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虚无至尊道

遗弃之地,神秘玉符,至尊道义,孤傲少年……坚毅之心,无名剑诀,沧海情愿,苍茫...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百三六章 诛仙阵图(一)
章节列表
第一百三六章 诛仙阵图(一)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六百年前,独孤风便已经从洪荒圣山之巅的封印中走出,消息传遍了整个魔界。而六百年来,那玄塔却是一直都没有消失,引得众多大神通者的窥视。毕竟能够镇压独孤风,而且那气息足以让天尊感觉到心惊的法宝,定然不是凡物!

此时正值清晨,带着生命的朝气晨光,让心结释然的独孤风感觉到一阵传自心底的温暖。遥望着那明媚的蓝天,独孤风单手缓缓伸出,天地之间万千水元力源源不绝的蜂拥而来,在其手中化为一颗蓝色的星光,在清晨那温暖的阳光的折射下,闪烁着耀眼的光芒。

嘴角微微一笑,独孤风随手将手中那颗蓝色的星光抛向天空,只听波的一声,星光爆开,宛若下雨一般的星光飘洒而下。天魔自然看到了独孤风嘴角的那一丝浅笑,心中也甚是安慰,迷茫之心遥途三载,最终却是看破重重迷雾,曾经那个孤傲不羁的独孤风回来了!

看到如此美丽的景象,那近乎童心的弑神小兽却是不停的吱吱乱叫,甚是欢喜,早已化为了松鼠大小,跳到了独孤风的肩膀之上。这里,是它的家,是它自出生以来最依恋的地方。它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只知道从第一次见面开始,我弑神兽宝宝注定了要跟随这个小主人。

“无量寿佛,贫道看来是第一个先到的。”一声道号传来,让独孤风三人不禁微微一愣,转头望去,便见在那半空之中,一位身穿青色道袍的道人,手持一只七彩的树枝,一脸慈祥的微笑,让人一看之下甚是舒服,但是对于那所谓的慈祥微笑,独孤风和天魔却是感觉那么的虚伪,让两人顿生戒备。

“先到如何,后到若何,是你的终究是你的,不是你的不过徒劳尔尔。”人未到,声先至,话音一落,空间一阵波动,一位身穿白色八卦道袍,手持拂尘,须发皆白的老者的身影方才缓缓出现。那略带笑意的眼神望向那先前来到的道人,泛着一丝的不屑和厌恶。

“呵呵,大师兄来了,师弟有礼了。”那青袍道人却是仿佛没有看到白袍老者的眼神一般,手持七彩树枝,微微拱手说道。

看到对方如此做作,那白袍老者眼中的厌恶之色更甚,冷冷哼一声后,便望着那散发着玄黄之气的玄塔默不作声,似乎在等待着什么。那青袍道人吃瘪,却是仿佛不知道一般,依然还是面带着微笑,望着玄塔也是默不作声。这两位突如其来的高手,却是丝毫不将独孤风与天魔二人放在眼中!

对于这两位道人似乎淡然,然而心机甚深的模样,独孤风的心中感觉一阵的厌恶,不说那青袍道人,即使这白袍老者也不过是个瘾君子罢了。而那一旁的天魔却是紧握着双拳,一对漆黑色的毁灭双眸冷冷盯着半空之中望着玄塔默不作声的两位道人,以其孤傲的本性,被人无视,岂能不怒?

而那弑神小兽则是蹲坐在独孤风的肩膀上,小爪子对着半空中的两位道人挥舞着,看到两人那居高临下的臭屁模样,连这弑神小兽都看不顺眼了。天地所生的弑神兽,弑神而存在!成熟期之时,可弑杀天尊,所以小兽对于半空的两位道人,并没有放在眼中。

就在此时,那白袍老者却是疑惑的向下方看了一眼,有些意外的缓缓开口说道:“小小魔界之中,除了神无涯,居然还有一位准天尊的存在。”待看到天魔那双完全漆黑色的双眸之时,原本一脸淡然的他惊呼道:“居然是毁灭双眸!”

那青袍道人闻言,不禁微微一愣,待望向天魔之时,眼神顿时也有些诧异,毁灭双眸代表的便是这黑袍的青年领悟的乃是毁灭法则,在天道之中,那可是至高法则,若是一直修行下去,天尊位业定然可成,将又是一个劲敌!

