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虚无至尊道

遗弃之地,神秘玉符,至尊道义,孤傲少年……坚毅之心,无名剑诀,沧海情愿,苍茫...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百三五章 鸿蒙紫雷
章节列表
第一百三五章 鸿蒙紫雷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闻听那中年掌柜所说,独孤风的脸色微微一愣,那一旁的天魔却是猜测到,独孤风既然选择那个阁楼,定然有他心中的本意,便开口向那掌柜的说道:“何人在忘忧阁中?你带我等前去便可。”

那中年掌柜也算是一个玄魔境界的修者,他自然能够感觉到自己面前的两位黑袍青年修为不弱,但是两个年级轻轻的人,即使修炼的再快,也不可能强过魔尊吧?想到这里,那掌柜的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道:“两位贵客所有不知,此时忘忧阁中的乃是月夜魔帝!”

这中年掌柜说的这话,却是暗暗的向两人点名了,这月夜魔帝在整个魔界几乎都无人敢惹,便是因为她与寂灭魔尊,月阴魔尊之间关系匪浅!整个魔界,又有谁敢于一个人挑战两位魔尊?恐怕即使是一个宗门也不敢!

听到是月夜魔帝在这里,独孤风嘴角凄惨的一笑后,淡淡说道:“你带我们上去吧,月夜魔帝我认识。”独孤风的心中却是想到,月夜魔帝,我还有什么脸面来见她?但是我独孤风不能去逃避,我只能去面对,去解决,即使是满身伤痕,处处荆棘,我独孤风毅然往矣!

那掌柜的一听,微微一愣,虽然他也不知道这青年说的是真是假,但是人家是客人,自己又不能表示怀疑,略微一想之后,便听那掌柜的开口说道:“月夜魔帝似乎心情不好,既然两位客官想去,便跟我来吧。”

话既然都如此说了,那掌柜的便在前面带路,独孤风与天魔两人跟着,一路上了六楼。独孤风的心中却是暗暗升起一种感觉,“或许,我独孤风不是恶人,我居然会跟一个素不相识的蝼蚁说了这么多,如果我是恶人,可能早就不管不问的直上六楼忘忧阁了吧。”

不过片刻之间,三人便来到了忘忧阁前,望着那书刻着‘忘忧阁’三字的牌子,独孤风的心中不禁泛起酸楚,鼻子都不听使唤的有些发酸,眼睛有些模糊。敲了敲门,只听那掌柜的高声说道:“月夜魔帝,有两位贵客说认识您,想要见见您。”

“不见。”一道冷冷的声音几乎是没有任何思考的传入门外的三人耳中,从这声音中,独孤风听出了一种悲伤,一种愤怒,一种无奈,一种颓废,还有那点点的哀伤。

“独孤风求见。”声音之中带着一股颤动,表示了独孤风此时的心境十分不稳,因为这一切的始作俑者,不是别人,而是自己!深深的自责充斥了独孤风的内心之中,剑无之境那一切皆无的意境几近于崩溃的边缘!

忘忧阁的房门被缓缓打开,一袭白裙的月夜魔帝出现在众人的面前,一脸的愁容,让人我见犹怜,微红的双眼,表示着她一定哭泣过。只听她望着独孤风,有些冰冷的说道:“没想到,你还会来?进来吧。”面无表情的扫了一眼酒楼的掌柜,示意他可以离去了。

那酒楼掌柜也是十分的知趣,微微躬身后,便快步的离去。从方才的言谈中,他知道,那少年居然便是那一代天骄独孤风!墨黎姑娘是月夜魔帝之女,而墨黎因独孤风而死,这种场合,自己还是不要在那里为妙。

虽然不认识天魔,但是能够跟独孤风同行,月夜魔帝也是并没有说什么,冷冷的看了一眼独孤风后,月夜魔帝便转身走回了忘忧阁中,却是并未关上房门。

天魔并没有发现独孤风的异样,拍了拍他的肩膀后,缓缓说道:“进去吧,有些事终究还是要有一个了结的,我就在门口等你。”

