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虚无至尊道

遗弃之地,神秘玉符,至尊道义,孤傲少年……坚毅之心,无名剑诀,沧海情愿,苍茫...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百四三章 太古之谜(二)
章节列表
第一百四三章 太古之谜(二)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在听完道祖所说之后,众位天尊最想问的便是如何成就顶天级修为境界。但是一个个却又不知如何开口来问,他们知道,即使是问了,道祖也肯定是敷衍了事。毕竟修道一途,即使别人告诉你了,机缘不到,你也难有寸进,道之所说,谁又能真的将其言明?

鸿韵似乎也明白这一众徒弟所想,微微张开双目,缓缓开口言道:“尔等晓得,这修行一途,自修真界便是金丹,元婴,归体,真我,渡劫,大乘。成就仙业之后便是凡仙,真仙,玄仙,仙帝,仙尊。领悟天道法则之后,成就神体,便是初神,天神,大罗天神,准天尊,天尊。世人皆道,天尊之下尽皆蝼蚁!然而非也,天尊之境,不过只是将天道法则领悟到了一个极致罢了。若是能够突破天道束缚,成为那与大道一般的等阶之后,便是顶天级!”这一番话说来,却是让一众天尊又深思起来,更加的疑惑。

沉默半响之后,便听到那菩提天尊首先开口问道:“师父,如何来成就这顶天级境界呢?”此言一出,众位天尊也是心中暗暗点头,这才是所有人都疑惑的地方,只不过都不好意思问罢了,这菩提向来都是脸皮厚,由他开口却也再好不过。

闻听菩提所问,只见那鸿韵面色没有丝毫的变化,想也未想的便直接开口说道:“远古之时,吾为尔等讲道之时,便曾说过,大道三千,条条皆可证道。譬如伏羲,以天地五行为基,自身不灭金身为引,演化而出属于自己的混沌天地,万千法则尽皆由他而定,可以说,在他的世界中,他就是大道!”

众位天尊听完鸿韵道祖的述说之后,一个个都紧紧皱起了眉头,五行而聚混沌,如果是这样的话,必须要具备五行之身,传说中,道祖鸿韵便是五行之身,莫非这一向低调,不显山不露水的伏羲居然也是五行之身?好家伙,无数载来,隐藏的够深的。

不管众位天尊的心里打着什么主意,那盘膝而坐的伏羲天尊却是微闭着双目,细细的品位道祖所言,毕竟到了大道道祖这个层次,一言一行间,无不彰显着大道的真意,能领悟到一点,对于自己以后的修行之路的好处那是无穷无尽的。混沌世界初成,对于以后的路要如何走,他伏羲也只能一点点的去尝试。

众人之中,却是那为首的太上天尊首先反应过来,抬头望向高坐于蒲团之上的鸿韵说道:“恳请恩师为弟子解惑,吾应如何,方能突破呢?”这一语却是直接道出了众位天尊的心声,只见众位天尊,除开伏羲之外尽皆跪伏,口中呼道:“恳请恩师解惑!”这些平日里高高在上的天尊,此时却仿若孩童一般,似乎是再向自己的父母撒娇一般,让人感觉甚是好笑。

心中微微叹息一声,鸿韵也甚是无奈,即使告诉了你们又能如何?顶天级修为境界如果如此容易便可成的话,太古之时也不可能就只有三位大神了。但是就算你们都成了顶天级,又能怎的?大劫即将降临,而我鸿韵似乎也支持不了多久了,便只能尽人事,随天命了。

缓缓平复下自己那有些波动的心境,鸿韵看了一眼下面一众神色期待的天尊,缓缓开口言道:“今日,吾只说一遍,过了今日,不管亘古出现何事,吾都不会在管,也不会现身,尔等好好修行,终有一日也要面对亘古大劫。”

下方的一众天尊听到鸿韵如此一说,都是微微有些疑惑,不知道祖为何口出此言,那伏羲心中的疑惑也是更甚,对于恩师道祖鸿韵,他感觉到似乎有了些什么变化,而且在他的心中,突然有一种说不出道不明的慌张感,好像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将要发生。

然而勿论他们如何去想,他们也想不到,鸿韵不说,他们也不会知道。而鸿韵却是仿佛没有看到众位天尊脸上的疑惑,继续开口言道:“太上,汝为大师兄,手掌混沌阴阳太极图,掌控混沌阴阳两极法则,然而正所谓,由简至繁易,由繁入简难,直接掌控混沌阴阳似乎等阶很高,然而成道却是更难!”

