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虚无至尊道

遗弃之地,神秘玉符,至尊道义,孤傲少年……坚毅之心,无名剑诀,沧海情愿,苍茫...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百三三章 剑无之境
章节列表
第一百三三章 剑无之境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妖界之中,尽皆茫茫大山,苍林!在一片被称之为死亡禁地的寂静山林中,一条万丈长的金色神龙舔舐着躯体上的一道道惊人的伤口!巨大的龙目之中,满是惊天的怒火熊熊燃烧,百多年来,自从不知为何来到了这妖界之中,便一直受到所有妖族的追杀!

他便是那自道墓离开后,来到妖界的敖天!如今七爪龙帝的修为境界,已然相当与妖尊境界!但是十大妖尊同时出手,自己也是不敌,虽说真龙一族神通强大,而且自己乃是金火两系的真龙,但是面对修为相当,而且都是亘古大妖的十大妖尊,依然还是惨败而逃!

“死亡禁地,你们不敢来,待本尊伤势恢复,修为再次精进之时,必将以吾妖血染妖天!”敖天的心中恨恨的说道,想当初在洪荒之时,真龙一族雄霸洪荒无数载,如今却是没落到被万妖追杀,排挤的地步,孤傲的真龙一族怎会善罢甘休?

敖天虽然在疗伤,但是神念却是一直不敢有丝毫的松懈!这里既然被称之为死亡禁地,而且十大妖尊皆然不敢入内,想必定然有其可怕之处!望着一片阴深,似乎无数鬼影飘过的密林,敖天的心中也是没底,若是无缘无故的陨落与此,复兴真龙一族的愿望如何去实现?真龙一族重现洪荒,绝霸天地的情景,自己岂不是要错过了?

陡然之间,一道声音传入耳中,让敖天身躯不禁一愣:“真龙一族?不过尔尔!”这声音之中那股苍茫,悠久,无奈,沉重,不甘等等情绪,让敖天突然之间感觉是那么的熟悉!

脑中灵光一闪,敖天巨大的龙目望向重重林间,失声问道:“你是什么人?为何会有道墓中亡灵的气息?”道墓之中,困锁无尽骸骨亡灵,亡魂,此地突然有同样气息的存在,敖天又怎会不惊?若是道墓之中的无尽亡灵尽数现世,整个修界都将大乱了!

那神秘的声音在听到敖天所说之时,却是突然之间沉默下来,紧接着整个苍林忽然吹起狂风,天空之中却闪烁起无尽雷鸣,敖天盘起的万丈龙身面前陡然出现一个同样万丈的巨大黑影!只见这黑影依稀可以看到其有八条手臂,八条腿,四个脑袋,八只猩红色的双眼,让人一看之下,顿时升起一种想要嗜血的冲动!

只见这黑影徒一出现,便冷冷的望着敖天,恶狠狠的问道:“你居然知道道墓?你去过?你都知道些什么?”那狂妄的语气,似乎是说,不说我就杀了你,在我面前,你不过只是一只蝼蚁!

可惜,这黑影似乎并不知道,真龙一族与生俱来便是高傲的!敖天自然不会被对方吓到,便冷声回答道;“为什么我要告诉你?你又是什么人?”即使是拼死相战,敖天也绝对不会妥协,真龙一族的傲气不可磨灭!宁可战死,也绝对不可以为了求生而妥协!

看到敖天一副准备拼死相战的模样,那黑影微微一愣,猩红的双眼陡然大亮,却是又突然暗淡下去,只听那黑影说道:“看来你的确是去过道墓了,你都见到谁了?太古的各位大神,是否还在?”

听到对方的语气似乎缓和下来,敖天虽然疑惑,但是也不想与之死战,毕竟自己还是重伤之身,便开口说道:“见过君王神主,忘情老者,还有魔祖祭坛,更是还有苍天!”言罢,敖天警惕的望着黑影,全身戒备,自己已然说完了,若是对方突然发难,怎办?

