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虚无至尊道

遗弃之地,神秘玉符,至尊道义,孤傲少年……坚毅之心,无名剑诀,沧海情愿,苍茫...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百三四章 墨黎死讯
章节列表
第一百三四章 墨黎死讯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寂灭魔宫可以说是魔界的第一大超级势力,在魔界之中的极北之地也甚是好找,独孤风与天魔两人全力飞行,用了小半天的时间方至,由此可见这魔界是如何的广袤了。两人未至,便能从那一座高耸入云端的冰峰之巅感觉到强悍的气息,似乎正在上演一出大战!

剑无之境的独孤风,各位魔尊还有神无涯,幽冥鬼尊自然是感觉不到。但是天魔的气息,却是被他们感应到了,神无涯与幽冥鬼尊却是没有在意,继续酣战。而那九位魔尊却是纷纷抬眼望来,赫然发现来者居然有两人!

已经换了一身黑袍的天魔,他们自然不认识,而且此时的天魔修为境界也不过只是魔帝境界而已,自然不会被这些魔尊放在眼中。但是待看清楚一旁的肩膀上蹲着小兽的黑袍青年之时,九大魔尊却是面色狂变,那寂灭魔尊更是惊呼出口道:“独孤风?”

独孤风闻言淡淡的望向一众魔尊那惊讶莫名的眼神,缓缓开口说道;“又见面了,各位魔尊。”言罢,独孤风目光有些疑惑的望向那激战正酣的两人,那带着黑铁面具的大汉想必便是在自己渡劫之时而出现的魔界界主神无涯,那与神无涯激战之人居然是幽冥鬼尊这厮!

莫非百多年来,这鬼尊的修为精进如斯?独孤风的心中也甚是不明白。就在此时,便听那暗夜魔殿的暗夜魔尊说道:“独孤道友却是有所不知,这幽冥鬼尊不知从何处炼成了亘古旱魁之体,实力堪比界主!”虽然对独孤风的实力不是明了,但是这些高傲的魔尊却是把独孤风放在了同等的位置看待了。

而那月夜魔尊望向独孤风的眼神却是有些怪异,只听那忽然叹息一声,有些哀怨的说道:“你没事,想来墨儿也可以安息了。”闻听此言,在场的所有人皆然面色一变,天魔望向独孤风的眼神有些疑惑,而其他魔尊则是一脸的不自然,寂灭魔尊更是一脸的悲伤。

似乎感觉到了心中的一丝不安,独孤风赶紧追问道:“魔尊此言何意,墨儿怎么了?”已然古井不波的心境,却是陡然升起了深深的不安,这种感觉让独孤风有一种想要发泄,想要战斗的发狂感!

寂灭魔尊也是知道,此事不能瞒着独孤风,墨儿也绝对不能就如此白白的牺牲,便开口回答道:“你应劫那日,被镇压玄塔的霎那,墨儿为你挡住了神秘高手的一击而身陨在圣山之巅!”

独孤风闻言心中猛然一痛,墨儿死了?那一直蹲坐在其肩膀上的小兽此时却是醒了,似乎也听到了寂灭魔尊所言,一个劲的点头,然而独孤风此时哪里还能分开心神注意这些?在他的识海之中,此时出现全是和墨黎曾经的点点滴滴,这个让人痛惜,让人爱惜,让自己忍不住想要好好待她的伊人。

就在独孤风沉寂在悲伤之中时,那月夜魔尊却是又火上浇油的再次开口说道:“本来在玄塔之旁为墨黎立下了墓碑,然而却是被幽冥鬼尊一击而毁!”一旁的寂灭魔尊闻言猛然一愣,随即便想到月夜是想借独孤风之手对付幽冥鬼尊,毕竟即使是加上自己,两人也不是如今鬼尊的对手。

就在此时,一股让所有心惊胆战的气息缓缓传入众人心神,即使是正在酣战的神无涯与幽冥鬼尊也纷纷惊讶的望了过来,待看到独孤风的身影之时,皆然大吃一惊!无声无息间,一道惊天剑芒陡然自虚空之中凌空斩向那远方的鬼尊!