然而这不过只是小事尔尔,待看到独孤风之时,白袍老者与青袍道人皆然脸色一变,概因在他们那强大的神念之中,却是根本不纯在这个人!若不是亲眼看到,他们绝对不会发现他的存在!那白袍老者脸色微微一变,开口问道:“这位小友莫非就是独孤风?”

淡淡的望向白袍老者,独孤风的眼神之中,却是并没有丝毫的表情,心中也是一片古井不波。他能够清晰的感受到,这突如其来的两位道人,都是神秘强悍的存在,先前道人手中的七彩树枝便是一个在传说中的人物的象征,而他叫这白跑老者为大师兄,两人的身份便是可以一言道出。

只听独孤风缓缓开口说道:“在下独孤风,前辈想必就是太上天尊了吧,这位想必就是菩提天尊了。”即使对方是天尊,独孤风依然还是面色淡然,没有丝毫的恭敬之色,在他眼中,不管你是天尊也好,凡人也罢,不在我独孤风心中,你便什么都不是。

太上与菩提听闻独孤风此言,却是并没有多少的惊讶,但是独孤风那宠辱不惊,一脸的淡然却是让二人的眉头微微一皱。自古以来,便有传言:天道无情,天尊之下尽皆蝼蚁!一个不是天尊的修者见到天尊都要行礼,以示恭敬,而这两个一袭黑袍的孤傲青年,似乎并不将我等天尊看在眼中。

与此同时,空间一阵波动,一位身穿黄袍,身披袈裟,端坐与一座十二品金莲之上的大佛出现在菩提天尊身旁,此人身份自然不用猜测便可道出,正是那佛门鼻祖,大成佛佛祖接引天尊!而那菩提天尊便是其师弟,远古之时,两人共立三千宏远立下佛门,天降无量量功德而成天尊位业。

接引天尊方才到此,便听其高呼一声佛后后说道:“阿弥陀佛,太上师兄却是先行来此,接引有礼了。”据传说,众位天尊之中,唯独这接引天尊脾气最好,可以说真正的贯彻了佛门的宗旨,而佛门之所以有些臭名在外,便是因为那菩提在洪荒之时的无耻之名。

太上手中拂尘一缕,微微一笑,淡淡说道:“未想到接引师弟对这玄塔也是好奇啊。”言下之意也就是说,你接引莫非想跟本尊夺这玄塔?

那佛像庄严的接引浅浅一笑,双手合十缓缓说道:“呵呵,一向清静无为的大师兄尚且好奇,接引自然也是有些好奇,便来了。”这一向脾气甚少的接引却是来了一个回马枪,意思是说,你太上这沽名钓誉的瘾君子都来了,我为什么不能来。

“真是好笑,佛门果然无耻!”一道冷冷的声音自虚空中传来,只见一位身穿紫袍,脚踏青云,头戴道稽的中年道人自天际边缓缓而来,停在了太上一旁,那威严的面貌,一袭的紫袍,整个天地之间除开一人,便别无他人了,正是原始天尊!

那一直面带微笑的菩提道人陡然闻听此言,勃然大怒,而那端坐于莲台之上的接引天尊却是微微一笑,开口说道:“敢问原始师兄,何为无耻,何为不无耻?”

原始天尊一听接引天尊此言,便晓得他又要玩那文字游戏,便冷冷一哼,甚是不屑的说道:“天为盘古所开,地为盘古所化,天地之间万物皆尊盘古神道,尔等不但不尊,反而另辟蹊径,修那左道,委实不为人子!”自远古封神一战后,阐教大兴,这原始天尊对于那并立的佛门却一直都不感冒,言语之间也甚是恶毒。

脾气甚好的接引天尊却是依然微微一笑,淡淡说道:“汝等三清为那盘古元神所化,吾与师弟自混沌之时便已存在,与那盘古并无因果,为何尊其之道?原始师兄方才所言,却是差矣。”那没有丝毫火气的面色,让闻听其所言的原始天尊真相狠狠的给他一巴掌。

“终究到底,众人也不过只是为了这玄塔而来,何须多言?”虚空之中,一声刺耳的钟鸣,响彻天地,一位身穿金袍,腰挂一柄长剑的中年人脚踏虚空缓步而来,天地之间顿时万妖跪伏!感受其身上那磅礴的皇者之气,便可知此人便是众位天尊之中的妖族至尊:东皇!