感觉到肩膀上那有力的拍击,独孤风猛然惊醒,却是出了一身的冷汗,自己居然差点迷失在无尽的遐想之中,剑无之境,剑无,人无,心无,但是亦有亦无,若是真的迷失了,就永远困在这里了。想到这里,感激的望了一眼天魔,点了点头后,独孤风便缓步踏出,要解决的,终究还是要面对。

进入忘忧阁,在那桌子上摆着整整十坛醉生梦死,而两个空酒坛子放在一旁,想必是月夜魔帝喝的。冷冷的看了一眼独孤风,月夜抱起一个酒坛子咕咚咕咚的喝下之后,有些哽咽的说道:“当初走的时候,你是怎么对我承诺的,然而墨儿呢?为什么你现在是自己一人,我的墨儿呢?你的承诺呢?”

整个忘忧阁中,独孤风的耳旁都悠久的回荡着月夜魔帝那声嘶揭底的责问,让独孤风感觉到自己的灵魂似乎已经不存在如今这幅肉身之上,飘飘忽忽的不知要飘到哪里去。曾经,我独孤风承诺过,会以性命保证墨黎的安全。然而我不仅没有做到,最后却是墨儿为了救我而身陨洪荒圣山之巅。

就在此时,那一直蹲坐在独孤风肩上的小兽猛然惊醒,不停的吱吱乱叫,甚是焦急,因为它察觉到,自己的小主人身上生命的气息居然越来越弱,双眼空洞无神,这是明显的自我封印状态!若是这样时间久了,很有可能灵魂就迷失在无尽的迷茫之中永远回不来了!

那原本满腹委屈,想要痛骂独孤风的月夜魔帝也察觉到了独孤风的不正常,待看到独孤风居然自我封印之时,陡然大惊失色,摇晃着独孤风撕声喊道:“独孤风!你给我醒醒,你这样算个男人么!墨儿已经死了,难道你想让她九泉之下也无法安宁吗?你若是这样,墨儿岂不是白白牺牲了!”

然而,这一切都是徒劳,独孤风的身影一歪,便要倒地。一旁的月夜魔帝赶紧将其扶住,看着独孤风那空洞无神的双眸,月夜的心中满是悲伤,泪水再也忍不住的滴落,龙哥死了,墨儿死了,我月夜难道此生就只能孤苦下去么?

弑神小兽变化成了豹子大小,它知道,这一切并不能怪这个正在哭泣的女人,自己小主人的性情,它很了解。爬到独孤风的身旁,小兽依恋的舔着他的脸庞,心中暗道,小主人快点醒来吧,这么久的时间来,被镇压一百多年,而后悟心五百载,难道还要砸这样继续波折下去么?

忘忧阁中有着隔音的结界,天魔却是并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事。等了许久之后,房门缓缓打开,当先走出的正是那月夜魔帝,而后便是豹子般大小的弑神小兽,只不过此时的独孤风就躺在小兽的背上,眼神空洞无神,身上生命的气息甚是微弱。

见到此景,天魔眼神一冷,望了一眼月夜魔帝,缓缓将独孤风抱起,心中泛起了一丝丝的杀机!虽然他不知道因为什么,但是天魔却是能够确定,定然是因为这个女人,独孤风方才会变得如此!虽然这女人是墨黎的娘,但是天魔却是不管其他,他只知道自己的兄弟现在的情形很危机!

