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虚无至尊道

遗弃之地,神秘玉符,至尊道义,孤傲少年……坚毅之心,无名剑诀,沧海情愿,苍茫...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百四七章 幽冥鬼谷(二)
章节列表
第一百四七章 幽冥鬼谷(二)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独孤风与天魔两人徒一进入鬼谷之中,便感觉空间一阵变化,似乎完全脱离了魔界空间,而来到了另一个空间之中。两人同时对视一眼,心中却是有着同样的感觉,不禁都微微皱起了眉头。

与此同时,无穷无尽的阴深鬼气蜂拥而来,化为漫天鬼影,一声声凄惨的鬼嚎不断的冲击两人心神。那天魔冷冷一哼,却是有些不屑,凭着这些雕虫小技,对于两人的修为境界而言,却是直接可以无视之。随着天魔的冷哼,以他为中心缓缓散发而出一股玄奥的波动,顿时万千鬼影崩碎而去,那凄惨的鬼嚎也同时消散。

感觉到那股玄奥波动,独孤风微微一想之后便明白了,这定然便是天魔所掌控的毁灭法则,虽说鬼影乃是虚物,然而毁灭法则,毁灭万物,管你虚实,尽皆灭之!

突然之间,独孤风似乎想到了什么,不禁转而望向天魔,开口问道:“天魔兄,不知你是否创造出领域了?”曾经独孤风领教过毕方妖神的火之领域,故而方才有此一问。

听到独孤风所问,天魔却是没有多想,便直接说道:“刚刚掌握毁灭法则之时,对于那领域却是有所感悟,但是我天魔感觉,领域终究还是小道尔尔,将全部实力凝聚于自身方才是正道,花那心思构造领域反而不妥。”借此机会,天魔也是想要与独孤风印证一下各自的修行心得。

独孤风轻轻一笑,却是毫不在意此时的处境,缓缓言道:“天魔兄却是过于执着了,虽说道之一途必须有一颗执着之心方可证道,然而这领域之说,并非只是为了提升自己实力。可以如此想象一下,混沌天开,演化洪荒天地,若是以领域而演化万千世界,在自己的领域之中,你自己岂不就是至高的存在了么?领域之中,万千法则皆由你定,谁人能敌?”

天魔一听独孤风如此一分析,不禁微微一愣,皱起眉头沉入心神之间,思考去了。而独孤风一见天魔似乎有所感悟,便微微一笑,转而观察起周围的环境起来。只见这幽冥鬼谷之中,一切尽皆鬼雾朦胧,即使以破灭双眸那破开一切虚妄的特性,也不过只是能够看到千米范围之内而已。由此也可看出,这鬼谷之中的一切并非幻境,而是真实存在的。

剑无之境,独孤风破灭剑元已无,绝强的剑意也无,唯一能够感应这一切存在的便只有那与生俱来的灵觉。凭借着那特殊的感应,独孤风感觉这鬼谷之中的空间,似乎便是一个领域!然而却是没有察觉到有什么绝强的修者存在,那么这领域又是从何而来的呢?

千年来,独孤风经历了如此众多的波折,心境早已然古井不波,却是没有丝毫的烦恼。微微闭上双目,独孤风将灵觉散发而出,感受着空间之中的玄妙。如果真的是修者的领域的话,以自己的灵觉,即使是发现不了对方,也定然能够察觉到他的大概位置。

许久之后,独孤风有些疑惑的睁开双眸,紫金色的破灭双眸虽然看不出什么表情,但是却是让那个人感觉到那深深的疑惑。独孤风察觉到这领域空间的中心点便是那鬼谷最深处,然而却是无法感应到丝毫的生命气息,而且越是向鬼谷深处,土元力的波动就越是强烈!

突然之间,独孤风想到,莫非这鬼谷之中的神鼎便是土属性的?而这领域空间又是从何而来?神鼎散发而出的?这又怎么可能?若是神鼎真的有此神通的话,为何当初取弱水神鼎之时,那么轻松呢?