只见鬼尊眼神一冷,鬼爪伸出直接以绝强的肉身力量抓向那惊天的剑芒!随着一声响彻天地的轰然爆响,那鬼尊赫然被这一剑凌空迫退数步!即使是那魔界界主神无涯都面露讶然之色!旱魁之体的幽冥鬼尊实力可是无限的接近天尊!

剑无之境,一切皆无,亦可有之,实力不稳,强时绝强,弱时极弱!而此时独孤风心中滔天的怒火,冲天的杀意却是让其实力处于一个从来没有过的巅峰状态!一道冷冷的话语在整个虚空之中不停的回荡:“纳命来!”而后便见独孤风缓步踏出,身影顿时消失在远处,瞬间来到那幽冥鬼尊的面前,在场的所有人都没有丝毫的感觉到独孤风是如何做到的?

“一剑破乾坤!”身法展开,独孤风右手伸出,以手臂为剑,划过一道玄奥的轨迹劈向那全身戒备的鬼尊!成就了旱魁之体的鬼尊实力暴涨,岂会惧怕?毋须任何言语,鬼爪凌空拍出,带起一阵炙热的土元力气息扣向独孤风的手臂。

没有丝毫强悍气势的手臂与鬼爪相击在一起,却是仿佛没有什么壮观震撼的场面,两人一击而退,冷冷的凌空对峙。这鬼尊的实力的确是强劲,这一击独孤风却是吃了点暗亏,手臂生疼,但是心中的滔天杀意却是更甚!若是没有这鬼尊如此多的琐事,这发生的一切又怎会如此的让人伤怀?让自己的心如此的痛?此人该杀!

而那鬼尊也是有苦说不出,独孤风的一剑破乾坤剑势,乃是破灭之道的演化,虽说旱魁之体堪比天尊不灭金身,那隐藏在袖袍之中的鬼爪也是有些微微的颤抖。渡劫失败身受重伤而后又被玄塔镇压百多年之久的独孤风实力居然也是大涨!不过我幽冥岂会惧你?

沉默了不到一息的时间,幽冥鬼尊与独孤风两人几乎是同时化为了一道黄光,一道黑芒激战起来,一声声的音爆不绝于耳,一处处的空间纷纷崩碎!而那魔界界主神无涯以及九位魔尊,还有天魔和小兽都面色凝重的望着,丝毫也无法插手。

孤傲如独孤风这般,自己的战斗岂容他人插手?神无涯作为轩辕人皇之子,对于高手的秉性自然十分清楚不过。而天魔更是性情与独孤风一般无二,而是实力不足,自然无法相帮,那其他的九位魔尊也是如此!至于弑神小兽,在它那小小的心里,小主人是最厉害的。

“炙热土元领域!”一声刺耳的声音传来,整个天地间的土元力顿时波动起来,纷纷聚集而向两人交战的场中,而后两人化为的遁光皆然消失不见,不知去了哪里。就在众人疑惑之时,便听那神无涯与天魔同时惊呼道:“领域!”

神无涯之所以惊讶,乃是因为这旱魁的炙热土元领域可不是一般神级高手的领域能够比拟的!旱魁之体能够被称之为无限接近于天尊的存在,岂会是浪得虚名?本来以为这幽冥旱魁之体初成,领悟还未创出,没想到居然一直都留作后手!

而天魔惊讶,则是因为在修真界之时,他自己便领教过毕方妖神的毕方火域,对于这属于神级高手的领域,天魔也是忌惮不已,毕竟如今的自己已然不是大魔之体,若是再次面对那火域,如今的自己定然讨不得半点的好处!然而自己记忆初醒,若是假以时日,毁灭法则再次掌控,自己也会拥有比他们更强大的领域!