“要战便战,吾岂会怕了尔等?”紧跟东皇天尊之后,一道声音陡然自虚空之中传来,四柄数万丈高大的巨剑自天际边激射而来,分立四方,一位身穿黑袍,背负双手的中年人虚空而立在四剑中间,眼神冷冽的望着对面的菩提,接引,东皇三人!一股肃杀之气顿时充斥了整个天地!各界震惊!

这么大的动静,魔界界主神无涯自然有所感应,毋须猜想便可晓得除了那高高在上的几位天尊,谁人能搞出这么大的动静?想到这里,哪里还敢怠慢,赶紧向洪荒圣山之巅赶来,天尊在此,他一介准天尊修者自然不敢妄用瞬移,一个弄不好,便会在天尊的气势力场之下迷失在茫茫空间缝隙中了。

刚刚赶到,正好是通天天尊四剑齐出的场面,一看要动手了,神无涯赶紧凌空拱手面向六位天尊说道:“神无涯拜见各位天尊,不知各位天尊降临魔界,所为何事?”万一这六位天尊在魔界大打出手,以天尊那强悍的实力,这魔界还不就毁了!

其他天尊却是根本没有将神无涯这魔界界主放在眼中,但是作为人教教主的太上天尊,却是不能不言,毕竟这神无涯乃是人皇轩辕之子,只听他缓缓开口说道:“无涯,此事你毋须多管,天尊行事,你也插不了手。”言语之间,意思很明显,你虽然是魔界界主,但是我们天尊办事,你还是远远离开的好。

神无涯一听此言,便知这几位天尊看来是真要动手了。想必便是那神秘高手留下的玄塔所至,但是他又不能不管,无奈之下,只好说道:“各位天尊,请听无涯一言,道祖曾言,严禁任何人在其他各界任意行事,无涯作为一界界主,如何向道祖他老人家交代?”

听到神无涯所言,一众对峙的天尊脸色顿时有些不满之色,暗道这神无涯真是不识好歹!天尊之中性情最直接,也是脾气最暴的通天天尊转而望向神无涯冷冷说道:“道祖已然入了混沌三十三外天之上,这各界之事已然不管,莫非你是在威胁我等?”

通天天尊此言却是略微带了一丝天尊的威压向神无涯扑面而来,让神无涯心中不禁咯噔一下,赶紧摇摇头开口说道:“无涯不敢,天尊莫怒,无涯这就告退。”话音一落,无涯便向众位天尊躬身一礼,同时给下方的天魔与独孤风传音,让他们二人也赶紧离开,免得殃及池鱼。

在独孤风悟心五百载之时,天魔与神无涯便成了忘年之交,闻听神无涯即使在此时也未忘记关心自己,心头不禁一暖。漆黑色的双眸冷冷的看了一眼那方才对神无涯冷言厉色的通天天尊,心中暗暗说道,若是有朝一日,吾毁灭法则大成,与法则融为一体,定要跟你通天一决高下!

作为一介天尊,神觉自然甚是敏感,感觉到天魔眼神之中的淡淡杀机,以及那浓郁的战意,通天天尊冷然看了天魔一眼,哼了一声,却是对于一介蝼蚁没有丝毫兴趣。那一声冷哼却是仿佛一柄大锤轰然砸在天魔心神之上,不禁噗的一声,喷出一道鲜血!

天魔直感觉眼冒金花,就在快要倒地之时,一个强有力的手臂缓缓伸出,将天魔扶住。一对月白色的双眸冷然望向虚空,与通天天尊那一对杀意纵横的双眼对视!却是独孤风在道墓之中受到玄祖老者指点,已经能够在特定的时候将心境转化为无情!

无情心境,一切皆无,心中尽空,实力超发挥数倍!月白色的双眸深处,点点紫金色的星光缓缓凝聚,通天天尊却是陡然自那紫金色的星光中感觉到了一丝丝危险的气息!冷冷一哼,各界之中,包括各位天尊,谁人敢跟通天比拼意念?通天天尊,杀道鼻祖,充满杀意的眼神能够直接杀灭灵魂!