“君王神主玄录?他不是轮回了么?忘情老者?他是谁,太古没有这个人物啊。魔祖祭坛?魔祖他老人家最终还是陨落了?苍天?”最后说道苍天之时,那黑影的眼眸却是陡然激射而出八道血芒冲天而起,似乎想要击穿苍穹!

“你到底是什么人?”看到对方的表现,敖天却是忍不住心中的疑惑,不禁问道。毕竟即使他自己对于道墓之中的种种也是一团乱麻,一点也不明白。

那黑影闻言,四对血眸冷然望向敖天,一股凌厉的杀机顿时狂涌而出,让敖天心神大震,万丈龙身龙元涌动,数丈高的金焰升腾而起,一声惊天龙吟声响彻天地!

就在敖天要发动攻击之时,那诡异黑影散发的杀机忽然之间消退的无影无踪,只听他有些迷茫的说道:“能从道墓之中安然离开,想必定然也是有些道理,我也不能杀你,你可以说是本尊沉睡无数载来,第一个放过的生灵,你走吧!本尊乃为:古兽之王!”

话音一落,敖天丝毫没有反应过来之时,一道黑芒陡然自黑影一只爪中射出,钻入敖天体内!奇怪的是,那黑芒入体,敖天非但没有受到伤害,更是伤势痊愈,而且实力更胜从前!虽然依然还是七爪龙帝,但是他感觉自己的实力比之妖尊强了数倍!那黑影却是不再言语,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敖天又哪里知道,七爪龙帝在远古之时已经相当于是准天尊位业的绝世修者了!之所以他无法发挥出七爪龙帝的真实修为,便是因为虽然融合了火系真龙珠,但是他还不算是真正的真龙!而方才那一道黑芒,便是那古兽之王激发了敖天血脉深处的潜力,以及那沉睡的力量!

龙目微闭,感受着体内那磅礴不息的强大力量,敖天最后疑惑的看了一眼这死亡禁地的深处,随着一声响彻天地的龙吟,万丈龙身腾空而去,瞬间消失在天际!他要去报仇,那所谓的十大妖尊,如今已然不是自己的对手!

敖天刚刚离去,阴深的苍林之间,八道血芒显现而出,一声叹息余音缭绕,只听那黑影自语道:“这次的大劫,应该是最后一搏了吧?太古众神,死的死,轮回的轮回,沉睡的沉睡,但是我等还要再掀起一场浩烈,欲与天争!”话音一落,血芒隐退,死亡禁地再次恢复了那安静,阴深,诡异的状态,让所有妖修敬而远之。

敖天丝毫没有掩饰自己的气息,在妖界的高空一路穿行,直向妖族圣山!圣山是妖族的圣地,我敖天便要在这里,尽败尔等所谓的妖尊!要你妖族颜面尽失!带着滔天的怒火,还有那震撼的气息,整个妖界皆然为之震惊!十大妖尊也纷纷赶来,大战一触即发!

在各界之中,若说最神秘的可以说,就是鬼界了。鬼界十大鬼尊便是十殿阎罗,整个鬼界也分为十大区域,每个区域都有一座鬼城,鬼城中都会有一个轮回池,死后而来的亡魂都会出现在轮回池中,而后通过轮回镜,投入六道之中!

远古之时,巫妖争天地,一场史无前例的亘古浩劫!洪荒大地,生灵涂炭,骸骨累累!无数大妖,大巫血染苍茫大地,血洒无尽长空!一代巫族祖神后土毅然以身化轮回,为无数在洪荒游荡的亡灵创造了一个栖息之所!

