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虚无至尊道

遗弃之地,神秘玉符,至尊道义,孤傲少年……坚毅之心,无名剑诀,沧海情愿,苍茫...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九十九章 怒杀万妖,各有准备
章节列表
第九十九章 怒杀万妖,各有准备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万妖殿之中,除了毕方之外,便没有准仙级境界的高手了。而毕方对天魔却是恨之入骨,不杀之难消心头之恨,不过片刻间便跟天魔战成一团,越来越远,渐渐的消失在天际!

一次重伤醒来,独孤无言已然剑婴大成!实力与那准仙级也不过一线之隔罢了!再加上《破言剑诀》那无与伦比的极限速度,还有剑境神通,这万妖殿无数妖族却是无一合之敌!

不过片刻间,便有数百妖族被无言的剑芒劈成漫天碎片,鲜血迸溅,断肢残臂四处纷飞!万妖殿有数的几位大妖一见之下,勃然大怒,顿时化为本体,扑向天空中那犹如杀神一般的无言!

那几个大妖有两只数百丈的黑虎,一条数百丈的大蛇,其他的形态各异,都是数百丈的身躯!无言意念一动,青色天剑自眉心处飘出,缓缓落在右手上化为一柄青色长剑!今日迷失本性,誓死杀敌!不屠万妖,绝不回头!

眼神直接无视那冲过来的几只大妖,只见独孤无言在半空之中缓缓张开上臂,双眸之中的黑眼球赫然散发出寒冷的青芒!面目便的僵硬起来,心中如静水一般,毫无波澜,仿佛整个世间只有自己一人存在!这便是无言领悟的最强神通:弃我!

何谓弃我?弃我本性,忘我本心,只为杀戮!战斗力以几何程度暴涨!这弃我神通如此强悍,也是有不完美之处的!无言亲人皆亡,心中唯独恩师!如今师父独孤风生死不知,一怒之下前来报仇,方才成功遁入这弃我境界!称之为神通,其实不如称之为境界!

弃我状态的无言,即使是面对准仙级境界的高手也绝对有一战之力,何况这些最多不过大乘境界的妖族?仿若实质般的杀气,弥漫了整个万妖殿!那在妖殿之中的毒蛟敖烈骇的全身发抖,提不起丝毫反抗之意!那冲向无言的几个大妖,心中皆然后悔,没有想到这少年居然诡异至斯!

这个天地间丹药无数,却是唯独没有那后悔神丹!一道耀眼的青色剑芒凌空劈下,那冲在最前面的一只数百丈的黑虎一声刺耳的惨叫后,顿时化为漫天血雨,飘洒长空!

其他几位大妖一见如此,尽皆骇然的刹住身影,转身便要逃!只见无言眼中寒芒一闪,手中天剑青光暴涨,一道数千丈的剑芒破开重重空间,顿时将劈出一道数千丈长的鸿沟!那欲逃跑的几只大妖皆然消失的无影无踪,定然是尸骨无存!

万妖殿数十万妖众皆心中骇然,无言的杀神之威,无一妖敢于去捋胡须!与看死物一般的身影冷冷的扫遍全场,无言心中暗道,你们不上,吾便大开杀戒!念及至此,身影顿时向数量最多的妖众冲去!

看到那杀神冲了过来,整个万妖殿顿时一片鸡飞狗跳!即使是有些有血性的敢于反抗的大妖,也不是无言手中天剑的一合之敌!唯一的后果便是血洒大地,断肢横飞!

无边无际的杀机,断肢残臂,惨叫连连,修罗地狱....不知用何词来形容如今万妖殿的情形。只知道,已经有数以万计的妖族葬送在犹如杀神一般的无言手中!过多的杀戮引起了无尽的戾气,还有无数妖族死亡之时那无尽的怨气,让整个万妖殿的上空雷云滚滚!杀伐过多,怨念缠身,必遭天怒!