剑无之境,本来实力便是不稳,即使是独孤风自己也无法控制。哪怕是独孤风此时处于无情心境,实力暴涨数倍,然而破灭之道毕竟初窥门径,尚未完全掌控,面对修为逆天的通天天尊,自然唯有败北一途!两人对视许久,独孤风的嘴角,一行血迹缓缓留下,让神无涯一阵担忧,那天魔却是还有些眩晕,并未看见。

一道灰芒陡然射向天际,目标居然便是那通天天尊!神无涯暗道一声不好,转眼一看,那一直蹲坐在独孤风右肩之上的灰色小兽却是不见。若是这小兽被通天天尊击杀,这独孤风还不要闹翻天?一个弄不好,这被称之为一代天骄的孤傲青年便要真正的身陨在此了。

通天天尊自然是察觉到了那灰芒,嘴角不屑的冷冷一哼,右手袖袍随意一挥,一道无形的气劲便迎了上去,只听轰的一声,那道灰芒便自虚空陡然砸在洪荒圣山之巅,带起漫天粉尘,以及纷乱的碎石。神无涯更是不忍再看,微闭上了眼睛。

在通天天尊分神之际,独孤风眼中陡然闪现一道紫色惊雷,顿时挣脱了通天天尊的锁定,满怀焦急的来到小兽落地之处。弑神小兽,天地所生,自然难死难灭!虽说小兽还未长大,但是通天天尊方才一击却是并未将小兽放在眼中,所以攻击力也不是很强。

待独孤风从漫天尘烟之中抱起小兽之时,小兽那一对灰色的小眼却是落下两滴眼泪,一对小爪子上满是伤痕,只见小兽难过的一个劲的舔着。虽说小兽不知诞生了多少岁月,但是毕竟还只是成长期的幼兽,在独孤风的眼中就像一个孩童,独孤风怎会忍心让它受到伤害?

一股冲天怒火直冲天际,顿时冲散了一片片的白云,蔚蓝色的天空一片茫然!独孤风右手平伸,顿时天地变色,墨色雷云笼罩了整个洪荒圣山之巅,一道道雷鸣不绝于耳!各位天尊顿时脸色狂变,这独孤风居然以一己之力引动天相!

“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独孤兄弟莫要意气用事,若是拼死相斗,身陨在此,你身上肩负的使命谁去完成?”却是那神无涯感受到了独孤风想要为小兽讨回公道的滔天怒火,赶紧给他传音说道,毕竟独孤风虽强,但是面对天尊的话,他绝对是败多胜少!

那虚空之中顶天而立的四柄巨剑早已然剑尖直指独孤风,蓄势待发。然而突然之间,雷云散去,温暖的阳光再次洒在洪荒圣山之巅。独孤风心境缓缓平复下来,的确如神无涯所说,自己不能意气用事,还有很多事情要去做,还有很多的责任自己要去背负,还有很多的任务需要自己去完成!所以,我独孤风不能死!

将小兽抱在怀里,神无涯同时也过来背起天魔,三人一兽顿时腾空而起,向远方飞去。众位天尊看着独孤风等人离去的身影,六人的眼中却是同时泛起一丝浓郁的杀机!这独孤风在以后的岁月里定然是一个变数!说不定可能这场亘古的浩劫,会因他而改变些什么。

但是他们却是都没有动手,他们依然还记得道祖临走之前的忠告。道祖曾言,莫出洪荒!然而他们最后还是经不住玄塔的诱惑,来到了洪荒之外的魔界。不是他们贪婪这神秘的玄塔,而是不想让对方得到这玄塔罢了。既然两边都想到了这点,便都纷纷而来,一场大战自然是少不了。

独孤风等人飞出数千万里之遥后,三人落在一座小山峰顶,只听那魔界界主神无涯有些责备的开口说道:“自古以来,天道无情,天尊之下尽皆蝼蚁,天尊若想灭杀我等,不过轻而易举罢了,你可知方才有多危险?”由不得神无涯不担忧,若是天尊发怒,天魔,自己,独孤风三人定然在劫难逃!即使是道祖怪罪下来,也不会把天尊怎样。

神无涯的关心之情,独孤风又怎会不知?即使孤傲如他,也是生不起半分的怒火。站在小山峰顶,眼神遥遥的望向魔界中央的洪荒圣山,天尊?也不过只是天道之下的蝼蚁罢了。黄天留下的一个玄塔虚影都能让尔等如此相争,天尊的传说,也不过尔尔如此。

虽说今日我独孤风惨败而逃,但是若是待吾破灭之道修成之际,尔等天尊不过蝼蚁罢了!还有那苍天,黄天,欠我独孤风的血债终究是要还的!鸿蒙紫雷,破灭之道,无为剑道,我独孤风就不相信,若是修成之际,你们还能阻我独孤乎?