大道有感,降下无边功德,将六道轮回尽数完善,方才有了今日的鬼界!各大天尊,洪荒的各大势力,无不想要在这鬼界插上一手,想要影响轮回,获得更多的气运。但是鬼界六道有大道功德庇护,即使是天尊也是无可奈何,便也作罢。

若说各大势力之中,却是唯有那无耻的佛门算是真的在鬼界立足了。佛陀地藏王自贬为菩萨,向天道起誓:“地狱不空,永不成佛!”便一直留在鬼界的馗山之巅,终日以《佛门往生咒》超度鬼界的无尽亡魂化为佛兵!在鬼界也算的上是一个大势力了。

后土以身化六道轮回之后,这鬼界的界主毫无疑问便是她死后的化身后土娘娘!身有大道功德,天尊也是奈何他不得,每万载各界通道打开,也唯有鬼界是所有各界不敢轻易侵犯之所!而且后土娘娘在各界的传说之中,都是神秘的存在!即使是十殿阎罗,轻易也是见不到一次。

而就在前不久,后土娘娘传音给十殿阎罗在血阎山大殿议事,只听后土娘娘说道:“佛门委实无耻,那地藏王终日超度鬼界亡魂,乱我鬼界秩序,各殿阎罗听令,召集鬼军,千年后发兵馗山!”一语道完,后土娘娘便再次消失,一直未现。

后土娘娘发话,十殿阎罗自然不敢不从,赶紧一个个回到鬼域之中,着手开始召集鬼兵训练。那地藏王的座驾乃是一只天地初开便存在的异兽,名为:谛听!此兽没有绝强的修为,没有什么战斗力,但是却是有一绝世神通!凡是在各界之中,不管发生什么事,这谛听兽都能够听得到!

鬼界的动作自然也是被谛听兽发现,地藏王菩萨也赶紧加深了《佛门往生咒》的影响范围,无尽泛着佛门金光的佛兵纷纷汇聚而来,在一些修为高强的佛将的带领下开始操练,做好了战斗的准备!而且佛界佛祖也跨界传音说,千年之后,通道开启,佛界自然会助你一臂之力!

然而岂会只有佛门在算计么?在道墓之中,后土无数年来不知收集了多少的不灭魔魂,以巫族秘法炼成不灭战魂,这后土打的主意便是要直接灭了佛门在鬼界的根基!佛门与妖族联合,这已然是人尽皆知的事了,既然你们联合,那我就先拿佛门开刀!

西方天界之中,这百多年来,却是战乱不断!远古之时陨落的战神化名路西法再次归来,与始祖之子上帝大战一场,不分胜负!十二对血红色的羽翼,那狂霸的战意,绝强的战斗力,让无数的黑暗势力跪伏!形成了一股跟所谓的光明对峙的强大势力!

路西法曾言:“光明又如何?没有黑暗何来光明?不过只是黑暗的产物罢了!”百多年来,不知多少的光明天使葬生在自己手中,狂战法则便是要在战斗之中方能有更强的进步,终有一日,待我路西法法则大成,必将冲破空间去往洪荒神界,戮杀耶稣始祖!

在天界之中的黑暗神殿,路西法的面前坐着一位中年人,此人一袭漆黑色的铠甲,头上长着一个向天的独角,血红色的指甲让人心惊胆寒,那血红色的双眸更是无时无刻都带着一股强悍的杀意!只听他望向路西法淡淡说道:“摩卡特老兄,没想到你也背叛了光明神族了。”

路西法闻言,眉头一皱,一对同样是血色的双眸冷冷的望向中年人喝道:“摩卡特在数万载前就已经死了,我叫路西法!”对于那曾经无数荣耀缠身的摩卡特之名,路西法却是感觉那是对自己深深的侮辱!那所谓的光明神族居然抛弃了拼死相战该隐的自己!

那中年人一见路西法的情绪如此激动,不禁微微一愣,随即想到,任谁被自己最信任的人抛弃之后,估计也会如此吧?端起手旁的一杯鲜血,中年人一饮而尽,大笑着说道:“呵呵,路西法兄弟莫怪,是撒旦说错了!”

路西法闻言,却是冷冷一哼,对于那鲜红色的血液,路西法的心中有着一股冲动,但是却不屑饮之,他要的是那种战斗!热血喷洒的战斗!摒弃了战神摩卡特之名,路西法又哪里知道,那曾经为战神的绝强战意,一直演化至今而成狂战法则,有些事情,是需要了结的,而不是刻意的去忘记!