如今震撼人心的情景,整个修真界的修者自然皆有所感!但是皆慑于毕方神威,皆然不敢前来查探罢了!但是凡是见多识广,而且修为高绝的修者皆然能够感受到那是由于杀孽过重,方才遭引而来的天怒神罚!心中不禁都是深深的疑惑。

与天魔激战在一起的妖神毕方自然也是有所感应,不禁脸色一变,猛然提起一道妖元逼退天魔,口中喝道:“怪不得你一味的不肯死战,原来另有图谋!”言罢,毕方狠狠的瞪了一眼天魔,赶紧向万妖殿的方向腾空而去。

天魔嘴角不屑一笑,冷冷哼道:“若说卑鄙无耻,谁人能与你妖族与那无耻佛门相比?”紧接着身影一顿,便消失在原处。毕方已经回去,独孤无言根本不是毕方的对手,他又如何能放心?

无言已经不知自己杀了多少的妖,也不知自己到底还能支持多久,那种心神的疲惫让他不禁有些要虚脱的感觉!弃我状态对心神的消耗的确甚大!

最后望了一眼那高耸在峰顶的万妖大殿,再次强撑起心神,手中天剑顿时气势大盛!片刻之间化为一柄顶天而立的千丈巨剑!随后右手淡淡的挥下,巨剑带起一道残影和无尽的破空声,轰然劈在大殿之上!尘烟滚滚,碎石乱飞,众妖大惊失色!

“居然胆敢毁我妖族大营!岂能饶你?”正在此时,毕方恰好赶到!眼见此景自然怒火冲天,一道道深红色的火焰顿时向无言包裹而去!显然是毕方愤怒至极,想要直接将无言化为灰烬,方可解心头只恨!

无言此时已然力竭,看到那包裹而来的火焰,心中暗道,怒杀万妖,毁了万妖大殿,师父!徒儿没有给你丢人!闭上双眼,无视那狂猛的火焰,坦然面对生死!

突然之间,一道漆黑的魔影暴射而入重重火焰之中,一把抓起无言的身体,片刻间消失在天际!毕方岂可善罢甘休?双目暴起一阵火芒,两道精火顿时击在那魔影之上!

“该死的天魔,让你尝尝我毕方神火的滋味!”毕方平时战斗之时的火焰,不过只是仙火级别,自然没有什么独特之处,不过这真正的毕方神火乃是元神真火,除开本体,哪里舍得乱用?

若是平时,这两道毕方神火,天魔自然能够安然躲开,或者将其防御住。但是为了护住那已然不醒人事的无言,他只能硬抗!强忍住那神火焚身的痛楚,天魔以最快的速度带着无言一直飞到魔宫!

徒一步入大殿,敖天与火魔便看到了天魔双眼之中隐隐有一股火红之色,不禁讶然。天魔将抱着的无言交给敖天,口中说道:“他不过只是力竭昏迷,休息一下即可!我要去闭关!”言罢,天魔便不再多言,直接瞬移消失不见。

敖天与火魔见到此景,不禁都微微愣神。只听那火魔说道:“敖兄莫要介意,天魔本性如此罢了!”他以为敖天是因为天魔神色冷淡,方才解释道。

一听火魔所言,敖天顿时回过神来,赶紧说道:“哪里哪里,火魔老兄说的哪里话!我观天魔似乎跟毕方又大战了一场,好像受了点伤!”融合过火系真龙珠的敖天对火元力气息,自然十分敏感,天魔的情况在他的心里,也猜测的八九不离十。

火魔一听,顿时脸色一变,担忧的说道:“我也是感觉天魔的眼中有些怪异!”毕方毕竟是上古第一妖神!而天魔虽然是天生大魔之身,不过还没有完全成长起来,火魔有些担心,自然情有可原。

“老兄放心便是,天魔瞳孔深处有一丝火红之色,想必是火力入体,与当初独孤风被火种侵蚀,根本不同,莫要担忧,莫要担忧。”感觉到火魔有些担心,敖天便开口安慰他说道。

那火魔一听,心中信了九分,毕竟当初在雾隐峰一战,这敖天曾经融合过一颗火系真龙的龙珠,自己虽然号称火魔,却是修炼的乃是以魔火淬炼不死魔身,对于这五行之火,却不是很懂。