感觉到天魔的杀机,月夜魔帝却是仿佛根本不在意一般,眼神迷茫无神的继续向前走去,不一会儿便消失在了楼梯口,此时孤苦一人的她,她也不知自己要去哪里,等待了近万年,等来了自己丈夫的死讯,本以为女儿找到了她的幸福,却是没想到居然为了那个男人而死。

现在的她,并不是怪独孤风,她只是迷茫。为何唯独我月夜如此?为何丈夫死去,让我空等万载,女儿也离我而去?是不是连老天你也感觉到了我月夜心中的悲伤,想让我早点解脱?她只能就这样一直的走下去,她不敢停下来,她害怕安静下来后心中的那种空虚,那种悲伤。

一旁的弑神小兽咬了咬天魔的衣袍,让天魔陡然惊醒,方才散去心中的杀机。小兽也甚是明白的直接化为松鼠大小后跳到天魔的肩膀上。望了一眼怀里的独孤风,天魔叹息一声后便直接从六楼的窗户处腾空而去,不久便消失在天际边。

天魔也不知道该去哪里,略微一想之后,便带着独孤风直飞向魔界中央的洪荒圣山。这里曾经是独孤风被苍黄两天镇压之所,能够被成为洪荒圣山,而且还处在魔界中央,这里的灵气也甚是浓郁,正好适合独孤风在此冲破迷茫,或许能够再次的破而后立!

有这天地所生的弑神兽在,不管是谁,只要靠近,以小兽那敏锐的灵觉都能够第一时间发现,天魔也就盘膝而坐,尽早的能够让自己修为更强。已经准天尊实力的天魔,在看到小兽的那双灰色的双眼之时,都能够感觉到灵魂的颤抖,虽然小兽对他并没有敌意,而且似乎很友好。但是也足够让天魔惊讶莫名,这道墓之中的小兽到底有什么样的来历?

灵魂迷失在无尽的迷茫之中,灵魂离开肉体,独孤风也不知道自己飘到了哪里去了。不知不觉间,独孤风感觉自己突然穿越了一处屏障,来到了一片苍茫的空间之中,这里的天空是漆黑色的,大地之上骸骨累累无穷无尽,无数没有了意识的神魂,魔魂来回的游荡。

“道之墓地!”独孤风没想到自己居然无意间再次来到了这道墓之中。既然来了,独孤风也便不再多想,灵魂飘荡在空中,宛若那些没有意识的魔魂,神魂,向道墓深处而去。

独孤风的到来,却是被一个人察觉到了,正是那一直在道墓之中将魔魂,神魂炼化而成不灭战魂的巫族祖神后土!在自己开辟的六道空间之中,后土甚是疑惑的自言自语道:“道墓没有开启,他居然能够以灵魂之体来到道墓之中!”

其实后土也是想要试试将独孤风的灵魂抓来炼化,但是感受到独孤风那浑厚的魂力,还有一种让她有些惧怕的气息,她便打消了这个念头,尽量的躲开,不让独孤风发现自己的存在。毕竟在这道墓之中炼化不灭战魂,乃是巫族最高的机密!也是以后对峙妖族的最大筹码!

穿越了道墓的外围之后,又穿越了骸骨,强大不死亡魂存在的道墓第二层后,独孤风再次来到了道墓的第三层,君王神墓。依然还是那些一望无际的雕像群,但是对于独孤风的灵魂从他们身旁飘过,却是并没有复活而发动进攻。

一路行来,直入大殿之内,独孤风看到了那高坐在那里的少女,那深深刻印在自己心底的面容!似乎察觉到了独孤风的到来,少女缓缓睁开那不知又紧闭了多少载的双眸,待看到独孤风之时,眼神闪过一丝的欣喜,只听她缓缓开口说道:“你来看我了?”

那护卫君王神主的十二战将也纷纷醒来,待看到独孤风之时,都是面露讶然之色,他们也想不到这独孤风居然会再次前来,而且还是灵魂状态,莫非他是以灵魂之体穿越了重重屏障而来到了这道之墓地之中?

少女快步从高台上走了下来,来到独孤风的面前,她有些迟疑的伸出手抚摸独孤风的脸颊,却是直接穿透而过,没有丝毫的触感,心中不禁一震,担忧的问道:“你怎么了?为什么只是灵魂状态了?”