“路西法兄,我们何时与那光明神族最后决战一场?”缓缓放下高脚杯,撒旦的眼中血芒一闪,杀机顿显的冷声问道。

闻听魔王撒旦所问,路西法却是未言,缓缓起身后向大殿之外走去,只有那余音还旋绕在撒旦的耳旁:“法则大成之际,便是我路西法挑战耶稣之时!”那狂傲不羁的性情,还有那一直压抑在心底的冲天战意,让撒旦伸向高脚杯的手不禁停在了那里。

看着路西法的背影渐渐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之中,撒旦的语气依然还是那么的冷然,只听他自言自语说道:“挑战始祖?好!你可以说是第一个敢于挑战始祖的逆神者!”

魔界中央,依然还是那荒凉的洪荒圣山之巅!幽冥鬼尊与神无涯早已不知大战到了何处而去,整个魔界的所有势力依然发兵幽冥鬼宗,面对整个魔界的修者,不过短短数日,幽冥鬼宗便在整个修界除名了!那幽冥鬼尊,如今也只不过是一个光杆司令了。

那原本洒满整个洪荒圣山的紫金色血液已经干涸,却是依然残留着深深的血迹!一只豹子般大小的异兽懒洋洋的趴在玄塔一旁,似乎还在沉睡,但是那来回晃动的小耳朵,却是表示着,虽然在睡觉,但是它依然还是在警戒!

一条百丈的五彩色巨蟒似乎不知道这里是禁地,眼神凌厉的盯着弑神小兽,吐着芯子的嘴角还不时滴下腥臭的毒液,看到小兽依然还在酣睡,它微微弓起身子,准备要攻击了!在五彩色的脑子里还幻想着将这小兽吞下之后,自己就可以犒劳下那几日未进食的胃了。

殊不知,以小兽那变态般的天赋实力,算是这五彩巨蟒倒霉,这方圆数百万里的生灵,能吃的基本上都被小兽吃了,他五彩巨蟒闭关数百年出来后能找到吃的才怪!

就在瞬间,那五彩巨蟒自一块巨石后激射而来,巨大腥臭的嘴巴张开,那恐怖的獠牙闪着深深的寒光!只听咔嚓一声,碎石崩飞,那巨蟒却是咬了一个空!这巨蟒虽为妖兽,但是对于危险的敏锐感觉,让他顿时盘在原地,一对妖瞳冷静的扫视着自己的周围。

突然之间,一道灰芒闪过,那巨蟒还未反应过来,便见圣山之巅,一股腥臭的黑血飘洒,巨蟒的头颅冲天而起,巨大的身躯轰然倒地,带起漫天的粉尘,碎石!而在数丈之外,弑神小兽甩着自己的小爪子,面色十分难看!原来那巨蟒的血液中的腥臭味,让小兽感觉一阵的恶心!

这百丈的巨蟒躺在这里,让小兽感觉甚是别扭,这里可是自己的地盘,那腥臭的味道,让以后的日子怎么过啊?想到这里,便见小兽那不大的嘴巴赫然张大,顿时狂风大起,那数百丈的巨蟒尸体竟然直接被吹起,随意的扔到了山下!即使是那些流淌的黑血也消失的无影无踪!

打了一个哈欠,闲的无聊的小兽便缓步走到玄塔一旁,趴在那里不过片刻便又睡着了。天地所生的它,对于外面的世界一点也不好奇,它只想就这么安静的等着自己的小主人出来,这玄塔自己也是冲击了多次,但是实力还是不够,奈何不了这个破塔。

修真界之中,鬼冥宗的一处小庭院中,一袭红裙的少女面容甚是憔悴,接近二百年来,自己一直都在等待,却是什么都没有等到。宗门被灭,爷爷身死,霍大哥也死了,小风不见了,若惜被逼飞升了,这个世界,还有什么值得我嫣然留恋的?