无言昏迷不醒,敖天便向火魔告辞,火魔便叫来一个侍女带敖天回去休息。琴宗被灭,独孤风生死不知,两人也是去无可去,不如就先安顿在这魔宫。毕竟独孤风与天魔之间一见如故,两人心中也是放心。

当敖天抱着无言来到无言当初的房间之时,那房门之处站立着一个侍女,敖天晓得,魔宫的客人都会有一个照顾日常生活的侍女,便没在意。进入房间将无言放在床榻之上后,告诉那侍女好好照顾无言,便离去了。

敖天自无言那里出来之后,沉思片刻之后便去又去大殿找那火魔。他想向火魔要一处安静的潜修之所闭关。虽然踏入六爪龙皇之境,但是若是离开修真界之后,这点实力依然还是不够用!在进入上界之前,只有努力的提升实力,方才有更多的保障!

火魔本身也不是那不近人情之人,敖天跟他一说,便在魔宫深处寻了一处灵气充沛的山谷让敖天闭关,并发下宫主赦令,严谨任何弟子前去打扰!敖天自然十分感谢,虽然等于欠了魔宫一个人情,真龙一族尽皆高傲之辈,这火魔为人不错,人情自然是要还的!

一连串的大乱之后,整个修真界迎来了短暂的平静。但是,山风雨欲为满楼,万古大劫已然开启,又岂会给人们多久的平静?

神圣天使库瓦德身陨之后,西方蛮夷却是萎缩了起来,不敢再提踏入东土之事。那教皇日日在上帝神像前祈祷,却是一直没有回应。

这一日,教皇早早起来,一如既往的跪在神像前诚心祈祷,猛然间,神像暴起一阵强光,骇的教皇赶紧闭上双目!

待他睁开双眼之时,却是发现在自己的面前漂浮着一块令牌!令牌呈现金色经文,一道晦涩难懂的箴言传入教皇心神之中,那令牌缓缓变小,在教皇的额头上化为一个印记!

一阵耀眼的圣光猛然冲破教廷大殿,众多上帝信徒纷纷聚集而来,当数百万的教徒赶到之时,在教廷圣山的上空,漂浮着教皇的身影!

此时的教皇依然还是那苍老的面容,在其背后三对洁白的羽翼缓缓扇动,全身笼罩的洁白圣光,让他显得那么的神圣!地面之上如蚂蚁一般众多的信徒纷纷跪下,口中高呼:“尊敬的神,我是您虔诚的信徒!带引迷途中的我们走向光明吧!”

修真大陆圣宗之内,紫衣在一处密室之中双目紧闭,身上紫芒环绕,还在继续修炼《重塑神体》,重塑神体共分六层:重炼,重修,重身,重神,重塑,成神!曾经能够与天魔一战的紫衣刚刚修成重身境界!如今紫衣想要借助这段时间战斗的心得,一举突破到重神境!

雷音寺之中,金蝉子佛陀告诫悟明莫要惹是生非后,便前往后山灵地潜修去了。转世轮回之后,虽然佛心依在,佛陀金身却是已然不存。独孤风,毕方,天魔,后羿之流皆然天赋高绝,神通强大。若是不早日修成佛陀金身,难以与他们抗衡!

乾坤门天玄真人却是满脸愁容,一个人孤独的坐在宗门大殿之中,自言自语道:“时空黑洞,希望那独孤风无法幸免于难,否则我乾坤门便要在修界除名了!我天玄又如何对得起上界的列祖列宗?”

天剑宗萧天逸却是让弟子开启护宗大阵,所有人龟缩在宗门内不得外出,自己前往后山剑阁闭关去了。天罚剑已然融合己身,如今便要以本命灵魂淬炼天罚剑!哪怕豁出性命,希望能保住我天剑一脉道统!