微微有些诧异的看了一眼天魔,神无涯也是疑惑,这看起来不过只有魔帝修为的修者居然也晓得领域,而且从其眼神和语气看来,好像还曾经领教过。莫非此人曾经是一个强者?还是本身便是一个强者,现在不过是在扮猪吃老虎?沉思片刻之后,神无涯便否则了天魔扮猪吃老虎的猜测,毕竟除非是天尊,否则没有人能在自己面前将修为隐藏的这么深。

而此时的独孤风却是出现在了一片土黄色的世界中,不管是大地,还是天空,都是那亘古不变的土黄之色!浓郁的土元力气息,却是让人感觉那么的炙热,那种炙热的感觉居然是直接传入心神之中!想必应该也能灼伤神念!但是剑我之境的独孤风一切皆无,这些对于他来说,不过尔尔罢了!

“虽说你独孤风实力很强,但是想必你还没有自己的领域吧?哈哈,领域之中,我便是主宰!想杀我幽冥,本尊便让你看看是谁杀谁!”幽冥鬼尊那刺耳的嘶哑声响彻整个天地,然而却是未见其身影在何处。

面对此等情景,独孤风却是一点也不在意,剑无之境,剑无,人无,念无,元无,一切皆无!既然已无,任你领悟千变万化对我而言,也如那镜花水月,没有丝毫作用!微微闭上双眼,神念没有,但是仅仅凭借那演化而来的灵觉,孤傲的身影坦然的站立在远处,静等暴风雨般的攻击来临。

无声无息间,整个土黄色的世界空间不停的波动起来,宛若烈火焚烧一般,炙热的气息化为实质的土黄色火焰渐渐向独孤风包围而来,四面八方,没有一点的退路!这便是土元力的另一种极致形态,炙热土元!能够灼伤,炼化修者的元神!修者若是被困在其中,除非实力强悍冲将出来,否则便只有形神俱灭被炼化为一团灰灰之局!

微闭双目站立在那里的独孤风脸色却是没有丝毫的变化,身上也没有丝毫的能量波动,不知他是没有察觉到,无可奈何放弃了抵抗,还是对这所谓的炙热土元视若无睹,不屑为之?藏身在暗处的幽冥鬼尊虽然疑惑,但是对于这炙热土元的威力还是十分自信的!观整个天地,除了那最神秘的混沌土元之外,这炙热土元便可以说是土元力的最强表现!

就在实质般的炙热土元临身的瞬间,独孤风忽然动了!只见他神色淡然,眼睛也未睁开的缓步踏出,竟然直接迎向那扑面而来的炙热土元!然而更让幽冥鬼尊惊讶万分的是,那独孤风赫然直接穿越了重重土元,安然无恙,全身没有丝毫的伤痕,这一瞬间,幽冥鬼尊突然感觉独孤风明明就站在那里,却是仿佛这个人根本不存在一般!

容不得幽冥鬼尊多想,必须尽快的拿下独孤风,外面还有一个劲敌神无涯!想到此处,幽冥鬼尊的身影显现在土黄色的半空之中,居高临下的冷冷望向独孤风喝道:“你是如何炼化那神鼎的?”这个问题一直是鬼尊心中最想知道的,仅仅只是借助那神鼎的气息,便炼成了这旱魁之体,若是能够将那神鼎炼化,恐怕即使是天尊,我幽冥也是不惧!

听到幽冥鬼尊之问,独孤风心中突然想到,这鬼尊定然是见过鬼谷之中的神鼎了。莫非在鬼谷之中的神鼎是土属性的?这幽冥鬼尊是借助神鼎之力而成就的如今这旱魁之体?对于这些,独孤风也懒得多想,充满杀意的眼神望向半空的鬼尊冷冷说道:“即将形神俱灭之人,知道了又有何用?”

闻听此言,幽冥鬼尊勃然大怒,额头之上青筋暴起,怒声喝道:“好!好!好!居然想杀我幽冥?本尊便先打残了你,然后搜你的魂!”话音未落,只见鬼尊顿时化为一道黄光激射而来,鬼爪之上那长长的指甲闪着冷冷的寒光!