嫣然毕竟只是一个平凡的修者,天煞相救,本来以为一切的梦魇就结束了。诡异的道墓开启,所有人一去不复返!前不久雾隐峰之巅,独孤风传人独孤无言创立剑谷,自己却是没有颜面前往,整个宗门仅仅剩下自己,还有什么意义?蓝宗主还在魔宫生死不知,谁能来解救?我一介弱女子,又能做什么?

缓步走到庭院当中,此时已然夜晚,望着那挂在天际的一轮明月,嫣然却是感觉自己的内心更加的凄凉,生命的气息在她的身上渐渐的变弱,这却是嫣然有意求死!生命气息燃尽之时,也是她身陨之时!平静的闭上双眼,嫣然自言自语道:“霍大哥,爷爷,我来找你们了。”

鬼界秦广王管辖的地域,秦城之中的轮回池中,每天都会有无数的亡魂报道,一旁的判官一一登记在册,一道女魂飘然而来,空洞的双眼看不出丝毫的表情,似乎死不过尔尔一般,而其他的亡魂有点不甘,有的痛苦,有的呼喊,有的沉默,百态不一。

轮回镜一照,女魂没有丝毫的表情,只听负责的判官说道:“伍嫣然,登记在册,留在鬼界,亦或轮回,去前面登记。”从始至终,判官却是看都未看她一眼,而她也是丝毫不在意的自顾自的如行尸走肉一般向前走着。

一小会儿之后,经过一个判官跟前之时,只听那坐于桌案的判官淡淡的问道:“留在鬼界,亦或轮回?”每天需要应对无数亡魂,自然早就已然习惯的味同嚼蜡。

听到判官的问话,嫣然第一次面部有了表情,只见她微微一愣,然后问道:“能先留在鬼界么?一时也难以下决定。”

“好,可以,去前面领取身份令牌,以后你就是鬼界的一员了。”那判官一挥手示意嫣然可以走了,后面还有很多人,他们需要的是最快的工作效率。

洪荒神界之中,自道墓之中出来之后,毕方便赫然发现自己居然回到了神界之中,回到妖皇殿之后,却是听闻东皇天尊说道:“你且下去休息吧,亘古迷,大劫起,无人可解,去吧,去吧。”话音未落,东皇的身影便消失而去,毕方也带着满腹的疑惑回到了自己的妖神宫,便一直闭关不出,静待天尊令。

来到神界的还有那化血神刀在手的绝世凶魔:嗜血老魔!知道自己居然重返洪荒之后,老魔并没有冒然的前去寻紫皇报仇雪恨,而是一路直上金螯岛,他要去寻自己的恩师:通天天尊!虽然自己不过只是天尊的记名弟子,但是师徒之份依然还在,而且在老魔的心中还有很多的疑惑。

那后羿大巫自然也是来到了洪荒神界,徒一出现,便被巫族之人带到了族内,拜见过几位祖神之后,后羿便将自己在修界的见闻,以及在道墓之中的发现告知了他们,在听完后羿所说之后,那帝江祖神便哈哈一笑后说道:“我巫族一脉乃是盘古大神的后裔,后土妹子之事,我等也是晓得,你下去休息吧,用不了多久之后,老子一定要捏爆东皇的鸟蛋!”

洪荒神界还有一处特殊之所,这里便是在远古大劫之后存活下来的真龙一族的所在之地:龙谷!自那场大劫之后,真龙一族便甚少在洪荒出现,道祖鸿韵也是下了明令,真龙一族不出龙谷,禁止任何人前往龙谷!这也是明显的说给东皇天尊说的罢了。

此时在龙谷之中,数百条真龙盘旋在谷中,望着前方高台之上不断盘旋的金色龙影。那便是真龙一族至高的存在:玄浊龙神!自破封而出之后,道祖鸿韵便将玄浊送到了龙谷,毕竟玄浊只是一条龙魂而已,若是东皇等天尊下手,他定然难逃劫难!