独孤风微微一笑,望着少女说道:“我也不知道,或许是我太悲伤了,也或许是我太自责,太无能了。”那言语间的落寞,还有那悠久的叹息,让少女的心中不禁微微一震。

眼神望着独孤风那虚影一般的面孔,少女静静的等着他继续说下去。她知道,这个男子心中藏有很多事情,他需要一个倾述的对象,那么就让我来做这个倾听者吧。

缓缓转身,独孤风望向大殿那高高的屋顶,却是一片的漆黑,没有其他多余的颜色,心中微微一叹后,独孤风缓缓开口说道:“曾经,我不过只是一个普通的少年,一场场的离别波折,我的身上背负了破言的使命。一个叫做若惜的少女出现在我的世界,然而一场场的劫难,一次次的天涯相隔,直到如今。无意间到了魔界之中,邂逅少女墨黎......”

从独孤风记忆的开始,一直到现在,独孤风将自己能够回忆起的事情完完全全的说了出来,他自己也不知道说了多久,他只感觉,在他开口的霎那瞬间,即使是他自己也止不住那不断涌上喉咙的语言,自己心中的一切,他不介意向这个同样叫做若惜的少女倾述。

听完独孤风的述说,若惜早已泪流满面,那站在远处的十二战将也是不禁都有些难过。那个叫做墨黎的少女居然如此刚烈,如此豪情,为了救独孤风自爆身躯!那可是绝对形神俱灭的!为了自己的爱人,不惜形神俱灭,自古以来,几多情感,谁人能做的如此坦然?

“我感觉,你应该好好的活下去,墨黎姑娘因你而死,你更应该好好的活下去,不能让墨黎白白的牺牲!至于若惜,我想她一定不会在意你这段情感的,反而还会为那个墨黎而悲伤,而佩服她!”微微沉默半响后,君王神主若惜却是缓缓的开口说道,让独孤风心神不禁升起了一丝的亮光。

“你怎么知道若惜会原谅我?”对于前面的一句话,仿佛是给了独孤风一记当头棒喝,是啊,墨黎为了救我而死,我更应该好好活下去,我还要为墨黎报仇,苍天,黄天,我独孤风不杀你们,岂能甘心?我独孤风要变强,变的更强!形神俱灭又怎么?我独孤风要寻找能够复活墨黎的办法!

听到独孤风的疑惑,君王神主若惜也是微微一愣,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何自己会说若惜能够原谅她,似乎自己就是那个若惜,她的脑子里却是不禁也乱了起来。于是便回答道:“我想若惜应该不是小肚鸡肠之人,毕竟墨黎姑娘是为了救你而死,而若惜又那么的爱你。”

独孤风闻言,点了点头说道;“我会去寻找若惜的,我也会想若惜说明一切。”话音一落,独孤风的眼神却是骤然一冷,眼神望向大殿角落的空间传送门,只要跨越这里,便会来到道之墓地的最深处,苍黄两天就在那里!

空间一阵波动,一位身穿白袍,须发皆白的老者无声无息的出现在若惜与独孤风的面前,正是那忘情老者。看到老者的出现,君王神主若惜却是仿若小孩子一般喊道:“玄祖爷爷!”随后便扑到老者的怀里撒娇起来,让独孤风那如寒冰一般的面容之上泛起了一丝丝的微笑。

“拜见玄祖!”见到忘情老者,那护卫君王神主的十二战将纷纷单膝跪下,口中高呼道。这忘情老者似乎还另有一个称号,居然叫做:玄祖!而且好像在太古时期的地位很高的样子。

“拜见前辈。”独孤风对于这老者,心中有着一种莫名的恭敬,毫不犹豫的躬身拱手见礼。

忘情老者手缕胡须,捏了捏若惜的小鼻子说道:“快起来,小丫头,没看到独孤小友在这里,也不怕人家笑话。”话虽如此,但是老者的眼神之中却是尽是溺爱之色。

听到此言,若惜也是感觉自己有些失态,不禁小脸一红,从老者的怀里钻了出来,整理一下衣裙后,站在一旁低着头默不作声。

独孤风既然心结已解,不禁微微一笑后淡淡说道:“哪里哪里,小风羡慕还来不及,哪里还会取笑?”这种对长辈撒娇的情景,总是能够唤起独孤风那沉寂在心底的沉重记忆,自己的身世直到如今还是没有丝毫的线索。