独孤风依然还是那淡然的模样,时而以掌为剑,时而以臂为剑,有事屈指为剑,与幽冥鬼尊连续相拼了数百个回合!许久之后,两人再次对了一招后,都是感觉轻易无法奈何的了对方,鬼尊心中想要尽快的结束战斗,手中法决顿时连续掐出,口中冷喝道;“不甘向天!”

随着鬼尊的暴喝声,整个领域之中顿时一阵阵的剧烈波动,鬼尊头颅向天怒吼,那嘶哑而又刺耳的音波震荡的独孤风那古井不波的心神泛起一阵阵的波澜!不甘向天,这便是旱魁之体的秘术神通!旱魁之体乃是走的五行之土的一个极端而练就出的强悍存在!然而天道不容,凡是旱魁之体一出,必然祸害苍生,修者共而围杀之!

一股茫然,不甘心,无奈,狂妄不羁,愤怒,挣扎的无尽复杂的思绪涌上心头,居然差点让独孤风心神失守!而就在独孤风惊醒的霎那间,整个炙热土元领域顿时涌来无穷的压力,想要束缚住自己的身体,那鬼尊也是身影暴涨,化为了一个万丈高大的厉鬼!两道长长的獠牙闪着冷冷的寒光,青色的皮肤让人感觉毛骨悚然,惨绿色的巨大双目泛着无边的杀机!

独孤风无奈的笑了一笑,已然归无,如此这般又有何用?领域的无边束缚之力穿过独孤风身体,却是丝毫也无法将其束缚,无声无息间,一柄紫色长剑出现在手中,若说唯一没有化为无有的便是那曾经被独孤风吸收入识海的紫色神雷!以破灭之道的手法运用之,独孤风称其为:破灭神雷!

化为万丈厉鬼的幽冥鬼尊巨大的鬼爪猛然拍下,丝毫不亚于天尊不灭金身的强悍肉体力量,即使是准天尊级别的强者也绝对会饮恨在这一爪之下!然而独孤风却是视若无睹,动作缓慢的挥出手中紫色长剑,顿时整个领域空间万雷涌动,只听独孤风口中淡淡吐出四字:“亘古皆空!”

时间仿佛都停止了那霎那的瞬间,领域空间被直接崩碎开来,化为了漫天土黄色的碎片飘洒长空,而后消散与无形!独孤风的这一剑之威直接破开了时间与空间的束缚,只有一道紫色的剑痕还清晰的显现在虚空之中,而鬼尊的身影却是愣愣的停顿在那里,甚是诡异。

领域被破,独孤风与幽冥鬼尊那万丈的身影顿时出现在众人面前,待看到如此诡异的场景之时,所有人皆然目瞪口呆,那万丈的厉鬼之身正是旱魁的本体,这独孤风居然能够逼迫幽冥鬼尊使出了旱魁的显现本相神通,而且还破了炙热土元领域!

别人或许看不出什么,但是神无涯作为一介准天尊位业的绝强修者却是看出了一丝的端倪,似乎独孤风不知使出了什么神通,居然将时间定格了!这怎么可能?莫非独孤风掌控了至高法则:时间?时间法则即使是天尊也不过只是初窥门径,他居然能够掌控?

一袭黑袍,孤傲而立的少年,这个绝强的背影深深的映入了神无涯那黑铁面具露出了一双眼眸之中。他是真龙一族的血脉,而我轩辕一族也算得上是真龙一族的旁支,父亲如今自封在火云宫中,莫非一切的命运的终结点就在这叫做独孤风的青年手中?

想到这里,神无涯心神大震,赶紧摇摇头将脑中这不知从何而来的思绪散去,想要复兴真龙一族,便要对抗天尊,这青年虽然如今实力很强,但是想比天尊还是差了很多!况且在那日渡劫之时,那出现的神秘高手,比之天尊也只强不弱!这青年到底是什么人?

