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虚无至尊道

遗弃之地,神秘玉符,至尊道义,孤傲少年……坚毅之心,无名剑诀,沧海情愿,苍茫...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百四五章 轩辕人皇
章节列表
第一百四五章 轩辕人皇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不知过了多久之后,轩辕无涯来到了火云宫的门前,看着前面那近在咫尺的大门,他的心中突然没有勇气将其推开。他害怕,他害怕自己的父皇不会原谅自己。但是他的心中真的有很多很多的疑惑要去揭开,所以他必须要打开这道门!

然而幻想与现实总是让人沉迷其中,而后感觉到无奈。

就在轩辕无涯还在做着激烈的思想斗争之时,大门却是毫无预兆的打开了,让他不禁微微一愣。暗暗咬了咬牙,轩辕无涯平复下自己的心神缓步而入,大门也随后关闭上,让他的心再一次微微的颤动。

刚入大殿之中,禅香扑鼻而来,让无涯不禁心神一暖,感觉甚是安详。与此同时,他也看到了那盘膝坐于蒲团之上,面无任何表情的白袍中年人。几乎没有任何的犹豫,无涯便直接跪伏在地,口中呼道:“不孝孩儿无涯拜见父皇!”今日,他是带着愧疚而来,没有丝毫的做作。

无涯低着头忏悔,却是没有看到轩辕那没有表情的脸上泛起一丝欣慰的笑容,只见他淡淡的轻挥袖袍,轩辕无涯便感觉到一股柔和的气劲将自己托起,愧疚的眼神却是不敢看向那在自己记忆深处的父亲。像一个做错了事情的孩子一般,静静的站在那里,等待着责骂。

“你能来看为父,我便已经很欣慰了。”只听那轩辕缓缓开口说道,欣慰的看着那如无数载前一般模样的孩子,欣慰之间,也是微微有些感伤。

无涯一听,便又要再次跪下,却是被一股气劲托住,无法跪下,口中说道:“孩儿知错,是孩儿还任性了。”

只见那轩辕屈指一弹,在无涯的面前便出现一个蒲团,只听轩辕开口言道:“毋须如此,吾已不负人皇,叫我一声父亲便可,你且坐下,我们父子二人好好谈谈。”无数载来孤在火云宫,一代人皇轩辕的心境虽然可以说是淡然尘世,但是又怎么可能感受不到孤独?人非草木,孰能无情?

无涯闻听轩辕心声,微微一愣,甚是感动,声音有些哽咽的喊道:“父亲...”

未等无涯说话,便见轩辕淡淡的挥了挥手,而后开口说道:“为父晓得,你心中定然有着很多的疑惑,闭关火云宫无数载来,我也明悟甚多。”说道这里,轩辕的眼神顿时有些黯然,一些沉寂了无数载的思绪渐渐涌上心头。

无涯知道,父亲今日是真的要告诉自己一些真相,所以也没有擦话,待看到自己的父亲那有些苍老的面容之时,他顿时感觉到自己微微有些心痛,这些年来,任性离开,却是留下了父亲孤苦一人,我轩辕无涯还真是不孝!从今以后,我要陪在父亲身边,好让他不再如此的孤独。

沉沉的叹息一声,轩辕似乎想要将自己心中万千思绪全部吐出,只听他缓缓开口说道:“远古洪荒之时,人教,阐教大兴。巫妖皆然大陨,人族为天地之主。吾为第三代人皇,得真龙一族相助,打败以蚩尤带领的一众大巫,然而人教教主毕竟为那太上天尊。真龙一族插手,其自然心中不悦。”

“不知为何,道祖言说,祖龙陨落!真龙一族强势,各大天尊的势力皆然蠢蠢欲动,特别是妖族至尊东皇太一。其为妖皇,号令天地亿万妖众!然而真龙一族的存在却是打破了他掌控妖族气运的梦想。以妖皇为首,十二祖巫以及其他众位天尊为那帮凶,一夜之间,真龙一族便销声匿迹在洪荒大地!若不是道祖出面,恐怕真龙一族一点血脉都不会留下。”

 “吾为人皇,虽说是真龙一族相助而成,体内虽然留着真龙一族的血脉,但是灵魂依然还是人族!依然还是被太上天尊压制!当时为父虽说实力堪比天尊,但是比之太上等人还是差了很多!吾被太上,原始,通天三人托住,无法相救,故而心声愧疚,闭关火云宫,终生不出!”

“闭关无数载来,为父修为日渐精深,境界也是不低于所谓的天尊!吾感天地将有大劫,巫妖两族将会再次争天,争做天地主角,人族将要大难!然而为父还从道机之中察觉到,巫妖两族不是此次大劫主角,真龙一族将出,主角到底是谁,为父也是不知,想必那一众所谓的天尊也是必然不知!”

无涯听完轩辕人皇所说,恍然大悟,终于明白的父亲的诸般无奈。虽说轩辕说的不是很多,只是说了一些大概,但是无涯还是能够从父亲的语气和神色之间,感受到那深深的自责和无奈,还有亘古的愧疚!微微整理了一下思绪,他想把自己知道一些告诉父亲。

过了半响之后,便听无言望向自己的父亲说道:“孩儿在来找父亲之前,各大天尊以及十二祖巫齐至洪荒圣山之巅,那通天天尊更是布下了诛仙阵图!似乎众位天尊之所以争斗便是因为圣山之巅的那座玄塔,最后道祖现身,不知说了些什么,众位天尊却是不管不问那玄塔之事,皆然离去。”

对于这些事情,这轩辕人皇却是不知,闭关火云宫,不理天地之事,只悟那亘古之道,突然闻听如此诡异之事,不禁面现疑惑。只听他缓缓开口问道:“无涯,这洪荒圣山之巅,何时有玄塔一说?”轩辕人皇自洪荒未破碎之前便已经存在,对于圣山自然知晓,这突然出现的玄塔却是让他不禁有些疑惑。

无涯知道,自己的父亲闭关的无数载来,对于这天地之间洪荒之事,尽皆不闻不问,于是便紧接着开口说道:“具体的很多事情,孩儿也是不知,只知道,数百年前,魔界突然出现一名青年,其功法怪异,剑道绝强!起初之时,在月阴城便破了鬼宗少宗主的幽冥双眸!而后更是单剑战败四位魔帝!为了一个叫做墨黎的女子杀上鬼宗宗门所在:鬼谷!”

“据说,那少年乃是修真界破开虚空而来,当时的实力不必鬼尊而败逃。十年之后,洪荒圣山之巅,洪荒百族祭拜伏羲天尊。人群之中,恰好便有那青年!不知为何,一朝顿悟,招引来了神秘雷劫!那雷劫的惊天神威,即使是孩儿当初也要避而远之!在那青年最危险之时,突然有两位神秘高手现身!孩儿却是看不清楚他们的模样,只知一人玄袍,一人黄袍。”

“最后关头,玄袍高手挥出一道毁灭气劲,黄袍高手一挥衣袖,便有一座玄塔降临将那青年镇压其中!那叫做墨黎的女子自爆魔元挡住了那道毁灭气劲,救了青年一命,孩儿亲眼所见,那青年拥有真龙血脉,变化之后乃为紫金色真龙!魔界所有修者尽皆称其为,一代天骄:独孤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