眼神望向独孤风,忘情老者手缕白须,点了点头缓缓说道:“小友却是让老夫也是惊讶万分啊,若不是你无意间来到这道墓之中,而且还来到君王神墓,即使是老夫的神念都是没有丝毫的察觉啊。”以忘情老者的绝世修为,自然能够看出如今的独孤风比之当初在道墓之中,已然不可同日而语。

说到这里,独孤风不禁脸色黯然,有些伤怀的说道:“呵呵,略有顿悟,却是引来雷劫,渡劫失败,承蒙苍黄两天照顾,将我封印百载,却是无意间突破到了一个新的境界,然而墨黎却是为我而死!唉...”满腹的无奈,落寞,悲凉,还有那深深的杀机,让忘情老者与若惜也是不禁面现难过之色。

“虽说你如今突破到了一个新的境界,但是不说你现在不过只是灵魂之体,即使是你本体前来,也不是那苍天与黄天的对手!吾观你如今境界,似乎极其不稳定,像是一个过渡期。只要你能够再次有所突破,定然能够再次达到一个新的境界!至于苍天与黄天,你不用在意...”忘情老者微微一笑后,缓缓开口为独孤风解惑道。

此言说到最后,有些话却是并没有说出来,留给了独孤风无限的遐想。但是他心中坚信,这叫做玄祖的老者不会骗自己!他说不用在意,想必以后定然有机会手刃苍黄两天!想通这点,独孤风不禁躬身行礼说道:“独孤谢谢前辈!”毋须多言,仅仅谢谢二字,便可表示出独孤风心中的感激之情!

玄祖闻言微微一笑后说道:“有情如何,无情若何,有情亦无情,此为忘情!有情之时,你能够奋战比自己境界高出许多的强者,无情之时,潜力发挥,实力暴涨数倍!然而忘情呢?何谓有情亦无情?其实就是在两者之间折中罢了。”

独孤风闻言却是不禁面现疑惑之色,他知道,这是玄祖老者在借此机会指导自己修行,便直接说道:“独孤曾经踏入过无情心境,一对月白色无情之眸的确能够让自己视若无睹一切,只为战斗,万千情感尽皆不在心中。然而那忘情之心境,独孤却是一直未明。”

玄祖微微一笑,对于独孤风的疑惑似乎早就明理在心,只听他接着说道:“如你所说,无情之境,可以让心无杂念,一切皆空,战斗之时也是全力而为,实力堪比平时数倍!真正的强者,战斗之时便是要摒弃一切杂念,只为战斗!而所谓的忘情之境,则是在战斗之时,能够做到有情之心,越战越勇,不惧强敌!也可以做到无情之心,让自己心无杂念,看破一切虚妄,实力强悍!”

玄祖如此一说,却是让独孤风更是疑惑,只听他疑惑的问道:“有情而伤变无情,这是明显对立两种心境,又如何在战斗之时同时具备两种心境?”一个人只有一个心,根本不可能出现同时具备两种心境的说法,这才是独孤风真正疑惑的。

闻听独孤风的疑惑,玄祖不禁淡淡一笑,口中说道:“若是没有些许特别之处,自太古界灭,吾便在此,未出道墓一步,这忘情之境的法门,可以说是这无数载来,我最得意的创造!”

就在此时,独孤风赫然发现,玄祖的眼眸不知何时化为了一对月白之色,那冰冷的气息,让自己这灵魂状态的身体几乎将要冻结!然而却是不知何时,又有一股暖流缓缓流过,让自己的灵魂感觉舒服的想要颤抖,这莫名奇妙的变化让独孤风骇然变色,不禁惊呼道:“这就是忘情之境?”