“天道不公!”一声苍茫的嘶吼声响彻天地,震撼了在场所有人的心神,那一众魔尊还有天魔皆然胸口一闷,噗的一声喷出一口鲜血,即使是独孤风与神无涯也是感觉心神一阵的说不出来的难受。这一声嘶吼之后,幽冥鬼尊那万丈高的身影却是一点点的崩碎,化为了漫天的星光,而后消散与无形。

那最后不甘心命运,对天道的愤怒,对苍天的无奈的眼神,还深深的在所有人的脑海之中回荡,所有人的眼神不禁都纷纷变的迷茫,到底什么才是天道?莫非真的是天道之下,尽皆蝼蚁?我等不过只是所谓的大神通者手中一颗棋子?

独孤风遥遥的望着那有些许阴暗的虚空,一阵阵寒风吹过,黑袍猎猎作响,苍天?黄天?墨儿是死在你们手中的吧?一双拳头握的紧紧的,独孤风的双眸赫然化为了一对紫瞳,眼神似乎穿透了重重虚空看到了道墓之中魔祖祭坛的天道玄塔以及天道法轮。

如今实力不足,待我有了实力之后,苍天和黄天又如何?吾依然仗剑杀之!道之墓地,终有一日,我独孤风还会前去,到那个时候,便是我独孤风仗剑屠天之时!太古,亘古,纷乱的谜团,我独孤风要一一将其揭开!没有绝强的实力,我独孤风居然连一个女人都保护不了!

第一次,独孤风心中开始滋生了一颗迫切需要强大实力的心!剑无之境,一切亦有皆无,心本无,而又生,走火入魔之征兆!墨黎的死,在独孤风那已然淬炼的坚韧无比的心境留下了一道难以磨灭的伤痕!墨黎的死,是独孤风心中永远的痛!既然有伤痕,有痛,便是有,而非无,剑无之境便不再完美,心境便有了破绽。

不知何时,天魔已经来到了独孤风的身后,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的说道:“独孤兄节哀,一切已然发生,未来的路还很长很长!”自道墓一行之后,孤傲如天魔也是不禁迷茫,道祖鸿韵,君王神主,十二战将,忘情老者,太古魔祖,还有那在传说中的苍黄两天!

“亘古迷,大劫起,谁人解?”一声长长的叹息声在虚空之中悠久回荡,一位身穿青袍,须发皆白的老者缓缓立在虚空,面色淡然的望着下方的一众人等。独孤风等人不禁一愣,纷纷望向那青袍老者,不明此言何意,也不知这老者是谁。

“前辈是?”作为魔界界主,有莫名高人前辈而来,神无涯自然要礼貌的先问上一问,从这老者身上,他能感受到一种近乎于道一般的玄奥感觉,还有一股亲切,即使是所谓的天尊,神无涯都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

“鸿蒙初始,吾便在,紫宵云端传道统,亘古之祖,奈何奈何....独孤小友好自为之。”出乎所有人的意料,这老者却是仅仅说了一段晦涩难懂的话语之后,身影便消失在远处,不知去了哪里。这老者居然是因独孤风而来,他是谁?

看到独孤风同样也是疑惑的神色,众人便可晓得,独孤风也不认识这老者,那这老者为何出现,而且是专程来告诉独孤风这段晦涩难懂的箴言?而独孤风的心中却是一直念叨着,紫宵云端传道统,亘古之祖?大道道祖鸿韵?

心中微微一震,独孤风突然想到,亘古迷,大劫起,谁人解,奈何奈何?莫非连你这大道道祖都无可奈何么?道墓之中,忘情老者也曾说过,想必即使是那所谓大大道道祖鸿韵也是徒呼奈何吧?莫非一切都是真的?太古界灭,亘古也要灭?

在场的众人赫然发现,自从那老者消失以后,独孤风的身上便泛起一丝诡异的气息,所有人都无法靠近,即使是那神无涯想要叫醒他,也是怕打扰到他,便将众人遣散,唯有天魔与弑神小兽留了下来,等待独孤风醒来。而独孤风却是沉入了无尽的心神之中,一片的繁乱!

