,却是并没有什么好稀奇的。

徒一入庭院之中,无言便看到,在庭院当中,一位身穿青袍,手持拂尘,须发皆白的老者端坐在那里,微笑的看着自己,正是那现身告知自己师父消息的彭祖前辈。在老者的一旁,却是同样端坐着一位长相甚是彪悍的中年大汉,但是那大汉微闭双目,一脸淡然的样子,却是让独孤无言也是丝毫不敢小窥。

缓缓走到两人面前,只见无言丝毫也不做作的躬身说道:“独孤无言拜见两位前辈!”既然是自己的师父相交之人,无言自称一声前辈,也是常理,即使以独孤一脉的孤傲,无言也是并没有丝毫的不情愿,毕竟自己有求与他人。

彭祖淡淡一笑,袖袍轻轻一挥,在无言身旁便出现一个蒲团,只听那彭祖开口说道:“吾晓得小友来此何意,且坐下来说。”那一旁一直未必双目的大汉也缓缓睁开双眼,十分有趣的望着独孤无言,让无言的心中顿时有一种怪异的感觉。

以独孤一脉那几乎是与生便俱的性情,无言自然不会矫情,道谢一声便直接盘膝坐于蒲团之上,沉默不语,等待两位前辈的问话,以及解惑。便见那中年大汉突然开口说道:“想必你不认识我吧,莫非独孤风未跟你提起过?”

闻听大汉此言,独孤风微微一愣,随后想到师父曾经对自己提起过关于蓬莱仙岛的事情,记得师父曾经说过,蓬莱仙岛的麒麟神兽乃是师父的结拜兄弟,莫非这眼前的大汉,便是那麒麟神兽浩烈?

想到这里,无言望着那中年大汉,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前辈莫非就是师父的结拜大哥,浩烈前辈?”同时因为修行剑道,独孤无言那敏感的剑意却是感觉到了浩烈身上一股淡淡的异样气息,这气息绝对不同于一般的修者的元力,却是更像是妖修的感觉。

浩烈闻言不禁抚掌大笑,甚是豪爽的说道:“我就说小风怎么会忘了他老哥我呢,老祖你现在没话说了吧?”说话之时,浩烈还挑衅一般的望着彭祖,却是不似方才的威严,宛若一个少年,然而再看他这中年大汉的形象,让人感觉怪异非常。

一旁的彭祖见到如此,却是不禁微微一笑,而无言却是不知如何,在那里有些许的拘束。彭祖一见如此,不禁望向无言,缓缓说道:“既为独孤小友之徒,便不用拘束,一切平常心即可。”这一道声音却是直接传入了无言的心神之中,让他不禁一震。

概因彭祖此言并非是单纯的客套,似乎彭祖也是有意的想要点醒自己,让自己在修心一途中少走一些弯路,让自己能有一丝的明悟!或许自己真的是如师父一般,过于执着于孤傲的本性,却是忘记了凡事都以一颗平常心来看待,这瞬间,无言的心中的的确确有了一丝的明悟!

看到独孤无言初一开始眉头微微皱起,而后又渐渐的舒展开来,嘴角挂着一丝平淡的淡笑,彭祖也是不禁暗暗点头,这独孤风天资绝然不说,其传人居然也悟性至斯!活了不知多少亿万载,阅人无数,彭祖对于这师徒二人的天赋与悟性,也是不禁有些惊叹!

“无言此行前来,想必是要前往魔界去救你师父,而又不晓得入那魔界之法是吧?”如今各界局势不稳,彭祖也是不愿在浪费时间,便直接切入主题的向无言问道。

闻听彭祖开口,无言与浩烈两人顿时都面露正色,一个认真的在听,心中思索,一个却是期待的望着彭祖,希望这神秘的彭祖前辈能够给出一个解决的方法!

沉默半响后,只见那彭祖手缕白须,缓缓开口说道:“魔界,老夫也是无能为力,但是你可以先去仙界,仙魔大战之际,通道开启,你便能够前往魔界去了,届时便可救你师父。”

一听彭祖此言,一旁的浩烈却是明显的露出一丝不解的神色,而那对面一直认真在听的无言却是并没有发现,就在无言想要问彭祖,如何去那仙界之时,便见彭祖手中拂尘一挥,三人面前便出现了一个青年和一个少女。

只见那青年身后背一柄长剑,身穿白袍,却是与剑谷弟子一般的装束,那少女一袭红裙,嘴角浅笑,端的是倾国倾城!两人徒一出现,便见那少女一下抱住了彭祖,口中娇声说道:“师父,你老人家终于舍得把灵儿放出来了,灵儿好想你呢。”说到后面,这叫做灵儿的少女却是不禁小眼一红,差点哭出来。

彭祖轻拍少女后背,笑着说道:“好了,好了,有客人在,莫要再耍小孩子性子了。”对于这灵儿,彭祖的心中却是像看待自己的女儿一般,又怎会心生责怪?况且,强制让二人闭关百多载,自己也甚是想念他们。

两人一听,那灵儿方才不舍的从彭祖身上离开,两人站在彭祖背后望着面前那盘膝而坐,一脸淡然的少年,不禁有些好奇。就在此时,便听彭祖开口说道:“无言小友,这两位便是老夫劣徒,倒是让小友看笑话了。”

听闻彭祖所言,无言却是淡淡一笑,看了两人一眼后,缓缓说道:“前辈说的哪里话,师徒之情,无言岂会不知?可惜....”受到彭祖师徒之情的感染,无言的心中却是不禁泛起一丝的酸楚,想起了自己的师父,如今自己的师父还在魔界受难,自己却是无能为力,心中甚是难受!

见到无言的表情,彭祖又岂会不知他在想何事?于是便微微一笑后说道:“无言小友莫要担心,吾观小风并不是那命薄之人,修行之人,谁人没有点点的磨难?天威重重,谁人敢说不受摆布?一切会好的。”彭祖一番晦涩难懂的话语一出,让包括浩烈在内的一众四人不禁都面露深思之色,显然不是明了。

心中微微一叹,彭祖也是知道,以他们的境界,对于这些是不会明白的,或许以后会明白吧。而后便又开口说道:“灵儿与云天却是已然大乘境界,将要飞升仙界而去。老夫的意思便是让小友在一旁观摩,以你如今的境界修为,想必能够窥出一丝的玄机,借机也破开空间,入那仙界而去!”

闻听彭祖此言,浩烈却是并没有什么表情变化,无言微微一愣,而彭祖背后的灵儿与云天却是面露讶色,心中顿生一种不舍的感觉。只见二人同时开口说道:“师父,这...”

二人刚要说话,便见彭祖一挥手,打断二人,只听彭祖再次说道:“毋须多言,如今大劫已然初启,一切难有定数,为师保的了尔等一时,又怎能保你二人一世?为师心意已决,便就这么定了!”然而谁又知道,一代绝世修者彭祖心中的无奈?亘古无量量劫,即使是他自己,也是不敢说能够安然无恙,面对重重天威,彭祖也是无奈!

灵儿与云天两人的心中却是一片的难以平静!灵儿起初闻听独孤风似乎出事了,而后又听师父说要自己飞升仙界而去,她那小小的心中,又怎会舍得,怎会不担心?这面前的少年又是谁?他跟风哥哥又是什么关系?而云天也与灵儿所想相差不多。

“灵儿,云天,老祖的心思,你二人应该理解才是,不要再多言了,听话吧。”却是那一旁的浩烈开口说道,然而却是说的甚是隐晦,有些事情却是并没有说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