威严的龙威,表示着龙神心中的怒火,作为龙神,居然只能龟缩在这小小谷中!高傲的真龙一族又怎能忍受?但是作为一族之神,他又不能意气用事,他要为所有的族人考虑,为这仅仅剩下的数百族人考虑!真龙一族之所以龟缩在这里,便是在等待!等待祖龙的回归!

苍茫龙谷之中,抬眼望去,便能看到那耸立在谷中,无法目测出到底有多长的龙骨!之所以不出龙谷,永生永世守护在这里,便是为了守护这具骸骨!玄浊知道,这便是祖龙轮回之时遗留的骸骨!还有深锁在骸骨之中的祖龙珠!

面对祖龙骸骨,玄浊低下了他那高贵的头颅,心中自言自语的说道:“祖龙,您可知道,您的子民在过着怎样的生活?您何时才能回归,带领真龙一族重现洪荒大地啊!”金色的龙魂虚影,两道清晰的泪痕却是缓缓自那巨大的龙目之中留下。

魔界之中,距离洪荒圣山不远的一处苍林之中,一位全身尽是伤痕的少年匍匐前行,向洪荒圣山而来。在苍林的上空,成百上千的修者踏在飞剑之上,亦或在凌空而过,似乎在搜索着什么。

艰难的爬到一颗大树脚下,少年需要休息一下,暗夜魔殿的修者欺凌我一介孤苦散修,实在该死!杀了又如何?若是能够逃脱此次追杀,待我实力强了,定然杀上尔等宗门,一一屠戮!仔细一看,在方才的一瞬间,这少年的双目赫然完全化为了漆黑之色!

洪荒圣山之巅,玄塔之中盘膝而坐的独孤风缓缓睁开双眸,终于还是突破了,但是剑无境界却是让他不禁讶然。一切皆无,修为尽无,神念尽无,实力居然忽高忽低,完全不受控制。譬如现在,独孤风就感觉自己实力顶多也就是玄魔境界罢了。

这被镇压的百多年来,对于《破灭神诀》以及破灭之道的领悟,让独孤风可以说是受益匪浅!那弱水神鼎更是完全的融入自身,天地万水尽皆为我所用!只见独孤风手中蓝色光华纷纷聚集而来,一柄蓝色的长剑赫然出现在手中!

随着独孤风心念一至,蓝色长剑猛然散发出一阵阵的寒气,化成了一柄白色的寒气逼人的冰剑!嘴角浅浅一笑,挥手间,手中长剑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只见独孤风缓步踏出,赫然直接穿越了玄塔,完全将这镇压他的玄塔视若无睹!

剑无之境,剑无,人无,心无,念无,万物皆无!既然已无,这玄塔对于自己来说,也不过只是一个摆设罢了!嘴角不屑一瞥,眼神之中杀机一冷,独孤风缓缓扫视着这洪荒圣山之巅。

就在此时,一声嘶吼声传来,一道接近一米的灰影顿时扑来,已无神念,但是凭着心中的那丝感应,独孤风便可确定,这便是弑神小兽!百多年未见,居然长大了不少。虽然小兽个子大了,但是对于独孤风来说,这点重量不算什么。

扑入独孤风怀中后,小兽依恋的一个劲的舔着他的脸颊,百多年未见,小兽也等了百多年,心中甚是想念!一人一兽的心中都甚是欢喜。只见小兽瞬间又化为了原先的松鼠大小,身上也没有丝毫的能量波动,怀念的跑到独孤风的肩膀上蹲着。

对于这里,独孤风的心中没有丝毫的留恋,走到山边,便直接凌空踏步而去!像是自由落体一般落在了圣山山脚之下的茫茫苍林之间,心态平静,没有丝毫波澜,肩膀上端着小兽,漆黑色的背影渐渐的消失在苍林之间。

独孤风自玄塔之中走出,各界之中的无数大神通者,却是无一人知晓。即使是那封印独孤风的黄天也是没有丝毫的感应!既然已无,自然不在道中,不亲眼看到,谁也不会察觉到独孤风的存在!此时跨入剑无之境的独孤风,已然成为了整个亘古最特殊的存在!