月白色双眸缓缓化为正常之色,玄祖老者淡淡一笑后,点了点头继续说道:“自从你无意间跨越无情心境,便一直无法进入这种无情心境了吧?其实忘情,不过只是二字尔尔,什么才是真正的忘情,需要你自己去体悟。”

“忘情?有情与无情之间折中,便为忘情!”独孤风却是不禁面色疑惑的自言自语起来,然而不管他如何去想,都是感觉前方有层看不见的屏障一直挡着自己,怎么看都看不到那后面的情景,也走不过去,让心中感觉甚是憋闷!

“呵呵,一时半刻,你也是难以明了,顺其自然吧,混沌五鼎,你已然寻到了弱水神鼎,但是越是其他的几个神鼎的所在之处,却不是那么简单,一切小心为主!”玄祖一见独孤风那深思的模样,不禁手缕白须微微一笑,开口说道。

独孤风一听,顿时从自己的沉思中惊醒,对于玄祖所说,独孤风依然还是有些疑惑,便不禁问道:“前辈,那弱水神鼎的确在小风手中,而且成功的炼化,但是小风却是感觉这神鼎并没有什么特殊之处,掌控五行而已,我有《破灭神诀》,破灭之道比之混沌五行更强!”言语之间,独孤风缓缓伸出右手的食指,一道神秘的紫雷闪烁在指尖。

看到那即使是独孤风也不知道的神秘紫雷,玄祖却是眼神一亮,抚掌大笑道:“果然如此,原来是鸿蒙紫雷!难怪你能够创造出一条另辟蹊径的道途,有这鸿蒙紫雷在手,你未来的修行之路,谁也无法预料!”言谈之间,玄祖对于这鸿蒙紫雷似乎很是推崇。

“鸿蒙紫雷?这神秘紫色神雷原来叫做鸿蒙紫雷啊。”从第一次渡劫至今,这神秘的紫雷便一直不知它是何物,甚是神秘!如今闻听玄祖所说,似乎这鸿蒙紫雷大有来头,否则以玄祖那绝世的修为,神秘的身份,又怎会如此惊讶?

“呵呵,小风可能有所不知,这鸿蒙紫雷,即使是在太古之时,我们这些所谓的大神之间也只是一个传说!据说,这鸿蒙紫雷乃是道的体现!鸿蒙紫雷护体之人,即使是所谓的天道苍黄两天也无法抹杀你,想来被玄塔镇压,你会无事,这是必然的。”如此一来,玄祖也是方才明白,为何苍黄两天同至,以独孤风当时的修为境界而言,可以说是必死无疑,原来是有这鸿蒙紫雷护体。

听到玄祖所说,独孤风大吃一惊,这紫雷居然如此大有来头,怪不得一直到如今,自己的修为不停的跨越了数个层次,依然还是无法明白,无法掌控它,这东西一直藏在自己的识海之中,难得一见。想到这里,独孤风两手一摊,无奈的说道:“自我第一次渡劫开始,这紫雷便跟我神念融合,虽说淬炼了神念而成就了破灭之道,但是一直以来都无法掌控。”

“哈哈..”闻听独孤风所说,玄祖却是莫名其妙的大笑起来,只听他接着说道:“鸿蒙紫雷岂是那么好掌控的?那东西即使是老夫我也是从未接触过,但是我可以告诉你,混沌五鼎,单一就是一个鸡肋,但是若是当你五鼎聚齐,到那时候,你就知道这混沌五鼎的真正好处了。”

这一段话说来,让独孤风恍然大悟,怪不得玄祖老者让自己去寻那混沌五鼎,原来自有妙用,以玄祖的眼光,若是一般的东西,岂会入他法眼?但是这混沌五鼎到底有什么好处呢?五行聚齐,无非就是混沌阴阳,但是破灭之道在手,这些也是无用啊。