岁月匆匆而过,五百年时间转瞬而逝,在魔界极北之地上空悟心五百载的独孤风的双眸缓缓睁开,却是没有丝毫惊天动力的声势。五百年来,天魔的修为几乎尽复,魔界界主神无涯也说,此时的天魔实力堪比准天尊级别的强者了,而且他的毁灭法则可以说是至高法则之一,他日成就不可限量。

而弑神小兽却是并没有什么变化,依然还是那小豹子般的大小。一见独孤风醒来,小兽顿时变小,化为一道灰芒,跑到独孤风的肩膀上蹲着,一个劲的舔着独孤风的脸庞,让独孤风那亘古不变的淡然面容泛起了一丝微笑。

天魔看到独孤风醒来,也甚是欢喜,虽然接触不多,但是两人之间,却是可以说是情同兄弟一般!两人对视一眼,五百年后再次仰天长笑,整个魔界都回荡着两个孤傲不羁的绝世强者的狂笑!几位魔尊纷纷赶来,魔界界主神无涯也面带着微笑的出现在两人面前。

“恭喜独孤道友出关!”几位赶到的魔尊,一见独孤风一切正常,便纷纷向其道贺,毕竟能够以一己之力便能斩杀旱魁之体的幽冥鬼尊,这独孤风的实力最起码也是准天尊级别的绝世修者,作为小小魔尊的他们以礼相待,也是应该的。

看到寂灭魔尊,独孤风却是对着他微微一笑,单手一番,一个玉简,一柄三尺飞剑出现在手中,只听他开口缓缓说道:“寂灭前辈,寂灭魔帝幼年之时对小风有恩,受其所托,将寂灭魔剑与《寂灭魔诀》的玉简送回。”这埋藏在记忆深处的忧伤,让独孤风的心中有一种说不出,道不明的感伤,双手都不禁有些许的颤动。

“龙儿...”闻听独孤风所言,寂灭魔尊伤心欲绝,那一旁的月阴魔尊却是痛苦起来,颤抖着双手将玉简和飞剑接过来,抚摸着那漆黑色的剑身,像是在抚摸自己的孩子,泪水忍不住滴落,滴落在剑身上,又顺着剑身上的血槽滑落剑尖。

寂灭魔尊将月阴魔尊揽入怀中,两位在魔界呼风唤雨的魔尊却是皆然在此伤心的哭泣,一旁的独孤风,其他七位魔尊,天魔,神无涯都是默不作声,白发人送黑发人的场景,的确让人感伤!这一瞬间,独孤风甚是看到寂灭魔尊突然之间苍老了许久,莫非这就是情,这就是亲情?

独孤风感觉自己的鼻子有些酸,忍不住腾空而起,没有目的的在虚空之中不停的穿行,天魔放心不下,也跟着冲飞而去,留下了伤心的两位魔尊,以及不明所以的一众人等。魔界界主神无涯望着独孤风离去的身影,忍不住叹息道:“自古以来,情之一字,最是麻烦,独孤风看来走的乃是那有情之道,而非无情,或许真的能拯救这芸芸众生。”

独孤风自己也不知道到底飞了多久,不知不觉间却是又来到了这月阴城中,身影落下之后,便直接踏步而入。在这里,是魔界的第一个记忆,跟墨儿相见之所,一个自出世便没见到自己父亲的柔弱少女,一个让自己痛惜,怜惜的可人。

然而红颜早逝,莫非连你上天都妒忌?头顶上的老天,莫非你看不到,我欠这少女的很多吗?你不知道我独孤风准备用一生一世来偿还她吗?世人皆说天道无情,我看不是,苍黄两天无情,你老天也无情!全是一丘之貉!终有一日,我独孤风要一剑破苍天,斩杀苍黄两天!