魔域之中,后羿大巫有都天神煞大阵召唤而来的不灭巫魂在手,心中没有多少担忧。迷茫的眼神似乎穿透重重空间,自言自语道:“后土祖神身化六道成就轮回,祖神门到底是如何想的?”想到这里,后羿每次都会深深的迷茫。

鬼冥宗之内,天煞站在一个庭院之中,在其身后不远处的石凳上坐着一位面色悲伤的少女。只听那天煞说道:“嫣然姑娘,既然你醒了,希望你能节哀顺变,我天煞会一直护在你的左右!”

少女听闻天煞所言,身体不禁一震,泪水滚滚而落,哽咽的说道:“琴宗没了!爷爷死了!霍大哥死了!小风不知生死!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言罢之后,嫣然却是越加哭的厉害,在她的心里,她的好想去死!

天煞缓缓转过身来,眼神之中满是关怀之色道:“莫要如此之说,我天煞曾经蒙你手下留情,方才生存至今,你若死了,我怎办?”那深切的话语淡淡的传入嫣然心中,让嫣然心中稍微有点安稳下来。

嫣然毕竟不过只是一个少女,修为虽然不弱,却是经历甚少,虽然心中想要寻死,若是真去死的话,她反而不想选择去死。一个正常的人,又有多少人能够坦然的面对生死?嫣然如此,也是情有可原。

血神殿中依然还是如原来一样。那殿主还是站立在血海边上,口中不停的自言自语,猛然间那血海深处传来一声暴喝:“我血神一脉怎会有你这样的宗主,天天在这唧唧歪歪,你不烦,老祖我也烦了!

”那血神殿殿主一听,心神大震,赶紧跪下,甚是惶恐的说道:“老祖莫怪,老祖莫怪,弟子只是担忧我血神一脉,心有所感罢了。”

血海之中传来一声冷哼,便再也没有任何声音传来,那血神殿殿主也赶紧离开,却是不敢在这里废话连篇了。

暗魔殿中,嗜血老魔对告诫下面弟子要去闭关,让任何人不要打扰到他。虽然化血魔刀没有任何感应,那么便只能尽力的提升自身修为了。自己所修乃是《通天杀道》,此乃当初拜入金鳌岛门墙,通天至尊所传!

通天至尊手中四柄亘古杀剑,霸绝洪荒,诛仙大阵更是能够笼罩整个洪荒天地!嗜血老魔当初不过只是修行了点皮毛便可纵横洪荒,对这《通天杀道》更是痴迷!对于曾经封印过自己的紫皇也更是仇恨!若不是当初他封印自己的话,此时杀道必然已有小成,岂会像如今这般,处处受挫?

嗜血老魔一心以杀修杀道,迷失在强大实力的憧憬之中,哪里有知道这大道三千虽然道道也可,却是依然重在一个悟字!悟了,你便大道得成,没悟,那么你永远只能止步于此!

是你的,永远是你的!不是你的,你再去强求,依然不是你的!或许还可能失去的更多!

天道法则压制众人,为何当初彭祖出手却是震惊天地,天道法则无用?这便是悟!彭祖依然悟明天道,天道法则自然无法约束!

即使彭祖如此,在天尊眼中依然不过只是一只渺小的蝼蚁罢了,概因这天道之上尚且还有更加神秘的存在!这便是天尊的由来!

亘古以来,便一直流传着一个说法:不成天尊,终为蝼蚁!远古至今,无数的大神通者纷纷为了天尊之位奔波,后者踏着前者的尸骨,前途后继,却是在那道路上铺满了更多的骸骨!

自开天辟地以来,除了道祖,太上天尊,原始天尊,灵宝天尊,接引天尊,伏羲至尊,女娲至尊,菩提至尊之外,无一人能够晓得那天尊境界的神秘所在!

洪荒至今,自然有无数的天才惊艳之辈,曾经也有人能够无限的接近那天尊的境界,感觉仿佛只需要自己稍微的用力便能捅破那一层薄薄的膜,却是一生一世,直到在大劫之中化为灰灰也永远没有捅破那层膜!

为何?谁人又知呢?