那一旁静听两人交谈的君王神主若惜在听到混沌五鼎之时,身形明显一阵,但是沉寂在思考中的独孤风却是并没有发现。此时的若惜心中有太多的疑惑,让她难以安宁,一定要搞清楚。自己等待了已经不知多少载,多少个轮回春秋了。

只见玄祖老者伸出手指略微掐算一番后,转而向独孤风说道:“道墓之中,不是久留之地,你还是快些离去吧,此番在魔界之中,鬼谷有一黄土神鼎,若是你将神鼎收取,会随即开启一个通往他界的通道,至于会去哪一界,老夫也不晓得。”

独孤风闻言不禁一愣,随后想到,在这道墓之中,一切法则皆然紊乱,自己感觉呆了没多久,外面可能已经过了几年,几十年,上百年了。便望了一眼让让自己依恋,挂念了数百年之久的面容后拱手说道:“却是又要麻烦前辈送小风出去了。”

玄祖闻言不禁微微一笑,袖袍一挥,一道漆黑的空间便被轰开,只听他淡淡说道:“些许小事,无足挂齿,去吧,未来的路还很长,一切的迷茫还等待你去揭开。”

独孤风虽然还不明白玄祖此言之中的深意,但是也狠狠的点了点头,如今心结解开,自己方才明白,前方的路是多么的漫长,多么的迷茫。但是若是回头看看走过来的脚印,自己相信,我独孤风定然会成功的!

独孤风就要离开,那一直未言的君王神主若惜,却是张口想要说什么,最后还是没有说出来。她知道,既然玄祖爷爷既然不说,自然有着他的深意,他的想法,自己怎么可以任性的捣乱呢?留恋不舍的看了眼独孤风离开的背影,若惜的心中暗暗说道,我们还会相见的,我坚信!无数载来,我都等了,那么即使在等下去,我依然还是会等!

就在独孤风即将进入那空间通道之时,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独孤风猛然回头望向若惜,不知为何的突然开口说道:“亿万载来,无尽轮回,咫尺天涯,苍天殇曲,为见伊人!我们会相见的。”独孤风却是并没有发觉,他的眼角,两道泪痕缓缓留下,滴落在地上,灵魂状态的他滴落的可以说是心泪,是心在流泪!这眼泪也滴落在若惜的心里,让她的心不禁一震。

再也忍不住涌上眼睛的泪水,若惜猛然跑过去抱住独孤风,却是抱住了一个虚影,灵魂状态独孤风却是有形无质,若惜不禁哽咽的说道:“我知道,我明白,我坚信,一切都会有一个结束的时候,我等你!”言罢,若惜便退回到玄祖身旁,对着独孤风挥手道别。

看了一眼泪流满面的若惜,还有那在一旁微笑着,似乎在鼓励自己的玄祖,独孤风挥了挥手,坦然踏入空间通道之中,连同那空间通道一起消失不见。

独孤风已经走了。君王神主若惜却是再也忍不住心中的那一丝柔弱,蹲在地上伤心的哭泣起来。即使是那远远观望的十二战将,也不禁为这少女黯然神伤,若惜神主为了玄录大神,等待无数载,无尽轮回,此时却是相见不能相认。

玄祖缓缓蹲下,怜爱的摸了摸若惜的脑袋,安慰她说道:“若儿,你应该明白。太古大劫之前,录儿毅然投入轮回,就是为了那所谓的大劫,然而大劫不仅依然降临,你父亲也以身抗劫,失败身陨。魔祖逆天改命,妄图逆转大劫,也是失败被封。而我被大道缠身,无法相帮。你要相信录儿,终有一日,你们会团聚在一起的。”

哭泣中的若惜闻言,抬起头来望向玄祖,一边点头一边哽咽的说道:“若儿明白,若儿只是为玄录大哥伤心,他经历了太多的磨难,而若儿却只能在这里空等,帮不上什么忙。”

微微一笑,玄祖溺爱的拂去若惜脸蛋上的泪痕,缓缓开口说道:“人之一生,岂能没有磨难,没有挫折?没有这些,录儿如何去成长?只有经历了无尽的磨难之后,录儿才能跨越一道道的鸿沟,才能成功!何况,谁说你没有帮上忙?你那一魂四魄的转世之身便是帮了录儿的忙。若是没有情的力量,终难窥道。人非草木,孰能无情?”