暂且放下心中的思绪,待独孤风抬头之时,却是恰好看到了曾经的茶楼,眼神带着些许的迷恋望向二楼的窗户,就在这个桌上,第一次跟那个叫做墨黎的少女共坐一起,品茶论人生。既然来了,那便上去坐坐吧。

进入客栈,未用小厮带领,独孤风便直接上了二楼,刚上来却是听到二楼的茶客之中有人说道:“据说,魔界第一美女墨黎为了一个叫做独孤风的年轻强者而身陨在了洪荒圣山之巅,真可叹问世间情为何物,徒叫人生死相许!墨黎姑娘也真可谓是一代痴情的佳人!”

独孤风定睛望去,却见此人一袭紫袍,年纪轻轻赫然已经是魔帝初级的强者了,手中一纸折扇,风度翩翩,倒是很像一个浪荡世间的花花公子。听到这年轻人所言,二楼的不少茶客纷纷点头,便可以看出这年轻人似乎身份不低。

此言听到外人说起,独孤风的心中再一次泛起一丝痛楚,让他不禁捂住了胸口。那刺心的疼痛,还有心中的酸楚险些让他跌倒在地上,一路跟来的小厮,却是面色怪异的望着独孤风,有些不知所措。莫非这位公子也是墨黎姑娘的爱慕者?

强压住心中的酸痛,独孤风面色自然的一步步走到窗前的桌子跟前坐下,二楼的所有茶客皆然目瞪口呆!只听那小厮赶紧说道:“这位客官,此桌曾经是墨黎小姐的茶桌,自墨黎小姐陨落之后,这里便不允许坐人了,换一个桌子如何?”

如六百多年前一般无二,只听独孤风淡淡的说道:“一壶清茶,上来即可。”一句话出口,独孤风也是不禁微微一愣,心中顿时又生酸楚。

一见独孤风如此,那小厮面色有些为难,两手一摊,开口说道:“客官,这可不是小的说的算,这一众墨黎小姐的爱慕者,他们可不同意!”话音未落,独孤风便感觉到数道不善的目光聚集向自己。

似乎是有些无奈,独孤风嘴角有些自嘲的一笑,墨儿啊墨儿,我独孤风欠你的,如何来还?就在独孤风沉寂在自己心神之时,只听那方才言谈的年轻魔帝高手打开折扇,缓缓开口说道:“这位兄弟为何非要坐在这里呢?如今坐在二楼的茶客十有八九都是墨黎姑娘的爱慕者,兄台不怕引起公愤么?”

年纪轻轻便有魔帝修为境界,这青年也算是有几分察言观色的计较,以他魔帝修为的神念丝毫无法看出独孤风的修为几何,甚是与如果不是亲眼看到独孤风,他都无法确定独孤风在哪个位置。能够让自己有这种感觉,那只能说明这沉默不语,似乎十分孤傲的青年不是一个普通人。

抬起头淡淡的看了一眼那手摇折扇的青年,独孤风便转头望向茶楼小厮说道:“一壶清茶,上来即可,其他之事,毋须你管。”这一次的话音却是直接传入那小厮的心神之中,顿时让那修为低下的小厮心神大震,赶紧过去准备去了。

如此一来,二楼的茶客却是看不下去了,几位性情冲动的更是面目狰狞的走了过来,想要教训一下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就在他们刚刚走到独孤风身旁之时,所有人却是都愣在了那里,没有一个人再敢向前踏出一步!

这想要教训独孤风的,一共有十三个人,在他们的脖颈之上,一柄闪烁着寒光的剑芒紧紧的贴着!若是再向前走一步,剑芒便会毫不留情的割断他们的喉咙!从那剑芒的惊人气息来看,他们绝对相信这剑芒的锋利程度。

如此景象完全可以说明这坐在窗台旁边桌上的青年,不是他们这般修者能够惹得起的!那手摇折扇的魔帝高手也是面色惊讶,愣在了那里,随后眼神一亮,望向独孤风,有些不太确定的说道:“据说,五百年前,独孤风便破封而出,阁下莫非就是独孤风?”

一听那魔帝高手出此言语,在场众人纷纷一愣,随后想到,六百年前,这独孤风便曾经与墨黎姑娘在此共坐一桌品茶。而且似乎说的同样是方才那句:“一壶清茶,上来即可。”这些留言却是传的整个魔界人尽皆知,如此一来,所有人便不在怀疑,这青年定然是那独孤风无疑!