那太上闻听道祖鸿韵所说,不禁微微皱起眉头,沉寂入自己的心神之中推演去了。而其他一众天尊也感觉道祖所说甚是在理,纷纷点头,获益良多。对于他们这等境界而言,不须言明,他们需要的就是一个契机,或者说是一个提醒。

说完太上,鸿韵的眼神转而望向原始天尊,开口说道:“汝成道之时,以混沌帆掌控天道至高毁灭法则。然而你要明白,天道是平衡的,不可能只有毁灭而没有创造。毁灭虽强,然而毕竟还是左道,难成真正的道。”道祖这一言却是宛若晴天霹雳一般,将原始猛然劈醒,似乎抓住了一个契机,原始便直接微闭双目,沉入心神去了。

看到太上与原始两人都受到提点,而似乎有所顿悟,其他几位天尊心中也感觉甚是欢喜。看来道祖是从大师兄开始一一解惑,那么终究还是会给自己讲解的,那作为三师兄的通天天尊却是一脸的期待,毕竟给原始讲解完了,就轮到自己了。

果不出众人所料,道祖鸿韵的眼神转向通天,缓缓开口说道:“通天,杀道而成天尊,可以说是杀道第一人,然而即使你杀道再强,你能杀天么?你能杀道么?切记,杀道极致,不是更杀,而是不杀。”这讲给通天的话语,却是比之先前所说的更加深奥难懂,让通天的眉头紧缩起来,心中暗道,莫非吾之道途,更难么?

不管通天如何去想,鸿韵紧接着继续说道:“接引,立下三千大宏远,渡化亿万苍生,你可知,你立下的宏远能否完成?如果完不成,汝之道,难成矣。”此言一出,那接引顿时一惊,自己所立下的三千大宏远,最重要的便是要渡化亿万苍生,然而这几乎就是不可能的,如此看来,莫非我接引终生难以成道?

“菩提,身兼佛道两家所长,八九玄功的确不错,然而七十二转却是惘然,若是八九合一,一七转,汝之道,或许可成。”那菩提一听,面色大喜,口中连连拜谢不已,道祖既然说了,那便是真的有可能,以自己如今的实力也不过只是堪堪八转而已,若是真的要七十二转,恐怕即使到了道祖之境,也不可能吧?一七转,却是有可能。

“太一,汝自立妖皇,却是将自身与妖族一脉气运相连,为师也不知是该说你执着,还是应该说你是傻子。妖族昌盛,汝之进境便如日中天,妖族败落,说不定有一日,你会陨落。混沌钟镇压妖族气运,妖皇剑屠戮苍生,夺那气运,难矣!”东皇太一闻听此言,不禁微微一震,待望向道祖之时,却是看到了其脸上一闪而过的惋惜之色,不禁有些茫然。

“伏羲,若说变数,汝可以说是另一个变数。虽说大道难成,但是你却已经抓住了那把钥匙,未来的路,便要靠你自己去寻,去悟了。从今以后,紫霄宫闭门不现,尔等好自为之。”此语言罢,便见那道祖鸿韵淡淡挥出袖袍,周围空间微微一阵波动后,整个紫霄宫便完全的消失不见,而那一众坐于蒲团之上的天尊却是显现在茫茫混沌三十三外天。

不知为何,伏羲感觉自己应该在最短的时间内将自己的混沌世界演化,推衍完毕,最后看了一眼茫茫虚空,身影便缓缓消失在蒲团之上,无声无息的离开了。太上,原始皆然有所顿悟,便一直端坐在三十三外天,不停的推衍自己心中的道。而没有顿悟的其他各位天尊却是将道祖所言记在心里,留待以后再悟。

整个混沌三十三外天又恢复了以往的平静,或许道祖之所以为这一众天尊解惑,可能便是为了让亘古界安稳一段时间,也或许这段时间里,亘古会有一些什么变化,但是谁又能知道?可能鸿韵也是无奈,只能尽人事,随天命吧。