“哈哈,多谢独孤兄,的确是天魔过于执着于绝对的力量了。听汝一言,胜修千万载啊!”就在独孤风还在思考之时,那天魔却是刚好醒来,情不自禁的大笑道。

这天魔的一声爽朗的狂笑,却是陡然将独孤风思绪打断,然而独孤风却是并不怎么在意,毕竟即使再去想,也未必能够想的透,既来之则安之,大不了闯下去看看,一切不就明白了么?

“呵呵,这不过只是独孤自己的看法而已,能够对天魔兄有用,那是再好不过了。方才吾查探了一番这鬼谷,虽说诡异,但是独孤却是有着不小的把握,我等二人这就下去如何?”修者,特别是到了天魔这等境界的修者,一朝的顿悟,的确是能够胜过千万载修行,独孤风自然也是为天魔感觉到高兴。

此时的天魔心境有所突破,豪情正浓,听到独孤风所说,便开口笑道:“哈哈,管他作甚,咱兄弟二人,这就闯入其中,探个究竟!”话音一落,天魔却是当先向着鬼谷深入冲去。

眼见此景,独孤风有些无奈的微微摇头,这天魔当先下去,却是意在为自己探路,其中的关怀之情,独孤风又怎会不知?随后便也不再多想,紧跟着天魔向下而去,其实对于兄弟而言,兄弟便是兄弟,毋须过多言语来修饰。

向下飞行了不过片刻之后,天魔的身影陡然停了下来,独孤风顿时有些疑惑的跟了过去,却是突然发现在两人面前凌空立着一块石碑,上书:鬼谷重地,五行天鬼阵,入者必死!

天魔可能不知道,但是独孤风曾经研究过《寂灭魔诀》和《幻影仙诀》的阵法详解,其中便有这五行天鬼阵的介绍,以金木水火土五行而专门血祭的厉魂,天地万物皆在五行之中,五行之间也是相生相克,勿论是谁,只要入了阵中,必受其中一个天鬼的克制!而这天鬼的实力却是有着神的修为!乃是洪荒之时便已经失传的绝世阵法!

看到独孤风的面色有些凝重,天魔不禁有些疑惑的问道:“这五行天鬼阵,有何奇妙之处,值得你也如此慎重?那幽冥鬼尊未成旱魁之体前,也不过只是一个魔尊罢了。”这也不是天魔轻狂,毕竟飞升神界之后,即使是一个初神也绝对能够挥手间灭杀无数魔尊,而作为准天尊境界的天魔,更是直接视那些所谓的魔尊为蝼蚁尔尔。

独孤风闻言,便耐心的为天魔讲解道:“五行天鬼阵,五行聚齐,便可凝聚阴阳两极,而后化混沌之力,虽说你掌控了毁灭法则,然而混沌也是至高神力的一种,你算灭不掉你,也能将你终生困在这里!除开天尊,以不灭金身以及掌控的法则真谛能够压制住这还不算是法则的混沌。”对于这些,那两卷玉简之中,却是并没有详解,但是独孤风凭借那特殊的灵觉,却是能够将其推演而出,故而也不是吓唬天魔。

对于独孤风所说,天魔是深信不疑,然而既然来此,而且鬼谷之中的神鼎对独孤风很是重要,又不能不闯,便开口问道:“那又如何是好,你我虽说实力不低,然而距离天尊境界,还是差了许多,又这五行天鬼阵在此,我等如何入内取鼎?”

天魔的担忧,也正是独孤风所担忧的,怪不得上次灵魂无意间进入道墓之中,玄祖临走之时曾经说过,这剩下的四个神鼎的所在之地,皆然不是善地,一切要小心行事。如此看来,能够被玄祖老者看重,这五行天鬼阵便绝对不简单。

沉默了半响之后,独孤风淡淡的说道:“我去闯一下这五行天鬼阵,我虽说没有掌控法则,但是以我破灭之道,即使破不了大阵,它也困不住我独孤风!”言语之间,孤傲豪气冲天,让人坚信不疑。一旁的天魔也是不禁点头,但是他又如何能够想到,独孤风的心中其实并没有多少的把握而已。

朝着天魔挥了挥手,独孤风面色一冷,一拂衣袖,便将那石碑崩碎,身影缓缓踏入那重重鬼雾之中消失不见。而外面的天魔看着独孤风消失的背影,突然感觉到,这独孤风越来越让自己看不透,在他的身上到底隐藏着多少的秘密?