那一直未给上茶,在一旁静观其变的客栈老板一听此言,也是恍然大悟,赶紧让手底下的小厮去准备,给独孤风上来。话说,六百年间,这客栈老板却不再是当初的老板,这二楼的茶客却是也几乎没有了当初的修者。六百年的时间,对于那些所谓的大势力年轻修者来说,足够他们的修为境界突破到一个不低的层次了,而且墨黎身死已然六百年,人们也就渐渐淡忘,唯有这些真正的追随者,一直难以忘怀那曾经倾国倾城的绝世容颜。

不可片刻之后,便有清茶奉上,独孤风眼神迷茫的望向窗外,手中端着一杯浊茶浅浅的喝着。每一口清茶喝下,独孤风都感觉仿佛喝下的是眼泪,既然我独孤风不想哭,那便让我的心流泪为墨儿哭泣吧。独孤风的心中也只能如此的安慰自己。

二楼的一众茶客虽然对这叫做独孤风青年甚是好奇,但是待看到独孤风那忧愁的眼神,还有那冰冷的气息,明显的生人勿进,也就没有人去打扰他,只是远远的看着。而那手摇折扇的魔帝高手也是默不作声,好奇的看着独孤风,心中暗道,不愧被称之为一代天骄,墨儿姑娘为他而死,六百年后还记得来此感怀,也算得上是一个有情有义的汉子!

过了一小会儿之后,二楼却是又上来一位一袭黑袍的青年,只见那青年面色冷然,一对漆黑色的双眸让人不敢直视,那魔帝青年见之,心中暗道,又来一位高手!以他魔帝修为境界,观这黑袍青年,却是仿佛是在仰望那无尽虚空一般浩瀚无边!

这后来的黑袍青年正是跟随独孤风而来的天魔。在所有人惊讶的目光中,天魔坐在独孤风的对面桌上,只听他淡淡说道:“喝茶怎可解忧愁,独孤兄,这月阴城中却是有一酒楼...”

“醉生梦死。”未等天魔说完,独孤风望着窗外,也未转头便随口而出四字。

闻听独孤风所言,天魔不禁一愣,而后便抚掌大笑道:“未想到独孤兄也是知道这醉生梦死,虽说借酒浇愁愁更愁,但是酒醉一生,梦中死,醒而生,或许一切忧愁便忘却脑后,也是未必。”

听到天魔如此一说,沉寂在悲凉心境的独孤风猛然一愣,转而望向天魔,点了点头后,放下手中茶杯,起身先行而走。那醉生梦死酒楼的所在,他独孤风依然还记得,在那里有太多的记忆,也是在那里让他与墨儿有了不解之缘。

曾经在魔界生活的不少岁月的天魔手中自然有仙石,便取出一块放在桌上付了茶钱,在所有人不明所以的目光中,跟随独孤风而去。

待独孤风与天魔走后,二楼的一众茶客方才如梦初醒,纷纷面面相觑,只听那回过神来的魔帝青年拍手叫好道:“好一个酒醉一生,梦中死,醒而生!”

片刻之后,独孤风与天魔两人便来到了醉生梦死酒楼,徒一进入,酒楼的掌柜便笑脸相迎的走了过来说道:“两位客官是吃饭呢,还是打尖?”

“忘忧阁,喝酒。”想也未想,独孤风便脱口说出,这那忘忧阁,有着自己与墨黎最清晰的记忆,虽然是一场甚是荒诞的记忆,但是却那么的难以忘怀。

那酒楼掌柜一听,脸色不禁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这位客官,实在不好意思,今日忘忧阁中已经有客人了。客官另选一个阁楼,亦或是在楼层包厢也成,酒楼给两位打八折如何?”

【忘情铁杆群:90686318(欢迎读者兄弟们进来。)】

【推荐一下朋友的书:《神魔契》 《亡灵重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