茫茫混沌三十三外天之上,一处不属于任何一界的混沌空间之中,身着青袍的道祖鸿韵缓缓出现,在其面前,一个巨人站在那里,眼神茫然的望着遥遥虚空,不知在想些什么。那空洞的眼神之中,似乎没有灵魂一般,宛若一具死尸。

深深叹息一声后,一代道祖鸿韵面色有些无奈的自言自语道:“太古在大劫之中灰飞烟灭,再次演化鸿蒙混沌,却是你我二人首先出现,吾以身合道,而成道祖,你却是身负开天辟地职责。天地初开,大道显现,你为突破顶天境界,却是迷失在了三千大道之中,可是你我当时都不知道,这一切不过只是大道的一个阴谋而已。”

不知是时机到了,还是鸿韵的言语触动了什么玄机,那一眼望去不知多么高大的巨人的身影一点点的消散,化为了漫天的星光飘散在整个虚空,眼见如此震惊的场景,鸿韵却是面色没有丝毫的变化,自言自语的叹道:“罢了,罢了,该去的终究要去,只可叹,道之无情,汝身陨,元神轮回而成三清,精血而成祖巫,前途渺茫,唉.....”

悠久的叹息回荡在这茫茫的空间之中,这里便是当初鸿蒙之时,唯一留下的一片禁忌之地,除开顶天级大神,即使是天尊都不可能找到这里。而此时,鸿韵的眼眸深处点点青光闪现而出,那鸿韵的脸色也陡然变的空洞起来,有一种说不出的诡异感。

“既已合道,为何还有执念?莫非你还想去求那虚无缥缈的终极道境?你认为可能么?毕竟即使是我,也无法明白,更何况连我还不如的你?”这一句话却是自鸿韵口中说出,然而这声音却一点不是鸿韵的话音,这句话的声音,没有丝毫的特别,给人一种空虚,让人无法去品会。

明显的可以看到鸿韵的身体微微的在颤抖,眼中毅然之色一闪而逝,鸿韵开口言道:“为何要融合与你?太古被你灭的吧?如今又要灭亘古,为何?可叹众人还道,天道无情,大道无私,真是笑话!”

“众生不明道之精义所在,也不过只是虚妄罢了,又有何用?每一次的鸿蒙轮回,都可能会有人领悟道的最终奥义,那样的话,即使是我大道也要俯首称臣,像如今这般一人掌控,岂不快哉?”说到此处,鸿韵的表情突然变得有些狰狞起来,双目之中的青芒更盛!

“我看真正有执念的反而是你吧。一切都是有始有终,你如此这般终究不是正途,太古界灭,一天大神,玄祖,魔祖都是被你算计的吧,而你却是又从未显身,苍黄两天也不过只是你手底下的傀儡罢了。即使你比我强,我鸿韵依然还是能够继续压制与你,毕竟这是我鸿韵的身体!”此言一出,便见鸿韵双眼之中的青芒散尽,一切都恢复了正常。

“道?终究真正的道是什么?我鸿韵看来是没机会了,大劫只能靠芸芸众生了。世人皆以为我鸿韵以身合道,为的是成就那道祖顶天修为,但是谁有晓得,我不过只是为了融合大道,压制与他,给芸芸众生更多的时间,以形神俱灭为代价延缓大劫的降临。”在这处天地之间唯一的鸿蒙混沌空间中,唯有鸿韵那一袭青袍,有些落寞的身影望着无尽的虚空,万载轮回求那道途,骸骨累累却是惘然。

一代大道道祖鸿韵所做的一切,给了魔祖,玄祖,一天大神时间,给了芸芸众生或许能够领悟终极道境的那人时间,若是能够有人领悟了终极的道境,大劫便是不过尔尔,然而这时间够么?我鸿韵还有多少岁月?魔祖即将出世,玄祖守护道之墓地,一天大神却是一直没有现身,时间不多了...

心中如此想到,但是鸿韵却是又无法做些什么,遗弃之地走出的叫做独孤风的少年,或许便就是那传说中能够领悟终极道境的最大变数吧,但是磨难重重,道境岂是那么好悟的?自太古以来,包括一众大神,还有苍茫众生,却是无一人成功,独孤风,不知你能否创造这个奇迹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