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虚无至尊道

遗弃之地,神秘玉符,至尊道义,孤傲少年……坚毅之心,无名剑诀,沧海情愿,苍茫...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百五一章 神是个屁!
章节列表
第一百五一章 神是个屁!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未想到,曾经的战神居然堕落而成魔,更是与魔神撒旦勾结在一起,整个天界即将毁灭,你对得起始祖么?”血色的虚空中,面目狰狞的上帝望向路西法质问道。

闻听上帝如此一说,路西法血色的双眸中,两道血芒一闪而逝,身影一闪,只见他的身影顿时消失在原处,冷漠参杂着不屑的声音响彻虚空:“无耻的家伙,若不是你的抛弃,我当初又怎会陨落?受死吧!”声音刚刚入耳,上帝便见到自己的上空,一柄丈长血色大剑猛然劈来,不禁面色凝重。

没有任何的犹豫,便见上帝右手间白色圣光闪烁,丈长上帝权杖出现手中,凌空一挥,便将那劈来的血色大剑架住,这上帝似乎并不死心,仍然继续说道:“为了光明神族,该隐已经死了,而你又复活了,难道你还想不明白么?这 都是始祖的安排!”

“放屁!之所以复活,乃是我对于你们这些虚伪的神族的仇恨!”话音未落,路西法全身血气涌动,狂霸无匹的战意冲天而起,血色大剑再次向下压下三分!他的心中唯有一字:战!战到不可战!

与此同时,远处的魔神撒旦血色披风飞舞,身影冲飞而来,手中魔气涌动,数丈长的魔枪点向上帝的双手!上帝是路西法的,那这两个准天尊级别的天使就送给我当做点心好了。撒旦的心中如此想到,眼神之中,嗜血的光芒闪烁,似乎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畅饮天使之血。

“以吾之名,这个世界上本来是一片光明的。”既然已经无法善了,始祖之子上帝微微叹息一声,口中念动箴言,顿时血色的苍穹之间,一道白色圣光缓缓出现,瞬间爆开!整个天地之间都被白色的圣光笼罩,路西法一见如此,不禁皱了皱眉头。

“狗屁!没有黑暗,何处显光明?”与光明完全对立的黑暗魔神撒旦对于这光明神族的神通最是反感,随着他的一声怒吼,天地之间顿时又涌现而出万千黑色魔气,与那白色的圣光争夺这天地之间光彩的主角。与此同时,手中魔枪一扫,逼退了上帝左手和右手两位天使,身影转而冲向那与路西法僵持不下的上帝。

对于撒旦的一系列动作,路西法的眉头却是又紧了紧,口中冷冷一喝:“战!”一股浩然的力量猛然自血色大剑中传出,上帝却是直接被崩飞到了数千丈外。

“路西法!我们两人联手可以在最短的时间宰了他的!你可知道,你让伟大的魔神撒旦失去了品尝上帝之血的机会吗?”见到如此场景,冲将而来的撒旦身影猛然停住,充满杀意的双眸冷冷的望向路西法嘶吼道。

“上帝这厮是我的!莫非你想毁约?”路西法对于黑暗魔神撒旦的愤怒几乎视而不见,语气有些冷漠的说道。别人惧你撒旦,我路西法可是不惧!狂战法则,必须要战!只有在战斗之中才能有机会领悟到终极的狂战奥义!大不了加上你撒旦,我路西法依然敢战!

魔神撒旦闻言,不禁一愣,若是与路西法之间闹僵了,自己一个人可是绝对不可能是对面三人的对手。而这路西法除了战斗,似乎脑子里没有其他的东西存在。这一愣之下,撒旦却是感觉到了有些难办。毕竟如果两人不好好配合,想要留下上帝三人还是很难的,若是始祖降临,说不定两人就陨落与此了。

然而就在此时,那在数千丈之外的上帝手中权杖指向路西法,望着魔神撒旦说道:“我等不如先行联手,将这叛徒拿下,如何?”此话一出,那面色慈祥,而又有些狰狞的面孔,让路西法感觉到一阵的恶心!早知如此的话,想当初身陨之前,我怎会成为什么狗屁战神与这群小人为伍?

神有神道,魔亦有魔道,撒旦虽然阴线,狡诈,残忍,嗜血。但是对于这些所谓的背叛与背叛,仍然还是很反感,只见他有些好笑的望向上帝,缓缓开口说道:“万人敬仰的上帝,居然如此虚伪,真的以为我撒旦是小孩子么?真想一脚踏在你那虚伪,肮脏的脸上!”

闻听魔神撒旦的讽刺,始祖之子上帝心中怒极,脸面涨红,但是那所谓的上帝左手和上帝右手却是一直莫不吭声,对于上帝为侮辱,一点也无动于衷。可见,即使是在天使神族之中,这上帝的为人也不怎样,如果他不是始祖耶稣之子,恐怕根本难以在光明神族中立足。

“好!好!好!你们两个渎神者,终究要受到光明圣火的灼烧,终生受那磨难之苦!以我始祖之子的名义,呼唤我父分神降临!”这上帝到底也不是笨蛋,战意绝天的路西法实力比之自己强悍不少,而那左手和右手二人似乎也不想出力,一个弄不好,今日说不定就陨落了,趁此机会,他却是想要召唤出耶稣的分身!

随着上帝的一声呼唤传入虚空之中,血色的天界上空,陡然出现一道明亮的白色空间之门!撒旦一见,心中暗道不好,居然让上帝这厮接着说话的功夫召唤耶稣分身了。虽说仅仅只是一个分身,但是实力比之自己与路西法等人强了不止一筹!若是分身受损,说不定本体就降临了!

“神是个屁!”就在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向那白色的空间通道之时,一声冷喝声陡然传入耳中,那上帝更是还未反应过来,便见一个黑影袭来,一下被砸飞到数千万里之外,撞倒了不知多少山脉,甚是狼狈!

空间陡然一阵波动之后,两道身影显现在当空之中,那一袭黑袍,漆黑色的双眸不带一丝情感,铁拳还保持着前伸的样子,想必他就是方才打飞上帝,而且冷喝的那人。而在这黑袍青年一旁,则是一位面色漠然,背负双手的紫袍青年。

徒一见到二人,那沉寂在狂霸战意之中的路西法却是瞳孔一缩,口中惊呼道:“独孤风,天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