走了没多久,独孤风便看到在天空之中,不时的掠过一道道遁光,似乎有为数不少的修者在这苍林之间寻找着什么。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独孤风懒得去管,只要这些修者不来烦自己,他独孤风也懒得跟这些所谓的蝼蚁计较。

又过了一会儿之后,那不时掠过的遁光纷纷聚集而向独孤风前方不远之处,更是有一道传音警告独孤风说道:“这位朋友绕道而行吧,暗夜魔殿在此办事!”语气凌厉,充满了深深威胁的意味!让独孤风眉头不禁皱了起来。

不屑的冷冷一笑,独孤风自顾自的继续前行,如果这些蝼蚁真的要找事的话,自己也不介意随手解决掉他们!至于你们的琐事,我独孤风才没那个闲心去计较!刚走几步,穿越了一片茂密的林间之后,在一处还算比较宽阔的空地上,一位已经看不出衣着,满身伤痕,但是面色依然坚毅的少年被数百的魔界修者围住!

独孤风的到来自然被这一众人等察觉到了,毕竟在林间走动总是会发出一些声响的,只见那数百修者之中为首的一人冷冷的望向独孤风威胁道:“已经警告过朋友了,莫非真的不将我暗夜魔殿放在眼中?”说话之时,眼中的杀机却是丝毫也不掩饰。

让所有人惊讶的是,独孤风不屑的瞥了那为首之人一眼后,便望向那面色坚毅的少年,只见那少年也同时望向独孤风。待看到那少年居然是一对漆黑色的双眸之时,独孤风微微一愣,心中顿生一种熟悉的感觉,天魔的毁灭双眸?忘情老者助天魔轮回,百载已过,也差不多了!

“天魔?”忘情老者曾经说过,随着时间的推移,天魔的记忆会慢慢苏醒,独孤风便开口试探的问道。

那少年闻言不禁心神大震,眼神冷冷的望向独孤风说道:“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我从未跟人说起过!”带着毁灭气息的双眸之中,一股淡淡杀机缓缓散开,让一旁的数百暗夜魔殿的修者心惊胆战!

而那众多修者之中为首那人却是大手一挥,猛然喝道:“动手!”数百修者顿时纷纷祭起自己的本名法宝,亦或是引动法决,漫天的强悍能量铺天盖地而来,将独孤风与天魔的身影完全埋没!

先前独孤风的一言,唤醒了天魔心中的一点点的记忆,漫天的能量冲击之中,一股浓郁的魔气冲天而起,将数百修者纷纷惊退!为首那人乃是魔帝境界的强者,却是并未多少惊讶,从这气息看来,也顶多是个魔帝强者罢了!

而独孤风却是依然平静的站立在远处,让这魔帝强者心中顿时有些没底,他居然丝毫无法看出这青年的修为,但是也没感觉到这青年的强大,然而能够如此淡然而又无恙的无视那些能量冲击,便可以说明这青年绝对不是平常的修者!莫非今天踢到铁板上了?

微笑着望着场中魔气缠身,魔焰升腾的天魔,独孤风缓缓说道:“你以后会想起我,我叫:独孤风!”最后的独孤风三字却是直接传入了天魔的心神,让他那高大的身躯不禁微微一震,眼神迷茫的望向独孤风,识海之中却是不禁又纷纷出现一个又一个的画面!

别人或许不知道,但是作为暗夜魔殿的魔帝强者,那修者自然听说过独孤风之名!眼神顿时看到了那高耸在远方的洪荒圣山,震惊的望向独孤风说道:“你...是一代天骄:独孤风?”自百多年前,一代天骄独孤风之名在整个魔界那绝对是如雷贯耳!

虽然百多年过去了,但是作为一个年轻的强者,能够以身抗雷劫,面对十大魔尊,两大神秘高手,魔界界主神无涯也因他而现身!那曾经狂傲不羁,一剑向天,霸气凛然的强者形象,早就已然被当初围观的一众魔帝在整个魔界宣扬开来!