越过石碑没走多远,无意间独孤风便感觉自己踏出了一个大阵之中,因为只有所谓的大阵才能引动周围环境,以及空间规则的波动。紧接着一道金芒自茫茫鬼雾之中激射而来,速度极快!而且观其声势,攻击力也绝对不能小窥!

未有丝毫犹豫,便见独孤风屈指一弹,一道蕴含着破灭气息的无形剑气冲飞而出,瞬间与那金芒轰然相击!剑气崩碎,金芒散尽,由此便可看出,独孤风对于力量的掌控达到了一个甚是恐怖的境界!

然而这五行天鬼阵能够被独孤风如此看重,岂能如此简单?陡然间,只见整个虚空之中无数道金芒亮起,却是将这鬼雾阴深的鬼谷照的通亮,抬眼望去,只见漫天都是密密麻麻的金芒,而且每一道金芒的气息比之先前的一道都要强悍许多!即使如独孤风如此这般不惧一切的强者,也感觉到背后发毛。

“以吾之名,天地之水尽尊我令!上穷碧落,下到黄泉!”情况危机之下,只见独孤风缓缓举起右手食指,自上而下缓缓划过一道玄奥轨迹。随着独孤风的动作,整个五行天鬼阵猛烈的颤动起来,上空之中,只听咔嚓一声,一道巨大的裂痕出现,万千银色河水蜂拥而出,缓缓在独孤风手中凝聚而成一柄四尺长剑。

紧接着,一声宛若来自轮回九幽的咆哮声传来,只见独孤风下方,无尽黄泉之水如大河之水一般波涛汹涌而来,不过片刻间便化为了一柄万丈高大的黄色巨剑耸立在独孤风的背后!强横的气息顿时冲发而起,狂傲不羁的独孤风剑指虚空,战意昂然!

突然之间,只听虚空之中,一声凄惨的鬼嚎声响起,顿时独孤风四面八方那无穷无尽的金芒纷纷激射而来!只见独孤风冷冷一哼,双眸顿时化为紫金色,背后万丈高大的黄泉之剑猛然旋转起来,凡是击在剑影上面的金芒纷纷崩碎,独孤风完全可以放心背后。

“大江东去,一剑西来!”手中碧落之剑划起一道圆弧,独孤风两旁,还有面前的金芒纷纷被剑诀引动,碧落剑尖之上顿时聚集了无数金芒!这一剑西来的剑势,本来便是独孤风最强的防御招式,即使是那神秘的紫色雷劫都可引开,更何况这些金属性元力化为的金芒?

只见独孤风双眸之中,紫金色光芒大盛!一对破灭双眸之中激射而出两道紫芒,重重虚妄顿时被破,只见在大阵的五个方位各有一个万丈高大的鬼影!金色鬼影,青色鬼影,蓝色鬼影,红色鬼影,黄色鬼影,恰好应对金木水火土五行,正是这大阵之中的五行天鬼!

五行之中,金克木!没有丝毫的考虑,独孤风手中碧落长剑一引,一道没有丝毫感情的冷喝声响彻天地:“一剑破乾坤!”顿时剑尖之上的无数金芒激射而向那青色的木天鬼!若是能够斩杀一个天鬼,则五行天鬼阵便没有了丝毫作用!

