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虚无至尊道

遗弃之地,神秘玉符,至尊道义,孤傲少年……坚毅之心,无名剑诀,沧海情愿,苍茫...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百四六章 幽冥鬼谷(一)
章节列表
第一百四六章 幽冥鬼谷(一)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独孤风苏醒而引发的天变自然被九大魔尊感应到了。就在独孤风仰望万里苍穹,而天魔也同样沉寂在自己的思绪之中时,空间微微一阵波动,魔界九大魔尊皆然赶到。

徒一见到独孤风与天魔,众人便恍然大悟,若说整个魔界之中,也只有他们能够搞出这么大的动静来了。对于百多年前,洪荒圣山之巅众位天尊大战之事,他们这些魔尊却是并不晓得。概因当初威势太大,即使是魔尊也不敢稍有涉足。

寂灭魔尊与月阴魔尊二人却是一看到独孤风便会再次想起墨黎那个可怜的人儿,心中不禁充满了伤怀。似乎受到了二人心境的影响,其他众位天尊也是皆然沉默不语。天魔也只是淡淡的瞥了这一众魔尊一眼后,便有些许疑惑的望向一直背负双手,仰望虚空的独孤风。

“有情至简,无情至繁,取之折中,吾愿忘情!然墨黎为我而死,无数载轮回,不知能否再次相见,茫茫道途,吾也不知何处是终?”独孤风宛若自言自语般的话语让在场的所有人不禁微微讶然,即使是天魔也是不知独孤风为何出此言语,但是他却是能够从那语气之间,感受到独孤风心中那沉重的叹息,深深的无奈。

沉默了许久之后,出乎意料的是,那月阴魔尊却是突然开口问道:“墨儿已经死了,你要离开么?”

此言一出,在场众人皆然面色一变,这月阴魔尊这番话语不就是在说,我孙女墨黎死了,你独孤风就这样不管不问的就走了?岂不是就在说,你独孤风忘恩负义么?

别人或许没有察觉,但是那眼神紧紧的盯着独孤风背影的月阴魔尊和天魔却是清晰的看到独孤风的身躯微微一震。只见独孤风缓缓转身,一双看不出到底如何来形容的眼眸望向月阴魔尊,缓缓开口言道:“道之一途,有希望,也是虚妄,吾用尽一生,寻吾道途,寻那复活墨黎之法。”

陡然闻听独孤风如此一说,那洪荒百族的魔尊与暗魔殿的魔尊不禁面面相觑,天魔,寂灭魔尊,月阴魔尊也是眉头微皱,心中暗道,自爆元神,形神俱灭,难道还能复活么?这怎么可能?

然而独孤风却是好像并没有感觉到众人的疑惑,他继续抬眼望向茫茫苍穹,开口说道:“有一些感觉,只可意会不可言传,我能够感受到,墨黎还存在,以另一种形式存在。”

众人之中,唯有那天魔修为最高,听闻独孤风此言,却是好像抓住了某一种契机,似有所悟。而众位魔尊却是大吃一惊,有些诧异的望向独孤风那一袭孤傲的身影,突然感觉到,或许我们这些所谓的魔尊老了。观这独孤风神色,似乎并非妄言,很可能他真的能做到。

就在这瞬间的沉默片刻,只见独孤风轻拂袖袍,继续说道:“茫茫道途,何处为那彼岸之巅,独孤去也,后会有期!”话音未落,便见独孤风缓步踏出,犹如在平地之上走路一般踏上长空,身影渐渐消失在天际之边,只留给了众人一个紫色的孤傲背影,有点落寞,有点的无奈,有点沧桑。

漆黑色的毁灭双眸淡淡的看了一众魔尊一眼,天魔的身影缓缓消失,却是随着独孤风一起走了。独孤风两人一走,一众魔尊皆然大是疑惑不解,然而却是又不好说什么。月阴魔尊望着独孤风离去的方向,却是不禁泪流满面,失声痛哭起来,不知是不是又在为墨黎而悲,还是因为独孤风的决然离去而伤。

轻轻的将月阴魔尊揽入怀中,寂灭魔尊有些迷茫的望向虚空,不知是在安慰她,还是在安慰自己的自语道:“或许应该相信他,可能在不久的将来,他真的创造了奇迹。”

眼见此等场景,洪荒百族的魔尊与暗魔殿魔尊识趣的离开了,独孤风已然离去,村长老人对他的嘱托,已经完成了一半,下一个目标就是仙界了,若惜也在仙界。

魔界极西之地的茫茫大漠的上空,独孤风那一袭紫色的身影忽隐忽现的虚空而立,在他的下方,一处深不见底的山谷正是当初幽冥鬼宗的宗门所在:鬼谷!之所以来此,便是因为玄祖曾经说过,魔界鬼谷之中,便有混沌五鼎其一。而在魔界的种种风波的源头,也是由于这鬼谷之神鼎而起。

与此同时,一袭黑袍的天魔的身影显现在独孤风身旁,只听他缓缓开口说道:“为何来此?这山谷委实有些诡异。”说话之间,天魔的一对毁灭双眸自然也是望向山谷,然而却是丝毫无法看出什么,直感觉一股阴深的鬼气,让他的心神都不禁微微有些颤抖。

对于天魔这等几近于生死之交的兄弟,独孤风却是并未有隐瞒,想也未想,便直接开口说道:“此谷中有一神鼎,对我很重要。”至于更多的关于道墓之中的其他事情,独孤风却是感觉没必要说出来,有些事情还是自己一个人慢慢去揭开,自己一个人慢慢去理会的好。

闻听独孤风所说,天魔点了点头,并没有去问,什么神鼎?为什么对你很重要之类的话题,他相信独孤风。如果独孤风愿意告诉自己的话,自然会告知,他若是不说,必然会有其不说的道理。

就在此时,只听那独孤风眼神望向天魔,带着些许关心的说道:“这鬼谷之中甚是诡异非常,天魔兄在外面为我护法,我进去查看一番如何?”说话之间,除开语气,独孤风的面色依然还是那无甚表情的淡然,毫不在意。

感受到独孤风的关心,天魔的心中微微一暖,这鬼谷能够让自己感觉到心惊,独孤风肯定也是察觉到了这鬼谷的怪异,他宁愿只身犯险,反而让自己在外面护法,浓浓的兄弟情义,毋须多言,只言片语即可!

只听天魔哈哈一笑,有些不服气的开口言道:“独孤兄此言却是让天魔有些脸红啊,好歹我天魔如今也是准天尊实力,小小鬼谷,岂能让我天魔胆怯?”

听到天魔如此一说,独孤风那似乎万年不变的僵硬脸上突然泛起一丝浅浅的微笑,缓缓开口言道:“吾为独孤风,谁言必独孤?好!你我兄弟便一道闯这鬼谷,看看其中到底有甚名堂!”

独孤风言罢,紫色袖袍一挥,身影便直直坠落而下,落向幽冥鬼谷之中。天魔面色一正,全身泛起滔天魔焰也紧随独孤风的身影而去,不过片刻间,两人的身影便没入那幽深的鬼谷之中,消失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