听到那魔帝修者的言语,独孤风不禁微微一愣,一代天骄?这是谁给自己的称呼,真是别口!但是看到对方那惊恐的眼神,还有一丝丝崇拜的模样,独孤风便挥了挥手淡淡说道:“你走吧,这少年是我朋友。”独孤风不是那种嗜杀的人,他的剑只杀自己认为该杀之人!

那魔帝修者陡然回过神来,顿时如蒙大赦,向独孤风恭敬的拱了拱手后,便带着一众目瞪口呆的众人腾空而去,瞬间消失在天际。独孤风却是丝毫也不在意,练剑便是练心,如今已然剑无之境,些许小事情,根本无法让他那古井不波的心境泛起一丝丝的波澜。

此时只剩下了天魔与独孤风二人,只见天魔一直望着独孤风,迷茫的眼神渐渐的泛起一丝丝的黑芒,而后渐渐的又暗淡下去,同时全身那魔焰升腾的绝强气势也敛入体内,一对漆黑色的双眸静静的望着独孤风说道:“独孤兄,未想到还有相见之日!”

“哈哈哈哈....”天魔话音一落,两人便相视仰天大笑,自道墓一别,纷乱重重,独孤风却是许久未笑过了,而天魔则是因为那几乎不可能成功的轮回居然成功了!再次获得一次别样的新生,他的心中自然是想要仰天而笑!

两人的大笑未有丝毫的掩饰,直震荡的数万里方圆的鸟兽奔走,整个苍林一片混乱!即使是远在苍林之外数百万里的修者都似有所感的向洪荒圣山的方向疑惑的望去。

许久之后,两人方才停下那震天的大笑,天魔走到独孤风面前拍了下他的肩膀说道:“独孤兄怎来魔界了?若惜姑娘不是在仙界么?”说道这里,天魔的眼中泛起一丝的感激,若是没有独孤风的出现,自己或许不仅无法恢复以往的记忆,更是有可能身陨在此处而形神俱灭了!

独孤风闻言,脸色不禁微微有些黯然,万千思绪顿时涌上心头,只听他叹息一声后说道:“一言难尽,天魔兄想必也无甚去处,同行如何?”独孤一人,已过数百载,有一人同行,而且是与自己相似性情的天魔,两人同行应该没什么问题。

“哈哈,那是甚好!我天魔也没什么事,便跟着独孤兄了!”虽然心中还在挂念紫衣,但是天魔相信,若惜在仙界,独孤风定然也会去仙界的,二百多年已过,想必紫衣也飞升仙界了吧?

孤傲如天魔与独孤风两人,自然毋须其他言语,直接腾空而起,飞往北方!独孤风还要前往寂灭魔宫,寂灭魔帝的魔诀,还有魔剑都要归还,而且不知墨黎现在怎么样了。而那端坐在独孤风肩膀上的小兽却是一直酣睡,如此大的动静居然都没有将其惊醒,但是即使它醒了,无法言语的它也无法告诉独孤风,墨黎已经死了。

如此同时,整个魔界再起一阵波澜,百多年前,洪荒圣山之巅被神秘高手镇压的一代天骄独孤风再次现世,破封而出!此时在寂灭魔宫那寒气逼人的冰山之巅,旱魁之体的幽冥鬼尊与神无涯激战正酣,两人不分上下,而十大魔尊却是只能远远的围观,丝毫不敢参与其中,那原本辉煌的寂灭魔宫大殿早就已然化为了一片废区,整个山巅一片狼藉!寂灭魔宫的弟子也都被寂灭魔尊遣散。【在手机阅读那里,看到有读者问一天几更,在这里忘情告诉大家,一天有可能是一更,也可能是2更,但是都是保持在每天一万字左右,特殊情况,忘情会想大家说明的。希望大家能多多来17K支持忘情,能看我的书,大家便是兄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