强者的心,在这一颗,滋生在独孤风的这副躯体之中。强者的心,是孤傲的!强者的眼眸,是迷茫的!之所以迷茫,是因为他们不知道,何时方才是最强?天道是真实存在的,那么据说在天尊之上更加神秘的大道呢?它是否也真实的如苍黄两天般一样存在?若是真的存在,那么大道道祖,是它之下的蝼蚁,还是掌控它的主人?

众人皆然沉默半响过后,天魔方才悠悠醒来,待看到众人已经不在洪荒圣山之巅之时,顿时疑惑的问道:“发生了什么事,我们怎么来到这里了?”先前那晕乎乎的感觉还充斥在识海之中,让他有些心神难宁,暗道这天尊果然强悍,如今的自己,居然不是一合之敌。

看到天魔醒来之后,神无涯便欣慰的一笑,为他解惑道:“幸好你小子没事,以前我就跟你说过,你如今的实力已经有了准天尊级别。但是你要知道一点,准天尊虽然也带天尊两个字,但是绝对是一个难以逾越的鸿沟!自洪荒到如今,无数载来,多少准天尊位业的修者终生难以跨越,最终在大劫之中化为灰灰,你小子居然敢跟天尊对峙!”

神无涯说话之间,神色有些激动,言语也是有些厉色,但是天魔却是并没有丝毫的芥蒂,他知道,神无涯是为了自己好。便面向神无涯拱手说道:“谢谢无涯大哥,天魔却是有些莽撞了,未想到这天尊居然如此之强,天魔居然不是一合之敌。”

此时的天魔认错的模样,却是宛若一个向自己大哥认错的弟弟一般,神无涯的嘴角不禁挂起一丝欣慰的笑容。走到天魔的面前,拍了拍天魔肩膀,神无涯开口说道:“天魔莫要灰心,掌控毁灭法则,以你的潜力,终有一日也会成为与天尊一般的存在!”

天魔闻言,感激的点了点头,两人手掌相击在一起,开怀大笑,滚滚音波传入虚空,响彻天地!那站在峰顶远眺的独孤风见到此情此景,不禁微微一笑,真正的情感,方才是如此吧。自己与天魔之间,也可以说是忘年之交,可以为之而死的兄弟之情。

就在三人都是皆大欢喜之时,遥远之处的虚空中陡然传来一声惊响,顿时将三人的目光吸引而来。那声音传来的方向,正是数千万里之外的洪荒圣山之巅!看来六位天尊已经开战了。只听独孤风面现疑惑的望向神无涯问道:“据说,洪荒之时,除开已经销声匿迹许久的女娲天尊之外,还有七位天尊,如今六位已至,为何不见那伏羲天尊?”

听到独孤风所问,神无涯微微一笑,有些自豪的说道:“若说各位天尊之中,唯有伏羲天尊最是低调,而且其成就天尊位业也是轮回转世为人身之后,虚空排演乾坤八卦而成!也可以说是人族的第一代人皇!吾父轩辕乃是第三代人皇,对于伏羲天尊甚是推崇。”

独孤风闻言,微微点头,开口说道:“有关于人皇的传说,独孤也是略有耳闻,伏羲天尊为一代人皇,神农为二代,轩辕为三代。”毕竟在真龙血脉未觉醒之时,独孤风对于这人族的传说,也是耳闻不少。即使是后来真龙血脉觉醒,独孤风也是感觉自己作为一个人,多过一条龙。

神无涯淡淡一笑,却是紧接着说道:“另外还有一说,独孤兄与天魔兄或许并不晓得。伏羲天尊作为第一代人皇,乃是自己轮回转世而成,并且借此成就无量量天尊位业!然而太上天尊自此之后却是创立人教争夺天地气运,神农人皇,便是他钦点!而我轩辕一脉能够成为第三代人皇,却是得到了真龙一族相助,而且更是得到了真龙血脉的传承!”

说到这里,神无涯却是望向独孤风,眼神有些许的激动,自那次独孤风以身应劫之时,他便完全可以确定,独孤风定然是真龙血脉!而且是纯正的真龙,不像轩辕一族乃是拥有真龙血脉的人族!

看到神无涯的眼神,独孤风自然知道他的心中所想,然而独孤风对于一切也是什么都不知道,便无奈的说道:“对于远古之时,真龙一族的那场劫难,我却是一点都不知晓。”

神无涯一听独孤风所说,眼神有些诧异,但是他能够确定,独孤风是真的不知道,以独孤风的性情,是不会说假话的。便有些遗憾的叹息一声后说道:“其实,造成真龙一族劫难的便是那些所谓的高高在上的天尊!当年我父皇被困兜率宫,无法相救,而后真龙一族近乎被灭,父皇一人也不是各大天尊对手,便自封在火云宫,终生不出一步!”