听到玄祖的解惑,若惜已经确定了自己的想法,独孤风就是玄录,就是自己在这君王神墓之中等待了无数载,无尽轮回的人。能够见到玄录大哥,若惜的心中便已然知足了,知道了玄录大哥的存在,她才能有继续等下去的动力!

而那十二战将闻言,却是不禁都心神大震,只听曾经与独孤风大战的为首那人开口说道:“玄祖前辈,您说方才那叫做独孤风的青年就是玄录大神?”

闻听此言,玄祖却是畅快一笑,开口说道:“是又如何,不是有能如何?无尽轮回,万载苍茫,玄录已然不是曾经的玄录,也可以说是玄录,若是非要一个定义,那便是一个有着录儿的心,但不是录儿的人。大劫真正降临之时,一切便都明了!是灭,是生,亦或其他?”

这玄妙晦涩难懂的话语却是让若惜与十二战将纷纷皱紧了眉头,不明所以,若惜抬眼望去,却是不知玄祖爷爷何时已经离去。只有那临走之时的话音依然在君王神殿之中回荡。难道玄录大哥不再是玄录大哥了?但是只要他有着玄录大哥的心,那便永远是若儿心中的那个身影!

于此同时,魔界洪荒圣山之巅,那曾经镇压独孤风玄塔依然耸立在那里,似乎苍黄两天还不知道,被他们认定为变数的独孤风早就已然踏出封印。也或许是他们知道了,但是为了镇压魔祖而无法分神。

玄塔之旁,一袭黑袍的天魔微闭双目,盘膝坐在那里,似乎在修炼之中。而弑神小兽却是并没有睡觉,无聊的在圣山之巅来回的晃悠。自从独孤风自我封印以来,已经过去了三年,小兽听天魔念叨过,若是时间久了醒不过来,醒过来的可能性就越小了。

虽说如此,但是弑神小兽凭借那与生俱来的直觉,他认为自己的小主人定然会醒来的。逛了一小会儿后,小兽来到独孤风的旁边,灰色的一对眼睛望着小主人那空洞无神的双眸,暗道,小主人快点醒来吧,宝宝很想你。虽然不能说话,但是在小兽的心里,他却是给自己起名叫宝宝。

就在此时,宝宝却是惊讶的发现,小主人独孤风的眼神深处,一点光亮缓缓出现,而后越来越清晰!这便是将要醒过来的征兆!宝宝一见,不禁甚是欢喜的嘶吼一声,将一旁修炼的天魔惊醒。

天魔本来以为是有人来犯,徒一睁开双眼,便陡然暴起一阵狂猛的杀机,还有那冲天的毁灭气息!待看到小兽的爪子一个劲的指着独孤风之时,天魔顿时有些惊讶,将周身气势散去,瞬间来到独孤风的身旁,也是看到了独孤风眼中的光亮。

两道紫芒自独孤风双眸之中激射而向虚空,独孤风那三年未动的手臂微微一颤,而后整个人便站立而起,嘴角挂着一丝浅笑的望着一直守护在自己身边的天魔和弑神小兽。他们才是如今自己身边最亲近的人!真正的兄弟,真正的伙伴!

【忘情铁杆群:90686318 大家跃勇加入啊,谢谢大家支持忘情。 还有看盗版的兄弟,希望能够来17K注册帐号支持忘情!读者兄弟们的支持就是忘情无穷无尽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