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虚无至尊道

遗弃之地,神秘玉符,至尊道义,孤傲少年……坚毅之心,无名剑诀,沧海情愿,苍茫...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百四四章 独孤醒来
章节列表
第一百四四章 独孤醒来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自魔界洪荒圣山之巅,诛仙阵图中一战之后,众位天尊可以说是获益良多,道祖鸿韵的句句箴言,依旧还在识海之中久久回荡。为了寻求那突破的契机,为了能够在未来的大劫之中拥有更多的筹码,所有天尊回到自己的道场后,皆然闭关不出。并且吩咐下属势力不要轻举妄动,静等天尊出关。

此时,在魔界距离洪荒圣山数千万里之遥的一个山谷之中,一袭黑袍,双目微闭的天魔全身笼罩在一片灰色的魔雾之中,他正在潜心修炼,他要变的更强!见识了天尊的强势,道祖鸿韵的神威,天魔对于自己的实力感觉到了深深的不足!但是准天尊与天尊之间那一道深不见底的鸿沟,却是依然还无法窥到丝毫的端倪。

已经一百多年过去了,独孤风的躯体早已然化为了漫天的紫金色星光,飘荡在整个山谷之间。唯独那紫金色的骸骨静静的躺在那里,毫无半点生机。不知为何,天魔有一种感觉,独孤风并未死去,此时的他似乎在进行着某一种蜕变。

沉寂在修炼之中的天魔并没有发现,整个山谷之中的紫金色星光,正遵循着一种玄奥的规律缓缓聚集在一起,而那独孤风紫金色的头骨之中,紫色的神秘闪电噼里啪啦作响,其中更是泛起一丝不易察觉的白光,让人感觉甚是诡异。

过了不知多久之后,山谷之中紫金色星光消失的无影无踪,却是全部都附在了独孤风那具紫金色的骸骨之上,化为了一个紫金色的茧。世人皆知,蛹化蝶,便是破茧而出,迎接那美丽的瞬间!那么独孤风是否也能够做到破茧而出,实力更胜从前呢?

如此诡异的变化,那沉寂在修炼之中的天魔自然是有所感应,顿时从修炼之中醒来,睁开双目。一对漆黑色的眼眸惊讶的望着眼前的场景,心中不知为何陡然生出一种茫然的感觉。百多年来,他以为独孤风不会再醒来了,但是他的心中却是一直坚信着独孤风并未真正死去。所以他等待了一百多年!而今,这奇异的现象似乎预兆着独孤风即将醒来,天魔那已经有些茫然的心,却是突然出现一片的空白和不知所措。

陡然之间,一道龙吟声自紫金色的茧中传出,响彻天地!整个山谷的上空墨色的雷云密布,一声声雷鸣滚滚传来,整个魔界凡是玄魔境界以上的修者皆然有所感应!所有的妖兽无不跪伏在地,遥遥的想着山谷的方向嘶吼,似乎在迎接一代皇者的归来!

徒见此景,天魔的内心之中不禁有些激动,只见虚空之中,一道白色的光柱破开重重的雷云激射而来,独孤风所化的那紫金色的茧也是陡然爆开,与那光柱遥遥呼应!刺目的强光照亮了整个山谷,即使是天魔那一对漆黑色的毁灭双眸都感觉到了一阵刺痛,情不自禁的闭上了眼睛。

“生何欢,死何苦,世人谁又晓得,生死本为一体,死之极致便是生?”一道宛若自言自语般的声音传入天魔耳中,让他不禁睁开了双目,却是突然发现,天空之中的天相不知何时已然散尽,强光也消失的无影无踪,唯有那一袭紫袍的孤傲青年,眼神有些迷茫的望着那遥遥的虚空。

鲲鹏毕竟乃是比之天尊只强不弱的绝强修者,他的绝强一击根本不是独孤风那实力不稳定的剑无之境所能够抵挡的!生死之间,神秘玉符再次显现在识海之中,与那鸿蒙紫雷一起护住了他的灵魂,但是那经过《破灭神诀》淬炼的绝强肉身却是被完全的摧毁了生机!

然而正所谓祸之福兮,独孤风却是近距离的触摸到了生死的奥秘!世人总是以为生是生,死是死,但是当独孤风那一对破灭双眸破开重重虚妄之后,方才晓得,生死本为一体!生之极致便是死,死之极致便是生!单一的掌控一种,不但无益,反而有害!只有完全的掌控住生死,方才真正的能够领悟到生死的真谛!

独孤风新获的这一副肉身便是以生死法则凝聚而成!虽然说生死法则乃是大道至高法则,但是独孤风更是倾心于自己的破灭之道!即使领悟了生死法则,独孤风也没有将其融合入自己的灵魂,破灭之道才是自己的道!

神秘玉符与鸿蒙紫雷的再次显现,让独孤风对于自己的身世更加的感觉到了疑惑。我独孤风到底是谁?我独孤风又是如何来到这个世上的?为何经历的越多,境界越高,对于自己的身世,却是更加的感觉到了迷茫?曾经以为自己可能是真龙一族,但是为何从玄祖老者的话语之间,自己又似乎是他们口中的玄录?

此时在洪荒神界的极北之地,一座古朴的大殿耸立在群山之间,一块石碑耸立在山脚之处,上书:火云宫!刚刚赶到此地的魔界界主神无涯,却是心神陡然一惊,眼神茫然的望向重重虚空,自言自语道:“果然不愧是一代天骄!独孤风,或许万古以来的重重谜团,唯有你方能揭开吧?”

沉默了半响之后,神无涯摇摇头将心中的万千思绪散去,眼神望向高山之巅的古朴宫殿,口中高呼道:“不孝之子轩辕无涯求见父皇!”虽然声音不大,但是他知道,火云宫中的父皇定然能够听得到,就是不知道父皇是否会见自己呢?

火云宫,人皇轩辕的道场之所在!洪荒神界亿万修者却是无一人敢与来此闹事,轩辕人皇曾言,终生不出火云宫!对于这一代人皇,实力堪比天尊的存在,整个洪荒又有几人敢来此地缕虎须?而此时在火云宫中,淡淡的禅香徐徐缭绕,盘膝而坐与蒲团之上的一位身穿白袍的中年人缓缓睁开了那一对蓦然的双眸,看不出丝毫的表情。

一直静静在山脚之下的轩辕无涯身躯微微一震,心神之中却是陡然传来了那无数载未听过的熟悉话音,鼻子不禁微微有些酸楚,差点哭了出来。他知道,是自己太任性,怪父皇亲手杀了妹妹,但是父皇心中的无奈,还有苦楚自己却是无法理解,虽然如今理解了,但是心中那深深的自责,让无涯自己还是有些愧疚!

无涯并没有直接腾空而起,为了表示对父皇的尊重,他缓步踏出,一步步的向着那还很遥远的山巅走去。他希望父皇能够原谅他,原谅他的任性,他不知要如何去做,他只知道,这发誓终生不出火云宫的人是自己的父亲!

【万恶的电压!前院做豆腐,那豆腐机一开,稳压器啪啪直响!一个劲的掉线!后院盖房子,机器轰鸣!本来打算一万字的章节,仅仅前面2000字,我就码了六遍!我TM快哭了!理解理解我吧,我不容易啊,稳压器被我一气之下砸了一拳,似乎报销了,明天要去买个新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