听完神无涯所说,独孤风身躯微微一阵,看来轩辕一族并没有背叛真龙一族,之所以当初轩辕一族没有出手相助,想必其中定然有所隐情,轩辕人皇自我封印在火云宫,居然终生不出,如此豪情,如此肝胆相照,可谓是一代人杰!

就在此时,虚空之中,一声暴喝声陡然传来,“既然尔等都来了,今日非要让尔等吃不了,兜着走!四方天极,听吾尊令,诛仙阵图,赦!”话音未落,一张掩盖整个天地的巨大图案突然浮现在虚空之中,菩提,接引,东皇三人还未反应过来,便被阵图包围,紧接着,四柄顶天而立的巨剑射入阵图之中分立四方!

一见此景,神无涯有些诧异的说道:“诛仙大阵!除开当年那场大劫,通天天尊居然让诛仙大阵重现天地,看来此事难以善了,魔界难保了!”言语之间,神无涯似乎对于这诛仙大阵忌惮无比,而且似乎这诛仙大阵有什么特别之处,让独孤风与天魔两人甚是疑惑。

神无涯看到两人疑惑的表情,便晓得这些上古秘闻,他们二人都不知道,便开口解释道:“通天天尊手中四柄仙剑,名为:诛仙!远古洪荒之时,根本没有神之一说,诛仙,诛仙,只要你是仙,尽可诛杀!诛仙阵图一出,配合诛仙四剑,可以笼罩整个洪荒大地,非四位天尊不可破之!当年一战,便是由于以这诛仙大阵为引,崩碎了整个洪荒!”

独孤风与天魔两人闻言,对视一眼后,都感觉到心中的那种惊骇!自古以来,便有传言,远古之时的洪荒大地,无穷无尽,即使如今各界加在一起,也没有当初的洪荒大!而这诛仙大阵居然可以崩碎洪荒大地,那需要多么强的修为,多么强大的力量?天尊的实力,便由此可见一斑!

三人虽在数千万里之遥,但是天尊相争,声势极大,三人也是能够依稀的看清,只听神无涯接着说道:“自封神大劫之后,道祖严令通天天尊慎用诛仙阵图!无数载来,却是一直未见通天天尊用过,然而今日却是阵图,四剑齐出,一切难以善了,阵图不破,即使是通天天尊他自己也无法撤销大阵!弄不好,各界的空间都会在众位天尊的争斗之中崩碎!”

一听此言,独孤风与天魔两人也是眉头不禁一皱,有些沉重,然而他们三人都是实力不足,这天尊的争斗根本不是他们能够插手的。独孤风的心中不由得想到,如今自己剑无之境的实力,加上无情心境的提升,一般的准天尊位业修者,必然不是我的对手。然而这天尊境界,自己还是只能仰望!一个境界之差,却是仿若万里鸿沟,难以跨越。

剑无之境,何时是终,何时方能明悟更上的一层境界?想必若是突破,天尊境界定然不在话下!然而那突破的气急在哪里?猛然之间,独孤风心神一震,方才居然差点因为多想其他而迷失了自己的本性,天尊的实力虽强,但是我独孤风也不羡慕,因为我独孤风能够比之更强!

剑婴,剑我之境皆然乃是初成,小成,大成,自己却是着想了。如今你剑无之境不过初成,待小成,大成之后,突破的契机与灵感在自然顺理成章而来,自己却心急了。自修剑道以来,无数场的战斗,让自己对于强大的实力越来越依赖,居然差点忘记了师父的教诲,练剑,便是练心!没有心境,剑境难成!

想到这里,独孤风不禁微微一笑,再次打开一个心结,破掉心中的一丝迷茫,心境的修为能够明显的感受到提升。就像如此这般,踏踏实实,一步步的走,终有一日,我独孤风剑道终究会成,破灭之道会成!为何还要执着于那虚无缥缈的力量呢?