然而,五行之中,火克木!眼见无尽金芒激射而来,那木天鬼却是视而不见,只见那红色的火天鬼却是猛然张口喷出漫天的火焰,将金芒包裹其中!仅仅片刻之间,那无数金芒便被烈火焚化,消失的无影无踪,让独孤风的面色不禁有些凝重。这五行天鬼居然有了些许的灵智,懂得各司其职的配合。

天魔尚且在外面等候,独孤风也是不愿意耽误时间,意在速战速决!手中法决一引,九九八十一道紫雷闪烁的紫金色剑芒显现在四面八方,布下了一座玄奥无比的大阵!若说这是阵吧,也不尽然,之所以布下这破灭剑阵其实便是为了那独孤风的至强一剑:一剑破灭!若是能够依仗此剑势斩杀一只天鬼,那么就是胜了!

此时在外面等候的天魔却是突然感应到独孤风消失的方向,一阵剧烈的空间波动传来,比之先前感应的波动要强烈了无数倍!如此一来,天魔却是不禁暗暗有些焦急,唯恐独孤风在那五行天鬼阵中吃亏,然而他又不能冒然入阵,否则若是引动大阵变化,对于破阵之人,有害无益!

咔嚓!一道声响清晰的传入天魔耳中,待天魔抬眼望去,只见鬼谷的虚空之上,一道紫金色的光柱激射而下!只要是光柱经过的地方,鬼雾尽皆化为虚无!那光柱一直激射向独孤风消失的地方,诡异的没入其中,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天魔陡然想到,曾经在道墓之中,独孤风以九九八十一道剑芒引动的绝强剑势,不就是此番场景么?想到这里,天魔方才缓缓放下心中的焦急,既然还能发动如此强大的剑势,想必独孤风定然无事,而且自道墓以来,独孤风的修为进境神速,恐怕还有更强的招数吧。

五行天鬼阵中的独孤风手中碧落之剑指天,紫金色的破灭光柱破开大阵激射而来,恰好落在剑尖之上!原本银色的剑身添上了一抹紫金色,剑身之上紫色雷光闪烁,气势冲天!

灭世之时,谁人在叹息,谁人在哭泣?为何叹息,为谁哭泣?

这一刻,独孤风那一对紫金色的破灭双眸瞬间化为了月白之色,心境陡然转化为无情!一剑破灭,既然要灭,那便不应该有感情!无情心境下的‘一剑破灭’才能发挥出最强的战力!

长剑挥空,没有丝毫的声势,万千虚妄皆破,空间纷纷崩碎,然而却是没有化为最原始的混沌,而是完完全全的崩碎,化为了虚无!一道空间崩碎的痕迹一直延伸向那独孤风正前方的金色鬼影而去!五行之中,以金为首!

似乎也是感受到了独孤风这绝强的一剑之威,那金天鬼高大的身影明显的有些颤抖,破灭之道,不属天道,不入大道,若是真要归属,那便是一字:道!最原始的道之气息,一个小小天鬼自然不敌,害怕也是正常。

然而五行天鬼阵能够称绝洪荒,怎么可能如此便会被破?金天鬼被攻击,那其他的四大天鬼纷纷暴起,青蓝红黄四道光柱激射而来,瞬间便没入金天鬼那万丈的身影之中!

有了其他天鬼的相助,金天鬼放下心中的胆怯,猛然仰头嘶吼,鬼口一张,一道粗大的阴阳光柱便激射而出,迎向那延伸而来的空间裂痕!

一剑破灭,既然能够破灭混沌,何况阴阳两极?那阴阳光柱击在空间裂痕之间,却是没有丝毫的动静,直接被破灭虚无了。而那空间裂痕依然还是去势不减的继续向金天鬼而去。被剑势锁定的金天鬼不禁嗷嗷嘶吼,有些慌张。

突然之间,独孤风想到,这五行天鬼阵的五行天鬼居然已经有了灵智,如此人性化的表现绝对不是单纯的死物能够做到的。只可惜,独孤风不是善人,天鬼挡住了自己的路,那便自能狭路相逢,勇者胜!也就是自己身怀破灭之道,若是换了他人在此,说不定便身陨在此了。形成灵智的无数载来,五个天鬼不知吞噬了多少的亡魂,所以它们不值得怜悯!强者的心中,不应该出现怜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