抬眼望向数千万里之遥的惊天激战,独孤风的心境一片淡然,眼中战斗便是战斗,没有其他,心中的影像不过只是几个毫不相关的人在战斗,别无其他。此时独孤风却是不知不觉间跨入了一个难以言明的心境之中,不同于有情,不同于无情,也不同于玄祖老者曾经说过的忘情。

距离独孤风最近的天魔与神无涯两人自然也是感觉到了独孤风在和瞬间的数种变化,两人对视一眼,皆然暗道,不愧是天纵奇才,一场战斗,一场磨难,亦或是一场挫折,他都能够从中寻到突破顿悟的契机!一代天骄独孤风之名,果然不是虚的!

话说,此时正在激战之中的六位天尊,诛仙大阵分为四门,没门都有一柄仙剑阻拦,除开这四道出口,其他之处尽皆死门!只可惜,三清道尊毕竟是三人,四个门户,却是有了一个门户欠缺。这大阵顿时变得不完整,有很多处破绽。

若说阵法,天地之间若推最强,莫过于诛仙阵图了。就在三清道尊有些遗憾之时,空间一阵波动,却是出现十二道身影,为首一人面目狰狞,身高两丈,头顶一角,背生双翼,正是巫族十二祖神的老大:帝江祖神!

徒一出现,便听帝江哈哈一笑后说道:“三清道尊,十二祖巫前来相助!”巫妖两族本就是死敌,东皇与接引,菩提等人勾结在一起,十二祖巫虽然不聪明,但绝对也不是笨蛋,自然也是要找几个同盟相助,便选择了素来与东皇天尊不合的三清道尊。

太上,原始,通天对视一眼,纷纷抚掌笑道:“如此甚少,十二祖巫且去南门,东皇那厮便交给你们了。”十二祖巫打的小九九,三清道祖自然清楚无比,然而大劫之中,若是孤军奋斗,定然难以生存,而这十二祖巫虽说修为不强,然而十二祖巫会合在一起,却是能够聚成盘古之身,实力比之天尊也是只强不弱!

观战的神无涯一见之下,顿时惊呼道:“十二祖巫居然也来了!这下菩提,接引,东皇三人难以善了了!那后土已然以身化轮回,为那鬼界界主,却是妄入我魔界,此事早晚要与他有个计较,十二祖巫聚集一起,实力比之天尊也是只强不弱!”

然而,与此同时,只听独孤风缓缓开口说道:“还有让你更惊讶的,又来了一个人。”独孤风此言一出,顿时让神无涯与天魔两人大吃一惊,概因两人的神念却是没有丝毫感应,似乎想到了什么,神无涯紧紧的盯着数千万里之外的战圈。

就在十二祖巫刚至,菩提,接引,东皇三人情形危机之时,虚空之中,一道声音缓缓传来,“亿万载来,无尽轮回,世世因果,今日将结。”话音刚落,一道身影赫然直接出现在诛仙大阵之中!一袭青色的道袍,坦然的背负着双手,一脸的淡然之色,正是七大天尊之中的伏羲天尊!

“伏...羲..天尊?”神无涯有些惊讶的口齿不清的望向独孤风,他的心中甚是疑惑,独孤风是如何感应到的,按道理说,以天尊的境界修为,一个准天尊实力的修者是绝对无法感应到天尊踪迹的!

只听独孤风并未转头,嘴唇微张,道出二字:“感觉。”然而神无涯与天魔两人陡然闻听,皆然面现疑惑之色。感觉?仅仅凭感觉么?他们二人又哪里知道,已然踏入剑无之境的独孤风,一切尽皆,原本流淌在经脉的破灭剑元尽皆无有,识海之中的剑意神念也化为无有,自身无,不在天地中!

如此这般,一切神通秘术皆然乃是由无化有,信手拈来!神念没有了,代替的是一种更加诡异神秘的灵觉,剑元没有了,然而整个天地间的一切元力都可化为破灭之剑!唯一不稳定的便是,这灵觉有的时候能够感觉到,有的时候却是无法感觉到。而修为有的时候能够发挥的力量却是少的可怜,神通虽然还在,但是力量却是会无限消弱,而有些时候却是能够一剑灭杀准天尊的修者!就像当初灭杀幽冥鬼尊一般!

对于这些,独孤风自然知道天魔与神无涯不明白,自己也不知道如何来解释,便可只能道出感觉二字。而天魔与神无涯两人见独孤风并没有继续解释下去,便没有再去问,以他们的本性,自然不会是那种所谓的小肚鸡肠,多想之人,他们对自己身边的人,那是绝对百分百的信任!独孤风的神秘,他们虽然疑惑,但是却是绝对没有怀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